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仰望天空悠然飘动的白云,柔雪心头一股莫名的烦躁也随之加深,走进办公室,接到通知到会议室开会。

  柔雪赶紧赶紧整理好自己烦躁的心情,坐在会议室里听着冗长的会议,思绪又不知道飘落到哪儿。直到她旁边的吴科长碰了一下她,她才回过神来,也才知道局长点到她名,柔雪感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连耳朵,脖子全都红了。所有的人都盯着她看,就像她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也许大家都在猜她这个独身女人在想什么会如此的入神,柔雪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大家的谈资。

  原来省里组织一批医政科的干部和医院的骨干力量到外省A市参观学习,柔雪将做为本县的领队一同前往,时间是一个月,周六出发。乍听到那个城市,她的心砰的一下跳到了嗓子眼儿,那是风所在的那个城市呢!柔雪想风会在她们准备去的那几家医院里的其中一家吗?能见到他吗?见到他后又能怎么样呢?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就这样想着,会议什么时候结束的她不知道,等她回过神儿来时,诺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满怀心事的走出会议室,恰巧碰到了局长。

  他关心的问:“不舒服了吗?夏,要不要上医院看看,要不就回家休息吧?”

  感动浮上了柔雪的心,忙摇头说“局长,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

  “注意自己的身体。想家的话就回去看看,我让司机送你。”他又说。

  “不用了。”柔雪有些哽咽。有谁知道此时此刻的柔雪多么期冀有一个温暖的肩膀让她来靠一靠啊!

  柔雪收拾好了行李,给母亲和儿子分别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要去外地出差,嘱咐儿子好好学习,放假时让大舅接他回姥姥家,等到了地方再给他们打电话。

  临行前的那个晚上,局长给她打了个电话,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柔雪听得出电话里他的心思,如果有机会我去看你,柔雪听他这么说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只能沉默,她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如果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她只是个平凡的女人,一个渴望被爱被关心的活在世俗中的女人。原以为局长会用手中的权力来逼她就范,然而他没有,柔雪有点看不透他的心,但是被人呵护的感觉真好!

  在火车上,同伴都在谈论着家庭,工作,孩子只有柔雪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言不发,眼睛盯着窗外,细心的人都会发现她不是在看外面美丽的景色。

  柔雪离开前给风留言了,告诉他她因为工作关系会到他所在的城市。最近风都很少上线,她想应该是因为有女朋友的缘故吧。想到此柔雪的心又泛起淡淡的苦涩。其实她可以给风打电话的,可以和他约好见面的地点,但是她没有,她自己也没想好要不要和他见一面。

  下车了,真的到了有风的城市,柔雪带着兴奋又期待的心情来到这个城市。大家到事先定好的宾馆安顿下来。吃过晚饭,就都各自回房间睡了。和柔雪一个房间的是中医院的一个老大姐,本来就浅眠的她听着那如雷贯耳的鼾声更是难以入睡。柔雪就又开始天马行空的想起很多和风有关的事。她不知道风有没有看到她的留言,她想他一定很想看到自己。以前他问过柔雪:“有一天会不会跑来找他”,柔雪当时告诉他:“当然不会了,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小医生,却不知道你在哪工作,那么大个城市上哪找啊,总不能见人就问认不认识你吧?人家还不把我当神精神病患者呀!”。事事难料,谁又能想到今天她就和风在一个城市,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呢!

  外面下着雨,柔雪他细听着雨点拍击窗户的声音,就像是一曲美妙的音乐。敌不过睡意和疲乏的侵袭,柔雪慢慢闭上眼睛,屋内渐渐传来她匀称的呼吸。梦里她笑了,笑得那么开心,灿烂,因为她见到了风,与风一起蝴蝶在他们身边翩翩起舞,自己像个仙子,而风就是她的王子。

  清晨醒来,吃过早餐,柔雪先走出宾馆,也许是昨夜下雨的原因,阳光有些清冷,但不失温暖。和着草香花香的空气扑鼻而来,柔雪深吸口气,笑容留在了脸上。

  今天的柔雪穿了一件淡紫色的裙子,淡淡的紫色衬托出她的柔媚,裙间的那条深紫色的腰带加上飘逸的裙摆下二条修长且匀称的腿,更显出她的美。

  按原来分配好的她们这个小组被先派到这里一所大学的附属医院。医院领导很重视,特别指派了医政科的李科长带领他们到各科室报到。柔雪选了外科,这样选是因为风在外科工作。她的内心有个小小的愿望,希望在这里可以遇到风。

  到了腹部外科走廊,李科长说要上趟卫生间,柔雪站在一边等着她,这时对面一些人冲过来,很急的样子,柔雪没来得用躲开,被一个人撞了一下,就在柔雪要摔倒时一双手扶住了他,她忙说“谢谢“,抬头时对上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那是她曾透过视频不知看过了多少次的脸,柔雪傻傻的抬起手想摸摸那张脸是不是真的。

  “小姐,你没事吧?”他的话让柔雪抬到半空的手停了下来,征愣的看着他,纳纳的说:“我没事”,柔雪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没事就好”他走了,和她擦肩而过,柔雪以为就要失去他了,赶紧拿出手机拨了他的手机号码,电话通了,“喂,是我”她有点紧张。

  “哦,听出来了,有事吗?”边说边往前走着。

  “你没收到我的留言吗?你不是想见我吗?我来了。”

  “在哪?”

  “你回头看看”,风一下子停住前行的脚步,急急的回头,看见刚才他扶了一把的那个女孩子,穿着紫裙子拿着手机讲话,他已经听到她在说话,声音不是从手机里传过来的。看着刚才已然走远的风渐渐地向她走进的身影,柔雪忘记了呼吸,生怕这只是一个梦,梦一醒风就会在她面前消失。站在她面前的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柔雪觉得风此时更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柔雪看着风笑了。

  “你好呀,我的小月芽!”虽然在网络中风不止一次这样的叫她,可当真的面对面听他这样叫自己,脸还是红了。

  “你好,风。”

  二人还不及再说别的,那个负责带柔雪来的李科长回来了,歉意的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柔雪说。

  李科长这时看到风,给柔雪介绍,这位是腹部外科的医师,冀风,很有前途的小伙子;这位是吉林来的夏柔雪,到咱们医院参观学习。

  风和柔雪冲对方点头笑笑,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提彼此早已在网络中熟识的事。

  接下来柔雪自然的留在了腹部外科,俨然就成了风的影子。柔雪的到来,掀起了不小的风波,就连别的科的小伙子都来凑热闹了。柔雪也不意外的见到了季雨,就像风描述的那样,她是一个自信乐观的女孩子,柔雪从她的眼里看到了对风的爱,可能风不懂再强悍的女孩子也有她柔情的一面。

  晚上,风约了一帮朋友为柔雪接风,酒桌上的把盏言欢,并没让开心达到柔雪的心头,看到风她是开心的,可然后呢?她懂风的心,也知道风的目光一直未曾从自己的身上稍离片刻,还惹得季雨一个晚上小嘴都撅得老高。对这些柔雪好似视而不见,心里的痛只有自己知道。爱人啊,明明你就坐在我的面前,看着你的眼与唇,我却不敢倾诉半点思念,近在咫尺却又远隔天涯。风啊,你可懂我的心思。

  柔雪恍惚间喝掉了不少酒,大家调侃她好酒量,柔雪醉了,连同心一起醉了,都说一醉可解千愁,可为什么那痛苦还是那么真切。强逼回又要落下的泪,柔雪再次举起酒杯以此挡住自己的伤心的面容。看着季雨依偎的那个胸膛,柔雪想像着它的温暖,还是梦好啊,梦里,风是他一个人的。大家起哄要行酒令,输了的人罚酒,还要表演节目,柔雪当然输了。她拿出随身携带的口琴,吹了一首“一眼万年”,她知道风听懂了,她看到风眼里的感动。她就是想让他知道在她在医院看见他(或许是更早时在网络里见到他)的第一眼时就注定了她会爱她千年万年。最后风和季雨把柔雪送回了宾馆,交给和她同来的人嘱咐好好照顾她就走了。那天夜里柔雪睡得一点也不踏实,梦中她和风相拥着,可突然间风不见了,她着急的喊着,想唤回风,他却真的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柔雪和风一起看病人,一起上手术台,看着他熟练的操纵着手术刀,那小小的手术刀在他的手上像有生命一样。自己刚在网络里认识他时他还是一个刚毕业不久没有拿到执业资格的小医生,现在他却可以独立的漂亮的做完一个大手术。

  风在休息时就带柔雪逛遍整个城市,季雨没班的时候也会一起来。那天季雨得上夜班,风和柔雪约好晚上一起去吃麻辣烫,他们选了一家看起来蛮干净的一家店,吃第一口菜,辣味呛到她嗓子里,咳得她差点背过气去,风帮她拍着后背,宠溺的看着她的小脸,等她不咳了,他就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你不能吃辣的怎么不早说啊。”

  “谁说我不能吃了,我在家时也经常吃,可是没想到你们这的辣椒这么辣。”边说边吃着。

  “啊——有蟑螂”柔雪一下子把筷子扔了,屋里吃饭的人朝她们看过来,老板也跑来赔不是,直说要再给他们换一碗。风说不用了,他赶紧去看早跑到一边吐的柔雪。

  “你以前真的经常来这家店吃吗?”

  “是呀,可我一只活物也没吃到啊,看来你运气比我好。要不咱们再换一家。”柔雪马上又干呕起来。

  “哼,你还说。”柔雪用小手捶着风一下,可看起来更像是情人间的打情骂俏。

  风问柔雪:“晚上想上哪玩儿?”

  “咱们去跳舞吧!”柔雪有点紧张,担心风会不带她去。风拉起她的小手走出饭店,带她来到一个舞厅,买了票走进去,里面放的是的士高,看着男男女女在那跳着,他们也跟着跳起来,柔雪跳得那么好,柔美的身段看在风眼里分外迷人,他用深情的眼神看着柔雪,他爱的女孩儿啊,和他想像的一样,千娇百媚。

  灯光突然暗了下来,慢四的舞曲放了出来,风拥住柔雪,柔雪也自然的把脸靠在那个梦想了许久的胸膛,闻着干净的香皂味和着淡淡的药水味,感觉好温暖,好幸福,柔雪希望时间就此为他们而停下匆匆的脚步。风吻了她,一股难以言喻的电流自缠绵的唇舌间流窜而过,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冗长的时间,他们才从激情中恢复些许的理智。昏暗的灯光下,柔雪的手抚上他的脸,他的眉浓浓的黑黑的,厚厚的嘴唇是柔雪最喜欢的,他不是特别的好看,但有吸引柔雪的气质,风爱笑,他的笑容总能感染柔雪,他就像一个大大的太阳一样,所散发出来的光辉和热量照耀着她,温暖着她。

  从舞厅里出来,柔雪说:“身上都是汗味,好难闻,去洗洗澡吧。”风又带她来到一家洗浴中心。

  “今晚陪我好吗?” 洗过后来到大厅,柔雪说。

  “好”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认真的回答。

  他们躺在一张大床上,静静的,谁也不敢乱动一下,柔雪紧张的用手抓着被,屏住呼吸听着风的动静,一会儿风把大手放在她的手上,紧紧的包裹住,一使劲把柔雪带到自己的怀里,柔雪感觉到风的变化,知道他因自己而来的欲望。那一刻她想把自己交给风,这样的想法从见到风的第一眼时就有了,可是柔雪又怕,怕风以为自己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更怕风会看到自己肚皮上的疤痕,那是她为另一个男人生儿肓女所留的,一度柔雪为那个疤痕感到自豪过,现在却让她羞怯。

  风抬起她的头,让她看着自己,说“柔雪,我的小月芽,你知道你的到来给我带来了多大的震撼吗?你就是我梦里的那个女孩儿啊,我熟悉你的呼吸,你的味道,甚至觉得自己能懂你的心思,我想拥有你,想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但现在我不能,在我还有季雨的时候我不能这样做,我懊恼自己没有等到你就先认识了季雨,你会怪我的薄情吗?”

  听到这里柔雪早已泣不成声,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啊!他并没让自己失望,他懂柔雪,懂爱,懂珍惜。

  那夜他们彼此倾诉心里早就生根发芽,开枝散叶的感情,几次柔雪想告诉风自己的事,可终究没有说出口,她太贪恋眼前的幸福了,哪怕只有这一夜,也让她这样自私的拥有这一次吧,柔雪感谢冥冥之中安排她一生命运的神,让她有认识到这个比她小二岁的大男孩儿。她的心里也有了另一个答案,过了今晚,风就真的成了她心里珍藏的爱了。虽然她不能拥有这个他爱到心疼的男人,但她知道会有一个比自己更好的女孩儿伴他走完一生。

  季雨还是约她单独见面了,这点柔雪早就料到了,因为她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孩儿也同她一样爱着风,医院附近的咖啡厅里,

  季雨说:“风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已经定婚了,而且很快就会结婚。”柔雪欣赏她的坦白与守护爱情的勇敢,轻啜了一口咖啡,

  柔雪道:“我知道自己的位置,很快我就会从哪来回哪去的。你是一个很阳光的女孩儿,你更适合风那样的男孩儿,在风心里你是特别的,要不然你怎么会是他的未婚妻呢?”说完柔雪给了她一个淡淡的笑,那笑安抚了季雨的不安,本来兴师问罪的她倒是先觉得不好意思了。柔雪又笑了,笑容下有她哭泣着的心,她在心里告诉季雨一定要好好珍惜风。

  柔雪躲着风,尽量不单独与风在一起相处,好不容易风才在医院门口赌到了柔雪,风想和柔雪好好谈谈。

  “我爱你,想和你在一起。”

  柔雪看着他,然后别开脸,说:“风,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有一个女孩护校毕业,从小爱看小说,爱做梦,梦里自己是白雪公主,长大了找到了白马王子,女孩儿守着自己的心过了好多年,直到毕业参加工作了,同事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他给女孩儿的第一感觉是温文而雅,他比女孩儿大五岁,对他,她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更谈不上一见钟情,只是认为这个男人可靠,会给自己一个幸福的家。再后来他们相爱,相恋。像所有恋爱中的人一样,他们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发生,小城里的每个角落都有他们的足迹,也算是他们爱的见证,女孩儿就像一朵含苞的花朵在爱情的滋润下绽放出美丽的光彩。他们如所有人期盼的那样步入结婚的礼堂。从此过着恩爱的夫妻生活,一年后他们的宝宝出世了,二个人都沉浸在初为人父母的喜悦之中,男人发誓要让她和儿子幸福一生,女孩儿有时也不相信幸福竟然来得如此容易,甚至是垂手可得。她除了工作,就是相夫教子,没有了自己的人际交往,也疏于打扮,体型有些庸肿,可是沉浸在自己编织的幸福里的她并没发现她的生活正一点点的在改变,直到一天夜里,她没上夜班提前回家,女孩儿发现自己的丈夫搂着别的女人睡在她的床上时,女孩儿的世界全毁了,天地之间全变了颜色。”柔雪用手臂环抱住自己,试图止住身体的颤抖。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提起不堪回首的往事,柔雪好像看见了自己血淋淋的心被掏了出来,风从后面拥住柔雪,他打心底心疼着这个小女人,他想温暖她,想抚平她心灵的伤。

  柔雪接着说“丈夫挽留她,求她再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柔雪拒绝了,相识的这八年,对女孩儿来说来自外面的诱惑也不少,可她在没他陪伴的日子里与寂寞相伴也不曾有过一点背离他的心,在自己全心全意的爱着时,这样的背叛她无法原谅,于是绝然的带着儿子离开了家,离开了那个曾为她遮风挡雨,让她以为会在此终老的地方。从此这些也就成了她永远不愿意去触及的伤口,因为她无法再一次承受那样的伤害。庆幸的是在女孩儿最痛苦的时候网络中有一个男孩儿始终如一的陪伴她,可是女孩儿早就失去了爱男孩儿的资格。她就只能远远的望着他,希望他幸福的生活着。”

  风把柔雪的身子转了过来,吻上她的脸,和她一起品尝泪水咸咸的味道。吻干的泪又再从眼里淌出,有柔雪的,也有风的。

  柔雪在两人中间画了一颗心,指指风,又比比自己,说“我心如你心。今天我把它送给你,请你好好珍藏,直到永远!”

  “给我机会,让我来爱你,好吗?”风急切的表白。

  “女孩儿喜欢比自己年纪大的男人,成熟稳重,那样可以给她安全的感觉。”

  风的手无力的放下,他听懂了柔雪的拒绝,那晚风醉了,这还是风大学毕业后第一次醉酒。

  柔雪离开了风的科室,转到别的科,接下来又转到别的医院,柔雪有些落寞之余也有些满足,这一趟她还是得偿所愿,既然早就注定了结局,为什么不洒脱一些呢。只是心啊,它并不是柔雪能控制得了的呀!

  三个月的学习结束了,柔雪也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城市,回到原来的起点上,真的可以吗?柔雪不确定的问着自己。

  风和季雨都来送她,把头探到车窗外,柔雪邀请他们国庆节来东北玩儿。她不敢看风,怕会舍不得离开。直到火车开始动了,她才敢回头看,风的身影一点点变小,最后消失在柔雪的视线里。再怎么舍不得,火车还是渐渐驶离这个让人留恋的城市。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