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离婚后的这短短几天的时间对柔雪来说竟像是几年那么漫长难过。这天同事聊天儿,说起这期彩票本地有一个一等奖中出,号码是********,直嚷着这出的什么号啊,都是冷门。接着几个人又坐在一起研究下一期可能中奖的号码,柔雪一听到他们说的那些数,心砰砰跳,自己不会记错的,这一生都不会忘记那有代表意义的两个日子。她赶紧打开自己的柜,拿出包把那张福利彩票取出来。她居然中了奖了!几百万啊!做梦也想不到让自己伤心欲绝的日期给自己送来了如此大的一份厚礼,她有钱了,不用再为住的问题和不能给儿子优越的生活而发愁了。

  取回钱的那天,柔雪一个人来到小餐馆喝酒了,她摸着自己的包,感觉着里面那张让她一夜之间变得富有的存折,她是应该笑还是应该哭呢?心里的苦涩渐渐地蔓延开来,她将辛辣的酒与苦涩的泪一起咽到肚子里,然后又逼出更多伤心的眼泪。如果可以和老天爷选的话,她宁愿当一个只是拥有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丈夫,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家的小女人。

  柔雪有了一套很漂亮的房子,也把儿子送到了条件很的私立学校。她要给儿子最好的生活,她也有了这个能力,而这些是她那个当官的前夫也给不起孩子的。现在的她可以离开这里过更好的生活,但她没走,她的恨让她不能走,她要让那个背叛她的男人看着她过得很好。

  环视自己的新家,柔雪的心渐渐地安定下来。不用再住冷得像冰窖的小房子了,屋内暖暖的空气包裹着她,柔雪有一种胜利感,让她暂时忘记了心里浓得化不开的悲哀。安排好了一切,柔雪为自己买了一台电脑,然后她迫不及待的上网,这一路折腾下来她也有近二个月没有上网了,她的心在期待着,期待着可以遇到风。她不知道风有没有想过她,惦记过她。从那天晚上给他打过电话后他们再也没有任何联系。

  上线后,QQ上风的头像一直在动,好多留言,有紧张,有牵挂,有关心,有思念。看到这些,柔雪哭了,手指触摸着的荧屏不再是冰冷的,手下的键盘也似乎有了生命。

  “嗨!,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风看到她上线,马上发过来。

  “是啊。好久不见。”柔雪心里有些感动,还有些急切,但还是淡淡的回到。

  “我想你了,很想!”,不等柔雪回答,他又说:“告诉我你的电话吧,这些天看不到你,我很惦记你,想和你联络,却不知道你在哪?叫什么?也不知道你的电话号。”

  柔雪被他的真诚打动,于是用心的敲出“我也很想你”!在这之前,每次风对他说想她了,柔雪都会“呵呵”笑着避开这个问题。因为那时柔雪是一个有家有丈夫有责任的女人,她得谨守自己为人妻的本分。尽管从一开始风对她来说就是特别的,但她还是坚持不逾矩。

  “你好像变了哦?”风好像是很诧异柔雪会大方的承认想他了。

  她笑了,但并不开心,然后用灵动的十指告诉他“是啊,我变了。这个世界上哪有一成不变的人或事,你不也在变吗?人要在变化中成长。你说对吗?”

  那天他们聊了好多好多,很晚了,柔雪有点舍不得让风下线了。

  “还没交女朋友吗?”柔雪常常这样问他。

  “你不就是我的女朋友吗?”风就会对她说,然后会发来一大束玫瑰,有时也会发一张嘴唇表示亲她。

  “让我见见你吧,你都见过了,我还不认识你呢?太不公平啦。”风又这样要求到。

  “我长得很难看,怕见人,更怕你见了我之后就不再理我了。” 柔雪依然用着老借口。

  “不会的,这么久相处下来,我能感觉得出你是一个善良优秀的女孩子,而且善良的女孩子都会是长得很漂亮的。”

  “再说就算你不是很漂亮,我交的是你的心,又不是你漂亮的脸蛋儿。”紧接着又发了一条。

  “你没听说过网上无美女,因为美女都出去了,只有没人陪的女人才会坐在电脑前排解她们的寂寞。”这时柔雪就会呵呵的笑着,笑得有些落寞,无耐。

  “要不你发一张相片给我吧”柔雪的答案还是呵呵的笑。

  有时候风也在柔雪要求视频看他的时候表示抗议,说柔雪不让他看,他也不让柔雪看他,可是每次得惩的那个人都是柔雪。不知不觉中柔雪对风依赖的感觉早已悄悄变了质,他早就住进了柔雪的心里。

  柔雪当然不会告诉风自己是一个结了婚又离婚的女人,而且已经是一个七岁男孩儿的母亲。她想自私的永远拥有这份关爱,以此来慰藉自己空虚的心灵。柔雪越来越喜欢上网了,虽然不视频,但她开始爱照镜子,就像一个初尝情爱滋味的小女生一样,每天期盼着在网络上遇到风,那让她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在和风约会。

  柔雪是一个清丽很有气质的女人,只是婚后生过小孩儿后就不爱打扮,体型也没有少女时美丽,离婚后那段穷苦且痛苦的生活让柔雪一下子变得苗条,又回到少女时玲珑的身材。现在有了优越的物质条件后,柔雪更有能力装扮自己,一个人独居的日子也让她有时间更充实的自己的生活,也借此打发磨人的寂寞,不自觉中柔雪变得一天比一天漂亮。

  离婚后,好像是幸运之神格外的眷顾她这个遭人背弃的女人。工作上她得心应手,深受领导和同事的爱戴,县里招考公务员了,其中卫生局里要招二名,柔雪也报了名,笔试和面试过后,柔雪脱颖而出,被录用了。当时这件事在医院还引起轰动呢,就像她离婚那件事一样。区别是这次是值得开心的事。

  一接到通知,柔雪就迫不及待的告诉了风这个好消息。这时的柔雪看起来好不风光,只有柔雪听得到自己的心在哭。有时柔雪想幸好离婚后有儿子陪着,虽然聚少离多,但儿子小小年纪已经很懂事了,常像个大人一样要保护柔雪不受外人欺负,有子如此,还有何求呢?她一直都知道太贪心的人到最后会一无所有。可是她真的不贪心吗?她不是一直想拥有一份只属于她一个的情感?她不是一直贪恋着网络风所给予她的每一份关怀吗?

  柔雪第一天到局里报到,就见到了大局长,一个不太好看,但很成熟稳重的男人。柔雪想可能是当官喝的酒太多,他的身体看起来有点庸肿,总的来说还是一个挺有魅力的男人,更何况他手里握有权力。也许是女人天生的敏感,她竟然从他的眼中读到了“欣赏与渴望”。柔雪的脸红了,那粉嫩如瓷玉般的皮肤,任谁看了都想一亲芳泽。离婚后第一次柔雪有这种感觉,难道是她太寂寞了?

   晚上回家洗澡时柔雪站在镜子羊看着光溜溜的自己,原来岁月与婚姻的痛苦并未将她美好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夺走。相反的像是要迷补她似的,眉间淡淡的轻愁更凭添了她柔媚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想多给她一些怜爱。柔雪躺在浴盆里,一点点的搓着自己每一寸肌肤,是那么的小心意义,好像是怕弄坏了自己最珍视的宝贝一样。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到了风,她笑了。

  自信,美丽一夕间全都回来拥抱她,亲吻她,她活得洒脱,自在。她学会了喝酒,打麻将,吸烟。但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从来不带任何人回自己的家,也从不和任何男人有感情牵涉,即使是玩麻将有男人的场子她都不玩儿。她善良,乐于助人,但她也和所有人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她在外面从来不玩到太晚,因为她知道风会在线上等着她。

  有一次,她喝多了,上网时对着风“嘻嘻”的笑,手也不听使唤了。

  “我今天喝多了,嘻嘻,现在觉得晕乎乎的。”费了半天劲才打出这几字。

  “小月芽,别喝酒了,很伤身体的。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应该坚强。记住身体是你自己的,快乐也是你自己的,没有人可以给你。”风担心的说。

  “就好像是我,我关心你,也可以陪你,可是我不能永远陪你。你开心是过一天,不开心也是过一天,要学会善待自己。再说女孩儿还是少喝一点酒好,你不怕没人要你啊!看你嫁不出去怎么办?要不然我就委屈一点,免费接收你吧?你看怎么样?呵呵!”这就是风,关心她的同时也不忘记说上这样的话。换成是别人,柔雪一定会当他是个“大灰狼”,但她从来没这样想过风。对她来说嘻嘻哈哈的风就是值得她去相信的。

  从那天开始柔雪不再玩麻将,就算是三缺一找她,她也不会去,大家都说她转性学好了。她也很少喝那么多酒了。她太在意风说的每句话,总会不知不觉中就按他说的去做。

  柔雪越来越离不开电脑了,确切的说是越来越离不开风了。虽然她知道风之于她来说就是一个永远也触摸不到的虚拟的网络人物,但她还是把心交了出去。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