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 姐,姐夫。你要保重,我会好好照顾煜儿的,你们放心好了。”独孤浊抱着林辰煜向独孤柔和林星耀道别。

  “煜儿,你要好好听舅舅的话,不许调皮知道吗?不然爹爹回来要打你屁股哦。”林星耀临走时还不忘嘱咐林辰煜。

  “知道了爹爹,我会听话的。娘,你要早点回来啊,煜儿会想你的。”虽然自己很高兴住在舅舅家,可是他希望是娘跟他一起。这难怪,从小都在他娘的身边从未分来这么久。

  “娘会的,你要乖啊!”独孤柔抱抱她的儿子。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们上路吧。”独孤浊见怀里的林辰煜一副快要哭的模样,再不让他们走,等一下不知道要托到什么时候。”跟你娘说再见。”

  “再见。”林辰煜摆了摆手。看着他们远去。

  独孤浊见他们已走远:”煜儿,现在舅舅带你去山上玩好吗?”

  “好啊,我想去我们以前去的那个山上看日出,然后去池塘里玩。好不好!”一说到玩,小孩子马上不好的情绪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好。那我们出发吧,不然我们看不到日出了。”独孤浊领着林辰煜往山上走去。

  “舅舅,你快过来看,天边的云为什么会是紫色的。”林辰煜从未见过这么奇怪的云彩。刚刚还是彩色的云霞,为何一会儿便全染成紫色的呢。

  独孤浊转身看向天空。”是啊,好奇怪的现象。”从未听过有这种天象。

  只见天际紫云的颜色越来越浓,瞬间化为乌有,恢复原来的颜色。从紫云的出现到消失也不过几分钟,一些人根本不会注意到。

  “舅舅,紫云不见了。”林辰煜没未见过这种天象,还没有看够呢。一下子就不见。

  “是啊。真是难得一见。煜儿,现在日出也看过了,接下来我们去哪里玩呢?”

  “当然去水潭玩啊。也许还能在那里面捉到鱼呢?”现在娘不在,当然要玩个痛快。

  “好吧,不过现在天气转凉了,我们只能玩一会儿,不能像以前那样子。不然着凉就不好了。知道吗?”

  “知道。我们出发吧。”林辰煜有得玩当然跑得快,一下子就冲到前头去了。

  * * * * *

  好暗的地方,没有灯光,只有从外面射进来的一点微光。漫舞慢慢适应里面的光线,让自己能看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她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好像是躺在一个山洞里的一块石头上,旁边有一条小溪,水从头顶上的石头缝里滴下来,错落有序滴在水里,静下心来听好像是一篇动听的乐普。

  漫舞听着水声以为自己是在梦中,可是脚上传来的刺痛,不得不让她清醒,梦中怎会有这种刺痛感呢?”喔,这是哪里啊,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头好痛漫舞起身拍着额头,希望自己能想起来。

  漫舞托着受伤的脚,艰难的往洞口走去。越近洞口水声也越大,等漫舞到了洞口,发现原来自己是在一个瀑布后面的山洞里。也许是夏秋之际,雨水较少所以并没有瀑布。可是她看见前面居然是一个水潭,这叫她如何才能出去呢?现在脚又受了伤,如果没伤,也许还能博一博。这可怎么办呢?漫舞焦急的盯着水潭。有了打电话找救兵,漫舞赶紧打开包包找手机。完了,森山野岭没有信号。

  “救命啊,救命啊。”断了通信设备,漫舞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叫喊的。希望能有人经过救她。

  正当漫舞快要放弃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喂,救命啊,救命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漫舞使尽的挥舞着双手。

  林辰煜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怎么会看见一个穿着奇怪的姐姐坐在瀑布里面的山洞里,她是怎么进去的,而她能进去为什么出不来啊。林辰煜马上转身往回跑。漫舞见他转身就跑便急了,好不容易看见一个人,她怎么可以让他就这么走了呢。

  “喂,我在这里啊,你不要走啊!喂!”漫舞见他没有停,也没力气喊了。不是吧,难道我真的要呆在这里了。

  “舅舅 ,舅舅,那边有人在喊救命啊!”林辰煜从水潭跑到正在烤鱼的独孤浊身边。

  “是吗,在哪里啊,我们去看看。”独孤浊把鱼放在架子上,把火弄小,免得等一下回来要吃焦鱼了。

  “大水潭,我知道怎么走。”林辰煜立马冲向前带路。”就在前面了,那个姐姐的衣服好奇怪,我都没有见过,而且她是在瀑布里面的山洞里。”他还不忘将他看到的跟独孤浊说了一遍。

  “到了。舅舅你看,在那。”他手一指。

  独孤浊只见一个奇装异服的女子坐在山洞里面。看她的神情好像受了伤,而且现已快撑不住了。他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水潭四周有没有任何可以到山洞的路,她是怎么进去的。

  漫舞在林辰煜走后,以为不会再有人出现了。她的头越来越痛,现看到有人来,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

  “舅舅,那个姐姐是不是晕倒了啊。你快去救救她啊!”林辰煜见漫舞晕倒急得直跳脚。

  “煜儿,救人要紧,你先在这里等着。”独孤浊见水潭上方没有任何着力点,于是就找来一根竹子,劈开好几断,扔在水面上。借物使力施展轻功到达山洞。

  “姑娘,你没事吧。”独孤浊轻轻地唤着。”姑娘。”见漫舞没有反应,独孤浊把她抱起来用轻功回到对面。”煜儿,这位姑娘晕倒了,我们赶快回庄,请大夫为她诊治一下,你快跟上。”独孤浊抱着漫舞急忙回庄。

  * * * * * *

  “庄主,你回来了啊,这位是……”郧忠见独孤浊手里抱着一个人。

  “郧忠,救人要紧,你快去请大夫,到秋月阁。”独孤浊边走边交待。

  “是,庄主。”郧忠见独孤浊如此匆忙,也不好问。当务之急就是去请大夫。

  “大夫,她怎么样。”独孤浊见大夫出来了便问。

  “庄主,请放心,这位姑娘只是脚伤引起的发炎,又加上体虚,所以晕倒了。老夫开几副药,再让她休养一下,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哦,那就好。郧忠带大夫下去抓药。”独孤浊让他们先下去。”煜儿,玩了这么久你也累了,先下去休息一下。这位姐姐有下人看着就行了。”独孤浊对着床边的林辰煜道。

  “可是,我想等姐姐醒。”林辰煜还有好多问题要问姐姐呢?姐姐穿着这么奇怪的衣服,肯定是从外面来,想必一定有很好玩的东西。

  “你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了,姐姐什么时候醒也不知道。再说了,大夫说要让他好好休息哦。”

  “这样啊,那好吧。那等姐姐醒了我再来找她好了。”林辰煜看了看床上的漫舞。

  独孤浊见林辰煜走后,便来到漫舞的床前。仔细地打量着她,刚才他已让丫环帮她把身上那奇服给换了下来。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免得人多嘴杂,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换上这身衣服,让她看起来更加清秀,白净的脸蛋,细长的眉毛一张吐气如兰的樱桃小嘴。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啊,一位弱女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山里的山洞中呢?何况那里并不是一般人能轻易进去的。还是另有原因呢?这么些问题只能等她醒了才会有答案。

  “舅舅,姐姐醒了吗?”林辰煜一大早就跑到独孤浊的书房间里。他对这位姐姐可是好奇的很啊。

  “我也不知道啊,你这小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性急了。”独孤浊从案上抬头道。

  “舅舅,那我可以去看她吗?”好想姐姐已经醒了。

  想来她也应该醒了,也是时候该去问清楚一些事情了。

  * * * * *

  脚好痛,痛得漫舞再也无法睡下去了。睁开眼,只见古香古色的一个房间。”我难道还在做梦!”漫舞自言自语道。”

  “小姐,你醒了啊。”丫环小洁刚开推门进来见到漫舞自言自语。

  漫舞见有人进来说话,”你是谁啊,干嘛穿成这样子。”漫舞打量了一下房间,再看看她,看看自己。”在拍戏吗?可是好像没有人请我演啊,你们有没有弄错了。”

  “小姐,你在说什么呢?我不太明白。”小洁看自己的衣服,没有什么不对啊,平时都是这么穿的。

  “导演呢,我找导演跟他说清楚,说他弄错人了。”漫舞急忙下床找想人说清楚。”哎,好痛。”漫舞下得太快而牵动脚上的伤,而忍不住发出叫声。

  “小姐,你不要乱动,大夫说你现在还不能下床走动。要休养一段时间。”小洁急忙走向前让漫舞躺好。

  “我要找导演,导演在哪里啊。”漫舞抓着小洁的手道。

  “谁是导演啊,我们庄里并没有这个人,如果要找人的话,可以跟我们庄主说,他的手下遍布天下,没有什么人是他找不到的。”小洁说起他们的庄主眼里就充满了崇拜。

  “真的吗?那他在哪里,我去找他,跟他说清楚,免得到时候又要重拍,浪费人力物力。”漫舞也没注意听她说,只是听到一个可以找到导演的人。

  “姐姐,你醒了啊,你要找舅舅吗?”林辰煜一进门就听见漫舞要找独孤浊。”他快来了。”

  “舅舅,你来了,姐姐好像有事找你。”林辰煜一见独孤浊进门就抢先说。

  “哦,是吗?”独孤浊走进内厅。”你找我有事吗?”我没找你,你倒先找起我来了,不过,正好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漫舞见一个穿着古装衣服的小男孩对着刚进门的男子说话。想必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了。可是为什么他也穿着古装,难道他也在拍戏。不过他穿这身衣服真的是挺好看的。一身白色的衣服衬托出了他的儒雅之风。俊朗的外貌不比现在任何的当红明星差。他应该是有很多女孩子追吧。当漫舞沉静在自己的思绪中。

  “姑娘,你还好吧,你怎么不说话了。”这位姑娘是怎么了,刚刚还要找我,等我到了却不说话了。

  “你认识导演,那麻烦你跟他说一下,我不会拍戏的。”漫舞被他打断了思绪说道。

  “你要找导演,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得说说他的外貌,他原来住哪里。以及有关他的一切,资料越详细,我们便能越快找到他。”这个名字听起来怎么有点奇怪啊,不过这个是他们家的事,我也管不着。现在他要弄清楚的可是眼前的这位女子。

  “难道你也不认识导演吗?那这里拍戏到底是谁在负责的。”漫舞听他这么说便知道他也不认识导演。

  “你是说我们这里吗?”我怎么好像听到拍戏两个字,那是什么啊。

  “是啊!”漫舞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重复问她,难道她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庄里一切事情都是我说了算。在下独孤浊,是这里的庄主。”

  “庄主。”就是这座庄园的主人吧。”你既然是这里的主人,那你怎么会不知道是谁在你们庄里拍戏呢?”租房给人怎么会不知道租给谁呢。

  “姑娘,请恕在下愚昧,不知你说的拍戏是何物。”独孤浊不知为何这位姑娘老是提这两个字。

  “你不知道什么拍戏,那……这……为何你们穿成这样,而且房间也布置成这样。”漫舞突然有点意识到什么,希望这不是真的。

  独孤浊环了一下四周,再看看他们,再看看自己。”有什么不对吗?我们平时这样穿的。”今天衣服没有什么特别的啊,房间也没有特别添置什么东西啊。

  “怎么会这样啊,怎么会这样啊,难道,我真的……”漫舞不敢说这个事实。

  “那你们现在是什么年代。”漫舞为了证实自己所猜测的。

  “姑娘,你没事吧。”小洁见她问了一个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问题而感到担心。她不会是撞坏脑袋了吧,可是大夫也没有说撞到啊。等一下还得去请大夫再为她看一下。

  “你快回答我啊!”漫舞焦急地想知道答案。

  “姑娘,现在是明朝永乐十年。”独孤浊见她如此,想必也问不出别的什么问题。

  “明朝。”漫舞被他说的话给震惊了。”明朝永乐。”距她那里已有好几百年啊。

  “姑娘,你还好吧!”有必要这么震惊吗?独孤浊见漫舞神情呆滞地坐在那里喃喃自语,关心地问。

  “我。”这能说吗,能告诉他们自己不是他们这个年代的,而是来自几千年以后的人。漫舞犹豫着要不要跟他们说。

  “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尽管直说,只要在下力所能及的地方,一定会尽全力为你办好。”独孤浊义不容辞地说。虽然还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来历,但是看她这种神情,独孤浊就是不忍心不帮她。

  “我没事。”还是不要告诉他们好了,万一他们不相信,当她精神有问题不是更糟。

  “既然这样,那在下想请教姑娘几个问题。”独孤浊见她不想说这个也不勉强。

  “你说?”

  “看姑娘先前的打扮,并不像我们这里的人。你为何会出现在山洞里,脚又受了伤。”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漫舞自己也很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她只不过是坐在那里看日出,一道强光照射着她,后来,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姑娘是哪里人氏。”

  “我是从台湾来的,距这里很远很远。”大概他们没有听说过吧。

  “台湾。”天下之大,是还有很多地方是没有听说过的。现在外交关系搞得这么好,涌入大量的外来人员

  “是的,我们那里比较偏远,是一个小岛屿。”既然不能跟他们说实话,只好讲得笼统点,一语带过。

  “那姑娘在这里还有家人吗?如果有的话,我可以帮你去通知他们,免得让他们担心。”

  “我没有家人。”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人生地不熟,不知道要如何生活下去,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得去。

  “不好意思。提到你的伤心处。”独孤浊没有想到她没有亲人。”那姑娘将要如何打算。”

  “我也不知道,反正这里没有一个人认识,去哪里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既然这样,姑娘不妨在庄里住下,等脚伤好了以后再做打算。”独孤浊见她一个弱女子,现在若就让她走,于情不合。

  “这样会不会太打扰啊。”虽然漫舞没有地方去,可是就这样冒然地住在别人家里,好像不太好。

  “没关系,庄里这么多人,不在乎多你一个。”

  “对啊,对啊,你留下来可以陪我玩啊!”终于能插上嘴的林辰煜在那里叫道。

  “这样好吗?”漫舞还在犹豫不决。

  “真的没有关系。你不是说你在哪里都是一样吗,既然你已经到了我们这里何不先住下来,如果将来你想离开也不迟啊。”独孤浊就是不想让她离开。也许是她的脚伤未好吧,他是这么认为的。

  “是啊,姐姐,你就留下来吧。等你脚好了以后,我带你去玩啊。”林辰煜也好想让她留下来,这样以后他就可以让姐姐讲一些他们那里事情。以前听说爹爹说外面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这次爹娘都不带他去,只好让姐姐讲一些事情,让他过过干瘾。

  既然他们这么有诚意让她留下来,那漫舞只好答应下来。以后的事情,让她慢慢想清楚到底该怎么做好一点。

  “那好吧,谢谢你们。”来到这里难得遇到这么好的人,万一出去遇到坏人也说不定,想必住在这里比出去要安全的多。

  “那太好了。”林辰煜开心的拍手叫好。好开心啊,姐姐终于答应留下来了。

  “姑娘已答应留下来,冒昧请问姑娘芳名,以后也好有个称呼。”独孤浊突然想到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

  “你们叫我漫舞好了。”

  “在下独孤浊,他是我的小外甥,林辰煜。”独孤浊来到林辰煜的身边。”她是我庄里的丫环叫小洁,以后就照顾你的饮食起居。”独孤浊指向小洁为漫舞介绍道。

  “小姐,你好,我叫小洁,以后你有什么吩咐只管说,我会为你操办呢。”小洁来到漫舞身边道。

  “真的谢谢你们了。”漫舞由心感谢他们对自己这么好。

  “姑娘也累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们稍后过来看你。”独孤浊领着林辰煜走出房门,小洁也跟着出门顺手带上门。

  * * * * * *

  “庄主,外面有人求见。”下人在房门外道。

  “带他到偏厅,我马上就去。”独孤浊应道。

  独孤浊来到偏厅只见一个年约二十七八左右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着茶。

  “子誉。你回来啦,什么时候到的。”独孤浊一见到该男子便热情地招呼道。

  “我刚到不久,今天特意过来看望一下。”子誉起身相迎到。

  “这次出门也有好几个月了,想必也增长了许多见闻吧!”独孤浊也很想到处去游历一下,让自己能开阔一下视野。

  “是啊,这次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机会再去啊。”子誉也为当初这个决定而感到庆幸,这次的游历不仅让他增长的见识,而且也他结交了许多江湖上的朋友,想必将来肯定会对他的事业有所帮助。

  “怎么,这次回来难道就是要继承家业。”独孤浊想也不用想,除非他家里给了他压力,不然这家伙哪里知道要回来啊,在外面多逍遥快活啊。

  “哎,没办法,如果不继承家业,就得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子为妻。那我只好担下这个重任了。”子誉也挺无奈,当初家里一个劲得要他继承家业,他说自己还没有成家来推搪过去,让他出来游历,希望能找到一个中意的女子。可是家中的两老等了这么久实在是等不及了,所以马上就找人通知他来回,不要继承家业,要不就先娶妻。

  “那就是说你这次去游历还是没有找到合意的姑娘喽。”独孤浊知道虽然他这个朋友风流在外,那也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要他娶一个他自己不喜欢女子,那他宁愿继续风流。

  “不然我也不用这么早就继承家业啊!”子誉有时觉得生长在一个大家族里面也并没有外人想像得这么好。身为独子,家族生意迟早是要落到他头上的。

  “两老身体可好,我也好久没有去看他们了。”独孤浊近几年也要忙庄里的事情,很久没有去看他的干爹干娘了。

  “你放心好了,他们的身体可壮着呢,只是惦记着你。说你好久没有去看他们了,要你有空去一趟。”子誉与独孤浊从小就要好,两个人老是你家来我家往的。当初子誉他娘见独孤浊没有了爹娘,就决定收他为义子。

  “是啊,是该去看看他们了。近来庄里的事也打理地差不多了,过几天我就去看他们。到时我们一起去吧。”

  “好啊,我也可以找个借口在你这里住上个十天半个月的再回去也不迟。”子誉现在是能玩尽量玩,到时一到家里肯定会忙得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那我叫下人先带你去休息一下,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们晚上再好好的喝一杯。”独孤浊命下人带着子誉下去休息。

  “郧忠,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子誉问跟在他后面的郧忠道。

  “子誉少爷,你不在的时候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主子呢,还是跟以前一样打理庄里的事情。”不知道庄里多了一位姑娘算不算。”不过,我们的小少爷这几天住在庄里。”

  “哦,那我等一下去看看他。我也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一定长高了吧。”

  “是啊,小少爷现在是长高了不少,可是呢,还是那么皮。”

  “我这个干外甥和我一样很爱玩。哪里有好玩的就往哪里钻。”不过这样也好,不然庄里一点生气也没有,有个小孩在热闹多了。

  “子誉少爷,到了。”郧忠把子誉带到夏凉阁。

  “平时我现在应该住在秋月阁的吧,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啊!”秋月阁最适合在秋天住了,一到晚上秋高气爽,站在窗前赏月,还真是一大享受啊。

  “不好意思,子誉少爷,秋月阁有客人住在那里。”

  “哦,是怎么样的客人。”子誉挑眉。

  “是一位姑娘。”

  “姑娘?”难道浊他开窍了,想找一位夫人了。他这兄弟就知道打理生意,风花雪月的事一个边也不沾。

  “是的,是庄主昨天救回来的。而且那位姑娘受了伤。”

  “那姑娘受伤了。”难怪要她住在秋月阁里了,秋苑可是休养的好地方,环境清幽,可且不受外面的打扰。

  “是的,那位姑娘的伤现在没有什么大碍了。就是要休养一段时间。”

  “那我只好住这里了,总不能跟一个病人抢房间吧。”

  “好了,你先下去忙吧。”子誉合身躺在床上。

  “那小的告退了,子誉少爷好好休息一下吧。等一下我再派人过来请子誉少爷过去吃饭。”郧忠说完带上门关好。

  子誉躺在床上一点倦意也没有,还是去看看我的小干外甥好了。想到马上做到,子誉马上从床上起来走去房门,反正现在还有的是时间。

  沿着走廊子誉快到秋苑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鬼祟地 趴在门上,看着里面的情况。

  子誉无声地走到他后面拍了一下林辰煜的肩膀,”在干嘛什么啊!”

  林辰煜被突来的声音吓到,”啊!”林辰煜马上用手捂住嘴巴。他可不想被里面的人知道。”你干嘛!”本想好好骂骂拍他的人,可是一转身看见是子誉马上忘了自己想要小声地。”干舅舅,你什么时候来的。有没有带什么好玩的东西给我。”林辰煜马上抱住子誉高兴地道。干舅舅每次出远门回来一定会带好玩的东西给他,他想这次肯定也不会例外。

  “当然有了,我怎么会忘了带礼物给你呢?干舅舅什么都可以忘,就是不能忘了你的那一份啊。”子誉见到他这么开心,心情也跟愉快起来。

  “干舅舅万岁。”林辰煜真是有礼物万事足啊。

  “好了好了,你这小马屁精。你在这干嘛呢?鬼鬼祟祟的。”

  “我想去看那个姐姐,可是舅舅让我不要去打扰她休息。”

  “所以你想偷偷地进去找她对不对。”子誉就知道他想干什么。

  “是啊,可是我不能让别人发现我的。”

  “这样啊,那干舅舅带你进去好不好。”他也想看看占了他房间的女孩子到底长什么样。

  “好啊,好啊,可是我们这样进去好不好啊,舅舅说了不要我去打扰的。”

  “你舅舅叫你不要去,可是没有叫我不要去,对不对。现在我带你进去,不就没有关系了。”

  林辰煜想想也对,现在可是干舅舅叫我去的。嘿嘿,有什么事干舅舅会担着的。

  “那我们进去吧。”林辰煜说完马上推开门,拉着子誉就往里面跑。

  “不用这么急吧,慢点。”子誉可不想被人说没有礼貌,没有通知就闯人家房间,他拉住林辰煜。

  “去见人家也不用这么急是吧,我们叫人去看看你说的那个姐姐现在方不方便见人。这样闯进去太没有礼貌了。”

  “哦。”林辰煜应道。

  “子誉少爷,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啊。”小洁一出门就看见一大一小站在秋苑的花园里。

  “嗯,是这样子的,煜儿想见那位姑娘,所以我就把他带来了,不知道那姑娘现方不方便见客。”

  “那我去看一下,漫舞小姐刚吃了药,不知道有没有休息了。”小洁刚还在漫舞的房里。

  “好啊,我们在这里等。”林辰煜马上应道。

  * * * * * *

  “子誉少爷,小少爷,漫舞小姐请你们进去。”小洁从漫舞的房间出来道。

  “干舅舅,我们走吧。”林辰煜拉着子誉的手往里面走。

  漫舞经小洁的通报已经整理好坐在小厅里等他们。自从知道自己来到古代的事实后,漫舞想了很多。她打算等自己伤好以后,去找一份工作,新时代的女性总不可能在古代饿死吧。如果这庄里的人肯请她的话,那她会留在这里做下人,一来自己孤身一人,在哪里打工都一样,二来,听说这里的工作待遇也不错。漫舞从小洁口中得知庄里的一些事情,独孤浊是独孤庄里现任的庄主,他有一个姐姐 ,现已出嫁。老庄主和老夫人于几前去就去世了,庄里的一切事情自然有独孤浊来打理。自从独孤浊接手庄里的事情后,把庄里的事情打理得更加井井有条,经营的行业比老庄主在世的时候还要大,几乎能做买卖行业都插足了。家大业大自然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可是独孤浊都以庄里的事情未打理好回绝了。其实是他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也许是受了老庄主和老夫人感情的影响,使他一定要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才会打算成亲。

  “姐姐,姐姐。”林辰煜叫着呆坐在那里的漫舞。

  子誉一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坐在那里发呆的漫舞,一身淡绿色的轻纱裙,一头乌黑的秀发,顺肩披下。那眨动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一张抿着的嘴唇并无血色。看来她的身子还是挺虚的。

  “是你啊,林辰煜。”漫舞被打断了思绪应道。

  “姐姐,你在想什么呢,怎么做在这里发呆啊。”林辰煜走到她的面前。

  “没什么。”漫舞见到一个陌生的脸孔道:”这位是?”

  “他是我干舅舅。”林辰煜抢先道。

  “哦,在下段子誉。是这里庄主的义兄。”

  “你好,我叫漫舞。”漫舞见他们还站着便招呼他们坐下来。

  “我可以叫你漫舞吗?”子誉礼貌地问道。

  “当然,名字取来就是让人叫的嘛。”

  “听说你是被浊救回来的是吗?你跟他是认识的吗?你们是什么关系啊。”子誉连续问了她好几个问题。

  “我该先回答哪一个呢?”怎么一见面就问她跟庄主有什么关系啊。

  “呵呵,不好意思是我太急了,你不用急一个一个回答我就可以了。”还是不要太急了,免得吓坏了她,到时候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我是庄主救的,不过准确地说起来是辰煜,如果不是他发现我的话,我想我肯定会死在那里的。我跟庄主不认识,所以一点关系也没有。”以后有可能会成为主仆关系。

  “哦,那你是哪里人啊。”

  “姐姐她是台湾人。”林辰煜抢答道。

  “台湾?”没听说过。

  “台湾,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漫舞开始想念院长和夜心他们了。

  子誉见漫舞又出现刚进来时那种迷惘的样子,就知道让她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你想家了,是吗?”子誉问道。

  “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

  我有这么明显吗?漫舞用手摸了一下脸。

  “你为什么会单独一个人来到这里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漫舞说得是自己莫名其妙地被带到古代。

  “是啊,有时候是连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都不知道。”他也经常无缘无故地走到一个地方,在那里玩上一段时间,然后他会发现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不用费心去想那么多。

  算了,跟他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你呢,也是住在庄里的吗?”漫舞好像没有听小洁提起过他。

  “我家不在这里,不过我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那我们以后还会有机会见面喽。”

  “我想会的。”

  “姐姐,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们那里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林辰煜终于能插上话。

  “当然有啊,我们那里有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如果你能去我们那里的话,我想一定会喜欢的。”

  “真的吗,那姐姐你能不能带我去啊。”

  “我也好想回去啊,可是我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这样啊!那你回去的时候跟我说喔。”

  “好的。”

  “好棒喔,我以后可以去那里玩了。”

  “你确定你没有事吗?要不要再请大夫为你诊治一下。”子誉关心地问道。

  “没事了,就是有些事情想不起,没有关系的,我想过一段时间我会想起来的。”

  “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出来。”

  “谢谢你的关心,我会的。”

  “姐姐,在你回去以前,能不能讲一些你们那里的故事给我听啊!”

  “当然可以,只要你感兴趣,我一定讲给你听。”

  “真的吗,那你可要讲好多好多地故事给我听喔。”

  “好啊,姐姐一定讲一些你没有听过的故事给你听。”

  “好棒啊,我有故事听了。”

  “你啊,不要老缠着姐姐,姐姐现在还没有康复呢,要让她好好地休息一下。知道吗?”子誉就知道林辰煜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知道了,干舅舅,难道你不想听吗?我就不相信你这么喜欢玩一个人会对一些鲜奇的事情不感趣。”

  “你这个小鬼,有什么鲜奇的事情,你干舅舅我游历了这么久,去了这么多地方,也许姐姐说的事情,我都知道呢。”

  “我说你一定不知道,舅舅说,姐姐那天穿得衣服,还有那个包,是我们都没有见过的布料做的,而且衣服也很奇怪,跟我们这里的都不一样。”虽然独孤浊没有像子誉那样到处去游历,那也不代表他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他的手下几乎遍布天下。

  “对啊,辰煜不说,我都忘记这件事了。我的衣服和包包现在在哪里啊。”

  “应该在舅舅那里。”早上他看见舅舅和郧忠拿着姐姐的东西在那里谈话,所以他才会知道这件事。

  “那我能不能拿回我自己的东西。”只有衣服和包包是和她那个时代有关系的东西了。

  “应该可以吧,反正那些东西本来就是你的。”子誉也想看看那些听起来很奇怪的衣服和包包。”我帮你去拿吧,煜儿,你在这里陪姐姐。”

  “好的。”林辰煜应道。

  “那就麻烦你了。”漫舞道。

  * * * * * *

  “浊,在吗?”子誉来到独孤浊的房前道。

  “你怎么来了。”独孤浊开了门。

  “我想看看漫舞的衣服。”子誉开门见山。

  “你怎么知道的。”

  “哎,你也不想想我是谁啊,你家的事我哪一件不知道的。”

  “也对,只要你一到,我的那些下人啊,还不马上跟你说。”

  “这些就是漫舞姑娘的衣服。”独孤浊指向桌上的衣物。

  “做工跟我们这里的完全不一样,而且布料也是我们这里没有见过的。这漫舞到底什么来历你有没有查过。”

  “我派人下去了,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以往只要一放话出去,半天时间之内就必会有消息回来。”想来漫舞姑娘的来历不简单。”

  “那你有什么打算。总不能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住在庄里吧,万一是敌方派来的卧底,怎么办。”

  “我们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万一不是,我们岂不是错怪好人。”

  “也对,再观察一段时间吧,那我先把她的衣服送回给她。”既然已见过,也要把东西还人家了,子誉拿着她的衣服往回走。

  “我跟你一起去吧。”

  “那我们走吧。”

  “哈哈,姐姐,真的吗?那你有没有哭起来啊!”林辰煜被漫舞说的话完会给吸引住了。

  “当然没有了,不过姐姐是吓得哭不出来了。”

  “哈哈,好好玩啊,我也好想去啊。”

  当独孤浊走到漫舞房间门口的时就听见林辰煜开心地笑声,好久没有见他这么高兴过了。

  “有什么这么好笑啊,煜儿。”独孤浊和子誉进门一起进门道。

  “舅舅,干舅舅。姐姐在说她们家乡的趣事给我听呢?姐姐她说,她们家那里的老虎,狮子,还有海豹等好多动物都可以表演节目给人看的。姐姐她还说有一次她到看那个狮子表演,差一点被狮子给咬着了呢,而且还吓得哭不出来了,不过那次是一个假的狮子。哈哈,你说好笑吗?”

  “真的吗,是挺好笑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居然可以控制动物给他们表演,而且都是这么凶猛的动物。海豹,从未听闻的动物。独孤浊对漫舞越来越感兴趣了。

  “漫舞,你的衣服我拿来了。”子誉把拿到手的衣服交给漫舞。

  “谢谢。”看着自己的衣服,不免有些感伤。在这里以后都不能穿这衣服了。

  “煜儿,姐姐跟你讲了这么多也累了,我们先回去,下次再过来看姐姐好吗?”

  “好吧,姐姐现在还是病人呢,要好好休息。姐姐,我下次再来看你啊!”

  “好的。不然姐姐一个人呆在这里会很闷的。”漫舞也希望一个人能陪她说说话,这里什么娱乐设施都没有,只能聊天打发时间了。

  “那我们先走了,你好好休息。”独孤浊领着林辰煜和子誉一起出门。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