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 你是吃醋啦?

  关柏言邪恶冷笑,“住手!表哥,你再还手,我就在柳曦月这张小脸上画花!”

  柳曦月脸色发白,却不是害怕而是气得,瞪向身后男人咬牙切齿,愤然怒声,“不用管我,就算是死了,我也要拉着这个人渣陪葬。”

  凤瑛白停手,神色平静,“柏言!在未铸成大错之前,我们好好商量。千万不要伤害阿月,否则,你再没有回头的余地!”

  他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把匕首,笑得更恶劣,“我若不答应呢?”

  凤瑛白双拳紧握,指节泛白,明显已在盛怒,却仍强忍怒气,“那你想怎么样?”

  他突然加重力道,她脖颈间立刻多了一道血痕,凝着她痛苦的表情,笑得嗜血,“我要这个小贱人的命,敢逃我的婚,我过得不好,她也别想过好!”

  他猛然举起匕首,向她胸前刺去。

  柳曦月只觉眼前白光一闪,未及反应,已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护在怀中。同时一道温热的液体,溅在她的脸上,眼前瞬间一片血红。

  她缓过神来,凤瑛白已将关柏言踩在脚下。

  他盯着面前那张愤怒到狰狞的脸庞,神色依然淡淡,“幸亏,弥月当初没嫁给你。”

  他趴在地上,冲着他怀中女人,怒声大吼,“柳弥月,我绝不会放过你!就算做鬼,我也要一口一口啃下你的肉。”

  柳曦月被用刀威胁时,都没害怕,可这会儿看着下上犹如地狱恶鬼般的男人,脸色不由更白。

  凤瑛白见状,赶紧将她护在怀中,柔声安慰,“别害怕,有我在,绝不会让你出事。”

  这时,一群带着墨镜的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黑衣保镖,来到他们身边,将关柏言及那五个绑匪带走。

  看到这些人,柳曦月才大悟,怪不得他刚会那么大胆来找关柏言,原是早有准备。

  只不过……

  瞥见他手臂还在不断流出的血,她一脸紧张,“你这伤口很严重,我们去医院吧!”

  凤瑛白勾唇淡笑,“没事,小伤!我先送你回去,你不是着急看瑛白的服装秀?”

  柳曦月犹疑一瞬,果断摇头,“不行,先送你去医院。”

  她虽着急知道柳弥月的消息,可他是为自己受伤,总不能丢下他不理。于情于理,她都做不到。

  更何况,她是真的很担心他的伤势。

  见她坚持,他也未再拒绝,只乖顺的跟着她离开。  

  ……

  离开医院,天已黑透。

  柳曦月扶着包扎好的凤瑛白,犹豫良久,终是问出,“你和我姐是什么关系?”

  凤瑛白神色淡淡,“认识!”

  她一眼不信,“只认识,会叫弥月,叫得那么亲热?”

  他眸色微深,一脸邪恶,“你是吃醋了?”

  柳曦月顿时黑脸,“我只是奇怪,我姐怎会和你这样的花花公子扯上关系。”

凤瑛白故作委屈,“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老婆,别说女朋友,就连女性朋友都没有。我这样守身如玉的男人,要是花花公子,世上估计没有正人君子了。或者,你的意思是,我长得像花一样美?”

小伙伴们!评论起来啊!

第一百零九章 你是吃醋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