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章 过河拆桥吗?

    柳曦月脸色顿时涨红,咬牙怒声,“凤瑛白,你无耻。”

  他笑得邪恶,“我猜得对吧!”

  她不屑冷声,“恭喜你,猜错了!我压根没肉色的内衣。”

  他却不以为然,“是吗?何不脱下来,确认一下。”

  她几乎从牙缝间挤出,“大色狼。”

  这个男人还真是无耻。

  凤瑛白一脸灿然,“我们坦诚相见过那么多次,你还害什么羞?你若害羞我就出去,你自己检验清楚。”

  他快步离开,临走前留给她一个神秘的笑。

  柳曦月一脸幽怨,不知他搞什么鬼。

  当她准备换衣服时才发现,内衣不知何时被脱掉。

  难怪他会说她穿的是肉色,因她身上根本没穿。

  难道,是他……

  想到可能性,柳曦月气得咬牙切齿,该死的大色狼,真是太可恶了。

  ……

  门外。

  凤瑛白看着她阴郁神色,笑得恶劣,“现在是否已确认你我之间,心有灵犀?”

  柳曦月不予作答,只瞪向他,脸色难看。

  知她生气,他不再刺激,拉着她手欲向外走。

  她甩开他的手,一眼警惕,“你又要带我回凤家,我告诉你,我不回去。”

  不等他开口,她果断拒绝,“我知道关柏言跑了,对我而言很危险。可你也看到,柳家的安保系统,经你处理后,还是很不错的。所以,我不再需要凤家的庇护。”

  凤瑛白神色淡漠,“过河拆桥吗?”

  柳曦月对望他毫无情绪的脸,不觉心虚,可虽如此,仍一脸坚决,“就算是如此,你能把我怎么样?”

  他未生气,仍一脸的淡淡,“我是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是顾星辰,我却不会心软。”

  她顿时黑脸,“你要对他做什么?”

  他不答,只快步上了车。

  柳曦月赶紧追上,虽不情愿,但仍无奈坐上车。

  她觉得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他高利贷,否则,这辈子不会一直还也还不清。

  车上,他依旧未做回应。

  柳曦月不得不率先打破沉默,“凤总,你现在可否回答我,你究竟要对顾星辰做什么?”

  凤瑛白对于她过度关心其它男人,表示不满,“你很关心他,很怕他出意外?”

  知他在生气,人在矮檐下,该低头就要低头,为了顾星辰,她忍了。

  她强忍愤然,一脸赔笑,“刚刚是我错,我不该和你顶嘴,凤总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计较,尤其,不要和顾星辰计较。”

  他未做回应,只只盯着她足足一分钟,看得她心里发毛,“我又说错话了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就骂我,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他仍未答,只一脸感叹,“你对顾星辰的感情,还真深。”

  柳曦月微愣,不太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凤瑛白也未在多言,半晌,神色淡漠到,“今晚,我有一个晚宴,你陪我一起参加。”

  就知他无事不登三宝殿,虽不情愿,但看在顾星辰的份上,她仍点头答应。

对她异常痛快的态度,让他反而更抑郁。

他清楚她会答应,全是因另一个男人。

亲爱的留言呀!投推荐票呀!

第一百六十章 过河拆桥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