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冰霜木兰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遇见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我已经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

  林建,男,29岁,软件开发师。

  蔡小米,女,19岁,在校大学生。

  遇见蔡小米的时候,林建在喝酒。啤酒。很老套的故事情节。女朋友出国了,没几天提出分手,林建喝醉了。

  蔡小米在台上唱歌。王菲的歌,很有难度,却被蔡小米唱得很生动。蔡小米一边唱歌一边冷眼看着吧台旁边醉醺醺的林建。

  林建醉了。醉了的林建拎着一个啤酒瓶上了台,一把扯过蔡小米,抢过话筒对着台下大喊大叫。没人听清他喊的是什么。蔡小米的手腕都快被他抓断了,她开始用力挣扎。林建猛地把蔡小米拥在怀里,紧得蔡小米都要窒息了。台下有人尖叫。阁非冲上台,分开两人,扯着林建的衣领把他丢出了酒吧。阁非是酒吧的老板。他换下蔡小米,换上了一个男歌手。蔡小米看了一眼阁非,没有说话。回更衣室换过衣服,蔡小米决定回去。

  酒吧门口偏左两米远躺着一个人,西装缠在身上,酒气熏天。是林建。看着林建,蔡小米一阵犹豫。刚刚的拥抱记忆犹新。成年男人的怀抱,暖暖的,淡淡的薄荷味,浓浓的酒味。蔡小米把林建拖回了自己的住处,一室一厅的出租屋,干净而温暖。蔡小米浸湿一条毛巾帮林建擦过脸,又拿出毛毯帮他盖上。她力气用尽,已经拖不动他了,只好让他睡在客厅地板上。看着他拧紧的眉,蔡小米忽然感到一阵心疼,很奇怪的,对一个陌生的男人。

  蔡小米洗过澡,回房间去睡。明天早上还有课,她不敢再逃,除非想被挂。睡不着,老想着客厅里的那个男人。出去看了他几次。客厅一片狼藉,是那个醉酒的男人制造的。一大早,蔡小米打开窗子跪在地上擦地板,她不喜欢肮脏的环境也不喜欢污浊的空气。然后买来豆浆煎饼油条放在桌上又匆匆的赶去上课。那个男人还在睡。

  中午下课,蔡小米从食堂里买了午餐就走。下午没有课,她担心那个男人。

  林建醒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很明显女孩子的房间,干净整洁。看看表,已经十点了。上班已经来不及了,想给老板打电话请假,却发现手机不见了。头疼。回忆昨天,最后的记忆是抱着一个女孩子大喊大叫。肚子很饿,看到桌上的食物,毫不犹豫全部扫进了胃里。房子很小,一室一厅的小房间,远不如他的三室两厅,却叫他不想离开。摸一摸身上,钱包没了,钥匙也不见了。

  推开门,那个男人不在。蔡小米感到一阵隐隐约约的失落,打开饭盒,默默的吃饭。浴室的门开了,林建走了出来,只在腰间系了一块浴巾。蔡小米就那么楞楞地看着他,一根青菜滑稽地挂在唇边。半晌,蔡小米才意识到应该转过头,并迅速羞红了脸。林建敢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他没想到蔡小米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他拿过桌上的另一份午餐坐在客厅角落的沙发上狼吞虎咽。

  “谢谢你。我叫林建。”

  “蔡小米。”蔡小米的声音很低。

  “我的衣服都太脏了。对不起。”

  “哦。”

  吃过饭,蔡小米逃跑一般拿了林建的全部衣服出门。附近有一家洗衣店。蔡小米不敢再回去,直等到衣服洗好又拿了衣服回去。林建换好衣服出来,蔡小米仍然不敢抬眼看他。

  “我走了。帮我锁门。”蔡小米再一次逃跑。

  当蔡小米在台上唱歌的时候,赫然发现林建坐在下面看她,轻轻地啜着啤酒。蔡小米一阵慌乱。她发现她喜欢这个男人。可是他们并不熟识,对于他,她只知道一个名字。她可以喜欢他吗?台上,王菲的歌被蔡小米演绎的淋漓尽致。台下,林建再一次醉眼朦胧。

  找回林建丢失在酒吧的钱包手机钥匙,蔡小米再一次把这个醉酒的男人拖回了家。这一次,林建不是很醉。第二天一早,蔡小米起床时林建已经不见了。他走了。蔡小米一阵失落。

  今天课很多。一整天,晚上还有。蔡小米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不过比她唱歌的时候回家还要早。在出租屋的门口,她看到了林建,孤独的坐在台阶上。

  “你今天没去唱歌。”林建微笑。

  “我晚上有课。”蔡小米说不清自己当时是什么感觉,只觉得他的微笑很眩目。

  林建跟在蔡小米的后面进了房间。蔡小米很紧张,紧张得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

  “我想住在这里。”林建的声音低沉平缓没有任何波澜。

  “什么?”蔡小米目瞪口呆。这个男人在说什么!他今天不像喝过酒的样子啊!

  “我要住在这里。”声音依旧波澜不惊。

  “我……”拒绝的理由很多,可是蔡小米却说不出口。

  “我要住在这里。”他强调。

  一室一厅的小房间,简陋的家具。不及他的三室两厅,但是却让他觉得很安静,安静得想就此停泊,不再离开。就像韩剧《阁楼男女》中李庆民赖在静恩的客厅一样,他挤进了蔡小米那小小的客厅并拒绝离开。

  蔡小米觉得很别扭。19岁的单身女子,大二女生,从没交过男朋友。如今却让一个男人住进了她的家,甚至她对这个男人的认识程度仅仅局限于一个名字。蔡小米觉得不可思议。这一切,她没对阁非透露一个字。阁非是那么的关心她。她不敢让他知道。

  晚上蔡小米很少喝水。她不想半夜里越过一个男人去上卫生间。林建睡在客厅的地板上。他每天都睡的很晚。看书,上网,吸烟,喝酒。每天蔡小米回来之后就躲进自己的房间不再出来。他们很少交谈。蔡小米仍然偷偷地喜欢他却从不表现出来。每天很早起床买回早餐然后去上学在路上打电话喊他起床上班,下午下课以后直接去酒吧唱歌。偶尔林建会下厨做好晚饭等蔡小米回来一起吃。有时会去她唱歌的酒吧喝啤酒然后陪他一起回家。

  他们的关系很微妙。说是朋友却并不熟悉,说是情人却不住在一起,说是陌生人却处在同一屋檐下。蔡小米常常想他们的关系,每次想到头痛却理不清一个头绪。

  蔡小米去过林建的房子。他带她去的。不是很豪华,却很舒适,装修很有品位。房间里到处都是照片,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各种神态都有,高贵大方。还有两个人的合影,非常和谐。一定是她离开了他,蔡小米推测他痛苦的原因。

  “很有品位。”蔡小米装作毫不在意地笑笑。

  “是按她的意思装修的。她的品位一向独特。”他拉开一罐啤酒。

  蔡小米不再说话。

  那个晚上,林建又喝醉了。醉酒的林建犯了一个错误,他结束了19岁女生蔡小米的初夜。蔡小米的身体很痛。心更痛。她爱的男人强要了她,要她的时候却喊了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蓝芬,蓝芬。这个名字蔡小米记得很清楚,就像刻在心里的伤。

  蔡小米照常上课,照常唱歌。只是早上不再准备早餐不再喊那个男人起床。林建已搬回家中。他走的时候就跟他来的时候一样突然。

  蔡小米哭了。上一秒还唱着王菲的歌,下一秒已经握着话筒蹲在台上哭了起来。蔡小米哭得很安静,没有声音,泪珠大颗大颗的滑落。一个男人上台把蔡小米抱了下来。是高牧。

  看见高牧,蔡小米哭出了声。“他不要我,他不爱我!”蔡小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乖,不哭,你还有我!”高牧拍拍蔡小米的脸,一把抱起她走出酒吧。蔡小米紧紧抱住高牧的脖子,脸埋在他的怀里,轻轻地啜泣。

  站在酒吧门口的林建看见的就是这一幕。高牧不认识林建,蔡小米没有看到林建,林建没有出声。三人就这么擦肩而过。

  心口微微地有点痛。这一次林建没有喝酒。他在想他和蔡小米的关系。无疑,他喜欢她。而她爱他。他们的付出不对等。可是,刚刚那个男人让林建不得不介怀。他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和蔡小米的亲密让林建很不舒服。

  酒吧附近的一个小餐馆。蔡小米冲着高牧举起酒杯:“谢谢你来看我,我敬你。”语毕一饮而尽。“不要这样小米,为了一个男人,不值得!”高牧按下蔡小米的酒杯。“你陪我喝陪我……”蔡小米的声音已经打结了。阁非看着两人灌酒,不说话,也没有喝酒,总得留下一个清醒的人送两个醉鬼回去。

  阁非把蔡小米抱下车,身后跟着跌跌撞撞的高牧。坐在蔡小米门口台阶上的林建脸色很难看。他站起身,走向阁非,想接过蔡小米。没等他近前,一只手已抓住了他的衣领。“你就是那个人?”醉酒并没有影响高牧的力量。阁非来不及阻拦,高牧的拳头已经轰上了林建的脸。一股咸咸的味道。跟一个醉汉计较并不是明智的举动,林建直接走向阁非。

  “我是林建,我要带她走。”

  “照顾好她。她是我们的宝贝。”

  阁非将蔡小米交给林建,提起地上醉倒的高牧塞进车里开车离去。

  睁开眼睛,不是自己的家。环顾四周,这个地方并不陌生,她的初夜就结束在这里。是林建的家。她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最后的记忆是和阁非一起为高牧接风,喝了很多酒。

  “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里。”林建坐在客厅里,望着一脸抗拒的蔡小米。

  “我要回家。”蔡小米的声音很低却很坚定。

  蔡小米已经没有家了。她的一室一厅已经被林建退了房,她的所有东西都已经被林建搬了过来,在她宿醉未醒的时候。

  环顾四周,有些许的改变,她的东西都在,而原本无处不在的蓝芬的照片却不见了。很显然,林建收了起来。蔡小米再一次沉沦。

  他们同居了。

  “那个男人是谁?”隔了几天,林建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阁非,酒吧老板,我同父异母的哥哥。”蔡小米以为他问的是阁非。

  林建有点意外。他认识阁非,却没想到是蔡小米的哥哥。但是他问的是另一个男人。

  “另一个呢?”

  “你说高牧?我同母异父的哥哥。”提到两个哥哥,蔡小米神情黯然。林建更加意外。

  蔡小米的家庭很有特色。她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再婚的,但是再婚的两个人却非常相爱,相爱到他们的二人世界再也容纳不下其他,相爱到两个人都只有对方而忽视了一切,包括他们的三个孩子。阁非和高牧在被忽视中长大念完大学留在外地很少回家。同样被忽视的蔡小米比她的两个哥哥幸运,因为她有两个长她十岁的哥哥关心她。在她考上大学以后,阁非来到她的城市开了一个酒吧,为了更好的照顾她。高牧在遥远的北方,经常来看望她。就像阁非说的,她是他们的宝贝。

  她的际遇让林建心疼。林建抱紧蔡小米:“小米,让我照顾你。给我时间,我会忘记她。”林建的吻让蔡小米沉迷其中。

  他们的生活很简单很快乐。蔡小米不再去唱歌,没课的时候她会待在家里准备三餐,晚上陪林建出去散步。有的时候陪林建出席一些酒会,他的朋友偶尔会打趣一两句,林建总是挡在前面,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他的小女朋友。对于家里的摆设,蔡小米没有动过一分一毫。这一点林建很感动,也更加想保护这个聪明敏感的小女人。

  “你会不会娶我?”有的时候蔡小米傻傻地问。

  “会!”林建坚定地回答。

  “什么时候?”

  “等你毕业我们马上结婚。”

  然后蔡小米就傻傻地笑,而林建就看着傻笑的蔡小米微笑。

  林建设想过自己结婚的细节,那是和蓝芬在一起的时候。现在却和一个小自己十岁的小女生讨论着结婚。

  蔡小米毕业了。可是他们却没有结婚。

  蓝芬回来了。

  蓝芬的出现直接给了两人一个措手不及。

  当时林建和蔡小米在购物,为他们的婚礼做准备。在他们走出一家商场大门的时候,他们看到了迎面而来的蓝芬,还有她的轮椅。

  林建松开了蔡小米的手,毫无意识的。蔡小米呆呆地看着这个依然美丽大方的女子,目光定在她的轮椅上。林建也是。蓝芬,只见过一次她的照片,却让蔡小米记忆深刻。蓝芬的轮椅让她明白她再没有竞争的资格,而林建的松手却让她万分难过。

  “你很漂亮。什么时候结婚啊?”蓝芬对着蔡小米微笑。

  “不,我们没有要结婚。”蔡小米急着否认,她很明白不用竞争她已输给这个坐轮椅的美丽女人。

  她的否认让林建很不舒服,却没有否认。

  “你的腿……”林建问到。

  “一场车祸。三年前。”蓝芬依旧微笑做答。

  三年前,他们分手的日子。林建明白了原因。蔡小米也明白了。

  他去拉蔡小米的手:“介绍一下,蔡小米,…………”

  他没有拉到蔡小米。蔡小米已经跑开了。

  “去追吧!她是个好女孩,别再错过!”很显然蓝芬对林建的生活很了解。林建没有动。对蓝芬,他依旧割舍不下,毕竟他们有过七年的感情,尤其看到她的轮椅。他觉得他有责任。

  他也爱蔡小米。在这三年里,他从没设想过没有蔡小米的生活。但是他只能辜负她了。蓝芬的残疾注定了他们的结局。

  回到家,蔡小米不在。林建没有去找,坐在沙发上抽了一夜的烟。小米,小米。这次他喊的不是蓝芬的名字。命运弄人。现在他对蓝芬只是怜惜,道义和责任却使他不得不放弃蔡小米。

  蔡小米在阁非的酒吧里唱了一夜王菲的歌。几乎把她全部的歌曲都翻唱了一遍,直唱到嗓子沙哑,泪流满面。阁非心疼不已却又无能为力。

  蔡小米回来收拾东西,眼泪打在每一件她拿过的东西上。

  林建从背后抱住蔡小米:“小米,对不起。你知道我爱你,可是我……”

  “不要再说了。我知道,我都知道。你答应过要娶我,而且也付诸行动了,我们差一点就结婚不是吗?我知道你爱我,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也知道你有责任,你应该照顾她。我不嫉妒,真的,我只是羡慕,只是羡慕!我们只是在不恰当的时候遇见了彼此爱上了彼此,那么在正确的时候就应该分开了。在我最美丽的时候遇见你,上苍已经对我不薄了。我已经没有遗憾了!”蔡小米缓缓下滑坐在地板上,“可是我爱你,我爱你啊!”蔡小米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从没见过蔡小米这般软弱的一面,那一刻林建有放弃蓝芬保护她一生的冲动。蓝芬进门时看到的就是两人相拥的一幕。

  “蓝芬姐,我们什么都没有,你不要误会。”蔡小米推开林建急急地解释,眼泪还挂在脸上,她不想伤害这个可怜的女人。失去双腿,她不能再剥夺她的爱情。

  “不用解释。我知道。”这个女孩子漂亮善良善解人意,难怪林建会爱上她。蓝芬一径微笑着摇头,摇走对林建的最后一丝眷恋,“我是来送结婚请柬的。我要结婚了,这是我未婚夫肯尼。”

  两人注意到蓝芬身后推着轮椅的男人,金发碧眼,高大英俊,对蓝芬温柔体贴,他微笑着向两人点头致意。

  “你决定了?”林建拉住蔡小米的手,在蓝芬来之前他已经决定不能放弃蔡小米。

  “他是我的主治大夫,他很爱我。我也爱他。我们的结婚典礼,你们一定要来参加!”答应肯尼的求婚,是对林建的最后一次成全。她承认回来是为了林建,三年前的车祸使她放弃了林建,三年后她想找回他,但是看到那个漂亮善良的小女孩,她不忍破坏她的幸福。只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她不会让人知道。

  蓝芬走了,留下了曾属于她的备用钥匙。结束了,都结束了。

  林建看着蔡小米:“宝贝,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他知道蓝芬对他的成全,他感激她,即使他已经决定不能放弃蔡小米。

  蔡小米依旧傻傻地问:“结婚?我们?”

  “我们!相信我,我不会再让你掉一滴眼泪!上天让我遇见你,我就不会再放弃你!”林建吻住蔡小米,说出他的承诺。

遇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