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Part5 他的企图

    顾家是一个老家族,顾行琛的祖爷爷是民国最后一任江南派系的军阀,爷爷自元帅退休后,父亲直接参政议政,顾行琛为顾家长孙,官居上将,顾梁骁中年得第二子,二儿子顾权今年19岁,顾家尤为宠爱,顾行琛虽不与其常照面,但是私下却尤为关心他这个弟弟。

  这个姓氏盘踞南城政商届多年,根基雷打不动,是一棵遮蔽了整座南城的参天大树,粗壮有力的树根由地面延伸向各处,令人望而生畏。

  爷爷不常露面,为人严肃刻板,顾行琛幼时见过他与他玩乐,越长大他便越来越不苟言笑,虽说父亲是家长,可老爷子毕竟是长辈,顾梁骁也是敬重他的,凡事都会向他问个好。

  “大少爷。”管家前去帮顾行琛开门,将手放于车门上方,轻轻喊了他一声。

  “父亲呢?”顾行琛轻点头算是应了,将西装外套脱下交给他边往里走边问着,“老爷在后院花坪,他说大少爷来了就让你过去。”

  “知道了。”

  顾行琛抬手将衬衫领口的第一颗扣子解开,往花坪处走。

  顾梁骁握着高尔夫球杆,轻轻碰了碰地上的高尔夫球,下一秒便打出去,一身的休闲装,回头望了眼儿子朝自己走来,将球杆交给一旁的佣人,走到不远处的休息处坐下等他。

  “知道今天叫你回来干嘛吗?”一旁的佣人过来斟茶,大红袍的清香缓缓散开来,顾梁骁微微一笑拿起抿了口,继而抬眸望着顾行琛。

  顾行琛不语,站在父亲身旁,慵懒地将手插在西装裤口袋里,儿子向来不冷不热,顾梁骁起身与他并肩而站,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权儿回来了,让你回来吃顿饭。”

  “电话里怎么不说?”顾行琛来时听父亲在电话那头语气有些严肃,却想不起发生什么事,没想到只是因为这样,便松了口气问他。

  顾梁骁轻笑:“我和你妈的意思,你妈担心你事情太多来不了,所以让我跟你说。”

  所以就把他骗来了?

  顾行琛嘴角弯了弯,眼眸闪过一丝笑意,“权儿在哪?我去看看他。”

  闻言顾梁骁笑出了声,望着顾行琛成熟冷静的侧脸,闪过一抹自豪:“权儿还担心这么久不见面和你生疏了,他在放映厅,我再打会儿球,你去找他吧,哎别总板着个脸。”

  顾行琛转身揉揉额,倒是真有两三年的光景没见他这个弟弟了,两人相差11岁,倒也不怪他会担心有生疏。

  顾权今年高考刚毕业,过完这个暑假就要去法国留学,高中在S市念完刚刚回来没多久,长得倒是没有哥哥严肃,只是也遗传了家里良好的基因,相貌俊朗眉宇间极像顾行琛,眼睛的轮廓也和顾行琛一模一样,只是顾行琛向来不怎么笑,顾权就不一样,见人就咧着嘴毫不吝啬,脸颊两边也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像极了学校里打篮球的阳光学长,格外开朗。

  顾行琛来到放映厅,门虚掩着,里头传来许多人的说话声,尖叫声,没什么灯光,推门进去只见前方巨大的屏幕上放着今年让赞助商都赚了一大笔的电影《透气》。

  发现顾权安安静静地坐在屏幕前方的观看席上,微弱的光打在他脸上,格外认真地盯着前方的屏幕,顾行琛悄无声息地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他像是看出了神,许久都没发现身旁的大哥,顾行琛见他全神贯注地看着屏幕,也顺着看了一眼,这部电视是俞佩佩主演的第一部惊悚片处女作,因为都知道是顾行琛罩着的原因,俞佩佩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这部片子是和好莱坞合作的大手笔制作,俞佩佩精湛逼真地演技让她如愿拿到今年的“影后”称号。

  俞佩佩这张脸长得算是符合国际审美,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睛让她看起来长得有几分西方之美,只是顾行琛却不喜欢,蹙着眉头看了一眼屏幕上的俞佩佩便移开眼,极为嫌弃的样子。

  电影到最后,画面突然黑屏,五秒后屏幕上出现俞佩佩的脸,她绝望地举起手上的刀深深插入脖子处,鲜血如柱般往外喷洒,最后她对着镜头惨淡一笑,影片结束。

  顾权回过神动了动,放映厅灯光全开,顾权回过头发现身边的顾行琛,一愣,半晌后眨了眨眼笑的格外灿烂:“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半小时前。”说着看了看手上表回他。

  顾权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笑着跟他走出去。

  “哥,这么多年不见,怪想你的。”顾权笑着说,顾行琛看了看个子直逼自己的弟弟,大方地笑了:“长高了不少,没少折腾吧。”

  走到转角处发现迎面走来的母亲安如,原本是来叫顾权吃饭的,没想到两兄弟都在,相处融洽,心中不禁温暖不少,一脸和蔼地走到他们面前:“走了,晚饭好了。”

  顾行琛鲜少回顾家,如今一家人都在,爷爷也在搀扶下下来,氛围有了些家的感觉,顾行琛话少,倒是顾权,跟豌豆炮似的一停不停地往外“吐”,大多讲些在学校的事,以后去法国的准备和将来的打算,天生的开朗率性惹得一家人都忍俊不禁。

  安如看了眼一眼不发的大儿子,俊美的皮禳下却格外冷淡,舀了勺汤问他:“行琛,你每次都一个人回来,什么时候也带个女朋友回来啊?”

  话音一落,一家人的注意全集中在他身上,顾权也很好奇便轻轻碰了碰顾行琛的手肘,顾行琛不慌不急地道:”过年吧。”

  安如和顾梁骁都是看着他神色有些惊讶,安如随口说了声:”你可别在外面随便找个模特带回来糊弄我。“

  顾权闻言一脸肯定似的帮着大哥解释:“妈,你也不看看大哥这条件,哪需要随便带一个模特来糊弄您,您说是吧?”

  顾行琛轻轻一笑,安如见状倒也没再深究下去,顾行琛吃了一些便停筷,起身说了声便走向后院。

  顾行琛在花坪上散步,天染成了藏蓝色,没完全黑似的,晚上凉快些,心下一动便掏出手机打给了她。

  秋虞这两天脑子里全是顾行琛,连做饭也没什么心情,便下楼去买了桶泡面,许久不吃这些没营养的东西她都快忘记是什么味道的了,当香味开始扩散时她有一种莫名的满足,在盒子上放了本书便在旁边等着它泡熟。

  桌旁的电话一震,她拿过看了眼,这电话昨晚才打过,震撼着实大,今天他又打来,秋虞盯着那串号码许久,想硬气地直接挂掉,可内心深处却有股强烈的不舍。

  最终她还是接了。。

  “哪来我电话的?”秋虞一接起就劈头盖脸地问了句,顾行琛垂眸弯了弯嘴角,隔了一瞬也没回答她,看着远处木栏上母亲种植的一大片粉色的蔷薇和草地上大片的紫色曼陀罗,“明天早上来我办公室。”

  说完便挂了电话,秋虞拿着电话愣了一秒,他叫她去他办公室?

  秋虞看了看已经挂掉的电话,有些惊讶。

Part5 他的企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