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日子又回到了从前的模样,柔雪的身边依然有着很多的追求者,他们就像一个个匆匆的过客,不曾在柔雪的心里停留,因为柔雪把心留在了另一个城市。

  有一件事对她的触动挺大的,由于工作关系,她认识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也频频对她表现出好感,柔雪听熟悉他的人说他的妻子得了肺癌,晚期,活不了多久了,柔雪很同情他,正当壮年遇到这样的事是何其不幸。

  有一天接到这个男人的电话,约她出去吃饭,电话里他听起来很痛苦的样子,柔雪就答应了。席间男人讲他和妻子的感情有多好有多深,柔雪感动的就要落泪了,她真为那个不久于人世的女人高兴,因为她得到一个男人如此的爱,应该是死而无憾,而那个男人却突然抓住柔雪的手说“柔雪,我喜欢你,从看到你第一眼时就喜欢上你了,你等我,等她走了,我就娶你。”柔雪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刚才还声泪俱下的说他有多舍不得自己的妻子,她好想吐,她觉得刚刚吃下去的东西一涌而上,她迅速挣开他的手,拿起包跑了出来。好可怕也好可恨的男人,还真的应了一句话,男人的人生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以前她只听过妻子尸骨未寒耐不住寂寞的男人马上再娶,却没想到妻子还没咽气呢,这边就为自己找好了枕边人。

  回到家她一遍遍用香皂使劲搓着自己的手,想把那恶心的感觉统统搓掉,直到感觉到疼她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破皮了。

  风上线了,她急急的把这件事说给他听,等着风的回应,好半天什么也没传过来。

  “怎么了?”柔雪问。

  “我要结婚了,日子定在六月十六日。”好刺眼的一行字,也刺痛了她的心。她不止一次的想过他会结婚,可真的听到他要结婚了,她还是难以接受。突然觉得肚子好疼,本来以为一会就好了,可是却一阵疼过一阵,她管不了风焦急的呼唤,打了120电话。当她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是局长。

  局长看见他醒来,“这么大的人了,也不会照顾自己。”对上他关切的眼,柔雪无言以对。

  原来柔雪得的是单纯性急性阑尾炎穿孔。还好医院识的认识她,就是不知道她有什么家人和朋友,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和她单位联系。

  “谢谢您!”局长正想说什么,这个时候院长和主治医生来了,寒喧过后,为柔雪检查完说走了。

  “你好好养病,不用急着上班,一会我让你们科的小李来照顾你,还有用不用给你家里打个电话。要是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记住了吗?”

  “嗯”柔雪不想哭,可看着那个男人离去时的后背,泪还是流了出来。风啊,你可知道我的心因为你好疼好疼。

  这个病房是个单间,此时她倒是希望能够住在普通病房,那样她还可以感受到一些人气,不用像这样寂寞。

  一周后柔雪出院了,领导让她休一个月,她只在家呆了一家,就去上班了,她害怕寂寞,害怕一个人在家里思念风,那样下去她会疯掉的。

  柔雪记得刚认识风时听他说过他喜欢数码相机,可是因为刚参加工作,工资开得不多,他还买不起,他又不想从父母要钱,每次就到专柜去转转,打听一下价格,然后努力存钱,想尽快买下来。

  柔雪决定就送风一个数码相机作为结婚礼物,买了相机后她直接来到邮局。细心的打好包装。附上一个贺卡:

  给我的朋友

    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永远幸福!

            柔雪献上

  走出邮局,抬头看看天空飘着细细的雨丝,柔雪的心里也下起了雨。她能怨吗?不能,她能恨吗?也不能。是她自己放弃了本来可能属于自己的幸福,是她告诉风她喜欢比自己大的男人,而不是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大男孩儿,她没有能力去照顾别人。是她把风推到了别人的怀抱。可是风哪里知道,那些都是她小女孩儿时的想法。事实上她嫁给了一个比自己大,成熟稳重的男人了,可是她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安全与幸福。她会那样说只是因为她自悲啊!她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她没有男人一向在乎的初夜给他,也没有了纯洁,要拿什么来配那个优秀的男孩儿呢?

  风结婚的那天,柔雪一个人到外面喝酒,醉眼朦胧的看着来来往往的客人,在想他们的笑脸下是不是真的那么开心,还是他们和自己一样来这里买醉。她好妒忌季雨,因为今天她是他的新娘呢。直到服务员叫她说要关门了,柔雪才从那里走出来。

  回到家,希望可以看到风在线上,那这一切就是假的了,风可能只是为了试试自己才会那样说的。柔雪这样想着她打开了电脑,里面有一封凌晨五点风发来的信息。

  “我的小月芽,我还可以这样叫你吗?就在今天,我会成为另外一个女人的丈夫,你知道吗?我有点怨你,是你把我推给了别的女人,我并不在乎你的美与丑,更不会在乎你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我愿意承载你所有的一切,快乐的,不快乐的,可你的一句喜欢比自己大的男人,让我知道我在你的面前永远也没有拥有你的权力。我多想抚平你心里所有的伤痛,你可曾懂我对你的这份心。

  我的小月芽,从今天起我把你放在心里珍藏,自此我就有了自己的责任,不管我能不能一如继往的陪着你,都请你记住,爱你的一颗心记不变质。好好珍重,为我面珍重。答应我好吗?别忘记我们的约定。想念的时候抬头看看天空,月亮里的女人是你,最亮离月亮最近的那颗星星是我。

  最后一次吻你!我的小月芽!

                         风留笔

  柔雪知道这是一封道别信,她失去了自己最珍爱的东西。那一夜,柔雪就坐在电脑前执着的等着,她甚至于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会错过上线的风。噔到眼睛感觉到疼时,她不禁哑然失笑,新婚之夜,洞房花烛,他又怎么会来呢?

  柔雪就像是没了生命的木偶,心也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走了。每天上班,下班,吃饭也是有一顿,没一顿的,原本就娇柔的她看起来更让人觉得心疼了。她不敢去碰电脑,怕看不见风时的失落,更怕见到了二人会无言以对,能说什么呢?他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了,见与不见都是伤心。

  夜晚来临的时候柔雪就倒上一杯酒,倚窗而坐,望着夜空,想着风对他说过的那句话。“想念的时候抬头看看天空,月亮里的女人是你,最亮离月亮最近的那颗星星是我”。星星很亮,一闪一闪的,真的好像在对她眨眼睛;月亮很美,但她没看到美丽的嫦娥在跳舞,她只看到月亮里有个女人在哭,而那个人就是她自己。拿起口琴,吹上一首“朋友,别哭。”这还是刚认识风时他给她放的第一首歌呢!泪还是落了下来。

  风的日子也不好过,一个人没有了心,又怎么会幸福呢?他从结婚的那天开始也再没有上网,他怕见到柔雪后会忍不住倾诉他满腔满腹的爱,毕竟他娶了季雨,她是他现在的妻子。风一直想好好的过日子,季雨呢?她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被父母照顾得无微不至,她不懂得料理家务,不会做可口的饭菜,对他来说工作永远是第一位,不停的学习,风可以理解,做为一名医生必须有过硬的技术,医生的手里握着患者的健康乃至生命。所以风并没怨言。自己也一样喜欢自己的工作。

  日子过得还算平静,有一天,风看到季雨在吃药,以为她生病了,关心的问她怎么了?季雨吓了一大跳,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风觉得不对劲,就走过去把药拿过来看,竟是避孕药。风很有生气,他并不是非要马上要一个孩子,季雨想过几年再要,他能理解也可以接受,毕竟他们还都年轻,都想有一翻事业后可以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可是季雨至少应该先和他商量一下,他们不是夫妻吗?这让风想起柔雪,温柔的柔雪不管什么事,总会问他“这样可以吗?”然后再对他说“好吧,我听你的。”

  风又开始上网了,在网络上碰不到柔雪,他很着急,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还是她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幸福,终于忍不住给柔雪打了电话,好久柔雪都没接,久到让风以为柔雪不会接那个电话了,就在他要放弃时,电话那端传来柔雪娇稚的声音。

  “你好吗?”

  “还好,你呢?”

  “嗯,还行。”

  “上网吧,我想见见你。”风求到。

  柔雪打开了电脑,见到了久违的他,思念如潮水般涌来,淹没了柔雪的心。她对着他掉眼泪。

  “别哭,我会心疼。”风不舍的说,手试图为她擦干泪水,这才发现他们是那么的遥远,远到无法抚慰彼此的伤痛,而那伤痛正是这无法跨越的距离所造成的。

  时光飞逝,风与柔雪又回到了从前上网的日子,聊工作,聊身边的人,但谁也不去触及心里最柔软的那部分,生怕爱意的闸门一打开,就像洪水一样难以抵挡。然而两个人又都是那么的舍不得让对方下线。常常会让来让去,最后两个人数一,二,三,一起下线。又常常都是隐身,然后会看到有一个人给对方的留言,马上就能收到回话。最后就又要聊上一会儿,直到不得不睡,才会依依不舍的关掉电脑。

  柔雪不想伤害季雨,可她管不住自己的心,心想自己拥有的只是网上的风,她不会去影响他们的生活,只要每天在网上可以和风说说话她就知足了。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