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天边的一抹微蓝》(六)

    童话

  是我那笛孔里迸出的音符

  在空中遇见了你

  来自火星

  让我快乐崇拜

  从此

  寂黑的夜里

  有了光明

  相隔那么远

  我们只有思念

  相信吧

  只要坚持永远

  在这茫茫的宇际里

  定会有一片空间让我们相见

  舞曲

  幼儿园里

  一个正在跳绳的小女孩

  刚换了两颗门牙

  球场

  抛物线下落中的篮球在空中停留

  恋人们的脚步和飘起的长发

  在高速公路上

  迎风歌唱

  酒吧里

  舞台上的灯光和爵士鼓

  在谈论生命

  香烟的味道

  香烟的味道

  是苦咖啡加灰色

  在一间破陋的书房里

  缭绕

  一支香烟的寿命很短

  甚至烟灰还没落下

  就已匆匆燃完

  吸烟的人捏着烟嘴怨叹

  怨叹生命

  如此短暂而简单

  他并没有看到

  在那短小的过滤烟嘴里

  却饱藏着生活的苦涩与漫长

  电影里面的人

  电影里面的人

  住高档漂亮的房子

  电影里面的人

  有豪华的私人轿车

  电影里面的人

  有稳定高薪水的工作

  每天吃丰富的午餐

  电影里面的人

  用最先进的通讯工具

  穿戴最漂亮时尚的服饰

  电影里面最漂亮的男主角

  和最美丽的女主角

  他们有浪漫的爱情

  总是让人无法实现

  凉风拂过校园

  凉风拂过校园

  野刺玫的清香逸人

  草坪上的符号难以分辨

  不知道哪些是音符

  哪些是标点

  健康的篮球在水泥地上上下弹跳

  漂亮的背包和纯净水幸福地

  坐在一旁观望

  足球飞过了网

  我的情歌正在远方入睡

  梦见香樟树

  叶子落了一大堆

  写生的画笔在墙角冷落——

  一种穿过运动场的颜色

  变得难以描绘

  背影

  夕阳染红了西半天

  和湖水

  地平线上

  七棵高大的白杨树

  排列

  稀疏不齐

  老人想着场上的稻谷和井水

  残破的空鱼篓

  压驼了背

  蓬卷着头发的小孙女紧跟在后

  拖着一双大鞋

  人没有夕阳大

  双手扶着肩上的大渔网杆

  拖在坑坑洼洼地面

  比路还长

  写意秋天

  一抹一抹微蓝蘸钛白

  一片一片藤黄染朱砂

  一块一块淡墨调赭石

  一斑一斑紫色点曙红

  一点一点浓墨

  一点一点花青

  我写的诗太短

  我写的诗太短

  就像我的思想一样简单

  我常常告诉别人

  我吃的青苹果

  有点涩

  又有点甜

  我写诗人

  我爱着诗人

  就像爱着我自己

  我会一直守住四季的风

  和雨

  把风景与果实捧给他们吃

  还会冒着呓语和

  落寞,为他们寻找胜地

  让他们学习圣经和佛语

  城市夜不眠

  虫子不睡觉

  一盏灯对一杯苦酒诉乡愁

  花的种子不落

  开了哪一朵?

  诗人不是海

  是浪花

  无题

  假如我是一片黄叶

  也要等待凛冽的北风

  用最美的舞姿落地

  三姐的婚礼

  三姐有一双美丽的眼睛

  和皎洁的月亮

  都喜欢雪。

  把竹叶上透明的冰花摘下来吃

  她告诉我们那很像冰淇淋

  三姐长大了要结婚

  她把婚期定在年后

  等雪落了再走

  离家前一天晚上

  三姐盘了头发没有睡。

  第二天刚亮

  三姐开始吃早饭

  吃了很多咸菜和红辣椒

  离家。一家人到村口送她

  三姐穿着漂亮的衣服没有回头

  一路往前走

  大雪落了

  她隐在莽莽中

  和雪起舞

  琉璃

  如果你的眼睛穿透了我的诗

  你就看见了我

  我的森林

  我的森林里

  没有叶子

  只有光枝的

  一棵洋槐

  两棵樱桃

  我的森林里

  没有鲜花与果实

  只有干裂的黑土

  和暗夜里冰冷的风

  父亲用健壮的骨骼为我

  升起一堆火

  弥漫着烟草香

  我在我的森林里

  遇到了一只病弱的鸽子

  开始管它叫星期五

《天边的一抹微蓝》(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