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季雨一直为吃避孕药的事心有愧疚,看着风每天闷闷不乐的样子,她也知道自己那件事做得很过分。每次风的母亲让她快点生个孩子好让她抱孙子时,风都会帮着她说是他不想让,过段时间再说。而自己却瞒着他那样做,也难怪风会生气。

  这天晚上,洗漱过后,她躺在风的怀里,说:“老公,马上要到国庆节了,咱们结婚时也没出去玩,这次多请几天假出去旅游,怎么样?”

  “你想上哪儿?”风随口问到。

  “咱们上东北吧,夏柔雪不是在那儿吗?我记得咱们送她走时她还邀请咱们去呢,我们科的小王她们五一时去了,回来说真的很不错,有长白山,九寨沟,听说长白山的天池还有怪兽出现呢。”风瞪了她好半天,没说话。

  “去不去呀?你倒是说话呀?”季雨问。

  “好,你安排吧。我明天到科里再看看能不能请下假来。”思绪早就飘到了柔雪那,他想她,也想看看她生活的地方。

  季雨是个急性子,马上下床找出柔雪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这边的柔雪看到是季雨打来的着实吓了一大跳,是她知道她和风每天上网聊天儿的事了吗?是她们吵架了?柔雪还是接了电话。

  “你好,季雨。”柔雪的声音有些迟疑。

  “柔雪,你好,好久不见,挺想你的,我和风国庆节想上你那玩,欢迎我们吗?”季雨辟哩啪啦的说了一大堆。

  柔雪一时会意不过来,“怎么了,你在听吗?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你没时间陪我们,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不是,不是,我很欢迎你们来,真的。等你们买好了车票,就给我打电话,我到时好去接你们。”

  “那就这样说定了。”

  “嗯”。

  “拜拜,见面聊。”

  “拜拜”,放下电话,柔雪还没从那份震惊中回过神来,风要来了,她又可以看见他了,只是再见面时人事全非。

  三个人都怀着期待的心情等着国庆节的来临,然而三个人的心思却是各不相同,季雨一心想通过这次的旅行讨好风,也好改变一下两人现在不冷不热的关系。风只想早一点看到那个让他饱受相思之苦的女人,狠狠吻上她柔软的唇。柔雪呢,盼着与风的再次相见,又怕这样的相见让她,风和季雨三人同时陷入另一种深渊,怕会毁了这份平静。

  时间并不会因为某人的期待与急切而加快它的脚步,同样也不会因为某个人的害怕与担心而放慢它的脚步。该来的还是会来。

  柔雪打开衣柜,她已经把所有的衣服都试了一遍,却还没找到她想要穿的。时间快不及了,她穿了一件紫色带小碎花的小衫,一条西裤,小高跟鞋,这是上次风陪她一起买的。

  火车进站了,旅客一个个的从车上走下来,她看到风了,风也看到了她,季雨高兴的挥手喊着柔雪,给了柔雪一个大大的拥抱,柔雪回拥着她,眼睛看着风,传递着浓浓的思念,嘴角漾出一丝苦涩的笑。

  柔雪请他们吃过饭后带他们回到自己的家。一进屋的季雨就被柔雪家里的设计所吸引,惊叹:“柔雪,你的家好漂亮,华而不俗,给人一种清新,雅致的感觉,很有你身上的味道呢!”柔雪笑笑请他们坐下,自己去帮他们倒水。

  风也被这样的小家吸引,她是怎么一个灵动的女子呀?怎么样的心思才能装扮出这样的空间?

  季雨指着卧室里柔雪和儿子的相片问:“柔雪,这个是你,那个漂亮的男孩儿是谁?”

  “是我儿子”,柔雪淡淡的答,眼神里有种幸福的东西在闪烁。

  “你结婚了?儿子都这么大了?那你老公呢?怎么都没听你提过呢?”风用胳膊碰碰口没遮拦的季雨,暗示她别再问了,柔雪看在了眼里。

  “我们离婚了,现在我和儿子一起生活。”柔雪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

  “天啊,柔雪,我真不敢相信,你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母亲。”季雨边说边想,怪不得当时柔雪会说她从哪儿来还是要回哪儿去。

  如果说之前季雨对柔雪还心存戒备的话,那么现在一点也不了,她甚至在想到底怎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柔雪这样的女人。柔雪似乎也懂季雨心里的想法,也没在说什么。

  “国庆节,孩子不放假吗?” 这时风开口问到。

  “他们学校组织了一次秋季旅游活动,阳阳也参加了。”

  三个人坐着,一阵静默,柔雪拿来几本厚厚的相册,递给他们看。

   “这是我以前照的,你们看看吧。”

  在相册里风看到了另一个柔雪,最小的一张是一张黑白的,圆圆的脸蛋,头顶上梳着一个大大的歪桃,很可爱的样子;还有一张看起来稍稍大了一点,烫着卷发,旁边站着一个男孩儿,风猜那个应该是比柔雪大一岁的哥哥;小学时的柔雪留的是短发,有些青涩,但可以看出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初中的她头发长长的,梳了一个马尾辫,眼睛亮亮的,有着纯真的笑;穿着护士服的柔雪,好看的大眼睛里噙着笑与天真,柔柔的看着远方,像是期待着什么。风想那应该是爱情吧。没有柔雪结婚的照片,柔雪和儿子一起的合照,满足的带着点宠爱笑容,冲淡了她眉间的愁苦。风看着,听着柔雪介绍那些都是什么时候照的,相册里风情万种的柔雪让风感慨不已。看似柔弱的外表,却有着一颗柔韧坚强的心,这样的一个女子,背后到底承载了多少痛苦的故事,此时风又多了一份对她怜惜的情怀。

  夜深了,柔雪让风睡在书房,她和季雨睡卧室,可能是路上太累了,季雨很快就睡着了。风和柔雪却碾转难眠,风在柔雪的书房,感受着这个总能牵动他心的女人的气息,一台电脑,一架钢琴,墙上挂着一把吉它,还有柔雪包里从不离手的口琴,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了这样的女子。他记得柔雪和她说过“护士不是她的理想,她最大的梦是做一个秘书,会一种外语很能干的那种。小时候她妈妈就让她学琴,说不是为了她在这方面有成就,只是想培养她的气质。”柔雪的母亲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当年让柔雪学的这些,伴随柔雪度过了一个个难熬的孤夜。

  柔雪隔着冰凉的墙壁也同样在感受着只有一墙之隔的风,心思百转千回,悲从中来,任由眼泪滑落。季雨说了句梦话,翻了一下身,晃动的床吓得柔雪赶紧把手缩回来,再也不敢动一下。

  夜是遮不住阳光的,当太阳露出笑脸时,柔雪起床为他们准备早餐,平时柔雪一个人的时候是从来不吃早饭的,只有儿子在家时她才会用心的下厨做些儿子爱吃的菜。今天的柔雪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她可以亲手为风做上一顿早饭,这就够了呀。

  柔雪在他们没来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旅游的路线。也不太懂旅游的事,但她决定不随团走,这样可以自己随意安排。

  他们第一站去的是长春,从静月潭,末代皇帝溥仪的皇宫——伪皇宫,长影世纪城,文化广场到市容市貌。

  第二天早晨吃过早餐三人坐客车到达吉林,游世纪广场,松江中路,天主教堂,陨石博物馆;吉林北山公园,晚上三个人出来看夜景,清早起来就坐车去游松花湖风景区,一看到水,柔雪显得特别兴奋,她告诉他们自己小时候上姥姥家就坐船,那时的船很简单,柔雪每次都会在没开船时把脚放在水里玩一会儿,直到妈妈叫她,才会不舍的把脚拿回来呢。返回来时他们又去了丰满大坝。

  二天后乘车赴关东第一名山——长白山。沿途观赏长白山亭亭玉立的美人松,她是因形若美女而得名,雪特别喜欢。总想开开车门去摸摸它,可惜的是司机不让。到了山门,见有邓小平题写“长白山”三个大字的石碑,柔雪为他俩拍照留念,季雨请旁边的游客帮他们三个人照了一个合影。一路上她给风和季雨拍了好多照片,看着季雨幸福的搂着风开开心心的,柔雪的鼻子酸酸的。看了亚洲最大的火山湖口——长白山天池,季雨问雪:“听说这里经常是云雾弥漫,还常有暴雨冰雹,所以,并不是所有来这里的游人都能看到她真实面容的。”“是的,咱们算是幸运的,能一赌天池的风采。”看了长白山瀑布,在聚龙温泉洗了个温泉浴后、又去看了拍雪山飞狐时的外景地——小天池、地下森林。

  最后来到了有东方“小巴黎”美称的哈尔滨,柔带他们先到远东地区的圣·索菲亚教堂,柔雪最喜欢教堂正门蓬顶的钟楼,那悬挂着一大六小七座乐钟。据说每逢重要宗教节日,敲钟人把七座钟槌用绳子系于身体不同部位,手足并用,有节奏地拉动钟绳,激越铿锵的钟声响彻云霄,堪称哈尔滨的一大奇观。游斯大林公园,果戈里大街然后是太阳岛,防洪纪念塔,晚上来到松花江第一公路大桥,那里有情侣,也有像他们一样三五成群的,岸堤上,熙熙嚷嚷的集市里有人群的欢声笑语,还有生意人的吆喝声和五光十色的灯火,听起来更像是在演奏交响乐。柔雪安排出一天的时间到中央大街,那是全国闻名的步行街,也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一条街,有中央商城,道里秋林公司,华梅西餐厅,可以观景、边购物、最后是满载而归,雪还特别在“石头记”买了一对玉。回到柔雪家里已经是半夜了。

  风和季雨准备休息一天,就要回去了。离别的愁绪扰乱了风和雪的心,这一别何时才能再相聚?下午柔雪说他们来了还没到街里转转,顺便也帮他们准备路上吃的东西。

  逛了二个多小时,三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准备打车回去时,柔雪看到一个和儿子一般大的男孩儿过马路,对面正有一辆车急冲过来,柔雪扔掉东西冲过去,想去推开那个孩子,风看到柔雪往路中间跑,也看到了危险,他脑里就一个念头,保护柔雪,柔雪听见砰的一声,急急的刹车声,季雨的叫声,司机的咒骂声。柔雪没感到身上的疼痛,愣愣的回过头,看见的是风倒在了地上,身下全是血,她连滚带爬的来到风的旁边,“风”,柔雪小声的叫着,季雨喊:“快点叫救护车啊。”

  不知道谁打的电话,救护车来了,风被抬到车上,季雨握着风的手,也一直在流泪,“冀风,你千万不要有事,我们一起出来,就要一起回去,爸妈还在等着咱们,我再也不任性了,等你好了我们就要一个宝宝,风,”,柔雪就坐一边,深深的自责与悲伤吞没了她,她不敢看季雨的眼睛,心被恐惧笼罩。她不要风离开他,她再也不要和他在一起了,她只要他活着,好好的活着,都是自己害了他,是自己不好。

  等在手术室的外面,季雨焦急的来回走着,柔雪坐在长椅上,眼里空空的,只有止不住的泪让人知道她还活着。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柔雪腾的一下跳起来,抓住陈教授的胳膊,“陈叔,他没事吧?”季雨也问,

  “夏,别紧张,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估计明天会醒,不过他的右腿骨折,得在床上躺上一段时间了。一会儿你们到病房去看他吧。”,柔雪一下子晕了过去,失去意识前她知道风没事了,风没有离开她,心里被狂喜占满。

  柔雪一醒来马上去看风,透过门上的窗户,她看见风醒了,和季雨正在说着什么,季雨坐在床边,握着风的手,她好羡慕,也好妒忌,整理好心情,柔雪推开门走了进来。

  “冀风,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得你成了这样,还差点没命,我,”柔雪咬住嘴唇拼命忍住就要滴下的泪。

  “呵呵,我没事,这不活着呢吗?明天就又生龙活虎的了。”柔雪的眼泪还是被逼出来了。

  每天看着季雨照顾着风,柔雪就默默地让在一边,天知道她多想摸摸他为她而伤的腿,多想亲自照顾这个用生命来保护她的男人,爱人啊,你叫我怎么舍得放开手。

  一天,季雨把柔雪叫到病房外,“柔雪,单位打电话催我回去了,科里太忙,人手不够,而且我今年要考研,冀风的腿一时半会也下不了地,我帮他请好假了,这样的他也没办法和我一起走,我想求你帮我照顾他,等他好点了,我就来接他,行吗?”她有点担心的问。

  “别这么说,冀风这样都是因为我,照顾他是我应该做的。”柔雪答。

  “我知道你也有工作,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有时候也会觉得不方便,请个人来护理吧,钱我会给的。”季雨看柔雪答应了就这样说到。

  “哦,不过钱不用了,我有。”

  送走了季雨,柔雪心里有点窃喜,她可以自己照顾风了,这不是她一直想的吗?

  柔雪忙碌了起来,每天上班,照顾风,很累,可她很开心,她把能在家做的工作都拿到医院,这样可以陪着他,省得他一个在医院里寂寞。柔雪很细心,怕风想方便时不好意思开口,她就会主动问他,开始时风说什么也不让她来照顾,后来看到雪急得哭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他就是看不得她哭。虽然天气不像夏天那么闷热,可柔雪每天还都是坚持为风擦澡,然后按摩。看着她忙碌的身影,风很心疼,让她请个人来帮忙,柔雪对这件事却很执着。风他也真的喜欢被她照顾的感觉。

  柔雪不在的时候会给风准备医学杂志看,还会用mp3下载一些竹笛类的歌曲,他知道风喜欢这些,有时候还会在里面录上自己唱的一段,她不知道自己不在时风听得最多就是她轻唱的歌,有时候柔雪会给风吹口琴,《朋友,别哭》,《在我生命里的每一天》,《蓝莲花》,《一眼万年》,《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枕着你的名字入眠》,一首首歌回荡在病房,也激荡着两个人的心。

  晚上,柔雪就把另一张床挪到风的旁边,躺在那儿,和风手握着手,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彼此,然后再给彼此一个会心的笑。

  幸福原来真的可以就是这么简单。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