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天边的一抹微蓝》(五)

    我在深夜里呼唤你的名字

  我在深夜里呼唤你的名字

  我在深夜里呼唤你的名字

  只有那沙沙的狂风听得见

  只有那沙沙的狂风听得见

  我在深夜里呼唤你的名字

  我在深夜里呼唤你的名字

  只有那隆隆的雷声听得见

  只有那隆隆的雷声听得见

  我在深夜里呼唤你的名字

  我在深夜里呼唤你的名字

  只有那哗哗的大雨听得见

  只有那哗哗的大雨听得见

  我在哪里见过你

  我在哪里见过你

  蓝色的月亮

  蓝色的星星

  蓝色的庄原四季如春

  我在哪里见过你

  甜美的笑脸

  温柔的目光

  美丽的背影和现在的一样

  我在哪里见过你

  已经记不起

  是在某个夏天的黄昏

  还是在一场飘雪的梦里

  虚象

  以前我在生活中遇到了不幸的事

  我会微笑着对朋友说

  “这是生活在考验我”

  如今我在生活中遇到了不幸的事

  我会冷静下来对自己说

  “因为我是带着眼睛的

  所以看到的全是虚象”

  毛笔

  秋去了

  大片大片的芦花都谢了

  画家拿起一束芦花

  醮了水彩在原野上空一挥

  又有了大片大片飘飞的芦花

  宣纸

  白皙的皮肤

  美丽而温柔

  无奈的她

  只能把污水吸收

  虽能被装饰一番悬在墙壁

  可惜

  被欣赏的

  永远不是她那明亮的双眸

  二句

  一个人浮在湖面上

  感觉是在太平洋

  我想我应该爱*

  我想我应该爱*

  草原和荒漠

  翱翔的鹰

  羊群与野马

  来自雪原的甘泉与风沙

  我能拥抱你

  不只是用骄傲的眼神

  和那失恋的羽毛

  我如果吻你

  绝不会像城市上空的热雨

  洒得你大汗淋漓

  我会像古老的马头琴一样温柔

  用嘶哑的弓

  轻轻吻你干净的黑发

  吻你如月光一样安静的心

  我想我应该爱*

  不是因为你像雪一样神圣

  是因为你像雪一样洁白

  梦里水乡

  我着装一身盛夏的海风

  奔跑在你水乡的

  厚厚的石板路上

  并和那,和那乌篷船里的歌唱

  唱那水墨 三青 叶绿

  胭脂与藤黄

  朦朦烟雨中

  我是你画上的那个

  结着仇怨的姑娘

  盘着长发 撑着油纸伞

  走出这漉漉的小巷

  幽深而又漫长

  街角

  从发廊里射出的灯光

  被雨夜打湿了

  抖抖嗦嗦

  像一部老的电影片

  在露天的村头放映

  香樟树和长木椅

  变得朦胧

  它们在说普通话

  声音那么好听

  我和雨都突然安静了

  远处走来

  一个穿短裙的女孩

  撑着雨伞

  像个隶书

  钢琴

  来自远方

  秋日的私人语

  寄于飞鸟

  冷藏的爱

  在海边的星空里

  冬眠

  记忆中的诗

  万种风情

  爱的旋律

  在秘密的庭院里

  举行梦中的婚礼

  西雅图夜未眠

  爱的誓言向黑夜出发

  我的乡恋

  在异国

  寻找水边的阿狄丽娜

《天边的一抹微蓝》(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