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宰相之子

  萧逸也不废话了,向火炉内注入灵气,陈晟则是与小蓝、喧月交谈起来。在得知小蓝主要是想学内丹术,陈晟欣赏之余告诉小蓝:道家的内丹支派中出了不少的绝世名医,所著医术更是福泽万世。小蓝听完陈晟的话之后,更加坚定了学习内丹之术的决心。

萧逸不断地向炉内注入天地精气(灵气),虽说不累,但是一直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实在无聊。便想将和小蓝、喧月聊得火热的陈晟拉回到自己这边聊一会,便喊道:“陈道长,素问鬼族与道教是水火不容,为何京师显得如此的平静?”

陈晟听见召唤,走过来一边查看炉内的情况,一边说道:“京师重地,鬼族连边也碰不上,与他们的战争主要发生在京师以外各州的道观。若不是顾及皇上安全,天庆观内的数万道众早已轻松地把鬼族消灭了,现如今只能派监院、炼师、法师带领一些弟子去各处道观支援而已。”

突然,陈晟满脸惊奇地看着萧逸,就像看怪物一样。萧逸不知道陈晟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表情,回过头来发现炉内的火焰早已经变得湛蓝湛蓝的,便收回手笑道:“原来只需要这么短的时间啊!”陈晟呆呆地接了一句:“是你时间短,真乃天人也。”

这时门外传来了打斗叫骂的声音,陈晟怒道:“何人斗胆在我百炼堂惹事?”一边说便一边奔出内殿,萧逸等人也跟了出去。

奔出内殿,只见院内围了一群人,很多持剑的符箓派道士夹在其中,只听见李媛媛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来:“王若钦,你欺人太甚!”接着便听见有人说道:“媛妹,这种下三滥想轻薄你,我教训他有何不可?”

萧逸注意到陈晟听到此人声音后,便面露难色,但陈晟还是开口问道:“王副监院为何兴师动众来到我百炼堂?”

众人闻声散开,只见李媛和一个长相俊美身材瘦削的男子站在那对峙。而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动弹不得的人,正是文坚不假。

萧逸顿时气血翻涌,自己同生共死过的兄弟被人打得如此惨,他如何受得了,大喝道:“谁伤的我兄弟?站出来,我要让他双倍奉还!”飞身纵到文坚身前,愤怒地瞪着王若钦,双手霎时间闪出了浓郁的蓝色火焰。十几个符箓派的道士见状,知道来者不善,提剑将萧逸团团围住。

陈晟顿时紧张地挡在萧逸的身前对王若钦说道:“王监院,他是拜入我丹派的居士,不知道你的身份。看在我的面子上,此事就算了吧!”

萧逸不明白陈晟为何如此惧怕王若钦,便说道:“陈道长为何不问伤人缘由便讨饶,今日他伤我兄弟,我一定要替兄弟取回公道,伤一指断一臂。”

陈晟赶紧低声地对萧逸说道:“王监院是当朝宰相的儿子,咱们惹不起啊!”

萧逸闻言方才明白陈晟为何如此的为难,他的确是惹不起宰相。萧逸说道:“宰相的儿子,今天我也照打不误,道长你也不必为难,让我自己一个人解决就好。”

“陈道长,让我来教教他们规矩吧,也正好看看叫声越响的狗到底会不会咬人。”这时王若钦冷冷的说道。

陈晟闻言,无奈地对王若钦说道:“还请王监院点到为止。”便退到了一旁。

王若钦笑着未置可否,说道:“你们敢来天庆观惹事,还想轻薄我的媛媛妹妹,今日休想全身而退。”然后双眼恶毒对身边的人说道:“给我往死里打!”

十几个符箓派的道士接到命令便冲向萧逸,萧逸见状冷哼一声:“今天就让你们这些扔纸片子的混蛋道士见识见识谁是肉搏的祖宗。”

萧逸说得没错,符箓派的符咒只是用来对付鬼怪的,与人则是只能凭借自身的武艺了。他自小就是靠着拳头在街头逞威风的,自然不畏惧。

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一动起手来,萧逸很快发现那些道士的武力异常强悍,而且配合娴熟,自己丝毫讨不到便宜。被围攻了一会,萧逸的衣服已经变成丝丝缕缕飘飞的布条,萧逸窝火,一把撤掉身上的衣服,挥舞带有蓝色火舌的双拳猛扑上去。别看萧逸平时穿着衣服的时候很瘦,但是脱下衣服后身上那丝丝条条的肌肉是十分惹眼的。李媛等女冠被这健硕完美的身条迷得神魂颠倒,小蓝和喧月更是看得发呆,虽然相处那么长时间,但是怎么就没看出萧逸有这幅好身材呢?

“呦呵,这么快把狗皮都扒了。”王若钦还不忘在一旁讥笑萧逸。

萧逸盘算自己在这十几号道士的车轮战下,必定会凶多吉少。这些道士见占了上风开始得意起来,萧逸计上心来,佯装力竭收紧招式使这些道士围的更近些。

这些道士哪有这街头混大的萧逸贼,而且作为人多势众的地头蛇他们也大意了,眼见就入了套。

萧逸看准时机深吸一口气,身体似陀螺一样飞快地转起来,同时将天地精气化作飞拳密集的挥向四周,犹如炸裂的地雷射出无数的弹片。数十个蓝色的拳头轰在了猝不及防的众道士身上,打得他们口吐鲜血飞出几丈远。

接着萧逸的脚下一用力飞快地攻向王若钦,王若钦自始至终没有出手,眼下见萧逸气势汹汹向自己攻打过来,轻蔑的一笑,一手握住腰间的宝剑准备动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飞了出来,一把抓住萧逸的拳头带向一边,接着一掌拍在了萧逸的胸口,将萧逸拍打在地上。刚才还霸道无比的萧逸此刻哪里还有一点还手之力,一口鲜血激射而出。

来人正是监院李松云,制服萧逸后无比潇洒地背着手站在人群中。萧逸虽然被打得满口喷血,但是还是挣扎着站起来,怒吼一声便向李松云冲过去,众人想拦也没来得及拦住。

李松云眼都不眨,便又一掌拍在萧逸的肩膀上,直接将萧逸拍昏了过去。之后像拎小鸡一样拎着瘫软的萧逸说道:“作为居士,在观内闹事且打伤同门,关进监房思过十天。”说罢便提着萧逸欲离开,喧月和小蓝岂会同意,冲过去拦住了李松云,喧月刚见萧逸被打得如此惨,眼泪早就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指着李松云骂道:“你这么大岁数竟然指使一帮无耻之徒欺负小辈,不分青红皂白出手伤人,难道这天庆观是个土匪窝不成?但凡还要点颜面就将我萧哥哥放下来。”喧月也是急得语无伦次了。

小蓝直接就要上去把萧逸抢过来,但是陈晟拦住二女说道:“此事应从长计议,李道长贵为监院,是不会再对被打成这样的萧逸动手的。”说完便让众女弟子将疯了似又抓又挠的二女强行地拉入到内殿。

李松云冷哼一声拎着萧逸离开了百炼堂,李媛则是艰难地扶着文坚跟着李松云离开了。

王若钦看了看李媛,又看了看内殿,眼中闪出一抹不易觉察的狡黠。

内殿里,陈晟对喧月和小蓝安慰道:“被李监院关起来也没什么不好的,不然那王若钦是不会轻易罢休的。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我现在就去李监院那,看看能不能将那小子救出来。”

小蓝赶忙说道:“师傅,您快些去吧,以免那王若钦和李监院对萧逸再进行迫害。”

喧月则是怒气冲冲地对陈晟喝道:“道长枉为一代宗师,做什么事情都瞻前顾后,全无骨气可言。”

陈晟并没有因为喧月的讥讽而生气,说道:“王若钦虽然与你们的年纪相仿,但是他是当朝宰相的儿子,而且在天庆观内我丹派只是附属而已,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说完叹了口气,便找李松云去了。

小蓝在陈晟走后,将喧月拉到一边说道:“现如今这情况,你我是无法将萧逸救出来的。那陈道长既然有意帮助咱们的,且不分真心与否,咱们还是先不要责难那陈道长,以免影响萧逸的安危,等陈道长回来再从长计议。”喧月贵为公主见识不少,自然是懂得忍辱负重,可心里还是愤愤不平,担心萧逸安危坐卧不安。

萧逸被投入监房后便清醒了过来,开始调动天地精气为自己疗伤。心里也在琢磨着:李松云一定是和火师萧焚天有着深仇大恨,才会如此针对与萧焚天面貌相似的自己。这火师萧焚天的死对头还真是不少啊,这样一来自己是没有机会看到那后日来取药的宰相了。

萧逸在脑海里回忆着李松云和王若钦的样貌,又仔细地品砸一番:李松云剑眉倒竖,目光坚定应属于倔强耿直原则性强的人,只不过有些狭隘。而那王若钦虽是俊美,但是双眼漂浮无神,定是纵欲过度或是内心狡诈之人。有空还得问问陈一年这王若钦是不是“斜纹黑痣荡淫奔”的面相。

就在萧逸神思恍惚地时候,李松云带着那一副傲慢的鞋底子脸来到监房,冷冷的看着萧逸。本是耷拉脑袋闭目疗伤的萧逸立马挺直了腰板,血可以流干但脸不能被打没,他轻蔑的瞪视着那李松云。

第五十一章 宰相之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