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忙碌与幸福让柔雪差点忘记了她生命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在关注着她,她天天请假,晚来早走,局长看着这样的柔雪,忙碌但看起来一天比一天快乐,轻快的脚步,不自觉上扬的唇角,这个小女人变了。是谁让她改变了呢?那个人肯定不是他。他自嘲的想着。生平真的爱上了一个女人,却被拒绝,也只有她拒绝得了他,因为他看不得她不开心,不幸福。可是现在看到她的开心了,他这个老头子为什么会感到难过呢?局长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想着柔雪。他甚至于有点后悔那天晚上自己放走了柔雪,如果那天他得到了她,今天也不会像一个正人君子一样坐在这为没得到那个女人而伤心,他竟然也懂伤心。又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就像那烟是柔雪艳丽的唇一样,能让他感觉到柔雪的味道,他就这样一口一口的吸着,直到烫到了手才捻灭。心里也有了另一个想法。

  风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进来,他不认识他,想他是不是走错了房间。

   “你好,我是夏柔雪单位的局长卢井才”, 看出了他的困惑,局长开门见山的说。

  “你好”风起身和他握了握手,他知道他不是为了看自己来的,而是因为柔雪的关系。

  “请坐”卢井才拉过椅子坐在上面。

  “不请自来,我就是想看看让柔雪忙碌的男人是谁。”,风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脑子里一直在想柔雪和这个男人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要来这里看自己?而且口气像把他当成了情敌一样。只要一想到这个男人和柔雪有所牵涉,他就妒忌的要死。

  “你爱柔雪吗?你能让他幸福吗?她是一个不幸福的女人,如果再来一次背叛那会要了她的命,别看她柔柔弱弱,其实她是个要强的女人,在单位工作从不输给任何人,也从不在外人面着流泪。你在想我为什么这么了解她是吗?我爱她,我想每个有感觉的男人都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她像一个躲在月亮里的女人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一个人忍受寂寞,但她的高不可攀是因为她的洁身自好,为了爱她宁愿守候寂寞。我想给她幸福,但她不稀憾。开始时我很生气,想用手里的权力得到自己想要的,满足自己的欲望。可我最终还是投降了,我只是想让她幸福,爱她就得给她幸福。今天看到你,我知道我是输了,你太年轻了,你的乐观和笑容就是柔雪所需要的。好好珍惜她,她是一个好女人,这是我求也求不来了。”

  风从这个在官场上打滚多年的男人脸上看到了落莫,他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这样说,她的小月芽呀,她确实值得天下每个好男人的爱与守护。她的前夫怎么舍得伤害她呢?如果见到他,他一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顿。

  局长来看他的事,风没和柔雪说。眼看着脚好多了,可以在床上活动了,他不想柔雪每天单位和家里以及医院之间这样的跑着,太辛苦了。

  “柔雪,我想出院。”柔雪懂他的心思。

  “我问问陈教授行不行?他允许的话咱们现在就办出院手续。”

  办好了一切,柔雪收拾好东西,到医院大门口找车,可问了几个人,都不愿意,一说到要把风背下来还得背到自己家的楼上就都走了。柔雪正着急呢!局长和院长一帮人走了过来。

  “你要上哪,我让司机送你去。”局长问。

  “不用了,是冀风今天出院,我想找人帮忙背他,他的腿还不能走路。”柔雪说。

  局长看了院长一眼,院长赶紧陪着笑脸:“夏科长,你看你早说话呀,这医院里这么人,哪个不能帮你呀!我看这样吧,你就坐我车吧,我再找几个小伙子帮你把朋友送回家,你看怎么样?”

  “院长,那多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已经没少给您添麻烦了。”柔雪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说着就打发身边的人找来二个挺壮的小伙子上楼背冀风,柔雪也跟了上去,下来时局长已经坐车走了。眼里只有冀风一个人的柔雪,当然不知道局长是因为心脏不舒服来医院检查治疗的,她还以为他来是为了工作的呢!

  家里比医院舒服多了,就算柔雪上班不在家,风也能在她的家里嗅到她的味道,然后开心的等着柔雪下班。越是接近柔雪,越是被她深深吸引。

  晚上柔雪买了肉馅,打算包饺子,吃过饭,收拾好了,风说“给我弹一首曲子吧,我还没听过你弹钢琴,以前你都是吹口琴给我听。”

  柔雪飘然坐到琴前,美丽的音符在她修长的手指下欢快的跳动着,柔雪的脸上有着什么东西吸引着风,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柔雪让风醉了。

  柔雪在浴盆里放好了水,调好水温,扶着风来到浴室,她边帮他脱去上衣,边说要为风洗去身上的药水味。风笑她“你忘记了,我是医生,身上每天都会有药水味。”柔雪一笑脸就红了。她仔细的擦着他的上身,小手碰到风结实的肌肉,脸更红了。 她能感到风的身体绷得紧紧的,浴室里四面都是镜子,从哪个角度都能看到这个画面,风用手拂过柔雪的头发,她抬头笑了,风低下头吻上令人饥渴的红唇,柔雪主动环上风的脖子,也深情的献上自己的吻,她的身体紧贴着他的,风激动的呢喃着:“我的小月芽”。柔雪觉得自己就要融化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季雨的脸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柔雪不由得退缩了,感觉到怀里人的变化,风也停了下来,不解的看着柔雪跑出去。

  她多想就这样沉沦下去,哪怕掉进地狱她也不怕,可是季雨呢?那个信任他们不会有什么事发生的女人,把风交给她照顾,甚至当她是朋友,她又怎么能这样去伤害她呢?她和当年那个害她没了家没了丈夫的女人有什么区别,甚至比她还可恨。想爱不能爱,柔雪趴在床上痛哭出声。浴室里的风听着柔雪的哭声,心被狠狠的撞疼了。眼睛里热热的东西流出来,他连忙擦掉。

  哭过后,柔雪把风扶回卧室,让风躺下,自己转身想要走出去上书房睡,风拉住了她的手,“柔雪,别走,好吗?我想搂着你睡。”看着犹豫不决的柔雪,风又说“我只是想搂着你,要是回到这里,我们的距离反倒远了,那我宁愿现在还住在医院里,至少我还可以这样握着你的手,看着你熟睡着的脸。”看着风眼里的乞求。这个自己深受的男人啊,她又怎么能狠下心来拒绝他呢?她知道他的心和自己一样爱得好苦好苦。柔雪钻进被窝,头枕在风的胸前,风的大脚包着她冰凉的小脚,泪又不争气的流落下来。捧起她的脸:“柔雪,别哭,我心疼。”。他们都是有血有泪有感情有欲望的男女,夜夜如此拥抱着对彼此来说也是莫大的一种折磨。但为了心里的坚持,也为了所谓的本分,他们还是努力的坚持着。

  直到那天,早晨起床看窗外,天空又飘落着雪花,地上也已经有了薄薄一层雪,一起床,柔雪就很安静,做了早餐自己却一口也没吃,匆匆忙忙出门了,风看了一眼钟才七点。每天她都是差二十分钟八点才会走,就算是有事得提前出去也会和他解释。风想可能她着急没来得及说吧。等到了中午,门玲响了,风以为是柔雪回来了,开开门后进来的却是艳子,柔雪的朋友,她给他拿来了饭菜,说是柔雪打电话让她来的,只要柔雪单位有事脱不开身不能回来给他做饭就会求艳子给他送饭,可每次都会打电话告诉他一声。他想问艳子,但想想算了,问了她也不一定会知道,柔雪向来都把心事藏起来的。艳子走时说晚上还会给他送饭来。风坐不住了。听到艳子关门的声音,他就拿起电话打柔雪的手机,居然关机了。不管打多少遍,都是这句话。风变得烦躁不安,他不停的猜测着柔雪会上哪,早上她就不对劲儿,她从来不曾与他这样过,就像把他隔离到了她的世界以外。风慌了,可是也只能焦急的在家里等着。

  天黑了,他想这么晚柔雪一个人回来会不会有危险,他又想是不是有人会送柔雪回来?那个人是她单位的局长吗?或者是别的男人?十点十分,风听到开门声,他着急下地忘记拿拐杖,砰的一下子摔到地上,柔雪听到响声,没来得及换鞋就跑到屋里,想把他扶起来,风闻到了浓浓的酒味,她喝酒了,自己在担心她,她一个电话也不打就出去喝酒了,有了这向认知,风生气的甩开她的手,自己把着床边站起来。

  柔雪愣了,泪扑漱漱的滚落。看到她哭,风急忙帮忙擦,“别哭,是我不好。”柔雪扑到他的怀里,风一下子没站住,两个人一起跌倒在床上,柔雪压在他的身上,主动吻上他的唇,小手试图解着他的扣子,一点点吻上他的身体,风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热情的柔雪,也激动起来。她不要再管任何人,就让那些道德见鬼去吧。她就是爱这个男人,就是要拥有他,就是要在今天把自己交给他。当他爱她时,柔雪满足的声音溢了出来。温柔的月光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清亮。

  风搂着柔雪,问:“能告诉我你怎么了吗?”

  “还记得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吗?去年的今天,也就是那个女孩儿丢了爱人的日子。”风搂着柔雪的手加大了力道。

  “柔雪,你知道吗,我时候我就想,要是我是一只大鸟多好,那样我就把你永远护在自己的羽翼下,为你遮风挡雨,用我的翅膀载你在天空中畅游,我不想看见你哭,希望笑容永远留在你的脸上。”

  “不,我不要你的保护,如果你是一只大鸟,我只想成为你翼下的风,这样不论你在哪里,我都可以跟随在你的身边,永远也不和你分开。”

  “我的小月芽!”风就这样搂着怀里这个让自己感动的女人,他发誓要给她幸福。

  幸福的日子总是太短,季雨今天打来电话,说后天坐车来接风回家。二个人沉浸在别离的痛苦中,柔雪有冲动想把时钟倒拨回去,这样他们就不用分开了。

  柔雪请了假,他想在最后和风的日子里多留一些两个人的回忆给自己,等风走后她好靠着这些走过以后每一个不再有他陪伴的日子。

  柔雪接了季雨来家里,陷在离别愁绪里的两个人谁也没发现原本开朗的季雨这次来了以后变得很沉静,眼睛里也多了点好似很痛苦的东西。

  “各位旅客,开往北京的列车已经进站了,请你拿好你的行李,从检票口进站。”广播里传出让有情人不得不分开的声音。

  柔雪对风和季雨说:“一路顺风!珍重!”。

  季雨扶着风慢慢走进站台,风回头看柔雪,柔雪的嘴巴动了动,他看出柔雪在告诉他:“等你!”。

  就在火车要开动的一刹那,柔雪疯了似的冲进站台,检票的人没拉住她,可是火车还是残忍的带走了风—她的爱人。“冀风,我等你!”柔雪蹲了下来。

  车上的冀风和季雨都各怀心事,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