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太子殿下

  他仍未答,只冷笑到,“K市,你可知道?”

  她认真点头,“当然知道,Z国最大的贸易市,虽说它直属Z国,确是一国两制。至今,还保留皇室统治。”

  柳曦月突然顿住声音, 抑制内心的激动,“难道,金辉曜是K市的皇族?”

  凤瑛白满意点头,“K市因由金姓皇族统治,故K市也叫金市,而金辉曜就是K市皇太子。”

  她被这三个字镇住,“皇太子?”

  不是她见识少,只是金姓家族在Z国的影响,不亚于凤氏家族。

  甚至,因其皇族血统,很多方面还会优于凤氏。

  难怪,金辉曜面对凤瑛白时,深情倨傲,明显瞧不起。

  在他眼中,凤氏钱再多也不过是一个商贩。而人家却是堂堂皇族。

  都什么年代,竟还以血统论阶级。真是,封建思想害死人。

  ……

  柳家门口。

  凤瑛白停下车,语重心长到,“以后离他远一点,金辉曜不是什么好人。”

  柳曦月并未回应,只看向他,无奈摇头。

  他这话说的,好像他是什么好人一样。

  对她不屑的神色,他一脸不悦,“我的话听到没有,以后离金辉曜远一点。”

  她跳下车,笑容邪恶,“听到了!你和金辉曜都不是好人,我要离远一点。”

  凤瑛白快步追上,微带无奈“金辉曜不是好人,我是好人。你要金辉曜远一点。而对我……”

  她淡笑打断,“也要离远一点!我知道你和金辉曜认识,正所谓物以类聚,想必你们必有相似之处。所以离远点,一定没有坏处。”

他不满抗议,“你是我老婆,想跑到哪里?”

柳曦月不以为意,迈步向前。却不想未到门口,就被他拦住。

  他盯着她,神色莫名,“我送你进去。”

  对望他如夜双瞳,柳曦月突然一阵心虚。

  关柏言,还被她关在防盗装置里,如今生死未知,若被他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她赶紧摆手,难掩心虚,“我突然不想回家了。你不是说我家危险,要带我去你家,还不快走。”

  对她的异常的积极,凤瑛白故作疑惑,“你不怕我妈会刁难你妈?”

  柳曦月一脸无奈,“怕是怕,可没办法。总不能在家等死吧?关柏言已经疯了,上次在酒店时差点弄死我。可没成功,但不包他再来一次,我仍能幸运逃脱。”

  她别具深意看向他,似在诉说处境的危险,实则是责怪他将他放跑的事实。

  凤瑛白凝着她幽怨的神色,一脸淡淡。

  这个女人的演技,真是越来越精湛。

  若不是凤瑛幻早将昨晚的事告诉他,想必他已被她的话骗,此刻早已自责不已。可不想……

  看来以后相处,他要多加小心,以免上当受骗。

  被他审视的目光看得心虚,柳曦月赶忙别开脸,故作镇定,“你若怕我和你妈发生冲突,我可以不去。”

她作势欲走,凤瑛白快步将她拦住,盯着她那张演技娴熟的脸,强忍笑意,“任何事都没你的安全重要。既然你愿意去我家,事不宜迟,我们现在走吧!”

马上新年了,祝大家新年快乐!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太子殿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