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卷 第十七章 莫名其妙的失踪

    娇妻美眷的日子过的非常快,不知不觉已是一年过去。

  凌痞的服装店在玉儿的帮助下越做越红火,两人商量着什么时候再将店面扩大一倍,租下旁边的店合在一起开,或者另外租一家更大的店铺也行,两夫妻躇踌满志策划着美好的未来。

  不过这两天生意很不好,遇上酷暑,街上热浪汹涌令人难受,出来逛街的人很少,店里生意因此清淡了很多。凌痞打算歇业一天,锁上店门带玉儿和昕儿去吃肯德基。昕儿特别喜欢进肯德基吃冰淇淋,平时店里生意忙,玉儿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出去,为此还常和玉儿呕气呢!

  天气真他妈的热,大地象个蒸笼,源源不断散发着炙人的热浪,街道两边的树木静立在烈日下一动不动,连树叶都被烤焉了,车辆窜过卷起漫天灰尘扑面而来,夹带着咸涩的腥味。

  三人穿过一条街,推开肯德基的玻璃门,迎面扑来一股冷气,非常凉爽。

  “哇,好舒服啊,我占位置啦,你们去买吃的,我要巧克力味的冰淇淋,我还要四个炸鸡腿,一包薯条……”昕儿欢呼雀跃朝窗边一个座位跑去。

  玉儿爱怜的扫了一眼妹妹的背影,挽着凌痞的胳膊朝柜台走,那里已排了两条长队伍,二人紧跟着排在众人后面,凌痞还旁若无人抓起玉儿的小手吻了吻,燥的她满脸通红。

  端着食盘坐到位置上,昕儿早已迫不急待抓起鸡腿就啃,玉儿则很淑女的小口吸着杯里的果汁,笑望着坐在对面的凌痞,忽然,有一束奇怪的目光射了过来,玉儿芳心猛的一跳,有一种嗅到危险的恐慌,笑容顿时僵死在她的脸上,脸色也一下子变得煞白,下意识低下头去,颤微微的纤手机械捏着杯里的吸管。

  玉儿暗自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做了几次深呼吸,鼓足勇气抬头望向前方,什么都没有,刚刚嗅到过的危险气息似乎也消失了。玉儿悄悄拍了拍胸口,暗笑自己神经过敏,哪那么容易碰上危险?

  “玉儿,你脸色好象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凌痞抬眸望到玉儿苍白的脸,关切问道。

  “呵,没什么,可能是天气太热,容易疲累吧,我们赶紧吃完,早点回家休息好不好?”玉儿免强笑了笑。

  “嗯,好的!”

  三人吃完东西便搭车回了家,昕儿闹着要凌痞陪她打游戏,拉着凌痞进书房去了。

  玉儿则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回想起在肯德基里萌生的警兆,渐渐觉得那似乎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真的好象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至于究竟是什么,一时又没法想明白,一颗心却因此揪了起来,暗自祈祷千万别出事。

  几天后,凌痞要去另外一座城市进一批货,临走时玉儿恋恋不舍送他到火车站,一直拉着他的手不肯放,两眼红红的,一副垂泪欲滴的样子。

  “玉儿,乖,别难过了,我不过就去两天而已,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不在的时候你就不要去开店了,免得有坏人欺负你,就和昕儿在家里好好呆着吧!”凌痞在玉儿白嫩的脸颊上轻轻吻了吻,转身跳上车。

  火车缓缓开动,滑出站台越开越快,玉儿泪流满面追着火车跑了很远,有风扬起她白色长裙的下摆,飘逸的象梦境一样。玉儿哭着追赶火车这一幕,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让凌痞心疼不已,每每想起就捶胸顿足怨恨自己不该离开她去外地!

  凌痞坐在火车上,莫名的烦燥不已,不知道为什么,玉儿离别时哀伤的面容总在他眼前晃荡,晃的他坐立不安,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在藤川市只呆了一天一夜,匆匆忙忙办完事就提前返回了,到甾州已是大半夜,一下火车便招了辆出租车迫不急待往家赶。

  离家门越近,凌痞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就越强烈,待钻出车门,看到没有一丝灯光的家时,他的心猛的沉了下去。凌痞很害怕玉儿真的会有什么不测发生,这种恐慌让他不自禁的有点眩晕,走路好象踩在棉花上一样,虚浮的差点摔倒。

  从铁门到二楼也就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凌痞却仿佛走了半个世纪那么久。

  凌痞的预感没有骗他,当他打开家门按亮壁灯,看到凌乱不堪的屋子时,整个人惊呆了。

  沙发歪倒在一边,电视机掉到了地上,厚实的桌子四条腿都断了,桌面四分五裂,墙上壁镜也被砸的粉碎,到处都是碎玻璃渣,就象遭过什么浩劫一样。更让他心惊肉跳的是卧室地上有两滩即将干涸的血迹,席梦思床垫好象被火烧焦过,被子更是烂的见到了棉絮,很明显这里曾经发生过很激烈的打斗。

  “玉儿,昕儿,你们去哪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凌痞象疯了一样找遍了几个房间,什么都没有,又跑到楼顶和楼下院子里四处找了找,依然什么都没有看到,玉儿姐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玉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还活着吗?是谁伤害了你们?是谁这么残忍?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离开你的,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是我害了你们啊,我该死,该死……”凌痞回忆起与玉儿在车站分别时的情景,颓然坐倒在墙角落,用力拍打自己的脑袋,哭的象个泪人。

  过了很久,凌痞才站起身,走到厨房看了看,桌子上还放了几塑料袋新买的东西,都是凌痞爱吃的,里面有一张超市的购物小票,日期就是昨天,说明玉儿姐妹大概是晚上遇害的。掀开锅盖,煮好的饭菜似乎都没有动过。有一些没来的及炒的菜散落到了地上,可以想象到敌人来的太突然,玉儿当时应该就在厨房忙碌,是匆忙间跑出去应战的。

  天杀的,饭都没来的及吃就被害了,谁他妈的这么毒,让老子查出来非灭了你九族不可!

  凌痞一拳砸在厨桌上,恶恨恨骂道,再一次痛心疾首的后悔为何不早点赶回来,也许只要提前几个小时就能阻止惨剧的发生了。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我凌痞孤苦了十多年,现在总算有了一个温暖的家,你为何又要把我的幸福夺走?我恨你,恨你!!

  凌痞冲到天台,对着灰暗的夜空放声狂吼,凄厉的叫声传到了很远,令人毛骨悚然,据说惊醒了好多熟睡的居民,吓的以为有什么大事要发生,110报警台为此在同一时间接到了几十个报警电话。

  几番折腾下来,东方已经出现鱼肚白,天亮了。

  凌痞拨响了小五他们的电话,招他们急速到家里来一趟。

  最先跑到凌痞家的是丁百万,随后二胖与小五几个也紧跟着来了,众人冲上楼,看到一片狼籍的家,全都呆住了。

  “老大,这怎么回事?你们家遭贼了?嫂子呢?还有小魔女,怎么都不见了?”快嘴的二胖连珠般问道。

  “没了,都没了……”凌痞两眼无神瘫坐在沙发上,象是自言自语的喃喃念道。

  “什么没了?老大,你说清楚点啊,难道有贼把嫂子绑走了?他娘的,谁那么不怕死,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老大,你说是谁,我们去灭了他全家!”丁百万气势汹汹怒道。

  “我也不知道,我去藤川进货去了,一回来家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她们都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妈的,要让我找到罪魁祸首,我一定诛掉他九族!”凌痞的眼里闪出一丝可怕的凶光。

  “二胖,我们先帮老大把家里整理一下吧,搞完了再商量如何去找凶手!”比较冷静的阿飞沉吟道。

  几个人一起帮着收拾,心里却暗自猜测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上门来行凶,失踪的玉儿姐妹还能找回来吗?

第1卷 第十七章 莫名其妙的失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