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居心何在

  李松云观察了下萧逸气色,心中十分震惊,说道:“身子骨挺硬,恢复的很快”。萧逸讥讽道:“走狗监院,你有这时间还是去舔你那宰相主子的鞋底去吧。小爷是你能轻易打死的吗。”李松云眉毛倒竖,冷笑道:“无知小辈,你有何底气说此话,莫说我现在关你,杀你也无妨,犹如碾死一只蚂蚁。”

萧逸见已经激怒李松云,反而笑了笑继续闭目疗伤,留李松云在那干生气,心态好的人气死人不偿命啊。他并不是要和李松云逞口舌之利,而是让其愤怒正好抚慰一下自己身心所受的伤。眼下李松云不至于取他性命,那将来自己绝对不会让李松云有好果子吃。打不过就骂、骂不过就阴他、阴不成就天天扔石子砸他家窗户,总之萧逸心里设想了无数种让李松云不安生的点子,典型的死缠烂打无赖伎俩。

李松云见萧逸不理会自己,才知他是故意气自己,背过手去恢复了大师风范,说道:“若非陈日成亲自替你求情,老夫定会让你在这十日吃尽苦头。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明日观里将派几十位弟子去寿州元妙观支援,以抵挡鬼族有可能发动的攻势,你正好可以戴罪立功,抵消了打伤同门弟子的恶行,你去还是不去?”

萧逸在心中盘算到:虽说我没必要受你天庆观的指手画脚,但若是去抵御鬼族却正合我意,既能多了解下鬼族,打探明年鬼节时鬼族的计划,而且还有这么多道士同行,自然不必惧怕傲因,话说那小白脸应该追上来了。况且当下最重要的是赶紧出去,才有机会去算王若钦、李松云的账。

“我去,何时放我出去?”萧逸面露笑容爽快答复。

李松云被萧逸这反复无常弄得有些糊涂了,前一秒龇牙挥拳后一秒巴结谄笑,这小子不是缺心眼就是人精,当然自己更愿意相信他缺心眼。

“出发之前你还是得老老实实的在监房呆着,之后若是让我发现你没去寿州,半路脱逃定饶不了你”李松云威胁到。

“眼下虽然小爷受制于你,但我告诉你,我的命谁也指挥不了!”萧逸极其厌恶李松云这种高高在上的言辞。

李松云不屑的‘哼’了一声,多一句话都懒得说便离开了监房。

一夜相安无事,次日一早就来了两个道士,扔给百无聊赖的萧逸一件新道服,带他来到九龙八井广场之上,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几十个符箓派的弟子,想必都是要去寿州的。

喧月和小蓝早早就等候在广场之上了,见萧逸活蹦乱跳的出来二人都舒了一口气。喧月跑过来拉住萧逸的胳膊撒娇道:“萧哥哥,我要和你去。”

“你真去寿州?”小蓝也问道。以小蓝对萧逸性格的了解,萧逸是不会听命任何人的,尤其是刚刚将他打伤的天庆观之人,答应去寿州也许只是他的权宜之计。

萧逸点点头,小蓝欲言又止,不再说话。萧逸猜到小蓝想法,便说:“你刚拜陈晟道长为师,不要错过机会,留下好好研习丹药之术,我去几日就回。”

小蓝十分开心萧逸为自己着想,心情放松了不少,说道:“恢复的不错嘛,没发现你身体那么结实,肌肉虬实蛮好看的。”她夸完就后悔了,这小子可是得杆就爬的主。只见萧逸将喧月轰到一边,凑了过来,小蓝知道萧逸一推开喧月就是要说少儿不宜的话,这时想躲也躲不开了。

靠到小蓝身边,笑着说道:“当日你背我时没感觉出我身体有多硬实吗?那这样吧,等我回来让你好好看看,嘿嘿。”那眉毛飞的媚眼抛得小蓝想吐,更过分的是还将一只手搭在了小蓝肩上。

“信不信本姑娘把你这一身肉一片一片割下来喂狗”小蓝阴沉着脸说道,这萧逸明显是在不知羞耻的戏弄自己。她也真服了萧逸,此行不知凶险,这种时候还能嬉闹,可真够乐观的。

这时,李松云干咳了两声,广场之上立马安静了下来,他在观门对着众弟子说道:“据探子消息,近日有一股鬼族人马将伺机袭击寿州元妙观,诸位此次目的便是协助那里的马道长抵御这股鬼族势力,并力争将其消灭。另外,王若钦监院为防不测,决定亲自带领你们去马道长那里。”

王若钦微笑着冲弟子们点头示意,一副谦谦君子模样。

萧逸心里却有些疑虑,让这王若钦带队,莫非这是李松云二人设计好的。萧逸自己对这些倒是丝毫不担心,只是喧月跟在旁边就有些麻烦了。转身试图劝喧月留下陪小蓝,费了半天口舌可这小丫头还犯起倔来了,死活要跟着,萧逸无奈只得带着这个小拖油瓶了,跟着‘浩荡’的队伍就出发了。

几十人的队伍只有王若钦和几个符箓派法师骑着马,队伍行进的速度并不快,萧逸本想给喧月弄匹马,奈何衣物在打斗中毁了,物件都不知道甩哪里去了,此刻双手之上除了十根单身汉毛都没有。好在喧月全然不在意,像小蝴蝶一样在萧逸身边飘来飘去,东瞅瞅西看看对什么都好奇,要知道这可是小丫头自打认识萧逸以来头一次在没有别的女人时与萧逸单独相处呢,虽然旁边一大队大老爷们,却也没能影响她的心情。

行了大半日,一行人在路边歇息喝水,一个法师来到萧逸面前让他过去见王若钦,说王监院有事情要交代。萧逸心中的火‘噌’的一下就起来了,站起来大声说道:“你们给我记住,我萧逸是出来散心的,让那个什么狗屁监院休要指手画脚叨扰我。”

此言一出,本就对萧逸打伤同门耿耿于怀的众法师腾地一下站起来围了过来,眼见就要出手。这时王若钦喝止了众人,说道:“自家人不必这样。”说着走到了萧逸面前,笑呵呵的看了看喧月,说道:“萧居士,你怎么能让这么娇小美丽的姑娘跟着你步行去寿州,那可百十里路呢,我借一匹马给姑娘代步吧,省得她受这劳顿之苦。”萧逸就觉得这王若钦不怀好意,原来是把注意打到喧月身上了,要不是现在他们人多势众真想新账旧账一起跟他算。

“我自会照料好她,还得看好了,免得猫啊狗啊的围过来”萧逸说道。

王若钦脸色微变,说道:“凭你一个穷小子能照顾好此等绝世美人,笑话。”

转过来对喧月说道:“自我介绍一下,鄙人乃当朝宰相之子,整个大宋境内还没有人惹得起我,姑娘你与我同行更安全些,说给你荣华富贵俗套了些,但确确实实能让姑娘一步登天,可比让乡野村夫消受了你这绝世容颜强百倍啊。”

“切,宰相之子,我还真不稀罕”喧月十分厌恶王若钦在那卖弄身段,说得还这么下流。

王若钦不急不恼准备继续纠缠,萧逸暴怒,骂道:“宰相之子竟这么厚颜无耻,你若再纠缠我的女人,休怪我拳脚无眼。”喧月听得这话,小脸通红娇羞地伏在了萧逸怀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萧逸眨呀眨的。

见喧月这幅陶醉样,王若钦面露狠色,对萧逸叫嚣到:“那咱们就走着瞧,我定会得到她。”说罢命众人起身继续赶路。

萧逸打心里就一直看不起王若钦这种纨绔子弟,这种人看着势大力沉不可一世,但其实就是一根绳子吊着的巨大铁锤,抡起来虎虎生威破坏力巨大,但你只要把他倚靠的那根绳子轻轻剪断,他也就是一大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废铁而已。那绳子就是那些纨绔子弟的内心,脆弱得不得了。不过像王若钦这种无耻之徒不防着点还真不行,尤其喧月这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很容易就着了道。

王若钦的表现也提醒了萧逸,现在的自己还是太弱小,论本领单那傲因,火狼妖统领多即都不知比自己厉害多少倍,更别提李松云、陈晟、獠牙这等高手了,这王若钦也不可能没什么本事,不然李松云绝不敢让他主子家的公子哥出来犯险。要是没喧月这丫头,打、跑、耍无赖等等套路完全看自己心情,你王若钦还真就弄不死我。

萧逸知道自己必须抓紧时间了,闯荡江湖没点真本事到哪里都是悲剧,眼下好好修炼自己的天地精气,还有那基本用不上的夔牛鼓和护身金铃吧,另外还得想点别的办法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比如秘籍或者一个靠谱点的师傅什么的。

不然现实就是:现在自己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更别提保护身边的人了。

那王若钦在马上独自生闷气,若不是今日这么多同门在,他直接就将萧逸打得天王老子都不认识了,再给喧月来个霸王硬上弓。同时心里也盘算着路上要多在喧月面前晃晃,脸熟了之后找个机会将那小丫头给强上了。

第五十二章 居心何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