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首领的回忆

旧神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个首领的回忆

    我第一次跟随族人一起打猎是在一个夏天吧,多少年过去了,记忆都有些模糊。记得那是一个晚上,月光皎洁,下了露水。闪着绿光的萤火虫,在这冒着湿气的草丛中忽隐忽现。我的族人们燃起篝火,烤着猎物。火星随着烟尘飞向天空,猎物烤出来的油香四处蔓延。大人们在小声地商量着什么,油红的脸在火光中忽明忽暗。

  我那时有多大,也已记不清了。还很小吧,我想,不然大人们打猎为什么不带上我呢?那之前我一直待在部落里,早上看着他们带着长枪绳索出去,傍晚再看他们背着猎物回来。有时走了好运,打了很多,野猪啊羊啊兔子啊狼啊就挂在以前那个洞的洞壁上,族人照例燃起一堆大大的篝火,有时高兴极了就围着火唱歌跳舞,我们孩子也会得到好多好玩的饰物。那个洞在一个山坡上,四周没有树,只有荒草,大人们说这是为了好发现敌人,保护自己。他们总告诫我们任何时候不要一个人闯进树林子里,那儿很危险。所以,很久以来树林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我们都盼望着长大,像大人一样去打猎,进出任何一个树林子。那些刚跟随大人们出去打猎的大孩子们,归来时都得意洋洋,大摇大摆的。我每当看到他们那样,心里就很羡慕,有时还和伙伴们一起学着他们的样子,在洞中走来走去。但成长的这个过程,是我唯一改变不了的。现在想来,其实那大概是我最快乐的日子了。

  那天晚上,伙伴们早早就睡了,他们几个明天起也要去打猎了。我莫名地有些闷闷不乐,走出了人群。也许是萤火虫吸引了我吧,我在草丛里,气愤地追赶着一只萤火虫,只想捉到它然后弄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那么无聊。草丛中我跑得呼呼地响。突然,脚下一滑,我摔在坡上滚了下去。再爬起来时,身边腾地飞起许多惊起的萤火虫,面前就是那一片大树林。我立刻转身往回走 ,篝火的光在坡上晃动着。但在山坡上我竟犹豫起来。“去看一眼不会有危险的吧,”我想,“对!一定的!大人们就在坡上呢。”犹豫再三, 最终,我第一次,走进了那片神秘的树林。

  树林里灌木丛生,没有路,很难走,但好奇却引诱着我。我来到了林中的一片草地上,停了下来。四周树木高大挺直,林子里除了虫叫,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我抬头看看,深渊似的天空中,冰冷的月亮正发着银光,银光从树间漏下,使得林中明暗对比很分明。我一动不动,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安静中,呼吸着林中的空气。我几乎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身子一阵摇晃,猛然醒来。再抬头四望,我却感觉到有些怪异,甚至是恐怖,脑中涌现出大人们讲的鬼怪野兽的样子。我打了一个寒战,不想再待在林中,只想尽快回到部落去。我一抬步却发现四周是一模一样,已弄不清回家的方向了。安静的树林里,似乎有许多野兽魔鬼在看着我,狞笑。几次我似乎回想起了来时的路,待要去一查看,昏暗中却又看不出一点踪迹。当时,我真不知所措,哭,却不敢发出声音来。后来,只得任选了一个方向走进灌木从中,树枝像魔鬼的手常常抓住我的衣服,身后像追着一群野兽,正呼呼地响。我全身发冷,眼泪也没流了,只知疯狂地跑。我又来到一片空草地。林子又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周围的一切都似乎冒着白雾状的寒气。——我走错了方向。

  接着,我又往回跑,林子又呼呼响起来。

  这样我不知跑了多久,已没了力气,最后在林中一个草地上蹲了下来。但林子并没有再安静下来,而是四处发出脚踏落叶的吱吱声音。我一下子屏住了呼吸。那声音在慢慢地向我收拢来,突然又杳然了。我趴了下来,头贴着草地,全身发抖的几乎让我晕过去。四周黑糊糊的灌木丛下,闪着黄光,我听到了它们的喘息声。我发现它们还在向我靠近,渐渐,都曝露在月光里,黑压压的一群!——全是狼!我把一只眼睛埋在手里,另一只注意着它们的举动。但又停了下来,蹲着。我不知它们在想什么,抬起了另一只眼睛。它们的暗红的舌头叼在口边,气息进入了我的鼻子,暗黄的眼睛,似乎在看我又似乎没有,头摆来摆去。相持了很久,忽然,一个小脑袋从一匹狼的身后挤了出来,那是一匹小狼,与我四目对望,马上又缩了回去。

  突然,狼群吱地全站了起来,我立即把头埋进了手里,但它们转头跑进了灌木丛里!我感到莫名其妙,像在梦中一般。

  我在恍惚中被一声突然的惨烈的嗷叫惊醒过来,接着看到狼群纷纷惊叫逃窜,恐惧如一阵飓风一样迅速席卷整个丛林。烧得呼呼作响的火把纷纷从远处奔来,火光映出我部落的大人们那熟悉的油红的脸。他们光着上身,在林中奔跑跳跃呐喊。整座林子在这一刻像要毁灭一般。我感到惊心动魄,热血似乎要冲破我的头顶。于是,我第一次目睹了一场壮观的猎杀:

  长枪从族人的手中飞出,在林间飞窜,闪着刺眼的寒光的枪头,紧紧追随在惊恐万分的狼群的后面。有的扑通扑通地掉进了陷阱。狼恐惧得发红的眼睛,大张的嗷叫的嘴,痛苦的伸直了的长舌,抖得发狂的身体,背上摇晃的刺穿它们身体的长枪,伤口中涌出的鲜血,……一齐刺进了我的瞳孔,让我应接不暇。我惊恐地蒙住了我张大的嘴。

  如一阵惊雷过去,猎杀很快结束了,火把在林中平静了下来,狼的惨痛的嗷叫渐渐消失,变成微弱的喘息和呻吟,族人再一枪一枪地刺下去,树林终于没了狼的声音,在我面前的是横七竖八的狼的尸体,和东倒西歪的长枪。火把依然呼呼地燃烧着。

  恍惚中,似乎一个族人发现了我,怒睁着眼睛,向我走来,接着感到脸上一阵疼和火热,然后他又离开了。

  他们清点完猎物,都兴奋的说着“没想到收获这么多啊”。然后,挑着长枪,扛着流着血的狼,打道回去。我被一只大手拉着跟在队伍后头。那只手上满是血迹,粘糊糊的。我还发现他们背上都是一道一道被枝条划出的伤口,正冒着血。他们却还在兴奋地说着话。

  “首领真算得准啊,居然真是狼迁徙的时候。”

  “嗯,还真是。”

  ……忽然,拉着我的手的人停了下来,他在听什么,然后翻开一片草丛,接着高声地说:“嘿,这儿还有一匹小狼,腿受了伤,还没死呢!”

  “哈哈。又多了一只。”

  在草丛里,那匹小狼躺着,全身在抽搐挣扎,油亮溜圆的眼睛充满了惊恐,尖锐地叫着。族人一枪刺下去,轻易的举起扛在了肩上,血顺着枪杆,流到他的背上也浑然不觉。

  走出丛林,回到部落里,洞壁上挂满了狼***口的篝火比什么时候都要大,族人都跳起舞唱起歌,烘烘的火焰把人们的脸烤得油亮。——这是我们部落最高兴的时候了。

  后来,首领说我可以去打猎了,人们都乐呵呵地望着我,比我小的孩子们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有人还高声地说着“这小子胆大,一个人就敢跑到丛林里去”的话,但当时我却哭了。是为什么,我也记不起来了。几十年过去了,这还一直是我留在族里的笑话。现在我也成了首领,回首当年,摸着满身的伤疤,不禁感慨万千。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

一个首领的回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