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姐姐,你快来啊!”经过三个月的调理,漫舞的脚伤完全好了,现在正在跟林辰煜在山上放风筝。

  “好的,我马上来。”漫舞从草地上坐起来看见林辰煜的风筝正欲下坠。这三个月来,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出过门,偶尔小洁会把她扶到院子里坐一下,倒是林辰煜经常会跑过来要她讲故事不然真的快要闷疯了。本来她老早就要出去了,可是小洁她们一定要她躺足三个月才可以出去玩。

  今天一获批准,她马上就要出去玩,这下可乐坏了林辰煜,因为他的父母在外有事情给耽搁了,所以还没有回来,而他的舅舅独孤浊也因为庄里出了一点状况正和子誉在忙。所以,照顾林辰煜的事情就交给她了。在这三个月里,她跟林辰煜培养的感情,外人根本看不出来他们只相处了三个月。

  “姐姐,风筝快掉下来了。”林辰煜焦急地道。

  “知道了,来了。”漫舞赶紧跑过去。

  漫舞跑过去把帮他把风筝放好,”你拿着放,姐姐在坐一下。”好累啊,很久没有这么运动过了,骨头快要散了似的。漫舞躺在草地上,看着蓝色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晒着温暖的阳光,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

  “姐姐,风筝线断了,姐姐。”林辰煜跑过来把漫舞给推醒。

  “掉哪里了。我们去找一下。”漫舞起来带着林辰煜去找风筝。

  “惨了,姐姐,风筝掉在树上了。”林辰煜看见风筝挂在树梢随风飘动。

  漫舞看了看周围,没有可以勾得到的东西,”哎,只好姐姐爬上去帮你拿了,你在这里等着,姐姐爬上去。”漫舞对他道。

  “那你要小心啊。”林辰煜看看头上的风筝,这样很危险的。

  “安啦。”漫舞把裙子撩起来插在腰间,抱着大树往上爬。

  林辰煜站在大树下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自己喘气会影响到漫舞,看着漫舞小心翼翼地往树杆上走去,他的心都提着。小心,小心啊,他默默地念 着。

  “拿到了。”漫舞也松了一口气,可是现在该怎么回去呢?树杆好像有点快撑不住她的重量了。漫舞怕自己一动会断得更快,自己又不敢放手。怎么办呢?照原路回去,还是抓住离自己还有一手之远的另一个树杆,正当漫舞犹豫不决的时候,树杆”叭”的一声断了。完了,这下肯定屁股开花,得躺上三五个月。

  “啊。”林辰煜用手捂住脸。

  独孤浊好不容易抽出一点时间回来看一下,可是回到庄里,听下人说漫舞和煜儿出去玩了。一个小孩子和一个对周围环境完全陌生的女孩子他可放心不下,最近有一伙人在他经营的茶楼的闹事,给他解决了,他怕那些人心有不甘,会回来找他家人的麻烦,也许正在视时而动,他还是小心点好。

  没有欲期中的痛,漫舞睁开眼,看见一个放大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啊。”漫舞反射性叫出声。

  “姐姐,不用怕,是舅舅。”林辰煜从手缝里看见是独浊孤抱着漫舞。

  正当他找到他们的时候就看见漫舞在树杆上下不来,本来就叫他不要动,等他过去,可是又怕会吓到她反而越弄越糟,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说,她就掉下来了。

  “你看爬得这么高干什么啊。”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把自己给弄伤。脚伤才刚刚好,现在马上又去爬树,如果他没来,这次不会骨折才怪。

  “我去拿风筝啊。”她扬起手中的风筝。

  “为一个风筝你居然爬得这么高,还差点摔成骨折。”

  “我哪里会知道我会摔下来。如果是这样,我也不会爬上去的。”你以为我喜欢躺在床上啊。躺,等等,漫舞发现自己还躺在独孤浊的怀里。

  “你先放我下来啦。”漫舞从未跟一个大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脸上马上飘起了两朵红霞。

  独孤浊见自己还抱着她,马上小心地把她放下来,漫舞则猛得往后一退。

  “不用这个样子吧,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独孤浊见她这种反应挺不好受的。

  “救命恩人,那小女子要不要以身相许啊。”漫舞则开起他的玩笑来了。

  “好啊,如果你愿意,我不会介意的。”独孤浊也不弱后。

  “好啊,好啊,如果姐姐嫁给舅舅,那样姐姐就可以永远跟我玩了。”林辰煜以为他们说真的呢?

  “喂,你可不要误导小朋友啊。”漫舞急了,这怎么可以当真呢?

  “我可没有,是你自己说的。”

  “我,哪有。哎,懒得跟你辩。”漫舞转身跟林辰煜说道:”煜儿,不要听你舅舅乱说,姐姐呢是不可能嫁给你舅舅的。”

  “为什么啊,我舅舅不好吗?”林辰煜不明白,以他舅舅现在身份地位是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姐姐她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不是你舅舅不好,而是姐姐不好。”该怎么解释给他听呢,自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是不可能留在这里的。万一到时候自己必须离开的时候,那留给他的只有伤悲。

  “怎么会呢,我不觉得啊,姐姐你人好,长得又好看,再说了你对我也很好啊。”林辰煜以为这样就够了。

  “姐姐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啦。反正这是不可能的。”

  “哦。”那我得想办法帮帮舅舅才行。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独孤浊听到她跟他是不可能的时候心理总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他似的。

  “你舅舅怎么了,好像怪怪的。”漫舞见他收起了刚才那副开玩笑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

  管他呢,”我们走吧。”漫舞牵着林辰煜跟在独孤浊后面往回走。

  * * * * * *

  为什么听到她说自己不可能嫁给他的时候会有这种反应呢。难道自己真的爱上她了,原以为是自己多想了,可是这几天没有见到她,心里老是惦记着她。无论多忙都抽一点时间回来就想看她一眼。是的,一定是爱上她了,为了自己将来的幸福,独孤浊打算从现在开始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小姐,你回来了。”小洁见漫舞坐在房里看着窗外。

  “是啊。”漫舞头也不回地应道。

  “小姐,你怎么了,今天出去玩得不开心吗?”

  “不是的,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自己将要离开这里了,她改变主意了,本来打算要在这里打工的,可是说不定她还来得及好好地游览一下古时的景色就莫明其妙地被带回现代,那样岂不是很可惜。所以她打算过几天就走。

  “小姐,你是不是有心事啊。”小洁只见过她刚来的时候这个样子。

  “没有。”

  “是吗,我总觉得你有些不对劲。”

  “那是你多心了。”现在还不是时候让她知道。

  “没有就好,那你休息一下,等一下就要吃饭了。”

  “好的。”

  “小洁,漫舞在吗?”独孤浊在走廊上碰到她.

  “庄主。小姐她在,可是她从外面回来后好像有心事。”

  “是吗?我去看看她。”独孤浊走进秋苑。

  独孤浊刚一进大门就看见漫舞坐在窗口,望着天空,好像是在想什么心事。有什么事情让她这么烦恼的。

  “漫舞。”独孤浊唤道。

  “庄主,你来了。”漫舞听到叫声看着来人。”快进来坐吧。”

  漫舞打开房门让独孤浊进来,招呼他坐下。”不知庄主过来是否有事”

  “没什么,听小洁说你好像有心事。”

  “你别听她的,我没事。”

  “你有事不凡直说,看看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庄主,我真的没事。再说了,在这三个月里你已经很照顾我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呢?”

  “不知道怎么谢我,要不我提个建议如何。”

  “好啊。”

  “以身相许如何。”独孤浊想看看她到底有什么反应。

  “庄主,你不是开玩笑吧。这种玩笑是不能乱开的。”漫舞没想到他提出这种要求。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独孤浊认真的道。

  “我……”漫舞不知如何回答。如果他真的强行要她怎么办呢?

  “哈哈,我在跟你开玩笑啊!瞧你,吓得不知如何回答我了。”独孤浊只不过是想确定自己在心中有没有份量,现在看来,还是零呢。

  “你吓死我了。”漫舞总算松了口气,在没有感情的基础下她是不会跟别人结婚的。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说真的,你真的没事吗?那我怎么看你闷闷不乐的。”

  “我,我明天打算离开这里。”早晚都得跟他说,既然他都问了,还是现在跟他说好了。

  “什么,你要离开这里。为什么?”独孤浊被她说的话的确吓了一跳,离开,那不打乱了他的追妻计划。这可如何是好?

  “我打算去外面看看,游览一下。我很久没有好好地玩一玩了,以前在我自己那里一天到晚就知道工作,现在也没有必要这样了,所以我打算好好地去玩一下。”

  她不过是他的客人,独孤浊没有理由不让她走,可是他才刚确定了她在自己心中的份量。

  “明天一早就走吗?能不能在呆几天。”

  “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我怕你来不及准备。”

  “我一个人,哪有什么东西可以准备的。”

  “就算这样,那你也该他们打声招呼吧。必竟你跟他们相处的也不错啊。”

  “我会的,明天一早我就去跟他们道别,我想担误不了什么时间的。”

  “那好吧,我先走了。”

  “好的。”漫舞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走得这么急。

  “小姐,庄主请你去大堂吃饭。”小洁推门而进。

  “去大堂,我不是一向在房里吃的吗?”漫舞觉得奇怪,为什么他突然会请自己去大堂吃饭。

  “我也不知道,刚才庄主叫我过来找你去吃饭。”

  “这样啊,那好吧。”反正明天就要走了,趁吃饭的时候跟大家说一下,省得明天要一个一个说。

  漫舞和小洁来到大堂,见独孤浊坐在正位上,左边坐着子誉,右边坐着林辰煜。

  “姐姐,你来啦。”林辰煜看见漫舞进门马上跑过去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到位置上。

  “是啊!大家好。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关系,刚好开饭。”独孤浊道。

  “今天这一餐是为你饯行的。”

  “饯行,你要走吗?”子誉惊讶地看着漫舞。

  “是啊,我打算明天就走。”漫舞道。

  “为什么,这里不好吗?”

  “不是。这里的每一个人对我都很好,而且我在这里住得也很舒服。”

  “那你又为什么要走啊。”

  “我想学你啊,到处去游历一下。”漫舞也能听闻他的游历事迹。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以后就有个伴了。到时候我们就一起去闯荡江湖。

  “干爹不是下了最后通谍了吗,再不回去,马上给你成亲。”独孤浊就是不喜欢他跟她扯上什么关系。

  “你不要提我的伤心事好不好。”子誉做出一副伤心状。

  “干舅舅,你不要逗了。姐姐,那你也带我去吧。”去玩当然好了。

  “那当然不行啦,姐姐这次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万一你爹娘回来找不到你怎么办啊。”

  “可是,要是你走了,那我不是没有故事听了,也没有人陪我玩了。”林辰煜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你不是还有你干舅舅和舅舅吗?”

  “你也知道他们有多忙了,根本没有时间跟我玩。再说了,干舅舅也马上就要回去了。”

  “也许你爹娘明天就回来了呢?”

  “不可能的, 他们还要很久才会回来的。”

  “煜儿,姐姐真的不能再留下来了。那姐姐答应你,如果有一天回来,一定去看你,带礼物给你好不好。”

  “煜儿,你不要再烦姐姐了,我们先吃饭,不然菜都凉了。”独孤浊劝道。

  “煜儿乖啦,我们先吃饭好不好。那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西湖醋鱼喔。”漫舞把鱼挟到他的碗里。

  “好啦,我们吃饭吧。”子誉道。

  “我在这里以茶代酒敬你们一杯,谢谢你们这一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漫舞举茶敬道。

  “不用客气,我们早把你当成自家人了。以后如果还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只管说,我们一定会尽量帮你的。子誉说道。

  “真的很谢谢你们。”漫舞的双眼泛起了泪光。

  “我还要去跟他们道别,你们慢慢吃。”漫舞起身回房不想在他们的面前掉泪。

  “小姐你为什么要走啊。”小洁现在才知道她的心事。

  “没有原因,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啊,现在伤好了,适时候离开这里了。”

  “你不是一个人嘛,反正去哪里都一样,为什么不留下来呢?”

  “外面的世界好大,我想出去见识一下。”

  “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以一个人上路呢。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啊。”

  “不会的,我女扮男装不就可以了。”电视里不都这么演吗?

  “这虽然是一个好办法,可是,我觉得还是不妥。”

  “你安啦,我会没事的。”

  “小姐!”小洁也不知道该如何劝她,只希望能打消她离开的念头。

  “你不要担心了,我以前还不是一个人,也不活得好好的。”

  “可是……那好吧,你一切都要小心啊”小洁知道自己劝不了她,只好祝福她一切顺利。

  “谢谢你,这段时间里对我的照顾。”

  “小姐你不要这么说嘛,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小姐从来没有把她当下人看,要是小少爷拿了什么好吃的东西给她,她都会分一些给自己。

  “很晚了,你也去睡吧,我还要整理一下明天要走的衣服。”

  “我还帮你理吧。”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那好吧,小姐如果还有什么事可以叫我。”

  “好的。”

  漫舞从床底下拿出自己从现代穿过来的衣服和包包,明天就要离开了不能把这些东西给忘记了。

  “姐姐,再见了。”林辰煜的眼睛闪着泪光躲在门后轻声地唤着。他知道姐姐走的时候不让他知道,因为他们都好舍不得对方。

  漫舞背着包袱转身看看她来到古代后一直住到现在的房子。再见了,希望还有机会回来看看。

  这一切都被躺在树上的独孤浊看进眼底。从她提出要离开的时候他就打算跟她一起上路,可是他又找到好的理由,所以只好先暗中安排好一切。打理完后已快天亮,自己又无睡意,就在树上休息一下。没想到会看到漫舞会偷偷地离开。也许是不愿看到流泪的画面吧。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