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你分久必合

深宫国王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Part1 五年光景

    南城A级别墅区,武装部队在烈日下举枪站立将近一小时,可这仗势却丝毫不减,终于身后黑色的轿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踱步走到他们之间,在刺眼的阳光下眯起眸子,对着屋内喊着道:“时间到了,考虑好了没?”

  别墅内没有人应,宋原卿抬手捏了捏拧住的眉头,转头看了看身后车子里的另一个男人,透过车窗只见他头微微仰着,闭着眼睛一副漠不关己的样子,蓦地好看的喉结轻轻耸动,车内的男人拿起电话。

  “给我活捉。”电话那头传来冷硬的声音,宋原卿收到命令挂了电话,挥挥手示意武装部队开始行动。

  踹门之后只见屋内安静得紧,倒是先找到了沙发后的一具尸体。

  宋原卿见状便返回车内,“金海成死了。”

  只见车内的男人没什么动静,一瞬后睁眼,出声:“撤。“

  。。。。。。。。。。。。。。。。。。。。。。。。。。。。。。。。。。。。。。。。。。。。。。。。。。。。。。。。。。。。。

  外头天气有些热,路人大多往阴凉处躲,风里夹杂的暖流吹的行人直往家跑,南城大厦一面全覆盖着玻璃,最上头的国徽在太阳下格外显眼,闪着光似的。

  秋虞着白色大褂,墨色的大波浪披在背后,这么映衬下倒是格外养眼,她认真地对面前的尸体摆弄检查,一点也不觉得骇人。

  鉴定中心冷气开足,即使在七月的夏天也依旧冷的让人打寒颤,一会儿后像是将尸体里里外外都看了遍,除了胸口处明显的枪伤,倒也没什么奇怪的了,便摘了一次性手套,在一旁记录。

  忽的有人敲了敲门,拎着一袋子星巴克进来,秋虞微微抬了抬头,美眸看清来人便荡漾开一抹笑意,之前通过话见她来了倒也没惊讶,刘佳璐将袋子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把咖啡递给秋虞。

  自己喝了一口,看了眼身后惨白的尸体,自觉地移开眼,轻轻嘟囔着:“我的天哪,看多少次都觉得刺激。”说完还配合似的抖了抖肩,逼着自己不去再看第二眼。

  秋虞见状停笔笑了笑,端着咖啡看向一旁的尸体没说话。

  “这不金海成吗?”刘佳璐好奇地偷瞄一眼,这才发觉有些脸熟,认出后竟觉得不那么吓人了,秋虞轻点头,道:“怎么?认识?”

  刘佳璐摇摇头,将咖啡放在一边,抱胸说道:“他经常上电视的,南城最大药物公司的老板,前几年名气高的很,近几年因为卖假药,公司都快运做不下去了,居然死了。”

  秋虞笑了笑,喝了几口热咖啡,略苦涩的味道让她轻轻拧起眉头,“你觉得他是自杀还是他杀?”

  刘佳璐一愣,小心翼翼地走到尸体边,微微端详几眼,看着金海成左胸口处的伤口,迟疑地开口:“他杀吧。”

  “这么不肯定?理由呢?”秋虞戏弄她,见她一副认真的样子不禁想听她的‘分析’,精巧的脸上止不住的笑意,只听刘佳璐接话:“首先,虽然他的公司快倒闭了,但这应该不是他自杀的理由,他前两天才开了新闻发布会,斩钉截铁地宣布一定会东山再起,所以我觉得是他杀,其次,一般想寻死的人都不会朝自己的心口开枪,他们想死的时候一定是最绝望的时候,想斩断对世上最后一抹念想最好的方法就是朝自己的脑袋开枪,海明威就是朝自己脑袋开枪的其中一个典型人物。”

  秋虞放下咖啡朝她走来,笑了笑,道:“挺透彻,的确是他杀。”刘佳璐闻言得意地昂首,“那可不,电视剧也不是白看的。”

  秋虞倒是没再夸她,示意她看金海成的左手,刘佳璐一愣,随后抬头眼神里写着满满的不解,却不想开口问她,倔强地只用眼神询问。

  “他左手中指上有常年写字留下的茧,他是左撇子,可枪伤却在左胸口处。”秋虞说完没了下文,刘佳璐缓过神,有些惊讶:“就这点?”

  秋虞抬头看了看她,点头,“恩,就这点。”

  刘佳璐咋舌,眼睛都眯了起来,带着审视的目光感叹着:“啧啧啧,你这法医也太好当了。”

  秋虞闻言当是玩笑,倒也配合地轻笑出声。

  。。。。。。。。。。。。。。。。。。。。。。。。。。。。。。。。。。。。。。。。。。。。。。。。。。。。。。。。。。。。。。。。。。。

  顾行琛坐在软椅上把玩金属子弹,商锦得知金海成死了,便来了他这。

  “金海成那家伙死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商锦是知道他的计划的,即使顾行琛不像是会说出来跟你商议的人,可商锦向来是习惯了他的性格,对他的行动也大概能猜出来一些。

  他将金海成和葛明逼到别墅区,看来不过是葛明挟持金海成,最后杀了人质逃走了,可顾行琛一小时后才行动,显然是给足了葛明消灭证据并逃走的时间,他这么帮葛明到底是为了什么?

  “鲨鱼不信任金海成,金海成留着也没用,倒不如给新人一个机会。”顾行琛开口,商锦愣住,像是没听懂似的,抬眸见顾行琛直直地望着自己,忽的闪过一个念头,却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新人?你说的是葛明?”

  所以他才故意放走葛明,只为了让他回去接手金海成的‘活’?

  顾行琛弯了弯薄唇,默认了的样子让商锦觉得踏实了许多,他既然有后路,那就不用再过于担心了,如此说来葛明的用处确实比金海成大许多。

  死不足惜。

  “报告。”门外的人开门向顾行琛行了军礼,将手上的文件交给他:“长官,这是秋法医对金海成的尸检报告。”

  闻言,屋内的人双双愣住,商锦下意识地看向一脸沉稳的顾行琛,只见他死死地瞪着尸检报告,眼波中流动着不知名的情愫,皱着眉头久久不能开口。

  商锦见状便起身朝他走来,看了看桌上的尸检报告,问向一旁的人:“秋法医?部门里有这个人?”

  这么巧?姓秋的人很多吗?

  身旁那人便点了点头,看了看商锦和眼前有些僵住的顾行琛,开口解释:“是的,澳大利亚的华侨,因为她三个月前才刚来,刚刚接手工作没多久,所以你们对她没什么印象,我跟她接触过几次,为人挺好的,做事也挺专业的。。。。”

  “叫什么名字?”

  “秋虞。”

  …。。

Part1 五年光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