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兴师问罪(上)

  颜涛和轩辕七杀刚刚罢手,便忽然感觉有好几股强大的气息正往承渊之谷赶来。

“好强的气息,人数还不少。”叶乘风眉头紧皱,但一瞬间叶乘风的表情又变的有些吃惊,道:“这气息是……”

“没错,是八大兽族,那朱雀神君前几日我还和他大战一场,他的气息我不会弄错。”颜涛道。

“他们真的来了?不会吧,就为了几个小孩子打架?至于嘛,搞得跟人妖两族开战似的。你看看,冰蛟王,金翅鹏王,朱雀神君,白虎至尊,太古祖鳄,啸月天狼王,五彩孔雀王,大力熊王,八臂猿王,狐媚妖姬,天蝎王,九头蛇尊,这还不单单是八大兽族啊,这昆仑方圆千里有头有脸的兽族几乎都到了。”叶乘风吃惊道。

一旁的洛青撇了他一眼戏谑笑道:“反正不是你家孩子被打,你当然不在乎了。”

“小孩子之间的事就应该小孩子自己解决,他们大人插手算怎么回事?再说了,那几个小家伙虽然出手是稍微重了点,不过还是有分寸的,这不是也没有出什么大事么。”叶乘风反驳道。

洛青笑呵呵说道:“这个一会儿他们到的时候你和他们说去。”

“这个……,我看还是算了吧!反正他们是去找掌门和几个长老,又不会来找我,我也懒得管。”叶乘风讪讪一笑道,他可不会惹这种麻烦。

察觉道几股气息已经到了承渊之谷外,颜涛淡淡的说道:“他们已经到了,我们还是去迎迎吧,省的说我们昆仑的人不懂事。”

他们四人走出承渊之谷,果然看到一行十数人已在等着了。

叶乘风面带笑容拱手道:“几位前辈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呢?”身后颜涛,轩辕七杀和洛青也拱了拱手。

冰蛟王见昆仑四门镇守皆在,不由脸色难看,冷声道:“怎么,昆仑把你们四个都叫到这是为了震慑我们吗?”

叶乘风一听便知他误会了,忙客气道:“前辈说笑了,我等怎敢震慑诸位前辈,不过是我这三位好友今日来看我,和几位前辈偶遇罢了,前辈莫要误会。”

冰蛟王懒得听他解释冷声道:“我们来找虚谷子,你且去禀告。”没有给他一点好脸色。

叶乘风自然知道他为何这样,因此也不在意,笑道:“几位前辈稍带,我这就给掌门传讯。”

叶乘风传讯一会儿便收到了回信,让引他们一行去昆仑宫。

几大兽族的到来让无数昆仑弟子大为惊异,一个个都露出好奇之色。这些昆仑弟子和轩辕玲、云中流、叶凌云等不同,他们几乎都是孤儿从小在昆仑长大,受昆仑教导,皆是守礼听话之辈,几乎没有离开过昆仑,更不用说一下子见到这么多八大兽族的人了。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昆仑都知道八大兽族今日齐聚昆仑。

那些个弟子自然也是知道八大兽族为什么来昆仑的。对于这些昆仑弟子来说,轩辕玲、云中流、叶凌云、颜铮和独孤家三兄妹都是外来者,不过是凭借家里长辈和昆仑的掌门长老交好才能来昆仑修行,在他们看来,轩辕玲、云中流等人不过是一些二世祖,根本就不被他们所喜欢。轩辕玲等人来昆仑不过几个月,但这几个月下来,他们是把昆仑弟子和昆仑附近的兽族子弟欺负了个遍,这让这些昆仑弟子更加厌恶他们,在这些昆仑弟子眼里,轩辕玲等人又变成了只会惹事生非给昆仑摸黑的祸害。

看着来兴师问罪的几大兽族,这些昆仑弟子议论纷纷,有的弟子道:“干脆直接把他们交给八大兽族处置算了,反正他们也不是我们昆仑弟子。”

“我看应该直接把他们撵回家去,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在昆仑修行过一段时间,交给八大兽族岂不是弱了我们昆仑的名头,把他们撵回家只会丢他们自己的脸。一个弟子叫道。

“我看应该罚他们面壁十年,以后他们就再也不敢惹事了。”

“我看应该让他们去看守四门,那样恐怕没有人敢往昆仑跑了。哈哈……”

……

昆仑宫大殿之外,掌门虚谷子和宋、王、刘、陈四大长老亲自出大殿迎接几大兽族的到来。

一见面虚谷子便客气的行了一礼道:“诸位道友此次前来,贫道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几大兽族的人也连忙拱手还礼。

虚谷子便引他们进昆仑宫大殿,大殿之上几大兽族的人坐在两旁的椅子上,虚谷子又让弟子给他们端了茶水。

然而,此时几大兽族的人却没有喝茶的兴致。

金翅鹏王是个急性子,放在手边的茶水碰也不碰,起身向虚谷子拱手道:“虚谷子掌门,我儿金羽失踪数日,我听说是被昆仑弟子带到了昆仑,还望虚谷子掌门看在昆仑和万象森林是邻居的面子上,请放了我儿,我儿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在下就先在这里赔罪了。”金翅鹏王说话看似客气,但语气之中却冲满了指责之意,指责虚谷子为何让人抓走金羽。

金翅鹏王此话一出白虎至尊也站了起来,拱手道:“虚谷子掌门,在下听说我儿白飞也被贵派弟子带到昆仑,也请虚谷子掌门看在在下薄面放了我儿。”

听到金翅鹏王和白虎至尊的话,虚谷子和宋、王、刘、陈四大长老顿时脸色大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谁也不知道。但却心中暗想,此事定然和轩辕玲、云中流、叶凌云三人脱不了关系。若说他们几人在外惹事虚谷子和四大长老是知道的,为此虚谷子劝说过,王长老也训斥过,只是因事情并不大,也不好过分苛责他们,但是他们竟敢胆大包天去将金翅鹏王和白虎至尊的儿子抓到昆仑,虚谷子和四大长老却是完全不知道的,不然也不会出现今日之事了。

金翅鹏王和白虎至尊问的突然,虚谷子和四大长老竟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答。

白虎至尊看着虚谷子和四大长老的表情似乎也看出了他们并不知情,但还是略有怀疑的问道:“怎么,虚谷子掌门不知道?”

虚谷子带着歉意道:“至尊恕罪,贫道确实不知竟有此事,贫道立刻吩咐弟子去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两位稍带。”说着虚谷子便差一弟子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那弟子便出去了。

然后虚谷子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大金鹏王和白虎至尊坐下,白虎至尊和大金鹏王相互看了一眼,便又坐了下来。

虽然大金鹏王和白虎至尊坐了下来,但他们的脸色并不好,显然是强忍着怒气没有发出来罢了。一旁坐着的几大兽族的人同样也是强忍着怒气没有发泄。

然而这时,坐在最后面的一个少妇般的女人气冲冲的站了起来,那少妇长的妩媚妖娆、艳丽动人,举手抬足之间摄人心魂。那少妇怒声道:“虚谷子掌门,那云中流可是你昆仑弟子?”

虚谷子见那少妇动怒,而且张口便提及云中流,心道定然是云中流得罪了她,他知眼前这少妇便是九尾狐族的狐媚妖姬,人称“媚后”,为化解矛盾虚谷子只有放低姿态客气道:“那云中流确实是我昆仑弟子,不知他如何得罪了媚后?”

那狐媚妖姬却丝毫没有好脸色道:“哼,我且不和你说,你把他给我叫来,我要和他亲自算账。”

“在下也有帐要和那云中流算,虚谷子掌门还是把他叫出了吧。”这时,坐在一旁的冰蛟王也起身冷声道。云中流将他儿子冰宇打了个半死,还多番戏弄于他,这个帐他是无论如何都要算的。

虚谷子没想到这狐媚妖姬和这冰蛟王竟然同时找上了云中流,无奈之下只得应道:“媚后、蛟王莫生气,贫道这就差人去叫他。”

狐媚妖姬和冰蛟王听了才气冲冲的坐下。

狐媚妖姬和冰蛟王刚坐下,太古祖鳄便起身冷声道:“还请虚谷子掌门把那叶凌云也叫出来,老夫倒要看看那叶凌云是哪路英雄好汉,哼,我孙儿古云差点就死在他手中,我今天定要找他讨个公道。”

此时朱雀神君也起身道:“我也想见一见这个叶凌云,就请虚谷子掌门把他给请出来吧。”朱雀神君看似平静,但话语之中充满了蔑视。

虚谷子看到朱雀神君身后躲着的一只被拔的剩下不到几根毛的鸟时,心头一惊,他完全明白了,也难怪朱雀神君会是如此神色,没有当场发怒便已是给他留足了面子了。虚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又差人去叫叶凌云。

紧接着啸月天狼王起身道:“虚谷子掌门不妨把那独孤紫绡也叫出来。”

“对,我也和她有帐要算。”大地熊王也附和道。

虚谷子顿时感到头疼,无奈又派弟子出去叫人。

虚谷子派弟子出去后,大殿内很安静,没有人再说话了,气氛显得很尴尬。

虚谷子和四大长老脸色极其难看,没想到事情远比他们想的严重的多。

虚谷子看着几大兽族的人,除了各族的族长、长老,还有他们的后人,不过那些兽族子弟却显得有些怕人,一个个躲在父母长辈身后不敢露头。不过虚谷子还是看到了,那些个兽族子弟都是几大兽族的精英,甚至有些就是未来几大兽族的顶梁柱,但是现在却是有些狼狈。冰蛟王的儿子冰宇全身是伤,即便是呆在冰蛟王身旁还是全身发抖。而朱雀神君的儿子青雀身上的毛都不剩几根了,他一直耷拉着脸,不肯抬头。狐媚妖姬的女儿狐媚儿和啸月天狼王的儿子银狼倒是看起来没什么伤,不过他们的脸色却也不怎么好看。但是九头蛇尊身后的小九头蛇现在却只剩下了七个头,大地熊王的儿子熊威也是鼻青脸肿的。

看着这些被欺负的极惨的小家伙们虚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也难怪几大兽族会如此生气,几大兽族乃是万象森林的王族,霸者,没想到家族的后人却被欺负成这个样子,这让几大兽族的脸面往哪里放,况且这些小家伙都是家族的精英,未来的希望,现在却一个个垂头丧气,毫无斗志,显然是被欺负怕了。

不一会儿,云中流、轩辕玲、独孤紫绡和叶凌云就被叫到了昆仑宫大殿之上,不过来的不止他们四个,几大兽族齐聚昆仑兴师问罪这已经传遍了整个昆仑,萧子楚、颜铮自然也知道了,独孤腾辽和独孤清凌也陪独孤紫绡一起来的。

被叫到昆仑宫大殿的云中流、轩辕玲、叶凌云和独孤紫绡四人见到气势汹汹的几大兽族却丝毫没有一点害怕,一个个脸上还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这让几大兽族的人更是愤怒无比,不过没有当场发作罢了。

虚谷子看着四个小家伙傲慢的神情无奈的摇了摇头,张口提醒道:“你们四个还不来见过几位前辈。”

轩辕玲等四人相互看了几眼,却是谁也没有理会几大兽族的人,头一个比一个昂的高。

反倒是,几大兽族的几个小家伙看到四人时,一个个都躲到长辈的身后神色慌张不敢露头。

几大兽族的人一时间颇为生气,一是为轩辕玲等人的傲慢,二是为自己后辈的胆小不争气。

看到大殿之中众人的神情,虚谷子感到很是尴尬,轩辕玲等四个小家伙向来无法无天,又有家族撑腰,更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过对此虚谷子也有些生气,毕竟是轩辕玲等人有错在先,但他们却拒不认错,不过虚谷子总归不能和他们几个小孩子一般见识。

一旁的王长老却是个爆脾气,见掌门难做,便张口呵斥道:“你们几个还不知错吗?还不快向别人道歉。”

“道歉,向谁道歉?”轩辕玲却反问道。

“向几位族长道歉。”王长老指着几大兽族的人道。

“我们为什么要向他们道歉?”轩辕玲道。

“你……”王长老气的直哆嗦。

“就是,我们又没揍他们几个,为什么要向他们道歉?”云中流也附和道。

云中流的话几乎让几大兽族的人同时暴怒。

王长老脸色更是难看,正想发作,却被虚谷子拦了下来。虚谷子道:“金羽和白飞是不是你们抓的?快些将他们放出来。”

轩辕玲和叶凌云相互看了一眼,这才将金羽和白飞放出。

这时,众人看到了一头吊颈白额虎和一只金翅鹏鸟,但怎么也无法和当初在万象森林横行无忌的金羽和白飞联系起来。且说那金羽和白飞当初在几大兽族子弟中也是前几的存在,可再看看现在,那吊颈白额虎却如一只病虎一般,虽有虎形却不具虎威。而金羽却也是身上没有一个好地方,比起青雀也好不到哪里去,早已没有了当初在万象森林时的威严气势。

金羽和白飞见到坐在一旁的父亲顿时热泪盈眶,满腹的委屈也随着泪水流了出来。

而当金翅鹏王和白虎至尊见到自己儿子的那一刻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金翅鹏王和白虎至尊脸色阴沉,然而一瞬间他们的脸色又变的更加难看愤怒,他们竟然发现金羽和白飞被人施加了灵魂烙印,被人强行认主了,一开始冰蛟王便曾告诉过他们金羽和白飞被抓去当了坐骑,他们当时还不相信,认为轩辕玲和叶凌云胆子再大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可今日一见,没想到竟然是真的,顿时怒火滔天。

白虎至尊拍案而起怒声道:“虚谷子,你们昆仑教出的好弟子。”

虚谷子一时也被震慑到了,无论他怎么解释恐怕都无法抵消白虎至尊和金翅鹏王的愤怒。

金翅鹏王也厉声喝道:“今日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虚谷子面对白虎至尊和金翅鹏王的责问也是很无奈,毕竟这次确实是自己理亏,虽然事情不是自己做下的,但自己总归有管教不严之罪,况且轩辕玲等四人都不过是七八岁的孩子,这责任自然也是自己来扛。

虚谷子歉意道:“鹏王和至尊还请息怒,此事确实是贫道管教不严,贫道这就将他们身上的灵魂烙印抹去,还望鹏王和至尊恕罪。”

白虎至尊大手一摆冷声道:“哼,这烙印我自会取出,就不劳你动手了。”说着白虎至尊手中一道灵光罩在白飞身上,将灵魂烙印抹了去。

那金翅鹏王也出手将金羽身上的灵魂烙印给抹了去。

抹掉了白飞和金羽身上的灵魂烙印,白虎至尊冷声道:“此事虚谷子掌门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不然我白虎一族绝不善罢甘休。”

“我金翅鹏族也是如此。”金翅鹏王附和道。

“一定,一定,贫道自当给两位一个交代。”虚谷子陪笑道。

第八章 兴师问罪(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