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感动玫瑰誓言

    “美丽的姑娘,你还会守侯着玫瑰花而害怕它的凋谢与枯萎吗?

  美丽的姑娘,你还会为了他与你之间的冷漠而伤心吗?

  美丽的姑娘,你还会为了没有买到一样的风铃而遗憾吗?

  美丽的姑娘,你还会为了玫瑰誓言而等待吗?

  美丽的姑娘,请相信我,玫瑰誓言一定会实现的。

  因为你我都相信爱情,信仰奇迹的出现,童话会是最真实的爱情!“

  清晨,左岚被阳光叫醒,晶莹的阳光冲过窗帘的阻隔,闯进她的心房,留下明媚的痕迹。

  “今天会是一个美妙的一天。”

  照例收到了美丽的玫瑰和浓情蜜意的字条,左岚不明白,为什么理想中的他和现实会有那么大的差距。

  他的冷漠与字条上的言语矛盾,冲击着左岚的思绪。

  “这到底是为什么?”

  左岚不再说话,因为她听见一阵悦耳的声音传来,她打开门,一串美丽的风铃悬挂在他的房门上。

  通过房东,左岚知道了他是自己新来的房客,叫做范沉,难怪昨天会在楼梯的位置碰见他。

  “好美丽的风铃,好象是在祝福着,又像是在等待着某个人的归来。”

  “是在等待着我的归来吗?”左岚自言自语道。

  如俊打来电话,说在楼下等着她,左岚的心立刻就被惊喜充盈了,想不到他会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

  “如俊,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当然有了,你下来吧,我就在你的楼下。”如俊急忙挂上了电话,仿佛害怕会遭到拒绝似的。

  左岚匆匆梳洗一番,然后急忙下楼,他的眼前满是如俊的身影,经过这许多天的熟悉之后,左岚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依赖如俊温暖的笑容了。

  每当左岚有什么烦心事的时候,温柔的眼神就会出现在她的身边,绝对不会让她一个人默守忧伤与失落的。

  下楼的时候,左岚再次和他擦肩而过,依然是没有任何的言语,就像两个陌生人一样,没有共同的话题。

  左岚没有想太多,她微笑着跑到如俊身边,如俊斜靠在跑车上,今天的他照旧穿了一身白色的西服,更加显示出潇洒的风度。

  “如俊,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因为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办,顺路来接你上班。”

  “接我上班?我可以坐公交车去的。”左岚故意气他。

  “可是坐公交车很挤的,这几天我可是深有感触。”

  “可是你带我去上班,被别人看见了,会怎么想?”

  “你何必去在乎别人的想法呢?只要我们彼此之间是纯正的友谊,任何风言风语都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的。”

  “你说的有很有道理,可是我怕会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

  “没事,我是不会在乎这些的,我总不能因为害怕自己被别人指着背说成是色狼,而让你整天地挤公交车吧。”

  “谢谢你,如俊。”

  “不用谢我,赶快上车吧。”说完,他绅士地为左岚了开车门。

  汽车飞奔在公路上的时候,左岚在想他刚才所说过的话,“他真的只是把我当作朋友吗?”

  “为什么我会有一点点失落的感觉?我难道对他动了感情吗?”这些问题,左岚都无法回答,因为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些令人费解的问题。

  倒是左岚下定了决心,要买一个风铃,和范沉一模一样的风铃,然后看他的反应。

  这几天,左岚一直心神不宁,她似乎感觉到和范沉之间是一个误会,甚至说是一个错误,她必须明白真相。

  果然不出左岚所料,看见如俊接左岚上班,一些人便开始议论了起来,对于这些,如俊不但不生气,看样子好象还很受用。

  可是左岚忍受不了着眼点冷嘲热讽,他们在左岚的背后指指点点,就好象左岚是一个历史罪人一样。

  “如俊,你听见了关于我们的言语了吗?”左岚还是忍不住地问了如俊。

  “是的,我知道,左岚,别把这些放在心上,好吗?”依然是温柔的眼神,柔情的话语。

  “可是如俊,你知道吗?对我的影响非常的不好,而且我不想让一个人知道。”如俊一直都不知道有个神秘者在左岚身边,许玫告诫过左岚,不要让如俊知道这件事,可是左岚害怕这些风言风语让范沉听见。如果是那样的话,左岚就会失去一份浪漫的爱情。

  “是谁会对你这样重要?”如俊显然大吃一惊。

  “一个神秘的送花人,他每天都会送我一束玫瑰花。”

  “是暗恋者吗?”如俊恢复了笑容,显然这些话对他不起任何的作用。

  “算是吧,这是我第一次接受男人的鲜花,所以我很珍惜这段感情,所以我不想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你认识他?”如俊有些惊讶,他似乎感觉出某些地方不对劲。

  “当然了,而且他就住在我的对面。”左岚淡然地说道,她不懂为什么如俊会如此的惊讶。

  “那你是怎样认识他的?”

  “他和我约定好在咖啡厅见面,那一天我好像也看见你了,对了,你去咖啡厅的时候,很匆忙的样子,是约会吗?”

  “是不是‘温馨港湾’咖啡厅?”

  “对,就是在‘邂逅缘分’的桌子前,我认识了他,其实也只是见了他一面,彼此并没有交谈,因为他说现在还不是交往的时候。”

  “原来我错过了。”如俊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左岚却没有发现这一点。

  “你错过了什么?”左岚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错过指的是什么。

  “我错过了我的梦中女孩。”

  “梦中女孩?”左岚更加迷惑了,他口中的梦中女孩究竟是谁。

  “那是我从小就做梦梦见的一个女孩,我已经找到了她,约定好了见面,可是却因为空间与时间的阻隔,我们擦肩而过,也许这一切都是一个错误。”

  “如俊,你和你的女孩也许是错过了,我和他之间又何尝不是。”

  “怎么,你和他之间?”如俊忽然间想找到了希望一样,眼中闪烁着光芒。

  “他对我就好象是陌生人一样冷漠,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总感觉到我们之间好象是一个错误。”

  “左岚,我认为你应该及时找他谈谈,因为爱情不会永远为你而停留,如果抓不住,时间会将它带走,遗漏在生命的痕迹里。”

  “放心吧,如俊,我会找到他的,有些事情是回避不了的,不是吗?”

  “左岚,如果他真的爱你的话,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些风言风语的,我尽量和你保持距离,好吗?”

  “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受委屈。”左岚不好意思地望着如俊,从他的眼中,左岚看见了宽容与柔情,以及难以隐藏的怜惜。

  “傻丫头,我怎么会怪你呢,只要你开心就行了,从今天起,你和我之间再也没有道谢与抱歉的话。”

  “嗯,我会记住的。”

  中午下班之后,左岚拉着许玫逛市场,她要买一个和范沉的一样的风铃,以此来试探他对自己的态度。逛遍了近乎所有的饰品店,也没有找到她想要的风铃,最后在一家位置比较偏僻的商店橱窗里看见一串和左岚见到的一模一样的风铃。

  左岚走进店里,指着橱窗里的风铃问老板,“老板,这个风铃多少钱?”

  “对不起,小姐,这个风铃是不卖的。”

  “为什么?”左岚没有想到好不容易找到的风铃却不会卖给自己。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它不能卖,卖了就失去了意义。”

  “为什么放在橱窗里的风铃却不能卖?”左岚追问着老板。

  “原来这个风铃是有一对的,是我女儿和他男朋友见面的时候送给她的,所以我女儿很珍惜它。”

  “那么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就要结婚了。”老板笑呵呵地说道,“这一对风铃是我放进橱窗里的,目的是可以让更多的人祝福他们。”

  “既然是为了别人祝福,那么为什么现在就只剩下一只了?”许玫好奇地问老板。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不能卖给你们。”

  “难道另一只摔坏了,或者是丢了?”许玫继续追问,她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

  “另一串风铃被我卖给了一个年轻人,所以我才不能把这最后的一串风铃卖给你。”老板略显出遗憾的神情。

  “那么你为什么要把你女儿的祝福卖了呢?”左岚问着他,似乎想要知道关于范沉的事情。

  “因为那个小伙子,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让我卖给他,他说买这个风铃是为了等待一份幸福的回归,听见他说的很感人,我就卖给了他,希望他和他的爱情真的能够回归。”

  “老板,那个小伙子是不是很英俊,喜欢穿着深灰色的大衣。”

  “小姐,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和他是朋友?他是很英俊,但是我从他的眼睛中可以看得出,他对等待着的爱情很在乎,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忧伤。”

  “谢谢你,老板,我明白了。”左岚拉着许玫离开这家店。

  “我们可以去其他的店看看,也许会有的卖。”许玫安慰着左岚。

  “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许玫不明白她的话意。

  “原来我和他之间真的是一场误会,或者说是一场玩笑。”

  “你怎么会这样说?”

  “因为老板刚才说他买风铃的目的是为了纪念一份感情,他在用这一种方式在等待着曾经的幸福回归,我和他之间没有开始,又谈何回归呢?”左岚的眼睛中隐含着一丝的落寞,但是片刻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至少不会在受它所累了。

  “左岚,你没事吧。”许玫害怕她会无法抑制痛苦而出什么事情。

  “放心吧,许玫,对这份感情我只是抱有幻想而已,幸好我没有付出太多的感情,否则会被他所伤。”

  “只要你没事就行,我管他是谁。”

  看着左岚略显落寞的背影离开自己的视线,如俊走出轿车,来到这家饰品店,迎面看见了左岚想要的风铃。

  “老板,我可以买这个风铃吗?”

  “对不起,先生,风铃是不会卖的。”

  “为什么你们不把它卖给刚才的小姐呢?”

  “因为它是用来祝福我的幸福的。”店主女儿走了过来,“所以,先生,只能对您说抱歉了。”

  “可是小姐,它停留在橱窗里要干什么呢?难道是让路人为你们祝福吗?”

  “不错,你说的很对。”

  “可是我觉得它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意义。”如俊微笑着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旁边的小姐对如俊的话产生了兴趣。

  “因为与其让它放进被动接受祝福的地步,还不如让它主动地去成全、祝福另一场爱情的美丽花开。难道风铃的功能不是祝福一段完美的感情圆满吗?”

  “先生,你认识刚才的小姐吗?”

  “我是她的好朋友,请问你现在可以把它卖给我了吗?”

  “当然可以了,先生,我会祝福你和那位小姐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

  “谢谢,需要多少钱?”

  “不,先生,幸福是金钱上买不到的,是你的话打动了我,我愿意把它赠送给你,因为你幸福的时候,也是在祝福我的幸福。”

  “谢谢你,小姐,祝福你们可以永远快乐幸福。”

  左岚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看着他房门上孤单的风铃,左岚的心忽然有些忧伤,并不是因为他没有选择自己,而是为了他的感情,也许他的忧伤正是因为爱情还没有回归吧。

  “祝福你的爱情可以回归。”

  其实左岚的心里很想亲口问问他,即使是自己猜测的是事实,那么左岚也可以安静的接受,因为她发现自己并没有依赖于他的感情,而是被另外一个人始终牵挂着,那个温柔的脸庞。

  “可是他说我们之间只是友情。”左岚打开窗帘,不远处的玫瑰花长出了小小的花苞。

  “你是如俊为他的梦中女孩栽种的吗?”

  “梦中女孩?你究竟是谁?难道还没有见面你就已经把我打败了吗?”左岚靠在窗户上,默默地回忆着与如俊在一起的快乐,淡淡的幸福,左岚心里会这样想。

  门铃在左岚苦恼的时候响起,左岚走到外面打开门,然后看见了温暖的笑脸。

  “如俊,怎么会是你?”左岚发出惊喜的声音。

  “为什么就不能是我?我想来看看你难道都不行吗?”如俊微笑着看着这个女孩。

  “当然行了,我只是很惊讶你会来我这里。”

  如俊从背后拿出风铃,“左岚,你看这是什么。”

  “风铃?你是怎么买到的?”左岚记得自己说了很多的话也没有买到,想不到如俊却可以做到。

  “因为我感动了老板,所以他免费送给了我。”如俊得意地说着自己的厉害之处。

  “感动?你用什么把他感动了?”

  “用我的梦中女孩。我告诉他,我之所以要买这个风铃,是因为我要把它献给我的梦中女孩,我等待了她已经很多年了,老板听完之后,就毫不犹豫的给了我,而且还送了我一句祝福。”

  “祝福什么?”又一次听到梦中女孩,左岚的心竟然有点淡淡的疼痛感觉,因为她不是如俊的梦中女孩。

  “他祝福我早日和梦中女孩幸福地在一起。”如俊说话的语气很是温柔。

  “是呀,我也祝福你可以和你的梦中女孩永远幸福的在一起。”左岚的话语中隐藏不住的是失落与落寞。

  “可是她现在正在默默地喜欢另外一个人,而这一切都是一场错误。”

  “那么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呢,你是那样的爱她,所以你就更不应该看着她在错误中越陷越深。”

  “我也这样想过,可是当我看见她陶醉在幸福之中的样子,我就不忍心打扰她的幸福,虽然是虚假的幸福。”

  “因为你害怕她会伤心,是吗?”左岚接过如俊的话说道。

  “是的,也许巫师会比王子更好,这要靠她自己选择,我会尊重她的选择的,因为我爱她,所以才会尊重她。”

  第一次听见如俊说爱一个女孩,左岚的心猛然一阵剧烈的颤抖。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下午休假,上次我不是说要请你吃饭吗?”说完,如俊拿出买来的菜。

  “今天我为你做一次饭,算是补偿你的胃吧。”

  “你会做饭?”左岚似乎不相信这样一个有钱的贵公子居然会下厨房。

  “这是当然,你就等着大饱口服吧。”

  左岚看见如俊一个人在厨房中忙碌,心中有些许的甜蜜,“如果这个男人为为我做一辈子的饭该有多好。”

  “可是,他的心中永远只有梦中女孩,而我不过是他生命中的过客而已。”想到这里,左岚的眼神掠过一丝暗淡。

  如俊的手艺确实很好,左岚没有想到一个男人居然可以做出这样好吃的菜。

  “如俊,我都不敢相信,你居然会做饭。”

  “这有什么,我母亲从小就告诉我,长大了应该学会做饭的。”

  “那么你会为了将来的妻子做饭吗?”左岚进一步的问道。

  “那是了,在你的眼中是不是男人都是游手好闲的,可是你忘记了我是在美国长大的。”

  “所以你会那样做的是不是?”

  “不错,你说的很对,既然可以相守一生,我又有什么不可以做的呢?”

  “如俊,你是美国人,那么你为什么要回到中国?难道美国没有中国好吗?”左岚一直到搞不懂为什么他会回到中国。

  “为了我母亲。”如俊淡然地说道,似乎谈到他的母亲,就会引起他的片刻心伤。

  “你知道我的中文为什么会这样流利吗?”

  左岚摇摇头,表示不明白,她的样子好象是要洗耳恭听。

  “我的家庭是在国家动乱的时代来到美国的,当时我的爷爷还在世。虽然是离开了中国,但是爷爷却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中华血脉,他时刻都在思念着家乡,并且希望可以回到故乡。”

  “所以你才会回来吗?”左岚问如俊。

  “并不是如此,我的爷爷在我还没有出生就已经去世了。父亲为了完成爷爷的心愿,所以在我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让我在中文与英语的语言环境中受到熏陶,所以我的中文才可以这样,不仅如此,我的中文字写得也很好。”

  “平时很难见到你写字,有机会一定要看看。”

  “其实你每天都会见到。”如俊有些喃喃自语。

  “我每天都能看见吗?我怎么不知道?”左岚奇怪如俊的话没有来路。

  “没有什么,我告诉你我为什么会回到祖国吧,其实家庭是一个方面,还有就是梦中女孩的原因。”

  “梦中女孩?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左岚不记得是第几次听见她的名字了,但是每一次听见,心里就会有些难过。

  “为什么如俊会如此的牵挂她?”左岚的思绪都被自己隐藏在心灵深处,如俊永远也不会知道。

  “我的母亲很爱我,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总是喜欢坐在她的膝盖上,听她讲童话故事。每一次我躺在她的怀里睡着的时候,母亲总是会拍着我的头,发出长长的叹息,因为小时候的我很脆弱,不懂得坚强。

  如俊说话的时候,因为思念而有些伤感,左岚不知道该如何得安慰她,因为很难见到如俊忧伤的样子。

  “对不起,如俊,我不该引起你的伤感。”左岚为自己的不礼貌感到自责。

  “没什么,我并没有介意,只是忽然间很怀念我的母亲。”

  “伯母还好吗?”

  “是的,我母亲一直都很爱我,她很好,左岚,谢谢你的关心。”

  左岚蓦然想起了“玫瑰誓言”,这个问题已经在她的心底缠绕了很久很久,左岚迫切的想要知道关于这个童话的一切。

  “如俊,你知道‘玫瑰誓言’吗?”

  “我知道这个童话,我记得还是小时候母亲告诉我的。”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吗?我很想知道这个童话。”左岚认真地看着如俊。

  “既然你是这样迫切的想要知道,我当然可以告诉你。”

  “大约一千年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国度,人民和平相处,没有任何的纷争,也没有杀戮,国王有一个非常英俊善良的儿子,王子是最好的继承人。国王一直认为王子会得到幸福,直到有一天,王国里来了一位巫师,他告诉国王,王子会在十八岁那年死去。

  国王很惊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于是他将巫师驱逐出王国,并且不让人告诉王子。

  等到王子十八岁的时候,一次出外打猎,王子迷了路,在森林中受到野兽的攻击,幸好被一位美丽的姑娘救了。“

  听到这里,左岚忍不住地问道,“结局是不是王子娶了美丽的姑娘,幸福美满?”

  “结局并不是所有的童话那样美丽而欢乐,这个童话的结局是一个悲剧。”

  “后来呢?”左岚想尽快地知道结局。

  “王子确实爱上了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子,并且要将她迎娶回宫,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左岚,你猜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

  左岚摇了摇头,“我的感觉一向不是十分准确,难道会是遇见了另外一个喜欢这个姑娘的人?”

  “左岚,你很聪明。的确,原来这个国家的大将军也爱上了这个姑娘,将军同时也是一名巫师,他的巫术很厉害,他欺骗了姑娘,让她把自己当作是王子,而且和他一起私奔。”

  “那么王子呢?”左岚的眼中有中为这份悲剧的爱情惋惜的眼神,她继续追问着如俊。

  “那个美丽的姑娘被巫师带到一座城堡的墙外,巫师骑着洁白如雪的马,他回过头,冲姑娘微笑。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带我到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姑娘一连串的发问,她不知道这是在哪里。

  ‘美丽的姑娘,我是你的王子,你不记得了吗?我要带你逃离这座魔鬼的城堡,我会带你回到我恢弘城堡,为你举行令所有人都羡慕的婚礼。’

  ‘这句话我好象在哪里听到过。’

  ‘当然了,你不记得了吗?是你把我从树林中的怪兽口中救下来的吗?我许诺过要娶你做我的王后。’

  ‘是真的吗,英俊的王子?’

  ‘是的,美丽的姑娘,我已经爱上了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不可遏制地爱上了你,请跟随我回到我的王国吧。’

  巫师拉着她的手,跨上马,准备逃离城堡,却发现前方出现了一个人,他也是骑着一匹白马。

  他走过来,女子看见了他的容颜,他就是失去爱情的忧伤的王子。王子一脸忧伤地望着她,‘美丽的姑娘,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你难道不在的我才是你的王子吗?而他只是一个骗子。’

  姑娘相信了他的话,口中却不有自主地说出,‘不,他才是我的王子,我是不会认错的,而你是假冒的,你才是一个大骗子。’

  ‘美丽的姑娘,难道我们真的要偶然地路过,必然地错过吗?’

  姑娘想要摇头,却被疾驰的白马带走,她看见了王子脸庞上晶莹的泪滴。

  ‘美丽的姑娘,我才是你的王子,请你不要离开我。’“

  “如俊,为什么那个姑娘明知道是真的王子,却跟着巫师走了?”

  “因为巫师对她施了魔法,所以她的意志根本就无法恢复本来。”

  “如俊,那个巫师为什么要抢走姑娘?难道他不在的勉强是没有幸福的吗?”说完这句话,左岚的心感觉到一丝的忧伤,自己似乎也被迷乱的意志左右,一直还在相信和范沉之间不会是误会。

  “可是,左岚,你知道这个巫师的真正身份吗?”如俊看着左岚的眼睛问她,他似乎想要从她的眼睛中得到什么答案。

  “这个巫师就是当年预言王子会在十八岁时死去的巫师。”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巫师为了这个王国有爱的存在。”

  “爱的存在?”左岚似乎不理解如俊话中的含义。

  “将军带走王子的爱人之后,王子日夜悲伤,有一天,当他在花园里散步的时候,他遇见了当年的巫师。

  巫师对王子说,‘英俊善良的王子,您是否在为您的爱人伤心?’

  ‘巫师,可是我却无法保护她。’王子神情沮丧地回答道。

  ‘王子,您知道王国里缺少的是什么吗?’

  王子摇了摇头,他问巫师:“请告诉我,究竟缺少什么?‘

  ‘缺少人间的真爱,王国里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结合纯粹是繁衍后代的本能,而您却是第一个获取真爱的王子。’

  ‘可是我已经失去了它。’

  ‘王子,我可以让你重新获得爱情,只是……’

  听见可以获得自己的爱情,王子急不可耐地说道:“只要可以让我的王国得到爱情,我什么都愿意付出。‘

  巫师挥了挥手,一刹那王国里到处开满了鲜红的玫瑰花,王子却从没有见过这种花,他差异地望着巫师。

  ‘这种花是爱情花,它叫做’玫瑰花‘,它的开放需要真爱的感动。’

  ‘巫师,请告诉我该如何才能够让它开放?’

  巫师没有说话,而是给了王子一个镜子,从里面王子看见了自己的爱人死在血泊之中,原来,那个姑娘在知道真相之后,为了爱情的忠贞自杀了。

  看到这里,王子已经泪流满面了,他拔出自己的宝剑,对着巫师说,‘既然我的爱人已经为我而死,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孤独地走,我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说完,王子的鲜血从洞穿的胸膛喷涌而出,而他身旁的玫瑰花也在他死去的瞬间开放,鲜艳得无可替代。“

  说完之后,如俊看见左岚的眼中已经有泪光闪动,他慌忙安慰着她,“左岚,你不要为故事而悲伤,它只不过是一个童话而已。”

  “如俊,那么后来呢?”

  “后来,王国的人们之间有了真爱,而当他们仰望天空的时候,他们看见天堂里为王子和美丽的姑娘举行的繁华的婚礼。”

  “还好结局是让人感到欣慰。”左岚说到这里,冲如俊微笑,“其实我是被他们的爱情感动了。”

  “为爱而感动其实是最美丽的情感享受,不是吗?”如俊的嘴角上扬,左岚有看见了温暖的笑容。

  “对了,如俊,伯母为什么会给你将这个美丽的童话?”

  “因为我的梦中女孩?”如俊的眼睛里有闪亮的感伤涌现。

  “又是梦中女孩。”听到如俊又一次提到那个女孩,左岚的心里忽然一真酸疼的感觉。

  “是的,我小时候,经常可以在梦境中见到一个东方的美丽姑娘,她伴随着我成长,我告诉了母亲,于是母亲便告诉了我这个美丽的童话。当时我还小,所以不知道童话的寓意,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母亲想要对我说的话。”

  “是什么?”左岚突然间对如俊的事很感兴趣。

  “她要我珍惜这份命运中注定的爱情,永不放弃。”

  “如俊,如果有机会,我很想见一下伯母,我想她一定是一位美丽而善良的母亲。”

  “如果是这样,那么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如俊拉着左岚走出了公寓,如俊开着车向前方驶去。

  “如俊,你要带我去哪里?”左岚不知道如俊突然间把自己带上车,想要干什么。

  “带你去见一个你很想见的人。”如俊不再说话,透过反光镜,左岚看见了他眼眶里闪亮的东西。

  车子在黄昏的夕阳里向前行驶着,越来越偏僻的路呈现在他们的面前,左岚更加有些莫名其妙了。

  “如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到了你就会明白了。”

  车子最后在一块墓地前停了下来,左岚随着如俊走下车子,左岚看清了,是一个墓碑。左岚怔怔地望着如俊,不知道这里埋葬的是哪个人。

  当如俊跪在地上的时候,左岚就已经明白了,她只是不敢相信,这块墓碑的下面就是他的母亲。

  “母亲,我回来看您了,许多年以来,我却身在美国,不能够时常来看望您。”

  “如俊,你不是说伯母很好吗?”左岚一时之间不能够明白过来。

  “是的,在我的心里,母亲永远都没有离开我。”

  “左岚,母亲曾经教育我要珍惜爱情,可是我却没有把那个女孩带来,没有实现我在母亲病床前的承诺,你可以帮我吗?”

  左岚明白了如俊话里面的意思,她跪在墓碑前,对如俊母亲说,“伯母,我陪着如俊来看望您了,我相信如俊一定会得到真爱的。”

  左岚的心里却有一阵尖锐的忧伤,她心里在说,“为什么我就不是那个幸福的女孩呢?”

  “如俊,真的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孝顺,远涉重洋,就是为了在母亲的坟前拜祭。”

  “因为我母亲从小最疼爱我,当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就如同一个孤儿一样冷漠寡言,后来父亲把母亲的骨灰安葬在祖国,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自己,我要回到中国,在母亲的家乡幸福快乐地生活。”

  “可是,你的梦中女孩怎么办呢?她还是不肯接受你吗?”

  “也许吧,因为他把我当成了童话里失去爱情的王子,她不认得我了。”

  “如俊,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明白一切的。”

  “谢谢你,左岚。”

  回去的时候,如俊把左岚送上楼之后,便开车离开了。左岚看着如俊开车绝尘而去,心里的滋味不知是酸还是痛,她呆呆地望着窗外的玫瑰花。

  “玫瑰,你什么时候才会盛开?真的要等到王子为爱牺牲吗?”

  左岚默默地祈祷,祈祷真爱与幸福的到来。

第三章 感动玫瑰誓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