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卷 第十章 有失必有得

    郁郁葱葱的竹林里面,凌痞与玉儿正坐在石桌前品茶,有茉莉花的清香淡淡弥漫开来。

  “玉儿,嫁给我吧,跟我到外面的世界去生活,好吗?”凌痞握着玉儿白嫩的柔荑,再一次请求。

  “凌大哥,我说过,人妖是不能结合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不是我不愿嫁给你,实在是我们有缘无份啊!”玉儿喃喃说道,泪水顺着脸颊缓缓爬下。

  “玉儿,我们不去试又怎么知道可不可以呢?也许那根本就只是一个吓人的传说,完全不可信,如果我们一味相信这个莫须有的说法,岂不是要错过终生的幸福?你不就怕我会死嘛,我们人又不象你们妖精可以长生不老,我们反正都要死的,最多也不过活上几十年,早死迟死还不一样,对不对?只要能娶到你,既使只活一天,我也心甘情愿!”凌痞直视着玉儿的眼睛,说的非常诚恳。

  胡玉儿低下头没有吭声,内心似乎正在做着激烈的交战。其实,她又何尝不想与自己爱慕的男人在一起,就是因为爱,才怕对方受到伤害!

  “玉儿,你就别顾忌那么多了,你不肯嫁给我,说不定我死的更快,你不知道相思病是很容易死人的吗?”凌痞似笑非笑说道。

  “凌大哥,万一我们成亲后,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会一辈子怨恨我自己的。”玉儿仍然犹疑不决。

  “哎呀,我说玉儿,你能不能别那么杞人忧天,好不好?人各有命,该死总会死的,想那么多干什么?我想,经过这一次生死患难,我们的命运已经紧紧连到一起了,为了你,我连命都可以不要,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总之,不管你找什么理由,我都一定要和你在一起,要不你就把我杀了吧!”凌痞理直气壮把脖子伸到玉儿面前。

  玉儿“扑哧”一声笑了。

  “舍不得杀吧?那就答应我,好不好?”凌痞顺势而上。

  “嗯!”玉儿羞涩的点了点头。

  凌痞乐的一把抱住玉儿,在竹林里转了几个大圈,二人欢快的笑声将竹林里一些小鸟吓的纷纷飞上半空。

  “姐姐,凌大哥,你们在笑什么?”昕儿冲进竹林来。

  “昕儿,你姐姐答应嫁给我了!”凌痞放下怀里的玉儿,仍然笑的合不拢嘴。

  “姐姐,是真的吗?那我岂不是要叫凌大哥姐夫了?”昕儿仿佛不敢相信,瞪着大眼认真的询问玉儿。

  “嗯!”玉儿一张俏脸羞的通红。

  “欧,太好咯,姐姐也有人娶喽!”昕儿拍着小手大笑,即而又望向凌痞道:“凌大哥,那你以后就留在琉璃谷不走了,对吗?”

  “不,我要带你姐姐到外面去结婚,你也去,外面的世界可大了,有很多你们没有见过的东西,当然了,如果在外面过厌倦了,我们偶而也可以回琉璃谷来小住,这里的风景太美了,是一个度假的好地方!”凌痞摸了摸昕儿的小脑袋。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今天就走吧!”昕儿一听有好玩的东西看,恨不得马上出谷。

  “看把你急的,今天就不走啦,你回去收拾一下东西,过两天再走吧!”玉儿爱怜的望着调皮的妹妹。

  昕儿蹦蹦跳跳跑回小木屋去了。

  两天后,玉儿带着妹妹与凌痞跳进了竹林里的枯井,下面是一条曲折悠长的地道,走了大半天便走到了尽头,一道很隐秘的石门挡在众人面前。玉儿吩咐凌痞闭上眼,对着石门念念有词片刻,等凌痞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已经到了虎跳崖附近的一座小树林里,远远望去,还能见到被自己炸掉了大半块的半山崖壁。

  凌痞的内心有太多感慨,如果不来虎跳崖,就不会被蜘蛛精抓走经历九死一生的劫难,如果不被抓走,又怎么能娶上玉儿这样的如花美眷?

  三人走到山下的岚苍江边,正遇上有梢公载人过河,遂上船到了河对岸。

  下船后跨过河滩,就是一条普通的水泥马路,平时有客车经过,可以直接坐车回甾州市,大概也就两三小时的路程。

  昕儿从没出过琉璃谷,自然没有见过车子,一看到有货车叫着喇叭急驰而来,吓的小脸煞白躲到玉儿身后,一个劲叫道:“姐姐,不得了啦,那是什么妖怪啊,太可怕了!”

  “哈哈哈,昕儿,那不是什么妖怪,那是我们人类乘坐的工具,就好象你姐姐坐着上山去的那只大白鹤一样,只不过白鹤是活的,而这个叫车子的东西是用铁板钢板之类的东西做的……”凌痞被昕儿逗乐了,赶紧给她解释。

  “哦,我的妈,差点吓死我,还以为是妖怪呢!”昕儿拍着胸部松了一口大气。

  玉儿也笑了,轻轻拉过妹妹的手。

  等了没多久,有往甾州的客车开了过来,凌痞赶紧招呼玉儿两姐妹上车。

  奶奶的,幸好身上还藏有一点钱,要不就没法回去了!

  凌痞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买了车票,暗自庆幸蜘蛛精没有搜自己的身,兜里的钞票和银行卡都安然无恙,否则带玉儿姐妹俩出来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哇,凌大哥,你快看,那外面的树和山都在跑哪,怎么这么快呢?为什么我们琉璃谷的山不会跑?”昕儿将头探出窗外,望着不断后退的山和树木,惊的哇哇大叫。

  “哈哈,昕儿,我真服了你,不是山在跑,而是我们坐的车子在跑,所以看上去就好象是窗外的东西在跑似的,呃,至于如何会这样,我一时也没法给你说的清,回去再慢慢说!”凌痞啼笑皆非不知该如何说。

  车内的乘客全被可爱的昕儿逗笑了,特别是一些男人,不时偷偷瞟一眼这对美如天仙的姐妹,暗自揣想从没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子,莫非真是天仙下凡?又见他们穿的衣服很普通,象是一般农村女孩子穿的粗布衣裳,并非仙女披的纱。再看旁边的小伙子,牛仔裤白衬衣,没有半点仙气!

  众乘客想不出三人的来历,内心的好奇就更重了。

  “凌大哥,他们怎么老是偷偷的看我们呢?是不是我与昕儿的样子很怪很丑?”胡玉儿被众人的目光弄的极难为情,将脑袋靠到凌痞肩上,悄声问道。

  “嘿嘿,是因为你们太漂亮了,他们在想你们会不会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他们爱看就让他们看吧,别理就行了!”凌痞促狭说道,顺势轻轻揽住玉儿的腰肢,让她舒服的靠在自己怀里。

  胡昕儿仍然趴在窗口看风景,小嘴一路上叫过不停,看到什么都觉的非常惊喜!

  “昕儿,你叫累没有?老老实实坐着歇会吧!”玉儿扳过妹妹的脑袋。

  “姐姐,坐车真是太好玩了,以后我们天天坐在车上玩,好不好?”昕儿极不情愿回过头来,认真问道。

  “以后到了凌大哥家,出门就能坐车,只怕你会坐厌倦呢,真不明白你的小脑瓜怎么想的,坐车也好玩?”凌痞又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当然好玩啊,坐到车上就可以看着山和树跑路了,你看,他们跑的多快啊,比我还快!”昕儿一本正经道。

  车上乘客再次被昕儿的话逗得哄然大笑。

  甾州城越来越近,就快要到家了,凌痞的心却莫名激动起来,仿佛自己已经离开了一个世纪,从此以后,将不再是一个人孤独的度过,家也有了更深更温暖的意义!

第1卷 第十章 有失必有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