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全军覆没

  萧逸和王若钦均被几名骨将围着,凭借个人是出不去了,二人不约而同的向一起靠近,想合力冲出鬼族军阵。当王若钦发现那个能坚持到现在的人居然是功夫平平的萧逸时,大为不解。二人靠在一起时,见萧逸使用天地精气幻化为拳才明白萧逸依靠的是体内雄厚的灵气,这让他十分嫉妒,自己且不说无法将灵气幻化成型,即使成型也无法像萧逸这么挥霍体内灵气,根本不够用。

其实这正是萨满与道家的区别,道家只需要将很少的灵气附在道符或是武器上就能起到相同的效果,而萨满需要用灵气作为武器,消耗量自然大,所以需要吸纳很多灵气储存于体内。真正论起来还是道家更胜一筹,但功夫平平的萧逸是个特例,属于把炮弹当手雷扔的那种另类。

二人奋力向外突围,但数目众多的骷髅大军将他们围的密不透风,费了半天劲没见挪了几步,这样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俩也就交代了。

马伯雄在百姓全进入到阵法后封死了阵法,见二人即将被鬼族大军吞噬,匆忙赶来要救出他们。马伯雄的实力与那鬼族七侯在一个级别上,他像一把锋利的切肉刀一样切开鬼族大军奔向二人,‘去孽拂尘’扫倒成片的骨兵。

到了二人身边,大喊道:“不要恋战,快随我退回阵法。”马伯雄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趁骨王画皮未动时自己拖住骷髅军团,让二人逃回观内。一个是宰相之子,一个是自己见过的最有天分的后辈,年纪轻轻便有这么充裕的灵气,善加培养前途不可限量,拼了老命也要救下二人。

那画皮怎会看不出他的想法,她等的就是马伯雄远离阵法。将身边的十多个骨将也派了过去,那些骨兵也只是能延缓马伯雄的脚步,而那些骨将却使马伯雄开始吃力起来,但三人还是能向阵法退过去。

骨王画皮动了,她悄无声息的急射向马伯雄,双手夹着劲风直抓向面门,马伯雄一直在留意画皮,所以这下偷袭并没有成功,挥舞去孽拂尘的同时身形一闪刚好躲过攻击。这一交手,马伯雄感觉到画皮的强横,自知未必能敌得过这画皮,弄不好三个人谁也活不成。

心一横,口中飞速的念着咒,狠命挥动去孽拂尘逼退画皮及一众鬼族,回身抓住萧逸王若钦二人,使出全身力气将二人扔向元妙观方向,他这是要孤注一掷,舍命救出二人。这样一来,马伯雄露出了破绽,被画皮一掌轰在后背上,喷出了一口鲜血,伤得不轻。

就在二人被扔向元妙观的时候,斜杀出一辆骷髅马拉的战车,其上站着一个周身金甲的骷髅,手拿一把大剑,挥剑将空中的二人砍了下来。这一剑势大力沉又迅猛无比,居然同时伤了两人。

萧逸同王若钦落地后骷髅军团立马围了上来,那些骨将见二人受伤更加发狂似的猛攻二人。萧逸此时心里这个憋屈,要不是马伯雄弄巧成拙使自己受了伤,凭‘如何果’自己还有机会硬闯出去,现在恐怕没那个力气了,尽力拖时间吧,希望会有奇迹。

王若钦见萧逸疯狗一样的跟骷髅军团的士卒较劲,气得小声对萧逸说道:“打到现在你还浑身溜光溜光的,显能耐是不?想把骨王、骨帅什么的厉害角色都引来杀咱俩啊!”

萧逸不理王若钦,继续和王若钦背靠背抵挡骷髅军团的攻击,心想着这一定是王若钦的遗言。

“你去多让他们砍你两刀,挂点彩,一会看我怎么做学着做就是了。”王若钦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萧逸一想突出去是不可能了,是得想点别的办法了,索性配合一下王若钦。

只见王若钦除了致命的攻击外任鬼族在他身上开出各种各样血口子,不一会就成了一个通红的血人。萧逸深吸了一口气,感慨王若钦这小子真豁得出去啊,自己一咬牙迎上了骨兵的刀剑,很快也成了一个满身窟窿的血人。

“什么狗屁方法,老子受不了了!”浑身上下的伤疼得厉害,萧逸忍不住冲王若钦大喊起来。

只见王若钦突然撞向一名骨兵的长矛,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王若钦急退了几步挥舞着宝剑慢慢的倒了下去。那名骨兵也愣了,空着手呆立了几秒,便随着其他骨兵撇下死透了的王若钦冲向了萧逸。萧逸此时也被王若钦给整懵了,他的办法是主动寻死?正琢磨的时候只见一把长剑透胸而出,原来是一个骨将趁萧逸分神一剑刺穿了萧逸,萧逸欲回手打散那个骨将,但手刚举到半空就咽了气。那个骨将一脚将断了气的萧逸踹倒在王若钦旁,剑却没拔出来。

这时,响起了低沉的号角声,这些鬼族迅速退回了骷髅军团的军阵中。

原来是那边骨王也擒了马伯雄,所以重整阵型。就在刚才马伯雄见萧逸二人在空中被拦下,心一下就凉透了,他没想到居然还有一名骨帅,王若钦和萧逸必死无疑。

虽说被画皮打了一掌,但还不致命。但见萧逸、王若钦二人眨眼间就被砍成了血人,他彻底绝望了,愤怒的双眼变成了通红的,开始完全不计后果搏命一样的攻向画皮。二者实力本就相差不多,在马伯雄换命式的攻击下画皮也被重创,包在黑色骨肉外的美女皮囊被打得扭曲了。那名骨帅见状,不管萧逸二人飞速赶来帮助画皮绞杀这个玩命老道士。

马伯雄仅凭满腔愤怒略微占了些优势,但他本就不是画皮对手,没那名骨帅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在二鬼合力之下马伯雄气势被压了下来,那股劲也就泄了,抵挡不住被画皮接连拍中几掌七孔流血,最后被骨帅一脚踹中后背喷出一大口血,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骨王画皮气喘吁吁的坐回到骨轿之上,身上的伤处不断地冒着青烟。骨帅见再无活人,则命司鼓手吹号角重整阵型,在骷髅军团与元妙观阵法之间留下了百十具尸体和数不尽的暗色人骨。

骨王画皮平复了气息,抬眼扫视了一下,怒喝道:“废物,那面鼓呢?”

众骨将慌忙带着骨兵去翻尸体搜寻那面鼓,刚刚的混战双方只顾厮杀根本没注意谁拿的鼓。

观内的马氏三兄弟见他们的父亲躺在血泊之中,悲痛欲绝,马玉娇更是哭得昏死了过去。喧月好半天才看见尸骨堆中被剑贯穿身体的萧逸,她只是呆呆的望着,既没落泪也没哭喊。

八两金觉得喧月太反常,仔细一瞧心中大惊,喧月口中并没有喘息,慌忙伸出手在喧月后背上用力一拍。喧月被八两金一拍才倒出这口气,恢复了呼吸。眼泪喷涌而出,伤心欲绝,跪在观门之前。虽然她哭得十分凄楚却没有声音,她柔弱的身子抽搐的很剧烈。

既然哭出来了暂时就没什么事,八两金看向观外,只见一队骨兵在那些尸首上翻找着什么,马上就要翻到萧逸的尸体上。一把从马玉龙手中手中抢过那道道符,握着它冲出了阵法,刚出阵法道符便化成了灰。

骨兵刚翻开萧逸的身体,看见了挂在腰间的夔牛鼓大喜,正要伸手拿起,八两金冲到了近处。用他庞大的身躯将那几个精瘦的骨头架子撞飞,那几名骨兵弹得确实远,没等爬起来时,八两金已经抓住夔牛鼓和护身金铃使足了力气甩回元妙观,大喊道:“喧月接着,留个念想。”

喧月跑过去抓起两样东西紧紧搂在怀里,泪眼摩挲的感受物件上萧逸留下的气息,抬头想看看八两金如何了,却只见八两金已经被那几名骨兵按在了地上,其体型特殊,远看也不知道是跪着还是坐着,只看见一个骨将举起长剑即将斩首八两金。

骨将口中怪叫愤怒的将长剑奔着八两金的后脑抡了下来,突然杀出这么个死胖子坏了事他怎会不愤怒。

“住手”只听一声娇喝。

长剑惊险的从八两金头前划过,幸好骨将有些本领,否则八两金是躲不过了。话说躲过一劫的八两金也好不到哪去,早已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原来是画皮阻止了骨将,也难怪那骨将为何腰都快闪折了也拼命将剑移开。骨兵们将八两金像抬猪一样抬到了画皮面前,奄奄一息的马伯雄也被架了过来。画皮吩咐手下立了根大木桩,用长矛将马伯雄钉在了上边,其后对阵法之中的元妙观大声说道:“钻天猴马伯雄,一代道长就此陨落实在太可惜了,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救回他,将那面鼓扔出来我就放了马伯雄。”

“你们要尽快考虑了,马道长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说完便坐回了骨轿,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八两金,时不时还上去掐两下八两金饱满的肥肉,露出很满足兴奋的笑容,那神情就是一个饥渴的荡妇看见了壮汉。

而阵法之中的元妙观,焦急的马家三兄妹心疼的看着被长矛钉在木桩上的马伯雄,不时的回过头来注视着喧月,满脸祈求。而喧月则紧紧地抱着萧逸的遗物,低着头,她不忍心看马家三兄妹的眼神。

第五十六章 全军覆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