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十二章 毁三观的金辉曜

  可只愣一瞬,就恢复对他的治疗,不过,下手的力道却加重不少。谁让他,竟敢说金辉曜的坏话。

柳曦月也也是一脸无语,都不知他曾赤条条调戏过她多少次。

现在,又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真是被他三观毁尽。

  她强忍心中不满,一脸尴尬到,“没事,让金少帮我包扎吧!”

不给他再拒绝的机会,金辉曜已熟练地帮她处理好伤口。

就在欲包扎时,他目光定格在她额角间月牙形疤痕上,整个人呆住。

见状,凤瑛白推开身边的女医生,横拦在他面前,一脸淡漠,“包扎好了,就出去吧!这里没你事了。”

然金辉曜无视他的存在,只盯着柳曦月,神色复杂,“你这块疤痕,是小时候摔的?”

  对他的问题,她一脸无语,“不然,还能是后天纹身吗?”

  这块疤痕很小,形如弯月,如不是靠得很近,根本注意不到。

虽如此,为避免别人盯着看,她平日都会用刘海遮住。

  金辉曜似自嘲一笑,“也是,也没人会纹这么丑图案。”

  柳曦月一脸幽暗,这个男人想吵架是不是?

  凤瑛白一脸不耐烦,“你没事就走吧!”

  他仍旧不理,依旧盯着她,一脸淡笑到,“我幼年时有一个朋友,她名字也有月字。”

  柳曦月神色茫然,并不太懂他话中意思。

  可在对望他的目光时,心头一颤,只因他的目光太过灼灼,似包涵千言万语。但她并不觉得,他们有什么深谈的交情。

  难道,是因她刚救了他?

  然不待她多问,凤瑛白已将他从她面前强制拽走。

  ……

  离医疗室不远的花坛。

  在确定谈话,绝不会被打扰后,两人停下脚步。

  金辉曜神色阴冷,“为什么不告诉我,她就是月儿!”

  凤瑛白神色淡漠,不以为然,“你又没问过。”

  他妖孽的脸上,少见得对他露出愤怒,“你……”

  他也不理他的愤然,仍一脸淡淡,“她现在是我老婆,生死与你无由!”

  金辉曜突然揪住他的衣领,眸光喷火,“你若没能力保护她,我会把她从你身边抢过来。”

  凤瑛白依旧一脸淡淡,“可这次是你害她受得伤。”

  他被噎得无语,“……”

  将他脸上的情绪尽收眼底,他仍旧一脸淡淡,“你无法护她周全,就不要让她记起你。”

  他未回应,只眸色中戾气变重。

  敢伤他的女人,他定让对方生不如死。

  ……

  医疗室。

  凤瑛白独自进门。

  看到他回来,柳曦月一脸担忧,“你们没事吧?”

  他笑得淡然若风,但眼中不掩落寞,“能有什么事?你还怕我揍他。”

  她凝着他受伤的手臂,一脸无语。

  就剩下一条手臂,还想打谁?要打也是他挨打。

  不理她心中的纠结,他仍一脸淡淡,“我们走吧!”

  看向她诧异的神色,他耐心解释,“你不是想回家吗?”

柳曦月盯着他的手臂,一眼担忧,“可你手臂有伤,需要治疗。”

凤瑛白笑得淡然,“我没事!”

可青紫的嘴唇,还是泄露他此刻的虚弱。

第一百九十二章 毁三观的金辉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