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他对男人感兴趣?

    柳曦月咬牙低声,“不用你假好心。”

  该死的凤瑛白,也不知去了哪里。

  她都要暴尸街头,他还不出现,还说什么会永远保护她,不让她受危险。

  她强挣扎着想从地上站起,可双腿无力,头也越来越疼。

  最终,酒劲儿战胜了意识,她瘫倒在地……

  ……

  再次睁开眼睛,她已躺在床上,衣衫尽释,只有一条丝被盖在身上。

  疑惑间,耳边传来一阵流水声。

  柳曦月吓得赶紧坐起,想弄清是怎么回事。

  不过,地上尽释的衣衫,她全裸的身体,外加凌乱的床单,不用多查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看来,昨日她真的……

  回想起,金辉曜结实的臂膀和醉人的体香,她脑子嗡嗡作响。

  真希望这是一场梦,或者这真是一场梦,可惜是醒不了的噩梦。

  该死的家伙,胆敢趁人之危,看她不好好教训他。

  柳曦月顾不得穿衣服,抄起茶壶向浴室走去。

  在她酝酿情绪,准备发狠时,浴室的门毫不征兆打开。

  然并不是金辉曜,而是一个中年女人,望着她狠戾的面容,一眼怯怯,“姑娘,你没事了?”

  她神色失望,更多的是怀疑,“你是谁?”

  女人一脸尴尬,“我是酒店的服务员。姑娘昏迷不醒,我是负责照顾您的人。”

  柳曦月一眼狐疑,“那金辉曜呢?”

  话音未落,金辉曜已出现在门口,“刚醒就找我,看来你真是很想呢!”

  他半眯水眸,凝着面前因气愤未及穿衣的女人,嘴角衔着令人发毛的笑意。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赶忙跳回床上用被子盖严,咬牙切齿,“大色狼。”

  金辉曜踱步来至她面前,笑得一脸无辜,“明明是你不穿衣服**我,还怪我是色狼?你们女人还真愿意推卸责任。”

  柳曦月不理他的解释,直入主题,“是你给下药对不对?”

  她酒力虽差,可不至于一口就倒。

  唯一解释,就是酒中被人下药,但谁会给她下药?除了眼前的男人,她还真找不到第二个。

  面对她凌厉的目光,他一眼鄙视,“我是送你来休息,可不是我给你下得药。”

  见她一脸不信,他不屑冷笑,“你觉得我,会对一个比自己还丑的女人感兴趣吗?”

  她被噎的脸色涨红,却无言以对,只因他说的话没毛病。

  不过,这世上比他长得好看的女人几乎没有吧?

  那岂不是,他只能对男人感兴趣。

  此刻,她越发怀疑他和凤瑛白的关系,他们难道真是情侣?

  她灼烈的目光,将内心想法毫不掩饰的暴露出来,让金辉曜一脸幽怨,“想什么乱七八糟呢?我不喜欢丑女人,但我喜欢女人。”

  柳曦月不掩好奇,“那你和凤瑛白呢?”

  对她的猜想,他未怒反笑,“你很怕比不过我,老公被抢走?”

  对视他那张勾魂摄魄的脸,她深受打击。

  相比之下,他这张脸确实比她更有吸引力。

见她落寞的神色,金辉曜笑得恶劣,“这么快就认输了?枉我对你期待那么高。”

第一百六十六章 他对男人感兴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