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卷 第七章 一场恶战

    蜘蛛精自从丢了凌痞,心里非常不痛快,把山顶的树木全毁了仍不解恨,回到蜘蛛洞又发功将地上的尸骨烧成了粉末,烧的地上蚂蚁四乱逃窜。

  蜘蛛精怎么也想不明白凌痞是如何逃掉的,他不相信会有神仙救他,自己逃走更不可能,剩下来的一种可能那就应该是跳下山崖自杀了,可蜘蛛精搜遍了整个崖底也不见凌痞的尸体,连血迹都没有半滴,就算跳下来被野兽叼走了,那也应该留下几丝血迹吧?

  后来,蜘蛛精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莫非是那个骚狐狸掳走了他?对,只有这种可能了,一定是她救的,妈的,居然敢来抢老夫的东西,哼,骚狐狸死到临头了!

  蜘蛛精气势汹汹朝琉璃谷掠去,刚降到地面便一眼看到正与胡玉儿姐妹坐在门前聊天的凌痞,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往凌痞后背抓去。

  “小心!”玉儿身子一旋,已将凌痞拉到一边,自己挡在凌痞前面。

  “骚狐狸臭娘们,你什么意思?竟然敢到老夫手里抢人,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老夫念你修为不易,速速把那人还给老夫,否则,哼,别怪老夫对你不客气!”蜘蛛精气的肚子一鼓一鼓的。

  “蜘蛛精,你屡次伤害无辜生命,本姑娘早就看不过眼,你修练完全可以走正道,为什么要残害生命?人我救定了,你要是不服气,大可以找我算帐,本姑娘不怕你!”玉儿俏美的脸上一片寒冷。

  “哈哈哈,老夫伤不伤生命,关你屁事?就你一个小小的狐狸精,老夫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既然你自己要找死,那怨不得老夫。”蜘蛛精仰天狂笑。

  胡玉儿冷眼看着狂妄的蜘蛛精,朝妹妹昕儿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带凌痞进屋。昕儿会意,冲过去拉起凌痞就飞上了二楼。蜘蛛精纵身欲追,玉儿纤指一伸,有一缕淡淡的细烟从指尖冒出,直射蜘蛛精的后背,蜘蛛精一个踉跄从空中掉了下来。

  “臭娘们,你敢偷袭我,找死!”蜘蛛精揉着腰肢气急败坏骂道。

  玉儿气定神闲望着蜘蛛精,眼里没有半丝畏惧。

  蜘蛛精气疯了,暴眼圆瞪,张开大嘴朝玉儿一吐,两条白白的粗线迅速射向玉儿,人也跟着朝玉儿扑过去。玉儿纤腰一扭,已飞上了半空,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条彩色的丝带,象一条灵活的长蛇,舞向地面的蜘蛛精。

  蜘蛛精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身子象陀螺一样飞快转动,一下子旋出彩带的包围,升到了空中,比玉儿飞的还高,两只枯瘦如柴的手从衣袖里钻出,各握着一根象擀面杖的棒子,头朝下射向玉儿,手里的棒子也跟着击向玉儿的脑袋。

  玉儿纤手一摆,手里的彩带已快速缠到腰上,变成了腰带,另只手再一推,一股七彩的光柱发出蛇信子一样的“咝咝”声罩向蜘蛛精,只听到一声惨叫,蜘蛛精口鼻喷血“啪”的砸在地上。这家伙明显已受了重伤,却仍不忘反击,张嘴一吐,一股象超声波那样的曲折波浪线击向玉儿,同时两只手里的棒子也脱手飞了过去。

  胡玉儿似是没想到蜘蛛精还有还手之力,一时大意躲过了波浪线却躲不过木棒,胸口结结实实中了一棒,要知道蜘蛛精这棒子可不是普通的棒,它是用千年兽骨打磨成的,又在棒上施了法术,威力自然不同凡响。玉儿当场就喷了一大口鲜血,捂着胸口摇摇欲坠。

  “啊,姐姐受伤了,姐姐,你怎么样?你千万不要死啊,姐姐!”昕儿边哭边飞过来。

  蜘蛛精生怕昕儿打它,赶紧施法逃走了。

  凌痞见胡玉儿冒死保护自己,内心既愧疚又感动,这个超尘脱俗的美女只从见到的第一眼起,就深深的把他迷住了,这种来自心灵的颤栗,和他以往喜欢的任何女孩子都不一样,凌痞相信这是一种发自灵魂的爱慕,是实实在在独一无二的爱情,他甚至有一种可以为了玉儿付出所有的想法,此时的凌痞似乎与以前那个地痞流氓有了截然不同的区别!

  不知道玉儿究竟伤的怎么样,看到她倒在昕儿怀里,凌痞只觉的心如刀割般的疼,不顾一切从二楼跳了下来,完全忘了自己并不象昕儿姐妹会飞,“咚”的一声摔了个饿狗吃屎,前额重重砸在石板上,肿了一个大包。

  凌痞顾不上疼痛,一瘸一拐朝玉儿奔过去,看到伊人两眼紧闭,嘴角渗出丝丝鲜血,整颗心都碎了。

  “凌大哥,姐姐好象受了很重的伤,怎么办?”昕儿急的六神无主。

  “快,先抱你姐姐到楼上躺下,你看看你们家有没有什么治伤的药,拿来给她试试!”凌痞不愧是在社会上混的,临场不乱,镇定的指挥昕儿。

  昕儿抱着姐姐飞上二楼,凌痞则跑着从楼梯上去,等他爬上楼,昕儿已经将玉儿放在床上,心慌慌跑去隔壁房间翻找疗伤药。

  此时的玉儿已是面如白纸,连嘴唇都是苍白的,眉峰紧皱,额上有细细的汗珠渗出,似乎正在经历很重的痛苦,生命已系在一线之间,随时都有香消玉殒的可能,微微张开的嘴角依然还有细细的血丝渗出。

  “妈的,该死的蜘蛛精,老子下次再见到你,非把你生吞活剥了不可!”凌痞气的咬牙切齿,心急如焚。

  有道是“最难消受美人恩”,万一玉儿姑娘真为自己送掉了性命,那自己这辈子都会在痛苦中度过,老天爷,求求你,千万不要把我心爱的姑娘抢走,求求你!

  凌痞一拳砸在床沿,有泪水从他的眼窝涌了出来,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为一个女孩子流泪!

  “凌大哥,你看看这个药能不能用?”昕儿抱着一大堆药跑过来。

  凌痞曾经跟一个江湖郎中学过中医,对一般的药物也算是懂点皮毛。他把昕儿拿来的药瓶一样样检验,终于找到两瓶疗内伤的药,却又不知道该用多少份量。犹疑了一会,背过身吩咐昕儿将玉儿的上衣解开,如果胸上有伤口就把那瓶有药粉的洒些上去,然后再从另一瓶装了药丸的拿两粒服下。

  昕儿手忙脚乱照着凌痞的话做完,两人便坐在床前傻呆呆盯着昏迷不醒的玉儿。

  “凌大哥,你说姐姐会不会死?要是姐姐死了,我该怎么办?我不能没有姐姐的!”昕儿撑着下巴泪如雨下。

  “昕儿放心,好人自有好报,你姐姐不会死的,她一定会好起来,我也不能没有她,是的,不能没有她……”凌痞喃喃说道,象对昕儿又象是自言自语。

  “那就好,只要姐姐不死就好!”昕儿带泪笑了。

  凌痞两眼一眨不眨盯着玉儿的脸,她真美,连昏迷的样子都那么美,美的让人心醉而又心碎,准确来说应该是凄美,看着揪人心肺!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凌痞默默念道,再次泪流满面,涩涩的流到了心里面……

第1卷 第七章 一场恶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