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恩

李雪涯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雪狼恩

    一、神秘的雪狼

  “大雪持续下了三天三夜,虽然在JL这个地方,下雪的天气是很平常的,但是仍然让人感到心寒,这场雪是离山村包括老人在内的所有人没有见过的罕见大雪,就像是冤魂一样诉说着死亡的惨烈。

  老人们都说,大暴雪就意味着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冤情。

  雪后的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村民张虎起身劈柴,准备烧火做饭,打开门一看,有一行动物的脚印,一直到家门前,而且门上还有脚印。做过猎户的他知道这是狼的脚印,可是他又没有见过如此大的脚印,好奇心使得他抄起铁棍,寻着脚印走去,脚印却突然在一块草地上消失不见了。

  他听见有动物的呼吸声,便急忙抬头,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离自己不足十米的草地上站着一只狼,浑身雪白,只是胸前挂着一块翡翠玉佩,似乎还发着光。

  “啊,是雪狼!”张虎紧张地在心里大叫一声,腿有些哆嗦,幸好雪狼的眼神里没有凶残,反而充满了仁爱。

  雪狼就这样怔怔地望着他,足足有半分钟,才转身离开,迅速地跑回深山了。

  惊魂未定的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这头狼就是离山村老人口中所说的神秘的雪狼,究竟是否真的如老人所说真的是雪狼向人们暗示有冤屈呢...”

  看到这里,李龙化的心猛然地揪紧:“父亲临走的时候不是说到JL找到线索了吗?那么会不会和雪狼有关呢?”

  李龙化的父亲是市公安局的刑警队长,三个月前因追查“5·19”特大连环凶杀案,只身前往JL寻找线索,谁料十天前突然离奇失踪了。身为刑警的他知道父亲一定是遇到了危险,父亲失踪前一个晚上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说要前往ZQ寻找线索,结果从此就没有了讯息。

  李龙化决定要赶赴ZQ解救父亲,在火车站的时候随手买了一张报纸,无意中看到了关于雪狼的消息,时间正是父亲发信息的第二天,不仅如此,根据报纸上的描述,雪狼胸前的翡翠玉佩的颜色和形状恰好和父亲身上的一模一样。

  这让李龙化心中有了思量,最后他决定改往JL一看究竟,他隐约地感觉到雪狼的出现似乎和父亲有着莫大的牵连。

  路上,他不住地祈祷,“父亲,如果真的是你的话,祈祷你平安无事。”然而李龙化心里明白,假如是父亲的话,那么也一定遭遇了不测,否则不在生死关头,他是不会将母亲送给他的玉佩交出的。

  “难道父亲是要借雪狼之口向我传递重要的信息?”

  到达JL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李龙化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便化身某电视台的记者,进入了离山村,并且找到了那户村民。

  从他的口中李龙化得知,他确实见过雪狼,胸前确实也挂着一块玉佩,显然应该是人给它戴上的,也知道了这几天里,已经有不少的记者来查问雪狼的消息。

  这些引起了他的老父亲的不满:“都是你们这些记者,叫嚷着要见见雪狼,结果把神物都吓跑了。”

  “神物?老人家,您说雪狼是神物?”李龙化对雪狼的神秘性很感兴趣,他也想尽快揭开遮盖在雪狼身上的面纱,因为父亲的生命随时都会有危险。

  “那是当然了,我小的时候和爷爷一起打猎时曾经见到过雪狼,爷爷便告诉了我关于雪狼的传说。”

  “雪狼的传说?您能够告诉我吗?”这下,雪狼越来越神秘了。

  “很久以前,有一家人被全部杀死,也是像几天前一样,下了整整一天一夜的大雪,之后,雪狼便出现了,是它引导人们发现了被掩埋的尸体,使沉冤得以昭雪。自从那以后,雪狼便成了正义的象征,被尊为神物,听老人说,只要是雪狼出现,那么人间就一定有莫大的冤屈,是天神借助雪狼之口告诉人类。”

  “那么您也见到了雪狼,是否真的出现了冤屈?”

  老人摇了摇头,“当时年纪小,以为只是传说而已,就没有在意。”

  听完老人的话,李龙化并没有认为只是传说,它一定有自己的道理,他隐约地觉得,在雪狼神秘的面纱背后一定隐藏着莫大的冤屈,只是被一只隐藏在黑暗中的手遮盖了起来。

  二、神秘雪狼背后的秘密

  天快放亮的时候,李龙化从梦中惊醒,他梦见一只雪白的狼向自己冲过来,胸前挂着父亲的玉佩,身上还驮着一个人,走近一看,发现是满身血迹的父亲。

  冷汗出了一脸,看看窗外天已微亮,李龙化起身点了一根烟,独自思索着,一想到父亲至今生死未明,他的心立刻就凉了半截。

  他听见开门的声音,刚要起身出门,就听见一声惊慌的喊声:“是雪狼!”

  “在哪里?”来不及多想,他迅速跑出屋子,便看见正前方站着一只体形很大浑身雪白的狼,若不是胸前的玉佩颜色和雪不同,谁也不会相信眼前就站着一头雪狼。

  村民吓得张大了嘴巴,要知道狼是很凶残的动物,更何况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大叔,不要管我,赶快把门顶住,也不要大声叫喊。”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雪狼是否会攻击自己了,他相信雪狼一定是来帮助自己的,因为从它的眼中看不出任何的敌意。让他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更重要的原因是害怕惊动村民,吓走了雪狼,这样一来,隐藏在雪狼背后的秘密就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在确定没有其他危险的情况下,雪狼径直向李龙化走了过来,他暗自握紧了手枪,准备在必要的时候开枪,雪狼并没有攻击他,而是在离他有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的鼻子一动一动的,像是在闻他的气味。

  突然,雪狼掉转身,沿着刚才的路跑到了一个小山丘上,它回过头来看着李龙化,那眼神好象是要他跟着自己。

  李龙化没有迟疑迅速跟着转身往回跑的雪狼,不知道为什么雪狼没有沿着原路返回,而是从新雪地跑,他没有多想,生怕自己思维稍微不集中雪狼便会消失。

  雪狼似乎是在引路,跑得很慢,好让跟在后面的李龙化不会迷路。

  雪狼在一块草地上停了下来,李龙化以为是雪狼感觉到了什么危险,他拔出了手枪黑乎乎的洞口对准前方,谁料雪狼看到他手中的枪,立刻像受了惊吓的兔子一样奔跑了起来。

  雪狼在奔跑了十几米后停了下来,这时李龙化发现前面有一个类似地洞的地方,洞口黑漆漆的透着阴森之气。

  在地洞旁边,李龙化还发现了一个小洞,里面躺着一只受伤的小狼,腿上还被人用一块白布包扎了起来。

  顾不得这么许多了,李龙化警觉地端起手枪,发现雪狼一直徘徊在洞口,却不敢下去。

  李龙化举着手枪沿着洞口一步一步地走下地洞,地洞里几乎户没有什么光线,李龙化只能一步步地摸索着前进,手忽然碰到一个东西,他立刻举起枪,对着它开了一枪,枪声在黑洞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这倒让他吓了一跳,因为里面也许就潜伏着很大的危险。

  李龙化静下心来,仔细地摸了一下刚才的东西,发现原来只是一道墙。他沿着墙90度转弯向里走,却被一个物体绊倒在地上,他掏出打火机要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借着火光,李龙化看清楚了躺在地上的是一个人,等到他看清容貌的时候,枪从颤抖的手中滑落下来。

  “爸,爸......”原来躺在地上已经死去多时的人,就是李龙化的父亲李存军,他是被人用枪杀死的,而他的手枪却别在腰间,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楚危险,他就已经被杀死了。

  李龙化拖着父亲的身体,很费力地拖到洞口,然后看见雪狼眼里有泪水流出。

  “雪狼,快来帮忙!”

  雪狼跑过来咬着他的衣服,与李龙化合力把他父亲拖到地面,李龙化来不及悲痛,他知道父亲一定是被杀死的,所以他要找寻凶手留下的证据。

  李龙化看见父亲的白衬衣的下角少了一块,他又看了一眼身边的雪狼,雪狼非但没有表现出狼噬血的本性,反而流了一滴眼泪。

  一刹那,他明白了雪狼为什么没有攻击自己。原来他父亲找到这里来的时候,便发现了雪狼和它受伤的孩子,于是他好心地为小狼包扎伤口,雪狼一定是知道恩人遇到了危险,它跳进了地洞,父亲为了让外人知道这里,他便把随身携带的玉佩戴在雪狼的脖子上,雪狼为了报恩,害怕恩人的尸体会被其他的野兽吃掉所以便搬家到这里,日夜守护着。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什么那些记者跟踪雪狼却没有发现这里。原来雪狼是在等待自己的出现,而故意混淆他们的视线。同样,父亲一定是让雪狼闻了自己的东西,所以雪狼才会在嗅到他的气味后带他到这里。

  “原来雪狼是在报恩呀。”

  李龙化想起了父亲穿的衬衣正是自己的,这样一来,即使父亲没有刻意依靠雪狼灵敏的嗅觉闻自己的气味,它也可以辨别出自己,因为小狼腿上的白布有自己的气味。

  李龙化转念一想:“可是,雪狼为什么要怕我的枪呢?”

  李龙化的目光落在了小狼腿上的伤口上:“难道小狼受的是枪伤?”

  李龙化看着眼前的雪狼,“雪狼,你是为了报恩才带我来到这里,可是我必须要找出凶手,我不会伤害小狼的,我只是想证实一下它的伤口。”

  雪狼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似的点了点头然后跑到窝里,用牙齿咬开衬衣的布,让李龙化查看。

  “果真是枪伤,但小狼的腿上没有子弹,难道是爸已经取出了子弹?”

  李龙化迅速地跑到父亲旁边,果然在衣服的夹层里找到了那颗子弹。

  “这枚子弹是唯一的证据,我要带回去。”说着便把子弹装进了口袋里。

  李龙化拿出手机准备报警,但是看到了雪狼便放下了手机,他拍了拍雪狼的头,“能够抓到凶手的话你就是我的大恩人,现在我要喊人了,你快点逃到深山里,否则他们会抓到你的。”

  雪狼很听话,衔起小狼,头也不回的走了,李龙化向着父亲和雪狼离去的背影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之后,他报了警,警察很快就赶到了现场,在地洞里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

  李龙化心情沉重地打通了局长的电话,良久才说出事情的真相:“局长,我父亲他已经殉职了。”

  三、初次交锋

  李龙化把子弹带回了刑侦科,让他们仔细检查,同时,JL公安局也将尸体检验报告电传了过来,经过一查对,子弹类型吻合,证明凶手就是射杀小狼的人。

  “局长,这份报告上的子弹类型和‘5·19’案件中凶手所使用的子弹是同一种类型,我认为凶手是同一个人,而且和此案有莫大的关联。”李龙化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引得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

  王局长也点了点头:“虽然可以并案,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JL方面找不到任何的线索,我们也不知道凶手是谁,甚至连一点眉目都没有。上面限期一个月破案,真是难呀。”

  “局长,既然找不到线索,我想尽快让父亲入土为安。”李龙化说话的时候眼神充满了悲伤。

  “大龙,李存军同志虽死犹生,他这种不畏危险的精神值得我们永远学习!”

  在父亲的墓碑前,李龙化久久伫立,悲伤仍是无法抑制,他跪在墓碑前:“爸,我一定会抓到凶手,为你报仇,请您安息吧。”

  王局长把他拉起来:“大龙,你也不要过于悲伤了。”

  他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局长,‘5·19’案件中的三名死者身份是什么?”

  “大龙,这件案子你不熟悉,我告诉你。他们是‘华泰’公司的部门负责人,你问这个做什么?”身旁的小何把资料告诉了李龙化。

  “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生意的?”

  “房地产生意。”

  “大龙,你如果想到了什么就说出来,大家一起研究。”

  “在我进入那个地洞的时候,我就发现它像是一个矿洞。”

  “对了,我差点忘了,‘华泰’公司的老板陈京平一前就是做煤炭开发的,以前的公司叫做‘新丰’公司。”

  “局长,我们需要JL方面的资料,也许会有收获。”

  经过JL公安局的证实,那个地洞确实曾经是矿洞,因三年前的一次矿难而废弃了,已经有三年了,而矿洞正是新丰公司挖的。

  得到这些资料后,他们似乎看大了希望,李龙化记起了父亲临走的时候说过的话:“爸说他去JL会找到线索。而三名死者都是新丰公司的部门负责人,可见“5·19”系列谋杀案与三年前的矿难有着莫大的牵连。”

  “你的意思是说那不是一场普通的矿难事件。”

  “也许吧,根据老人们所说的,雪狼的出现就意味着一场很大的冤屈要昭雪,可见非同一般,我们可以从三年前的矿难入手。”

  李龙化和小何找到了死者的妻子,何妻似乎还沉浸在悲伤之中。

  李龙化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丈夫在死前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或者说过什么话?”

  “好像没有,他像平常一样,我并没有感觉出什么异样。”

  “那么他的帐户里存进了二十万,你知道吗?”

  “知道,我问过他,他没有说原因,只是说是陈总给的。”

  “陈总,是不是陈京平?”

  “是的。”

  “那么你丈夫生前有没有什么特别珍惜的东西?”

  “有,他似乎很在意他睡觉的枕头,已经枕了三年了他都不肯换一个新的。”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枕头的?”

  “自从三年前的矿难之后。”

  一听到矿难,李龙化立刻来了精神,“我们可以检查一下枕头吗?”

  “当然可以。”

  李龙化仔细检查了已经破旧了的枕头,手碰到一张类似于纸的东西,掏出来一看,是十二张保险单的复印件,上面的名字和三年前的死者相同。

  王局长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要保存这些保险单呢?”

  李龙化指着保险单说:“也许我们可以问问付保险费的人。”

  李龙化来到华泰公司,找到了正在开会的陈京平,在董事长办公室里,他见到了满脸笑容的陈京平。

  “陈经理,听说你以前是搞煤炭开发的,是吗?”李龙化一边说话,一边注意他的表情变化。

  “是的,我以前做过煤炭生意,不过赔了很多钱。”

  “那么你还记得三年前的矿难吧。”

  陈京平一听提起三年前的矿难,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这些都被李龙化看在眼里。

  “陈经理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呀。”

  “最近生意比较繁忙,不知道警官想要问什么?”

  “矿难中一共死了十二个人,但是只找到九具尸体,是为什么?”

  “这您应该问JL公安局,当时说是被炸碎了身体,所以才找不到。”

  “那么你们公司的何部长的银行帐户里无故多出了二十万,这你知道吗?”

  “虽然我是他的老板,但是对于他的私事,我也不清楚。”

  “可是他的妻子却说是你给他的,这你怎么解释?”

  “请你们不要听她胡说,根本没有这回事。”

  “那么三年前,你为什么要为十二名工人买高额保险,这里是你为他们所买的保险单复印件。我们从保险公司得知,三年前,你在事后得到了每人二十八万的赔偿,而家属却只得到了八万的抚恤金。你可以做出解释吗?”

  “抚恤金是按照劳务合同上双方约定的八万员付给的,我们公司也有损失。”

  李龙化见问不到什么东西,便离开了华泰公司,可是在他心中依然有这个疑问:“究竟为什么要保存这些保险单呢?”

  四、惊现尸体

  李龙化决定要再探地洞,以他的经验,陈京平的嫌疑最大,从他说话时谈及矿难的惊慌失措,到否认给钱事实可以看出,他和“5·19”案件有很大的关系。

  李龙化看着窗外,他心里在想,也许一场阴谋即将真相大白。

  这次来到离山村李龙化恢复了警察的身份,他向村长详细打听了解了地形,他还知道,自从三年前发生矿难之后,就再也没人敢去那里了。

  为了能够完成父亲的遗愿,李龙化又一次来到了地洞,他没有看见雪狼,地洞口外的的雪地上有很多脚印,他惊奇地发现,在一串脚印上都有一个雪狼的脚印,雪狼似乎想要告诉他什么。

  “难道是雪狼认出了凶手,所以才想到这样做,好让我知道危险。”

  李龙化迅速拿出一张白纸,重重地按在脚印上,白纸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很清晰的神秘脚印。

  虽然这并不是很重要的线索,但是李龙化的心里还是感到兴奋,脚印显然是新留下的,说明在警察走过后,凶手又来过这里。这也证实了他的猜测,这个地洞里面一定还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父亲一定是发现了这个秘密,才会被杀死的。

  “凶手会不会还躲在里面?”在父亲血的教训下,李龙化也不敢擅自冒险了。

  李龙化戴上防毒面具,然后向地洞里仍了两颗催泪弹,他迅速地躲避在地洞口,准备捉拿忍不住跑出来的凶手。过了很久,他仔细听里面的动静,没有听见任何可疑的声响,在确认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他端着手枪,打着手电筒走了进去。

  这次借着灯光,他看清楚了地洞的构造,这是一个回廊式的地洞,这让他联想到武侠小说里面的机关暗道。

  很快便找到了父亲遇害时的那面墙,李龙化仔细地查找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他继续向里走,矿难发生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坍塌的泥土和烧焦的衣物混淆在一起,让人难以辨别。李龙化仔细看了这里的泥土,发现都是普通的泥土,并没有所谓的煤炭。

  “为什么煤矿挖到这样的深度都没有煤炭呢?”

  李龙化在洞壁上仔细地照了照,也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手电碰掉了,李龙化在地上摸索着,忽然左手摸到了一个东西,找到手电之后,看见是一个埋在泥土里的类似放气孔的东西。

  “为什么地下会有这个东西?难道是有人故意埋下的?”

  李龙化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个念头,他记得当时看见父亲的时候,发现父亲的右手中指指向前方,如果转移到刚才那堵墙的面前的话,那么父亲的手指指向的应该就是那面墙。

  “墙的后面一定有什么秘密,否则父亲也不会以身体的姿势来暗示我。”

  想到这里, 李龙化迅速回到那面墙前,借着手电的光芒,他发现了一道很小的墙缝。

  “这道墙缝能够说明什么呢?”他贴在上面,希望可以看见什么,可是似乎墙壁里面什么也没有,黑黑的,忽然李龙化似乎感觉到一股微小的风吹向自己,一股腐臭味涌进他的鼻孔。

  身为警察的他立刻知道里面一定有情况,于是他急忙后退了两步,然后猛然踢向墙壁,脚被碰得很疼,但是墙壁却丝毫没有移动。

  “不可能的,如果真的就只是一个墙壁的话,又怎么会有类似尸体的腐臭味?”

  李龙化在墙壁上四处摸索着,希望可以找到什么机关的东西,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任何结果,正当他打算放弃的时候,脚触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只看见眼前的墙壁奇迹般地转动,移向中间,空隙正好可以容纳他进入。

  还没有进入,一股更加浓烈的腐臭味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李龙化用手电照向里面,不照还行,一照,作为警察的他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在内道的入口处,横躺着三具尸体,尸体早已经腐烂,已经看不出模样了,而且还可以看见阴森森的白骨。虽然李龙化见到过不少尸体,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和尸体近距离接触还是第一次。

  他刚想要打电话报警,忽觉得有些不妥,他要查清楚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跨过尸体,向里面走去,发现里面的墙壁上有一个小小的通风口。

  “原来这里还有一个机关密道,可是为什么会有三具尸体呢?难道这就是三年前死于矿难中的另外三具尸体?”

  李龙化似乎有些明白了,他继续向里面走去,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用光照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是一个气罐。

  “为什么矿井下面会有气罐呢?”

  李龙化把它翻转了过来,借着光看上面的字,上面写着“工业甲烷”。

  “甲烷?”他知道甲烷就是充斥在矿井中的气体,而且极易遇火爆炸,他扯过气罐,然后发现它的顶端还连着一个管子,似乎是通向地面的。

  扯下之后,他看见了刚才在地洞里发现的针孔的通气管子,“原来是这样,原来一切都是阴谋。陈京平,你真是心狠手辣,让这么多的冤魂为你铺路!”

  正在思考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发出一声凄厉的狼叫声,身在山洞里的李龙化明白,雪狼一定是在告诉自己危险的临近。

  五 生死相搏

  李龙化贴在洞口上,仔细听雪狼的叫声,雪狼似乎是站在一个高坡上,它也许是在通知其他的人,有人遇到了危险。

  李龙化悄悄离开地道,贴近地洞口,在这里能够更加贴切地听见雪狼凄厉的叫声。

  “凶手一定是在洞口等待着我出来,我该怎么办?如果就这样出去的话,肯定是必死无疑,可是如果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就是自己死了也没有脸去见为此而牺牲的父亲。”

  他悄悄地回到地道,他将三具尸体从地道里拖了出来,他把墙壁打开,心想“即使我就此死了,警察也一定可以找到尸体,为矿难中无辜死去的冤魂昭雪冤屈的。”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拿出手机,想要报警,无奈在地洞里无法打出去,在这里又无法让别人知道,李龙化只得把希望全都寄托在雪狼的身上了,他希望雪狼的叫声可以引来村民。

  他抬起头,看见了那个通风口,眼前一亮,“既然这里可以通风,那么是否意味着会有出口呢?”

  想到这里,李龙化大着胆子向里面走去,地道里潮湿不堪,空气渐渐的有些充足,这让他看见了希望,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前方有些光亮。

  “出口。”他兴奋地想要狂呼,突然他看见洞口有一个人影在晃动。

  “凶手一定是知道我会找到这个秘密,所以要把我杀死在洞口处,现在警察没有来,我该要怎样才能冲出去?”

  在仔细观察人影后,李龙化断定只有一个人,并且是持枪,这可是非常危险。他思索了一个方案后,便从地道里找到一个石头,他把石头仍向了自己视力能看见的地方。

  听见响声,歹徒立刻四处张望,并且握着手枪,走到了李龙化的视线范围,“喂,这里!”

  他大呼一声,歹徒便看向地道,趁这个良好时机,李龙化一把甩出身边携带的匕首,一刀正中他的喉咙,他还没有来得及向同伙发出信息,便如一声闷雷一样倒下了。

  趁此机会,李龙化迅速地冲出地道,终于又见到了阳光,一声枪响,震得他耳朵一阵眩晕,真的是好险,如果他再向左一寸的话,估计就没命了。

  李龙化一个打滚,滚到一个矮土坡后面,然后便看见三个持枪歹徒向他这里走过来。他看了一下自己手枪里的子弹。

  “完了,只剩下两颗了,有三个人,我该怎么办?”他看见了死在地上的歹徒身上的匕首,而此刻他是万万不能冲出去拔出匕首的,否则自己就会挨枪子了。

  他往自己的腰上一摸,摸到了一颗催泪弹,“好家伙,今天就要靠你立功了。”

  敌人越来越近了,容不得他半点犹豫了,他迅速地拉响催泪弹,仍向歹徒,急忙当中歹徒还以为是手榴弹,吓得急忙趴下了。

  就在这一瞬间,李龙化迅速地滚出去,拔掉了匕首,一个歹徒发现了他,向他开了一枪,正中他的左手,一阵剧烈的疼痛涌上心头,在这生死关头,李龙化没有犹豫,立即击毙了一个歹徒,然后向深山里逃去。

  逃进了树林里,他的左手还在不住地滴血,他撕下自己的衬衣,包扎了伤口,因为歹徒会寻着血迹找到自己的。

  血迹在白雪上很是明显,两个歹徒迅速地向李龙化隐藏的树林里寻来,并且向着可疑的目标放枪,似乎是要引诱他出来。

  李龙化打开手机,拨通了地方派出所的电话,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个歹徒已经向他这里走了过来,而另外一个歹徒便端着枪等待李龙化的出现。

  李龙化仍掉手机,握紧手中的匕首,此刻他还有一颗子弹,李龙化准备要和他们生死一搏了。

  就在这生死的关头,李龙化又听见了雪狼的叫声,简直如同震天雷一般,响彻在他的耳边。

  然后李龙化看见雪狼从密林深处狂奔而来,速度是如此之快,令接近李龙化的歹徒惊了一下,雪狼迅速地扑向持枪的歹徒,死死地咬住他的右手,剧烈的疼痛使得他仍掉了手中的枪。

  在这个当口,李龙化准确地仍出匕首,一刀封喉,杀死了那个歹徒,说时迟,那时快,另一个歹徒向李龙化开枪,被他躲过了,愤怒的歹徒向着雪狼开了一枪,躲在树木后面的李龙化便听见了雪狼的呜咽声,枪打中了雪狼,鲜血染红了身下的白雪。

  “雪狼!”李龙化的心被震撼了,他多么想冲出去,或许还能够救它一命,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够就这样冲出去,否则谁也救不了。

  歹徒继续向这边走来,走到雪狼面前的时候,雪狼忽然一跃而起,扑向歹徒。

  一声枪响,在李龙化的心头重重地敲了一下,雪狼倒下了,李龙化再也忍不住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恩人惨死在歹徒的枪下。李龙化滚了出去,最后一颗子弹留在了歹徒的脑门上。

  “雪狼!雪狼!”李龙化这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再也忍不住地留下了悲伤的泪水,雪狼是为了搭救自己而牺牲了性命,他抱着雪狼痛哭,泪眼中,他似乎看见雪狼正睁着眼睛望着自己,那种眼神似乎在说:“我已经报了恩,你一定要抓住凶手,为冤魂昭雪!”

  “雪狼,你才是我的恩人,我一定会为那些冤死的人找回公道的!”

  警察来的时候,雪狼已经死了,李龙化将雪狼火化后,带着它的骨灰回到了公安局,下一步,他要为冤魂洗刷冤屈。

  六 矿难内幕

  回到公安局,李龙化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局长,“局长,请立即批准拘捕陈京平!”

  带着拘捕令,李龙化带着刑警火速赶往华泰公司捉拿真正的凶犯陈京平,谁料到竟然扑了一个空,原来听到风声后,他已经畏罪潜逃了。

  “局长,请立即下令封锁所有的路口,严密巡查捉拿陈京平!”

  美丽的大都市夜晚更加绚丽,但李龙化的心一刻都没有放松,他知道害死父亲的凶手还没有落网,雪狼也不能白白牺牲,他一定要抓住陈京平。

  入夜,JX路口传来好消息,说已经抓住了凶犯,李龙化立即赶回公安局,在审讯室里,李龙化见到了这个平时不可一视的凶手。

  “陈经理,我们又见面了,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请你来吗?”李龙化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正要赶往外地开会,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你们莫名其妙地抓了来。”他仍然矢口否认。

  “既然你不知道,那么我告诉你,三年前的矿难究竟是怎么回事?”

  “三年前的矿难那纯属意外事故。”

  “意外事故?经理说的真的是很轻松,那么我问你,为什么所谓的矿井里竟然没有煤炭?”

  “我们公司在开发前经过了勘探,发现其中确实有煤炭,只不过在深层里,矿难发生时,还没有挖到含煤层。”他理直气壮地狡辩着。

  “可是我们找专家勘探过,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煤炭资源,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李龙化见缝插针地指出,果然他的神情为之大变。

  “李警官,捉贼拿脏,你有什么证据证明?”

  “你要证据是吧,那么我来告诉你你的阴谋。你在做新丰公司老板的时候,就已经亏了很多钱,所以你想要捞一笔钱,好东山再起。于是你瞅准了生命保险,你假借好心,为矿工购买高额保险,然后再寻找机会制造矿难,杀死十二名矿工,然后就可以得到高额赔偿。”

  “你血口喷人,我没有这样做过!”虽然为自己辩解,但此时他说话的口气明显软了许多。

  “那么地洞里面的暗道里的三具尸体,你怎样解释?你明知道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土洞,可是你要发生矿难,就必须补充甲烷,所以你在暗道里,用管道向上面通入大量的甲烷,然后洞口外的人仍进火种,便引发了大爆炸。而表面看上去,实在是正常的矿难。但是你的阴谋还是被误闯入的三名矿工发现了,为了掩盖事实真相,于是你便杀死了他们,然后从地道的另一个入口处离开了。”

  “我根本就不知道有那样一个暗道,又怎么会阴谋制造爆炸呢?”

  “我走访过群众,知道三年前你在选择这个山洞的时候,就曾经向村民询问过,那个地道其实是抗战时期挖的防空地道,正好被你利用了。这里有当年熟悉内情的村民的口供,容不得你抵赖。”

  “你继续说下去。”此刻的他,像丧失了斗志的士兵一样,低下了头。

  “这件事情不只你一个人知道,在得到保险金以后 ,你便做起了房地产生意。后来‘5·19’案件中的死者何某向你要钱,并以三年前的阴谋为要挟,你害怕有朝一日会东窗事发,所以你便买通了凶手杀死了他,为防止出现类似的敲诈,你也把其他两个知道阴谋的死者一并杀死。本以为此事做的天衣无缝,可是你万万没有想到,被我父亲抓住了线索,所以你再次派凶手前往地洞,杀死了我父亲。”

  他抬起头,“警察同志,我认罪,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干的,只是我弄不明白,你是怎么会发现的?”

  “你还记得那个凶手杀死我父亲后用他的手机给我发的一个短信吗?他告诉我父亲去了ZQ可是你万万没有想到,我是他的儿子,我知道他是从来都不发短信的,当时我差一点就上了你混淆视线的当,幸亏是遇到了雪狼。”

  “什么?雪狼!”他似乎很诧异,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雪狼。

  “不错,正是神秘的雪狼的传说,引我到了离山村,并最终发现了这个天大的阴谋。”

  “什么传说?”

  “雪狼的出现,意味着人间有天大的冤情,天神借助雪狼之口告诉人类。”

  “想不到我会败在雪狼的手上。”他这个杀人的凶手最终颓废地低下了头。

  正义的枪声响彻云霄,也让李龙化沉重的心得到了解脱,李龙化把雪狼的骨灰和父亲埋在了一起,像尊奉祖先一样纪念着自己的恩人。

  自从这以后,有雪狼出没的地方,再也没有出现过如此的冤屈,雪狼证明了人间正义这个真理,必将被人们永远地铭记在心。

雪狼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