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钻天猴马伯雄

  而此时喧月则小脸红扑扑的,双目含春的跟在萧逸身旁,不时掩嘴偷笑,全然没有了平日里嘴巴不停、刁蛮任性那股劲。

萧逸对喧月这般花痴模样实在头痛的厉害,决定以毒攻毒,坏笑着对喧月说:“喧月,来抱抱”。喧月脸‘唰’的一下子红到脖子根,双手紧抓着衣角,小心脏砰砰砰的跳得十分剧烈,毕竟是十六七的花季少女,慌张道:“不要”,将头埋在胸前,身子在那拧来拧去十分害羞。

“那你痴痴呆呆的犯什么春病呢?”萧逸说得够直接够无耻。

本来与萧逸拉开距离,走在前面的一众弟子听到这个“春”字时,耳根子不约而同的都竖了起来,上下左右晃动寻找声音来源,只见他们整齐划一的放慢脚步与萧逸二人并列而行偷瞄着,正所谓女人爱八卦,男人爱赏春啊。

喧月一个含苞待放的小姑娘哪受得了别人这么低俗的当众说自己,小脸由红到紫,怒吼反击到:“是你刚刚犯了春病,说我是你的女人,我才不是呢,哼!”说完之后小脸又由紫转白,气得不轻。

本还是骑着马,走在队伍前边装着清高的王若钦听见此话,像是猫发现了耗子一样,身子僵直两眼瞪得溜圆,蹿下马来奔到喧月旁边,恭维道:“喧月姑娘虽是平民,但身轻品重,不屑与他这种低俗下流之徒为伍,在下佩服!”

喧月正在气头上,想借王若钦气气萧逸,便冲着王若钦笑了笑走得近了些。王若钦那个污浊的大脑立马就联想到总算能享受这拥有绝世容颜的清纯少女了,鼻涕泡都美出来了,开始在喧月旁不停地絮叨,喧月也不时配合的笑笑。

萧逸确实被喧月气到了,他气喧月不争气,小姑娘的任性有可能把自己的一生给毁了啊。那王若钦本就是要多和你说几句话,讨得近乎,让别人以为你们互有好感,那时候他**了你别人也许只会认为理所当然,还会嘲笑你放荡。喧月还在那洋洋得意,以为气到了自己,却不知已经落入魔掌。

萧逸不能坐视不理,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喧月拉回到身边,好声好气哄到:“累了吧,哥哥背着你走,省得小姑娘家家的走出个大脚片子。”喧月听后得意的咯咯直乐,心想萧逸肯定是吃醋了才过来示好,虽说让他背多少有点害羞,不过心里美美的。小手叉着小腰嘟着嘴在那等萧逸背她。

萧逸挑衅的看了王若钦一眼,贱贱的神情在说:要说骗小姑娘,你还得跟小爷学啊。而王若钦满脸那个翠绿啊,好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一半,倒要看你萧逸守不守得住。萧逸哪会不知道王若钦想的什么,背着喧月时故意将双手往上移了移,有意无意的抓在了喧月圆润的屁股上,喧月立马杏目圆睁挺直了腰板,第一次被人袭臀的她脸红的像染了色一样,可她还是闭上眼极不自然的俯下身子将头埋在萧逸脖子里。

王若钦看萧逸的魔爪肆无忌惮的游走,随着脚步还一抓一抓的,再也无法像其他弟子一样瞪着眼欣赏了,愤愤地快步走到队伍前边翻身上了马。众位年长的符箓派法师叹气道:世风日下,现在的年轻人皆是满脑子男盗女娼!”他们懒得看萧逸和王若钦的闹剧,加快了速度走在最前头图个清静。

那边,萧逸也不好受,喧月头埋在自己脖子上,不断对着自己耳朵呼着粗粗的热气,自己手里还在喧月那肉肉的地方,身体有了反应十分尴尬,本想给王若钦难堪自己却骑虎难下了。不得已只好停下来放下喧月休息一下,自然的与大队人马分开一段距离了,可那王若钦回想刚才萧逸那架势,联想到萧逸一定是欲火难耐,想与众人分开把喧月怎么怎么样。他哪会让萧逸这么轻易得逞,所以只要你萧逸停下全队就都停下休息,就是不让你掉队。

众弟子可是乐此不疲的陪着他们耍,唯独苦了几位年长的法师,急得胡子都直了,但也无法对宰相儿子发作十分郁闷。一大队人马就这么走走停停的赶着路。萧逸也不背着喧月了,索性带着喧月走走停停的观赏这南方郁郁葱葱的沿途风光,反正有这么一大队保镖,可以完全放松心情。

萧逸心里还是有些感触的,这王若钦生在宰相家里,现在就可以高高在上为所欲为,算得上白捡来的享受,若是给其换个身份恐怕连个普通人家的子弟都不如;难道自己这些寻常人家的子弟就得听天由命吗。

身世既然是投胎时,上天往凡间扔的随意而造成的,人又何必因为上天那几秒的任性而抱怨一世呢?你有一辈子时间去纠正命运呢,千万不要把你扔成什么样就什么样的过一辈子,所谓的听天由命,那样的人生就是走个过场,哪还有情趣。反正萧逸绝不会让自己的人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他相信自己,并且坚信只要相信自己,人生会有大不同,没准哪天这些皇亲国戚见了自己都得礼让几分。

虚幻的想完了,回到现实,现在的自己单打独斗都不一定能打得过这些符箓派法师的任何一个,也没有机会像昨日那样出其不意,但如果打群战那自己可是霸主级别的——虽说是辅助,鼓啊铃啊一敲,保证自己这边的人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到处找人玩命,眼下万事俱备就缺手底下有人了,总而言之暂时还是低调点吧。

众人就这么走走停停的比预计到达寿州元妙观所用时间多了一倍有余。那元妙观的马伯雄道长领着弟子们在观门外吹着风等了两个时辰,最后实在等不来,只好遣散了弟子,自己在道观大门下摆了张桌子边品茶边等,仙风道骨模样的灌了几大壶茶水后,忍不住走回了道观里,马道长边走边能清晰的听见茶水撞击肚皮的哗…哗…的水声。

傍晚时分马道长总算在茅房边得知天庆观的人来了,一边命弟子准备晚膳,一边组织弟子们出门迎接。

马伯雄身形精干,清瘦而略小的脸上的花白胡子打理得整整齐齐,手中扶着一把白拂尘,十分恭敬地迎上王若钦拱手说道:“元妙观马伯雄见过王若钦监院。”故意省去了“副”字,虽说宰相儿子根本看不上这小小的监院之职,但叫副职任谁多少都不会太舒服。

王若钦翻身下马简单的一拱手算是回礼,平淡而高傲的问道:“马道长,元妙观准备的如何了?”

“元妙观四周已用阵法封住,且只有从正门能进入,应付探子密报的那数百骨兵绰绰有余,您带来的这些同门恐怕还得闲下来一半。”马伯雄如实说道。

“如果只是这数百骨兵马道长自然能应付,但如此小股鬼族我们在鬼族的细作却特地呈报了上来十分可疑呀,掌门张峭天师怕有意外,才让我等来助阵。”王若钦心知肚明自己这次是来镀金的,把事情说得夸张些能给自己的英勇事迹增加些成色,李松云这次的安排十分合自己的意,美中不足就是多了个碍眼的萧逸。

“多谢掌门关心,众位道友旅途劳累先吃些便饭吧。”说完便将王若钦等请入道观内,马伯雄心想这半天的路程你们足足走了一天,鬼知道你们不是出来游山玩水的,他只是碍于王若钦身份不好埋怨出来而已。

萧逸发现这元妙观与玄一的祥云观极其相似,只是大了很多,香炉中的香火很盛,每日应该都有很多民众来此驱病除灾、悟道解惑,所天庆观才会派这么多弟子来,防止鬼族伤到信众,丢了道家威严。

在用餐时,萧逸有时间仔细打量了一下马伯雄,眉眼匀称清澈,面须整洁,看人见物眼神总是一步到位,不拖泥带水到处流连,想必做事也一定十分干练,看起来比李松云面善多了,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元妙观的香火旺盛的原因吧。

王若钦席间对马伯雄说道:“听闻马道长的两儿一女也在观内悟道,而我带来的同门中有一位女居士,想请道长安排到你女儿房间多多照应。”说罢指了指喧月。萧逸知道这绝不是王若钦体贴人,这小贼是怕我先下手啊,话说你不安排我还能搂着喧月睡是怎么的。这样也好,有马伯雄女儿同住比喧月独自一人自己也更放心些。

反正萧逸有些怕了喧月这个敢作敢为的小丫头了,若是真的为了防范王若钦而和喧月共处一室,自己估计是守不住身子了。哪像小蓝,自己总是能有意无意的调戏一下,而小蓝哪次都不会让自己得逞,自己也就犯不了错误。

这时马伯雄将女儿喊了来,二十几岁模样,长得蛮清秀的,身材十分成熟,名为马玉娇。此时萧逸也同那几十位弟子一样被这成熟女子吸引,直勾勾地盯着凹凸有致的马玉娇看。王若钦自己看了几眼后干咳了几声,众弟子们才低头吃饭。

喧月不怀好意的盯着萧逸取笑道:“原来你喜欢大你很多的女子呦。”

“哪个男人不看女人,不过就是看看而已有什么奇怪的?”萧逸的脸皮岂是你一个小丫头就能拨弄得了的。喧月哼了一声,对萧逸这个滚刀肉讨厌死了。

吃过晚饭之后,萧逸发现了跟王若钦针锋相对的好处,那就是没人敢和自己住一个房间,自己房间的那俩弟子就避嫌到别处挤着去了,生怕惹王若钦不高兴。萧逸这个暗爽,大大咧咧的横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起来。

在萧逸昏昏欲睡时,“吱”的一声门被轻轻推开,萧逸睁眼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

第五十三章 钻天猴马伯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