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Part3 五年后的初遇

    “小姐,您有预约吗?”前台拦着秋虞,秋虞扬了扬手中的尸检报告:“我是法医,我来送金海成的尸检报告。”

  说完又往前走了几步,前台皱了皱眉,拦住她,只打了个电话,一分钟后她便笑着告诉她:“秋小姐,顾先生在顶层办公,他让您直接上去。”

  她怎么知道我姓秋?顾先生又是谁?

  秋虞心里暗暗的想着,看了一眼前台小姐便小跑进电梯。

  这军用大楼装修的倒是不马虎,处处可见的水晶装饰,即使是不显眼的角落处都放了半人高的松柏盆栽,紧合的电梯门似金子般的透亮,倒映出来的自己看上去有些紧张,白衬衫内胸口上下起伏,黑色的西装小脚裤下踏着一双简约的高跟鞋,衬得腿笔直修长,大波浪一侧放在耳后一侧垂至胸前,微微昂首只见眼眸处少不了的风情,红唇轻轻抿了抿,只让来往的人侧目。

  进了电梯,门一闭,秋虞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因紧张而无法平静的心跳,“砰砰”地让她站在电梯间一动也不敢动。

  头顶的数字一层一层的跳着,到达顶层时,电梯“叮”地一声便开了,望过去整个楼层都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电梯门久久不关闭,像是无声的邀请,莫名让她不敢踏出去。

  深呼吸后,她出了电梯,铺满地毯的长廊静的诡异,周围也没有别的房间,踩在地毯上一阵的不安心,整个长廊都只有一扇木质的双开式的大门,她想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这种装饰格局竟让她觉得这个顾先生或许是个老干部。。

  缓缓抬手覆在金属制的门把手上,轻轻一旋门便开了,临到了,她倒觉得没什么好紧张的了,即使这个顾先生用自己的工作威胁自己,但他总不会吃了自己,没什么好紧张的。

  秋虞见这个办公室着实大,一侧的墙全用落地窗代替,怕是不开灯也明亮得很,装饰不奢华却一股扑面而来的高贵,许多细节都看得出这里的主人身份地位高人一等。

  秋虞往里走了走,只见一个男人背对她站在落地窗前,意大利定制级西装下显得格外绅士,宽肩窄臀,一身的奢侈,金贵的让她咂舌。

  只是这身影看着有些眼熟…

  秋虞暗自清了清喉,出声:“顾先生您好,我姓秋,对于金海成的死亡说明我想。。”她本想礼貌性地与眼前的人商议,可那男人转身看来时让她呼吸一窒,美眸瞪着他越发成熟冷硬的脸廓,只一眼便让她忘了接下去要讲出口的话。

  顾行琛看着她这几年出落的落落大方,美得不可方物,即使宋原卿将她的照片给了他,可当真实的她站在他面前,与他的距离不过几步,还是让他惊艳了许久。

  秋虞脸上一僵,脚下有些站不住,她怎么会知道这个顾先生就是顾行琛?她又怎么忘记了顾家三代为军?急匆匆地过来却撞个措手不及?

  顾行琛见她受惊的样子,嘴角轻轻弯了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却俊朗的让人移不开眼,顾行琛走到软椅上坐下,西装裤下长腿轻搭在另一条腿上,微微往后一靠,目光灼灼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派的从容稳重。

  “秋小姐,只是为尸检报告而来?”顾行琛开口打破有些尴尬地氛围,好听熟悉的声音一如耳便将秋虞拉回了神,转头看向他,一时竟然分不清他话里的意思,难不成是为他而来?

  秋虞尽量不让自己一出声便紧张到颤抖,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拼命叫嚣着让她赶紧走,下一秒她将手上的东西扔在他面前,避免自己接触到他的目光,转而看向落地窗外的景色,“顾先生让我修改的我已经修改了,我就先走了。”

  说完强装镇定转身离开,顾行琛抬眸瞥到她走到转角后逃也似的小跑出去,不禁低沉地哼笑出声,看了眼桌上的东西便倾身拿过。

  上面的笔记娟秀的一如以往,情不自禁地便伸手抚了抚:死者因枪伤流血过多致死。

  顾行琛望着那几个字,促狭的眸子里嵌满了笑意,在最后的结论说明中:死者枪伤位于左胸口,惯用左手,死亡原因系子弹贯穿心脏致其死亡,死亡时间为2015年7月13日下午14时许。

  她是准备堵上自己的事业了?

。  

  “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呢?你在哪呢?”刘佳璐在电话“嘟”声一秒被接听后,蹙起眉头对着电话那头嚷道。

  秋虞从沙发上坐起来,揉了揉杂乱的头发,偏头看了看桌上那杯早已凉透的水:“几点了?我好像睡着了。”

  刘佳璐闻言将手机从耳边移开看了眼,“六点了,我去你办公室找你你不在,我快到你家了,你赶紧打扮打扮。”秋虞一愣,又望了眼茶几上的那杯水,忽的想起早上去银记大楼,碰到了顾行琛,没回部门而是回了家…

  秋虞起身将水杯放进身后的小型吧台上,“为什么要打扮?去哪啊?”

  “两小时前我不是发你消息了?那人跟我关系不错,条件包你满意,主要人家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了,然后托我跟你说说,我带你去见见他,你抓紧吧,别让人等急了。”刘佳璐急匆匆地说着,也没等秋虞回答便挂了电话。

  “嘟嘟”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秋虞看了眼手机,点开刘佳璐发来的短信,皱着眉头将手机扔在一边,烦躁地喝了一口水。

  她居然给自己安排相亲?

  刘佳璐见秋虞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也是皱巴巴的,原本淡妆下精致的脸看起来有些憔悴,像是没睡醒似的,刘佳璐本想她一开门就拉她走了,谁知…

  “你怎么跟被强奸了似的?”刘佳璐进屋,秋虞关上门没好气地白她一眼:“你说你老大不小的天天瞎操心别人干嘛?我什么时候说要相亲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谁带你去相亲了?我这是带你扩大朋友圈,男朋友也是朋友不是?”刘佳璐起身打量她,啧啧几声摇摇头拉着她往卧室走。

  “哎呀,我又不喜欢人家,我才不去呢。”秋虞甩开她的手,见她在衣橱里翻来翻去,闻言拿了件裙子在她身上比对,头也没抬:“你怎么知道你不喜欢人家,说不定他就是你的理想型呢。”

  秋虞一愣,眼前闪过早上顾行琛冷严俊俏的脸,眼神一黯垂眸轻轻笑了笑,“你一个女人裙子怎么才三两件?行了行了就这套了,你去换了再洗个脸我们就走了。”刘佳璐拿出一条米白色的收腰无袖长裙推到她面前,让她进浴室。

  见她站着发呆,接过裙子也不动,轻轻皱起小脸催促她:“哎呀,若是真不喜欢我怎么会勉强你呢?你就当是去交个朋友。”

  到底是个衣架子的料,十几分钟后秋虞走出来,换了副样子似的,一头的大波浪懒散的垂在肩头,脸上有些精神了,身上那条米白色的长裙衬得她肌肤凝白细腻,无袖的设计露出圆润的肩头及细长的玉臂,腰肢仿若一手便能握住,下身裸露着一节小腿,面若桃花红眼如琥珀透,举手投足让人看出了神。

  刘佳璐欣赏地打量了一番,便带着她走了。

Part3 五年后的初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