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卷 第十二章 十二年死亡之谜

    月亮升起来了,将皎洁的光撒遍了人间。

  凌痞带着玉儿姐妹坐在天台上乘凉,昕儿对城市的万家灯火又是惊喜连连,指着象鬼魅一样闪烁不停的霓虹灯问是不是妖怪的眼睛,又说难道是天上的星星掉下来了?逗得凌痞与玉儿一个劲大笑,这小家伙都成了二人的开心果了。

  “对了,昕儿你过来,姐姐要嘱咐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认真记住!”玉儿忽然收敛笑容,将妹妹拉到身边一本正经道。

  “嗯,姐姐说吧,昕儿一定铭记在心!”昕儿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到人类生活的地方来了,不比琉璃谷自由,你切记千万别使用法术,我们毕竟是狐妖,人类是容不下我们的,万一这个城里有厉害的道士之类,让他们发现我们的存在就麻烦了……”玉儿美丽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担忧。

  “道士是什么?他们难道会杀我们吗?”昕儿眨巴着眼睛,听的满头雾水。

  “道士就是专门除鬼捉妖的,在他们眼里一向就是人妖不相融,不管我们有没有伤害到人类,他们都不允许我们存在,所以我们不能使用法术,这样他们就很难发现我们了,你明白吗?”玉儿说的很严肃。

  “姐姐,那岂不是太不公平了,我们又没有危害到人类,凭什么容纳不下我们?那些道士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昕儿不满的嘟起小嘴。

  “唉,这就是人类,他们要防患于未然,宁愿除掉也不愿留下祸害,总之你千万要记住姐姐的话就行了!”玉儿轻轻叹息。

  昕儿似懂非懂点点头,又跑到天台边缘看霓虹灯去了。

  “玉儿,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凌痞轻轻揽过玉儿的肩,爱怜道。

  “嗯,我相信你,凌大哥!”玉儿柔柔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栗,不知道是感动于凌痞的深情,还是担忧未来的日子。

  两人低下头,悄悄说起了绵绵情话,都觉的心里象蜜一样甜。

  “一颗星,两颗星,三颗星,四颗星……”昕儿似乎叫累了,斜靠到旁边的躺椅上开始数星星,声音渐渐微弱,慢慢的睡了过去。

  清凉的夜风徐徐拂来,没有了白日的尘腥,清爽而干净,让人禁不住多了一丝呼吸的贪婪!

  凌痞也躺到了长椅上,将头枕着玉儿的膝盖,翻着两眼仰望满天星斗,就象儿时躺在妈妈大腿上一样,有水一样的东西从凌痞的眼里滑了出来,凉凉涩涩地流进嘴里。

  “玉儿,你知道吗?十二年了,我的父母已经离开十二年,可我却一刻也没有忘记过他们。爸妈的感情非常好,算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恩爱夫妻。他们虽然工作很忙,但从来不冷落我,他们真的很疼爱我,自从他们去世后,我对什么都感到很绝望,生存成了一件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所以我开始学坏,我打架我逃课,我甚至希望自己能快点死去,这样或许就能和他们在天上团聚了……”凌痞幽幽诉说着,仿佛已经沉入到很深很深的往事里。

  “凌大哥,过去了的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想了!”玉儿爱怜抹去凌痞眼角的泪水,自己却已是泪水涟涟。

  “玉儿,不怕你笑话,九岁那年我曾经跳过一次河,是一位善良的大伯救了我,大伯有一个比我小三岁的女儿,胖胖的特别可爱,她拿着两个白白的馒头给我吃,她很大方的说是一个爷爷送给她的,她舍不得吃,愿意全部给我,可我一点都不领情,粗暴的把她手里的馒头打飞了,她象疯了一样扑过去捡起馒头,小心的吹去上面的垃圾,再一次怯怯递给我,她眼里那柔和而执著的光最终感动了我,我感动在她那象我母亲一样温暖的目光里,见我吃完馒头,她象完成了什么神圣使命一样长吁了一口气,接着很认真的劝我不要再跳河了,水里很冷……,才八岁的她,说的话就跟大人一样老成,从那后,我再也没有寻过短见,可惜我也再没有见到过她……”凌痞嚅动着嘴唇,越说越慢,象是在咀嚼什么令人回味的东西。

  “凌大哥,玉儿求求你别说了,我希望能看到那个快快乐乐的你,哪怕就是地痞流氓也无所谓!”玉儿只觉的自己的心也跟着凌痞在疼,象刀片刮过一样的疼。

  凌痞悠悠叹了一口气,收回望星的目光,定定看着玉儿道:“玉儿,你就让我说说吧,自从父母死后,我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心里话,我玩世不恭的面对生活,看上去是很开心,实际上我尝不到半丝快乐。”说到这里,凌痞的神色忽然转为严肃,目光里甚至有一抹怨恨的光闪动,压着嗓子沉声道:“玉儿,如果你是我,会相信父母死亡于意外吗?”

  胡玉儿一见凌痞的异样神色,内心不由一紧,下意识脱口道:“凌大哥,难道你怀疑伯父伯母是被人害的?”

  “嗯,从我懂事起,我就一直怀疑这件事,我不相信父母会同时发生意外,一定是有什么人害他们,可惜那时候我年纪太小,外公外婆又已年迈,已经无力管这些事,舅舅说公安局曾立案侦察,可查来查去并没有查到什么可疑的线索,这件事也就很快结案了。不过,我不相信的,无论如何我都不相信他们死于意外!”凌痞显得很悲呛,泪水再次爬满了脸颊。

  玉儿歪着头思索了一下,缓缓道:“如果是在琉璃谷,我倒可以用法术跑到你的过去看一下,应该可以看到究竟是不是有人害了伯父伯母,可是在这里,我怕做不到!”其实主要还是怕捉妖的人发现她狐妖的身份,妖终究是妖,到头来还是怕被人惩治。

  “真的?你真的可以跑到我的过去?玉儿,我求求你,无论如何你一定要试试,现在就试,我实在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否则就算死了我也会不会甘心的,这个法想在我心中已经积压了十二年,我觉的自己都快要被折磨疯了,不管是谋杀还是意外,我一定要知道……”凌痞猛的坐起身,紧抓住玉儿的胳膊哀求。

  胡玉儿凝眸想了一会,似乎下定了重大决心一样点了点头。

  “怎么试?你怎么跑回去?要不要我帮你?”凌痞纵身跃起,焦急地搓着双手不知道该干什么。

  “不用你帮忙,我现在就施法,你坐到一边就行了!”为了心爱的男人,玉儿决定豁出去了,既使再危险也得去做。

  凌痞赶紧跑到一边。

  胡玉儿盘腿坐在椅子上,双眼紧紧闭上,青葱十指翘了一个兰死指,在胸前有规律的划了几下,有彩色的光球从她的指间散发出来,渐渐弥漫了全身,将她笼罩在虚无飘渺的光圈之中。

  凌痞忐忑不安走来走去,两眼紧盯着正在动功施法的玉儿,整颗心都揪紧了,一个纠缠了十二年的谜很快就能揭晓,怎能不让他激动难抑?可结局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第1卷 第十二章 十二年死亡之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