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反败为胜

  喧月心地十分善良,但她实在是舍不得将萧逸的东西扔出去。

马玉龙见弟弟马玉凡和妹妹马玉娇双拳紧握,知道他们在强压着自己的冲动,但显然已经快要失去理智,就要发动去抢夺喧月手里的东西,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有这种冲动呢。

马玉龙大口呼吸了几口气说道:“鬼族就是冲着父亲来的,将萧居士的宝贝扔给他们,也不见得会放过父亲。”

“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父亲死去吗?”马玉凡死死地盯着他大哥说道。

“那骨王如此重视这个鼓,说明鼓对鬼族很有用处,我们不能为了一己之念而助纣为虐,这与父亲的意愿是相违背的。”马玉龙继续说道。

马玉凡根本听不进去这些,不管什么大义在父亲的安危面前狗屁不是,他握紧双手走向柔弱的喧月。

“如若不扔,鬼族便不会让父亲马上死去,扔了鬼族再无忌惮父亲便更活不成。”马玉龙眼见弟弟要动手,最后劝到。

马玉凡听后停下脚步,内心十分挣扎,不救内心难过,救了也许真会如大哥所言反而害了父亲。

马玉龙见局面安稳下来,转身对画皮喊道:“你乃鬼族一方诸侯,可不要食言,我兄妹会尽量帮你抢到那面鼓的。”

“好,我决不食言”画皮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虽说马玉龙阻止了兄妹直接抢夺夔牛鼓,但他内心却十分怨恨喧月。忍着怒火对喧月说道:“姑娘,我兄妹三人要假意抢夺你的鼓,这样鬼族认为夺鼓有望就不会立刻对我父亲下手,你要将我们打倒拖延时间,事情也许会拖出转机。”说罢便大声呼喝着冲向喧月。

喧月虽然还没能从悲痛中醒来,但她本能地要守护萧逸的遗物,周身爆射出金色佛光,身子一跃躲向一旁。马玉龙兄妹三人应光而倒,虽没受伤但还是躺在地上十分难受的样子,缓了好长时间又起身冲向喧月,又被佛光打倒,周而复始,他们几人以及观内观外的双方就这么耗着。

马玉龙身上没有痛楚但心很痛,自己能为父亲做得也就只有这些了。

骨王画皮一手揉捏八两金肉嘟嘟的身子,也观看着道观内的闹剧。

她这千百年的鬼还不知道你个黄毛小子的伎俩,她早就盘算了一番:阵法之内有人压住了局面,因此是不会有人一冲动将鼓扔出来了。现在迫害马伯雄只会让他们更加坚定不扔的决心。反正自己进不去,那就看他们闹,没准哪下闹不合了真就抢到手扔出来了。自己再等他个一两个时辰,之后便将马伯雄杀了走人。

画皮走到马伯雄旁边,给马伯雄简单医治了一下,止住血控制住了致命伤使他不至于这么快就真死过去。还不忘拍打了几下他的伤处,马伯雄本已昏死,吃痛下无意识的发出痛苦的叫声,画皮是在刺激马氏三兄妹,让他们加把劲。

观外是严阵以待的鬼族骷髅军团,观内则继续演着戏。画皮回到骨轿之上继续揉捏着昏过去的八两金。

八两金其实已经醒了过来,闭着眼感觉有女子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弄去,猜想一定是那骨王画皮。他也不知道画皮这是要开吃啊还是想怎么地,自己还是继续装晕比较好。心中合计到,鬼族一定是吃生的,在画皮下口时,自己突然反咬她一口也就不算死的太窝囊了。

此时在那尸骨堆中,萧逸慢慢地睁开眼,硬挨着剧烈的疼痛尽量使身体一动不动,刚刚那一剑差点要了他的命,好在略微偏了一点没刺中要害。

萧逸微眯着眼看了看面前的王若钦,那王若钦面朝上的死着,姿势要比萧逸舒坦。萧逸暗骂自己失策啊!是面朝下装死的,一喘气就得吃好几口土,之后低声的问道:“死了没?”

“你要是还嫌自己死得不够透,你就继续说话,让他们再给你补两刀。”王若钦动都没动一下,以极低的声音说道。

“我身上还插着一把剑呢,不说话一会也就真死透了,死之前拉上宰相的儿子也挺好。谁让你出这个馊主意。”萧逸恐吓到。

王若钦明显十分不爽,说道:“也不知道你这个卑微的小子是真缺根弦还是有什么资本让你这么猖狂,你最好早点死透,我回去好收了你那个美人。”

萧逸也不示弱,低声说道:“我亲戚可是皇城司的人,专门给皇上办事的。你一个宰相的儿子还能斗得过皇上身边的人吗?皇城使刘雄知道不?那就是我亲戚。”

“皇城司确实厉害”王若钦听后说道,心中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皇城司现在都在我爹控制之下,一个皇城使在我面前屁都不是。

两人都默不作声了,再说下去真没准引来鬼族给他俩补两刀。

萧逸思考着该如何脱身,血再这么流下去自己很快就真得死了,最悲惨的是自己这种状况起身也跑不过鬼族。不过他发现周围密布着人的血气,骷髅亡魂的阴气,能不能为己所用呢?管不了那么多了,死之前多尝试一下有何不可。

萧逸开始以吸纳天地精气之法吸纳这些血气和阴气,惊奇的发现这些血气竟能弥补自己流失的鲜血,力量在一点一点恢复。但阴气就让他不怎么舒服了,会中和消耗掉体内的天地精气,这股阴气有极强的杀戮气息,自己随着吸入阴气的增多内心越来越暴躁。

但首要任务是活命,没命了什么事都是空谈。萧逸也不管阴气消耗天地精气疯狂的吸纳着。过了大概一个时辰,萧逸的力量已经恢复,而且比受伤之前更加强大,同时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暴躁、杀戮这些意念充斥了他的大脑。

他伸出手将背上的剑慢慢的拔了出来,用那滴着鲜血的长剑支撑着身体缓缓的站了起来,此刻的萧逸双眼血红,满身是血,周身围绕着死亡的气息,就连阴气极重的骨兵也感受到了阵阵寒意。

骨兵们疯狂的冲向萧逸,萧逸提着剑仰天咆哮,挥舞血剑杀向骷髅大军。

萧逸快如闪电,每一剑挥出必有数个骨兵化作青烟,将阴气化作气劲冲击周围的骷髅大军,此刻他就像一个通天巨大的杀神在屠戮蝼蚁一般,就连那实力强悍的骨将也只能勉强抵挡一两下。

道观内的人们被喊杀声吸引都看向了观外,当喧月看见是萧逸以后,抱着夔牛鼓和护身金铃激动地乱蹦乱跳,又哭又笑,心上人还活着她的内心怎会不狂喜。

马玉龙望着浑身浴血如杀神一样的萧逸,眉头紧锁,自言自语到:“他难道是魔族?”

骨王画皮见萧逸已经斩杀了数百骷髅军,不敢大意,命骨帅去制服发狂的萧逸。骨帅冲向萧逸,当他与萧逸交上手那一刹那,就发现效益的战斗力非常恐怖,他也没有信心将其打倒。

浑身金甲的骷髅军团骨帅与浴血的萧逸战得火星四溅,如同两个没有生命的金属在疯狂的相互撞击一样,两人均是刚猛打法,技巧不多均是硬碰硬的抡剑互砍。最终骨帅不敌,被萧逸一剑斩断一条腿,骨帅此时拼尽全力也只能勉强抵挡,被斩杀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骨王画皮见骨帅不敌,吩咐两边骨将:“看紧这个装死的胖子”。八两金这个尴尬,原来这鬼娘们早就知道自己醒了,是在这调戏自己呢。

就在画皮运足功力准备去助骨帅时,只听见一声大喝:“李松云在此,鬼族休要猖狂”画皮大惊失色,她没想到李松云居然来了。

只见李松云正从远处飞快地掠来,隐约能听见他口中不停地在念咒,左手双指划剑之后,奋力挥出一剑,似在拦腰砍树一样,一道强劲的剑气如横躺着的弯月一样割向骷髅军团,只见剑气似有实质一般,由远级近,由小及大,横贯天地的射向骷髅军团。剑气掠过之后,数不尽的骨兵骨将被拦腰切断,当场丧命。只有一些跃起恰到好处的躲过一劫,两三千的骷髅军团只剩下百十来人,那个被萧逸斩断一条腿的骨帅单脚弹跳有限,另一条腿又被斩断,好在保住了性命。

骨王画皮一手抓起八两金一手甩出漫天白色粉末,李松云口中速念符咒,大喝一句:“风将,破”,一股劲风将那粉末吹到远处,木桩之上的马伯雄和失去目标而呆在原地的萧逸才没有被波及。只见那白色粉末落地之后冒着黑烟,原来竟将土地也烧得焦黑,画皮带着他的骷髅军团残兵借机逃遁的无影无踪。

李松云擦了一下额头的汗也顾不上追杀鬼族,拍出一符解了只许进不许出的元妙观的阵法,来到萧逸面前。萧逸凭着那一股劲爆发出了短暂的强大的战斗力,身体透支如泄了气的皮球软软的栽倒向地面,被李松云一把揪住脖子,才没有再次亲吻大地。

李松云厉声喝问到:“王若钦呢?”

萧逸勉强挤出一个得意的笑容答道:“玉树立风前,驴骡正酣睡。”用眼睛瞄了瞄王若钦躺着的地方。李松云手一甩,将烂泥一样的萧逸“啪叽”一下摔在了地上,飞奔过去寻找王若钦,萧逸已经失去了意识。

阵法解除后,喧月及马氏三兄妹奔跑出来,喧月抱起萧逸失声痛哭起来,马氏三兄妹将奄奄一息的马伯雄接下来小心翼翼地往道观里抬。李松云找到王若钦,将他扶起要到元妙观里医治,从喧月身旁走过时冷冷的说道:“他死不了”。

第五十七章 反败为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