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街的男男女女

东篱隐者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好吃街的男男女女

    “吃饭啦——”

  烟雾弥漫,熏染了ZQ这个小小的县城一角,让她像腊肉一样,有着特别浓烈而麻辣的味道。

  “文斯,找钱!”“聚贤居”的老板何毛扭动着肥胖的身子,亮开高喉咙大嗓子喊着自己娇小玲珑的老婆。“来了!喊啥子喊!”文斯一点也不斯文,她像一阵风从“黄十八”(一种纸牌)桌子边刮了过来,向男人张起一对眯眯眼睛。她来自CD是何毛在那边当兵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骗”过来的。她不贪吃不贪睡,就喜欢打点十八和。她的话语嗲声嗲气,和ZQ的大炮筒语气简直是阴阳搭配,相得益彰。何毛冤枉长得高大威猛,在这个小女人面前,他十足一只病猫。

  “一天不要尽去打牌,有客人来吃饭了,要勤快点张罗撒。”何毛看见老婆来了,细声细气地诓着她。“鼓起一对‘二筒’做啥子?想吃了我所?”文斯体型乖巧,嘴巴一点也不饶人。“你今天是吃错了药吗?老巴巴(太太)坐车——讨抖!”何老板今天不知道从哪儿借来了胆子,只见他停下正切牛肉的菜刀,起伏着厚实的胸膛,像公鸡一样对女人比起了雄。

  “吼啥子嘛,两个今天吃多了?”饭馆另外一个老板黄生边切着西红柿边说,细长的脖子涨得红红的。他长得像竹竿一样,吃很多东西就是不长肉;脸上架一副黄边眼镜,镜片后面的眼睛贼黑贼亮。怎么看他,他都是奸商,但是他又最不会做生意:叫他管钱,他不是少收钱,就是多补钱。然而他凭一手特色菜——西红柿牛肉走红县城。

  “老板,加点花椒哟——”食客呼哧着嘴唇冲他们叫开了,黄生的新娘子朝像辘轳一样忙着的服务小姑娘喊:“翠兰,给5号桌加点花椒!”接着拉了拉文斯的胳臂:“妹儿,不要吼了嘛。”

  文斯的粉脸不知道怎么就涨红了,桃红艳艳的,非常好看,然而,好看的还不是这些呢。你看那妹妹凑近男人的粗皮厚脸嚷到:“何毛,你今天是不是要找我扯?老娘我就是不怕你!”说罢叉起了水蛇腰。

  “拍~~~~”没想到啊,以怕老婆出名的温柔的何毛奋起了男人的武器——巴掌,向娇妻扇出了地动山摇的一掌!当时是下午5点钟光景,食客云集,街面上10来家馆子都忙得不亦乐乎,何师傅何毛那响亮的一掌,没有引起别人注意,惟独“聚贤居”的客人从麻辣的火锅里抬起了头,嘴角流着金灿灿的油,睁大惊讶的眼睛望着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口围拢了一圈人看着热闹,人群一直迁延到街对面。西北风呼呼地刮过他们的头、耳朵,他们的耳朵马上起了冻疮,鼻涕也跟着稀里哗啦地流下来了。

  文斯先是懵了,痴了,傻了。几秒后,她“哇”地一声大哭,以闪电般的速度抄起了案板上的菜刀,像扔铁饼一样扔向自己的男人。何老板真不愧是自己女人的丈夫啊,他在老婆奔向案板边的一瞬间,就如利箭一样冲到街上去了。文斯奋力一扔,刀像一张纸牌贴在一个劝架老头的脚上。“哎呀,妈姨!”老头负痛弯腰护脚,那血就像牛肉水一样红彤彤溢出来。“快点,老头脚拇指遭砍丢了,快点打车上医药啊!”一个看客飞扬着头发甩着鼻涕大喊,其余的嘴巴张成了个“O”字。

  “哎呀,我的妈妈的!”黄生铁青着瓦刀脸,一边大声地骂着,一边利索地拔开人群,喊来一辆的士,让一个熟人把老头送医院去了。这时大家抱的抱拖的拖,把何毛小两口分在两堆人里了。

  “嗤~~溜~~溜~~”各家馆子专心致志地为客人煎,炸,烹,炒,包裹在阵阵油烟里。他们两耳不闻灶外事,一心只念锅铲经。

  在这热闹的时刻,“聚贤居”的铝皮门“哗”地一声拉下了——还不到7点,他们就准备打佯了!谁也不知道老板黄生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的摩托车上,以非常沉痛的方式捶打着车镜,镜子像金花银花一样散了一地。玻璃刺破了他的手,雪染红了那些碎玻璃。隔壁“芳草地”的老板娘找钱给客人的时候抬头看见了,大惊小怪地喊着自己男人说:“老芳,黄老板怎么了?去劝劝啊!”哎,文质彬彬的黄生黄老板居然也和自己老婆吵起来了!她那翠生生的新婚二房娘子当时就气呼呼回了娘家。

  关门了!盘底了!这是破天荒的大事情啊。这个小小的县城,就数他家的牛肉好吃了,平时这条街生意再不好,他家也是座无虚席,热闹腾腾,从上午11点常常忙到翌日凌晨两点。今天简直是中邪了,大有作为的四个年轻人,两对妙夫妻居然吵了,打了!他们打了不上算,可苦了县城小民了——从晚上8点到凌晨1点,来吃饭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结果失望了一堆又一堆。他们只好勉强在旁边的馆子里胡乱来一顿了,把旁边馆子的老板们笑了半夜。

  次日,人们工作了一个上午从“好吃街”走过的时候,见那些馆子像过去如花绽放。“聚贤居”的两对男女也各自笑眯眯地出来了。摆案板,放菜,发无烟蜂窝煤火,没事人一般忙碌着。

  “买菜去啦————”

  嘿嘿,一切都是外甥打灯笼——照舅。

(完)

好吃街的男男女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