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闯了大祸

  待紫袍人的事结束。颜铮好奇的问道:“你们几个怎么都出来了?”

“我们……”轩辕玲支支吾吾的说不上来。

“怎么了,你是不是又闯祸了?”颜铮问道。

轩辕玲撅着嘴指着旁边的云中流辩解道:“哪有啊,我才没有闯祸呢,是云中流,都是他闯的祸。”

云中流听了一阵苦笑,心道:每次都把责任推给我。不过云中流并没有反驳,而且讪讪一笑。

一旁的颜铮急忙问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一直都在藏经阁和碎石崖,因此对于轩辕玲和云中流的事不太清楚。

轩辕玲知道瞒不过,无奈道:“好吧,好吧!我就告诉你们吧。其实真的不怪我……”

且说,昨日轩辕玲和叶凌云刚从昆仑出来想要好好折腾一番,但却遇到了被风蛟王追杀的云中流。

原来自从轩辕玲借助云中流给他的雷震子将白虎一族的白飞收为坐骑,向云中流炫耀一番之后,云中流便一直“耿耿于怀”,下决心也要收服一只神兽当坐骑。

云中流考虑许久决定把主意打到了冰蛟王的儿子冰宇身上,原因便是只有同为八大兽族的嫡传才能比得上轩辕玲的坐骑白飞,若是他随随便便抓了一只小妖去当坐骑,必然会被轩辕玲嘲笑。其次便是八大兽族的其他几个太难捉了,朱雀一族的青雀自从被叶凌云拔了毛之后便不敢露面了;啸月天狼族的银狼被独孤紫绡打掉了獠牙之后也不敢露面了;太古巨鳄一族的古云自从在冥河差点被叶凌云冻成冰块后就一直跟着太古鳄祖身边寸步不离;五彩孔雀族的彩玉他是不敢招惹的;九尾灵狐一族的狐媚儿他更是躲得远远的,自从那次受轩辕玲激将法调戏了狐媚儿一下后,狐媚儿便一直缠着要嫁给他,被狐媚儿的母亲一番追杀后,他是无论如何不会再去招惹狐媚儿了。

没有办法他只好锁定了,冰蛟一族的冰宇,尽管很危险,但他还是做了。最终借助雷震子之威,他把冰宇打的鼻青脸肿,终于要将冰宇收服的时候冰蛟王却出现了,看着被打的半死的冰宇,冰蛟王勃然大怒,然后便是对云中流疯狂的追杀。

这次,云中流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玩了命似的逃。介于云飞扬的威势冰蛟王并不敢对云中流痛下杀手,但想想自己儿子被云中流打的鼻青脸肿的,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云中流一番。

对于冰蛟王的追杀云中流无论如何是逃不掉的,不过云中流也知道冰蛟王不敢对他下杀手,不然自己的老爹云飞扬定然会去找冰蛟一族麻烦,但他也知道自己恐怕是少不了一番苦头。但云中流却是灵机一动,主动认错求饶,然后又把自己的老爹搬了出来震慑冰蛟王,并且拿出一件宝贝向他赔罪,这样软硬兼施之下冰蛟王却动摇了。

云中流拿出一本古籍告知冰蛟王说是他老爹当年在一个山洞得到的,上面记载了能让蛟化为龙的方法,希望以此来得到他的原谅。

冰蛟王大喜之下接过古籍,表示不会跟他一般见识。但没想到,冰蛟王刚翻开古籍便是一张引动的“灵火符”,猝不及防之下,灵火符的火焰便将周围数十丈的范围变成了火场。区区灵火符自然伤不了冰蛟王的,但却着实吓了他一跳。

这让冰蛟王勃然大怒,没想到自己冰蛟一族的族长,竟然让一个七八岁的毛头小子给耍了,这让自己情何以堪,若传将出去岂不毁了自己的一世英明。 这次,冰蛟王真的怒了,发誓一定要给云中流一个教训。

云中流自灵火符引动的那一刻便逃了,暗中还骂冰蛟王是个笨蛋,这么容易便上了当。不过他也知道,这次冰蛟王肯定是怒火中烧,不会放过自己了,于是以最快的速度向昆仑飞去,希望回到昆仑得到庇护。

不过冰蛟王毕竟是冰蛟一族的强者,即便因为小看云中流吃了点亏,但他一旦认真起来又怎么是云中流一个小孩子所能对付的,很快云中流便被冰蛟王追上。

云中流看着眼前愤怒的冰蛟王可谓冷汗直流,心想这次可完了。正待绝望之时,没想到轩辕玲和叶凌云竟然从此经过,云中流可算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冰蛟王见到轩辕玲和叶凌云出现,眼神一冷,当初自己的儿子冰宇可是被这两个家伙欺负的惨,他刚又被云中流一番戏耍,没想到这下子竟然都遇到了,顿时心中的怒火便爆发出来,上去便是一番追杀。

那轩辕玲和叶凌云好不容易说服了叶乘风将他们放出来,还未玩的尽兴,便遭到了冰蛟王的追杀,一时心中也是一团气,便全部将它发泄到了云中流身上,若不是遇到云中流也不会这么倒霉。不过再怎么生气也是于事无补,他们也只有想方设法先脱困再说。

不过冰蛟王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先前被云中流一番戏耍,冰蛟王也不再托大,一心想要收拾几人,云中流等三人却也无可奈何。

三人手段尽使但仍无法逃脱,好在冰蛟王虽然愤怒却还没有失去理智,只是想要抓住他们教训一番,不然就凭他们三人又怎么是冰蛟王的对手。即便如此,三人也是大吃苦头,幸亏轩辕玲和云中流有不少雷震子,就这样且打且退,三人慢慢逼近昆仑。但他们手中的雷震子毕竟有限,很快便已用完,无奈之下,云中流拿出了身上仅有的两枚震天雷。

震天雷的出现可谓让冰蛟王大为光火,和雷震子不同震天雷的威力极大,雷震子只是比一般的攻击性符篆威力大一点,但震天雷却是能让绝顶高手重伤甚至死亡的杀器。一般只有在保命和不惜一切杀死敌人时才会使用的东西,一旦使用便意味着动真格的了。若是别人使用,冰蛟王还不怕什么,震天雷威力虽大,能给自己造成麻烦,但绝不会是致命的,顶多受点轻伤,对敌之时受些伤也无可厚非。

但他面对的却是云中流等三个七八岁的孩子,难道要让他厚着脸皮,拼着受伤去教训他们?恐怕无论如何自己都会落个以大欺小的名声,堂堂冰蛟一族的族长冰蛟王竟然以大欺小去欺负三个七八岁的小孩儿,逼的人家动用的震天雷和他拼命,最后自己竟然还被三个孩子打伤了,恐怕传出去自己的一世英明就毁了。可是他也明白,眼前这三个小孩儿决不能用一般小孩儿的眼光来看他们,这可是闹的昆仑和万象森林都鸡犬不宁的祸害,就这样放过他们不但难消自己心头之恨,也会助长他们的气焰,他们也会更加无法无天的,再则,若是传出自己连几个小毛孩都对付不了,自己脸上恐怕也是挂不住。此时此刻,冰蛟王可谓骑虎难下,若逼得他们太紧,说不定他们便动用了那震天雷,若逼得不紧,又无法将他们拿下,总不能一出手便将他们全部轰杀吧。

轩辕玲却好似受了很大委屈,对冰蛟王大骂道:“你这老头太小气了,不就是揍了你儿子一顿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一直对我们紧追不放吗?你看看人家白虎至尊,他儿子当了我的坐骑人家都没有说什么。你,你,你真是太差劲了。”

冰蛟王听了轩辕玲的话,脸色铁青。自己儿子无缘无故被打了一顿,自己又被多番戏弄,现在从轩辕玲口中说出倒是自己不对了,这是什么歪理?还说自己儿子被打一顿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可是让冰蛟王鼻子都气歪了。

“你们昆仑的人简直欺人太甚,这件事我是不会就此罢休的。轩辕玲你这小丫头,你强行和白飞签订认主契约,将白飞收为坐骑,白虎一族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们,这些日子,你们几个大闹万象森林,打伤了八大兽族的多少子弟?本王要联合八大兽族去你们昆仑,你们就等着八大兽族的兴师问罪吧。”冰蛟王怒吼道,说着也不再追杀几人,在半空打了个盘旋,飘然而去。冰蛟王的离去让轩辕玲和云中流松了一口气。

一往他们几个不过是出手教训一下八大兽族子弟,总归是小孩子打架,大人不能插手。且八大兽族向来高傲,自己家族子弟不是别人对手,是修为不行,自己自然没什么可说的。

可是现在情况却不一样了,轩辕玲强行和白飞签订契约,将白飞收为坐骑,那就不是八大兽族能够忍受的了。而且,这些日子,八大兽族的子弟几乎天天被揍,甚至朱雀一族的青雀连毛都被拔了,啸月天狼一族的银狼的獠牙被打掉,这些也让八大兽族忍无可忍。

八大兽族齐聚昆仑兴师问罪,颜铮都不敢想象那是一个怎样的情景。颜铮脸色发青道:“这次你们真是闯了大祸了。”

就连一向话不多的独孤腾辽也冷声道:“闯了这么大的祸,就算跑出来也没有用,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们跑不掉的。”

昆仑宫大殿。

五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并排而立,旁边是一个青衣男子,正是颜铮的师父独孤九炼,而这五位老者正是昆仑掌门虚谷子和宋、王、刘、陈四大长老。此时,他们都望着悬于半空的一面镜子,那镜子便是昆仑至宝——昆仑镜。

而此时昆仑镜上面显示的便是颜铮、轩辕玲几人聊天的画面。

“这几个小家伙,怪不得都跑出去了,原来是闯了祸了。”独孤九炼呵呵笑道。

“哼,这个叶乘风也真是的,让他守护承渊之谷,他倒好,让这几个小子随意进出,到处闯祸,我看还是让别人去守护承渊之谷算了。”说话的是王长老,他是出了名的爆脾气。

“师弟莫生气,叶乘风虽然懒了些,不过终归没有惹出什么乱子,而且他办事有分寸,至于,让这几个小家伙随意进出,这都是小事,师弟莫放在心上。”掌门虚谷子轻抚胡须笑道。

王长老不满道:“掌门师兄你太惯着他们了,这几个家伙自从来了昆仑就没有老实过,把昆仑搅的是乌烟瘴气的。他们还整天打着斩妖除魔的旗号到处欺负附近的小妖小怪,你们都不知道有多少妖族来找我告状,现在好了,他们竟然连八大兽族都给惹了,若是八大兽族上门兴师问罪,我们该当如何?哼,更可气的是他们闯祸竟然还拉着子楚,这次他们几个出去也把子楚给带出去了,我看他们早晚会把子楚给带坏的。”萧子楚是被王长老自小带大的,他和萧子楚有着深厚的感情,一向古板严厉的他,很看不惯轩辕玲和云中流等人的所做所为。很担心萧子楚会受到几人不好的影响。

听了王长老的话,虚谷子摆了摆手道:“师弟太过担忧了,这几个孩子虽然是经常闯祸,但终究不是奸邪之辈,他们的内心还是善良的。虽然他们都有缺点,但是他们的优点更多,我觉得子楚和他们一起不但不会学坏,反而能够让他的路走的更远。”王长老虽然没有反驳,但脸上却是露出怀疑之色,自然不是怀疑虚谷子,而是他对轩辕玲和云中流等人实在是没有什么信心。

知他不相信,虚谷子便解释道:“子楚从小在昆仑修行,得自我们的真传,人品和修为都是上等的,但是他却有一个巨大的缺点,就是为人太过善良了。善良本不是坏事,但是人心险恶,子楚一直在昆仑并未出去见过外面的世界,一但他到了外面见到人世险恶,我担心他会受不了。正好这几个孩子做事风格都与外无异,也可教会他一些凡尘中的处世之道。”

王长老听到虚谷子说萧子楚出昆仑后的事,忙问道:“掌门师兄,你的意思是将来还让子楚外出?”

虚谷子笑道:“我知师弟所想,但出世入世是他的必经之路。若子楚一直留在昆仑不出去经历人生,那就是毁了他。”

王长老脸色担忧道:“掌门师兄,你就不怕……”

虚谷子明白他的意思,叹了口气道:“这是他的宿命,我们也无法改变,还是顺其自然吧!”

王长老也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第六章 闯了大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