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妖精,哪里跑!

  该死的孔雀公,自恋狂!

柳曦月瞪向他傲娇的表情,不屑冷嘲,“期待什么,跟你抢凤瑛白吗?金辉耀先生,你想太多了。我和凤瑛白……”

  她刚想说出他们假结婚的事,可再看他倨傲的表情,一脸坏笑。

  她凭什么解开他的心结,他想把她当情敌,当就好了。

  总之,她过得不开心,她也不会让他好过。

  柳曦月掩面娇嗔,“我和瑛白是夫妻,即便你长得再好看,可改变不了先天的缺陷。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只这一条我就赢定了。”

  他仍未怒,只凝着她意味深长,“你确定?”

  金辉曜故作神秘,“想知道小白现在在哪儿吗?”

  她一脸警惕,“你知道?”

  他仍旧不答反问,“这是我的地盘,自然知道。想见他吗?”

  对视他狡黠的眸光,柳曦月犹豫半晌,一脸迟疑道,“你会带我去找他?”

  她可不信他会这么好心。其中,一定有阴谋。

  果然,他笑得妖孽,“我可以带你去。但我并不建议你这么做,毕竟,有些事眼不见心不烦。可若亲眼见到,就很难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他话中有话,让她更为疑惑,但仍一脸警惕,“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也不解释,只径自向外走,“想要去找他吗?去就趁早,晚了,好戏恐怕就散场了。”

  人是好奇心的人,柳曦月承认自己也是。

  可两次的交道,她对他还是有一定了解。

  这个妖孽,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最好不要和他扯上瓜葛,否则……

  估计被他卖了,还会帮他数钱。

  金辉曜见她并未跟上,有些不甘引诱,“你想知道我和小白的关系吧?跟我走,我告诉你。”

  柳曦月仍未动,盯着他满眼的狐疑,“我凭什么相信你。”

  凤瑛白找的是什么女人,警惕性这么高,还真是不可爱。

  他微带无奈,仍耐心解释,“就凭我若想对你不利,刚就做了,没必要等你清醒。更何况我很挑食,以你的姿色……我很难下咽。”

  她嘴角抽搐,脸色顿黑,“……”

  该死的男人,他不说话,很怕被人当哑巴卖了。

  见她动摇,他又恢复一脸傲娇,“走吗?”

  柳曦月强忍愤怒,咬牙低声,“我要穿衣服!”

  金辉曜不屑摇头,“又没有可看的地方,穿不穿什么区别。”

  不等她发火,他快步离开,关门前一声幽幽,“看在你性别是女的份上,我就等你一会儿。但别让我等太久,心情不好,脾气会很差。”

  她嘴角抽动,内心无数葫芦娃大喊,“妖精,哪里跑!”

  ……

  K酒店。

  顶楼天台,两人一前一后,环视四周,没半个人影,

  柳曦月立刻与他拉开距离,一脸警惕,“你不是想耍我吧?还是……”

  她窥视到他和凤瑛白的秘密,他想杀人灭口?

  看出到她的想法,金辉曜哭笑不得。

  凤瑛白选女人的眼光,真是一如既往怪异。

她是这样,那个女人也是这样……

第一百六十七章 妖精,哪里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