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命运“罗”

尚喜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的命运“罗”

    小时候,妈妈总跟人说,我手指上没有‘罗’,以后是富贵命呢!亲戚朋友们就说我妈妈好福气呀,以后要享女儿的福了。可是我不懂,‘罗’是什么?为什么别人都说他儿子女儿有多少多少的‘罗’?怎么我手上没有他们还这么开心喔?后来,才明白,‘罗’只是我们当地的一种迷信说法,它是手指上的指纹,如果成圆形就是‘罗’。

  我不信这个,我说我的命运自己可以创造呀,妈妈笑着看着我。

  妈妈是个要强的人,所以难免和人有些磕磕碰碰。她的要强在于什么事都不服输,什么事都要做好,按她说的‘只要决定的事就要做得漂亮’虽然有些事她做得不那么漂亮。爸爸是个不愿操心的人,家里只要操心的事都担在了妈妈瘦弱的肩上,我却没听她怎么抱怨过。妈妈说我从小就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身弱多病不说,还天天想爬树呀、玩水呀。两岁那年,在爷爷开的餐馆里看到奶奶把猪蹄放在黑呼呼的汤里,竟然趁他们不注意时,把自己的小手当猪蹄伸进了滚烫的松香里,奶奶和妈妈当场就吓晕了。当然,那次后留下了一辈子的疤和不太灵活的手。

  可能是因为我身体从小一直不好,父母就总是惯着我,怕我一生气身体受不了。这也助长了我的劣性,让我以折磨他们为快乐。每当看到妈妈被我气哭了,我就高兴的不得了。她让我吃什么,我偏不吃,还偷偷地丢掉。虽然我知道那些吃的对我的身体是有好处的。家里经常会有客人,特别是有些阿姨总跟妈妈说让她再生一个,还逗我说妈妈生个弟弟给我玩。六岁的我已经懂得如果妈妈生了个弟弟或妹妹,那意味着父母的爱会分一半给那个新出生的,我就恨那些阿姨。她们不是说以后妈妈要享我的福吗,怎么还要她再生一个呢?我还威胁妈妈,说她要再生一个,我就死。

  可是在我六岁那年,事情还是发生了,看着妈妈一天天大的肚子,和父母的笑脸,还对我说:“丹丹以后就不寂寞了。”我就恨,从上学以后我的身体奇迹般的慢慢在恢复,我天真的对妈妈说:“我身体好了,你让那个弟弟回去吧。”可妈妈已经要生了。

  那天,放学回家,爸爸还没下班,我听到妈妈在呻吟,我跑进去,看到妈妈脸因为疼痛扭到一块还直流汗,妈妈无力的抬头说:“宝宝,快去叫你爸爸来。”我知道妈妈是要生了。我慢吞吞的走下楼,去对面办公楼上找爸爸,走到爸爸的办公室,他正在专心地对着帐本打算盘,不知怎么了,我竟然坐下来,看着他打算盘。爸爸太专心,过了一会儿才发现我。笑着抱起我,让我坐在他的腿上说:“丹丹,你来干什么呀。”我怯怯的说:“我来接你下班。”天啊,我那时就知道我很坏了。爸爸笑呵呵地说:“我的丹丹真乖。”站起来收拾着东西。过了一会儿,才拉着我回家。

  回到家后,我没听见妈妈的呻吟声了,爸爸拉着的手进了他们的房间,看到妈妈没有抬头没有说话也没有睁眼,妈妈身下竟然有血。爸爸慌忙甩开我手,大声叫着妈妈的名字,可她没有回答,爸爸吓得哭出来跑到外屋打电话叫救护车。我心里毛毛的站在哪里,大声的哭出来,爸爸打完电话进来弯下身子轻轻的哄我:“丹丹,听话啊,不哭,妈妈没有事的。”他哪里知道我为什么哭,我害怕失去妈妈,更害怕他们知道我是故意这样做的不要我了。不一会儿,救护车就来了,他们进来抬着妈妈上车了,爸爸跟在后面,跟隔壁的李叔叔说:“小李,你照顾一下丹丹啊。”又扭过头来跟我说:“丹丹听话啊,爸爸送你妈妈去医院就来接你。”他们走了,李叔叔过来要拉我去他们家。我哭着甩开他的手大声嚷着:“我就在家,我哪都不去。”叔叔没办法说:“好,好,丹丹乖,就在家,就在家啊,不哭,不哭啊!”说完就去家里,搬出来一个盆,可能是他还没洗完的衣服在外面搓着。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呀?一个主意冒了出来,我要跑,我要逃。我颤颤危危的走到我的房间,拿起了妈妈给我的存钱罐,我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我只看到妈妈天天都往里面放钱。小心翼翼地从过道下楼。在街上跑着,可是去哪里呢,我却不知道。

  在街上到处张望着,斜眼看到了车站,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去爷爷奶奶那里,他们最疼我了。我跑着到了车站,对买票的阿姨说我要去杨林市,阿姨看只我一个人笑着说:“小朋友那不行,你太小了,又只有一个人,不能买给你的。”我一听说不能买票给我,当时就大声哭起来,还嚷着:“我要去爷爷家,我要去爷爷家哇!”那位阿姨看到我哭了,走出来哄着我:“小朋友不哭,好孩子是不哭的。”我还在那里大哭嚷着。头也变得晕晕的。没办法,阿姨叫来一位叔叔说:“你就带她去吧,把她送到家。”转过头来说:“小朋友,你知道爷爷家在哪里吗?”我哭着说出了地址。那位叔叔过来抱着我说:“好了,好了,我送你去,不能再哭了喔,再哭就不送你去了。”上车后,可能是哭累了,竟然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已经在奶奶的床上了。下午,爸爸就来了。抱着我就哭起来:“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呀,急死我了,你妈妈到现在都没睡,我找了你一晚了。”说着又哭起来。奶奶在旁边说:“你怎么回事,把丹丹一个人放在家里,还好是跑到我家了,如果不见了,看你们着急吧!”爷爷、奶奶和我们一道回去了。妈妈没有什么大碍,医生说再迟些,大人小孩都保不住,说得我打了一个寒颤。弟弟已经出生,我看着那个像老头子一样皱皮的小东西,心里很别扭。妈妈抱着我哭着大声地教训我,让我不要乱跑了。他们不知道其实都是我故意的。我不想要弟弟。只是不知道妈妈也会有危险。从那以后,我对他们的折磨更变本加厉了,一大半只是想让他们要注意转到我身上来。

  多年以后,妈妈生病了,癌症晚期,心如刀绞的我哭着坐在妈妈的病床上说着我做的坏事,妈妈笑了:“唉,你呀,我怎么会不疼你呢,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呀。”我想亲亲她,可我没有。九月七号五点二十分,妈妈去了。我终于失去了她,我觉得是因为我给她受了那么多罪,让她受不了了才走的,我大哭着叫着妈妈,跪着给她烧纸钱,心被撕裂了。我后悔怎么没跟她说:“我很爱她。”虽然我们中国人很少跟亲人说爱这字,我后悔怎么不亲亲她。小时候别人都说妈妈以后要享我的福。

  我终于亲了她,嘴唇接触到的却是冰冷的玻璃。

(全文完)

我的命运“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