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低情商,无药可救!

    蓝月儿鲜花店。

  凤瑛白挽着她的手,一脸亲昵走进。

  蓝月在看到凤瑛白时,顿时一脸激动,可再看到柳曦月后,顿时一脸失望。再冷静片刻,姣好脸庞立刻又绽开甜美的笑,“凤总又带着太太,来选花吗?”

  柳曦月一脸尴尬,不知他又想闹得哪一出。

  凤瑛白却一脸无谓,“上次的紫色鸢尾花,我老婆很喜欢,不知可否再给我们包一束。”

  蓝月再寻花时,似无意拉起一片帘子,将那一片鸢尾花遮挡起来,才回到他们面前,微带歉疚到,“真是抱歉,那种鸢尾花已经卖没了。不然你们看别的吧!红色的康乃馨还是有很多。”

  凤瑛白嘴角抽搐,“康乃馨……”

  柳曦月差点笑出声,女人吃起醋,果然很可怕。

  宁愿钱不赚,也要将所有的紫色的鸢尾花藏起来。

  还要用挖苦,来表示心中的不满。

  果然,蓝月是爱惨了凤瑛白,可他对她的感情,却令她看不清楚。

  好像很喜欢,否则那日在花店时,他看她的身影不至那么痴迷。可在面对她时的反应,又不得不让她产生怀疑,尤其他也否定过,并不喜欢她。

  但若不喜欢她,他身边哪还有女人?

  凤瑛白瞥向身旁幸灾乐祸的女人,嘴角荡起一抹笑,“康乃馨算了!还是来一束红玫瑰吧!虽然刺多,可它却代表最炙热的爱情。最适合我和阿月的感情。

  柳曦月一怔,抬眼正对上蓝月杀人的目光,心中一凛。

  这个男人还真是会拉仇恨值,他到底想干什么?

  即便他不喜欢蓝月,可明知她喜欢他,为何在她面前做刺激她的事。

  他是真嫌她这几日过得舒心是不是?

  蓝月一眼盈盈,几乎含泪去扎花束,玫瑰花本身刺就多,外加她心情不好,在扎花时,手指被扎破了N处。

  但她似无知觉一样,任由血滴落在花瓣上,刺目鲜红,让人分不清是花色还是血色。 

  作为女人,柳曦月都觉心疼,可身边男人竟无动于衷,于是,好心提醒,“人家受伤了,还不快去关照一下。”

  他侧眸,一眼不解,“为什么?”

  这让她无言以对,“……”

  关心还需要为什么吗?尤其,还是喜欢的女人,他是真怕能把她追到手。

  这样的情商能找到心爱的人结婚,那女人的智商也该考究一下。

  日后的无数的夜,柳曦月都在为今日的话感叹。

被他骗了这么久,她的智商确实最值得考究。

  蓝月终将花束扎好,却因蹲的时间太长,一时站不起。

  柳曦月见状,都想上前去扶,可奈何身份尴尬,为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她推了推身旁男人,让他把握机会,“还不快点去!”

  这次意外,他答应的很爽快,快步来至蓝月的面前。却未将她扶起,而只将她手中的花接过,笑容弥漫,“花很漂亮,真是谢谢你。我和阿月还有事,就先走了。”

都未等她再反应,他已拉着她从花店离开。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低情商,无药可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