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正值冬春交换的季节,清晨的温度还是比较低。太阳慢慢地升起,清晨的曙光穿透云层,照射在空荡荡的街上,也为漫舞驱走一丝寒意。

  走了这么久,终于三三两两地看到人了。人们正在为一天的忙碌而准备。漫舞走到一家刚开门的客栈里,”你好,还有房间吗?”

  “有,当然有。姑娘这边请。”店小二把漫舞带到二楼的房间。”姑娘你先休息一下,如果有什么吩咐只管说。”

  “好的。”漫舞打量着房间,房间不大,可是还算干净整洁。住几天应该没问题。

  “那我先下去了。”店小二把门关好。

  还是先睡一下,等一下再出去好好地玩一玩。漫舞和衣躺下,睡了将近三个小时,起来洗漱。漫舞推开窗户,看见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吆喝声,叫卖声,嘻闹声, 显示了这个太平盛世,繁荣昌盛的时代。

  漫舞走在街上被两旁饰品看得眼花缭乱,看起来每一个都好别致。她走到一家玉器店,环顾四周,她的眼光被一个精心雕刻但显得很旧的盒子所吸引。

  “姑娘是否看中了这个。”从里面走出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男子,头发有点花白,脸上露出笑意指着那个盒子。

  “是的,它里面装的是什么。”

  “我也很想知道它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因为从我得到它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打开。”

  “哦,那你是怎么得来的。”

  “那也是一种巧合吧。有一天,我从外地经商回来,半路上遇到一群强盗,幸好,被一个世外高人所救。他临走时交给我这个盒子,他要我把这个盒子放在店里,如果有人能打开这个盒子的话,就把它交给这个人。姑娘,来,你试试。”店主把盒子拿出来放在漫舞的手中。

  “我想我一定打不开的啦。”

  “没关系,你试一下嘛。既然你能看中这个盒子,也许跟你有缘呢?”

  “那好吧。”漫舞慢慢地把手伸到盒子的开口处,拉着把手轻轻地往上拉。

  “太好了,打开了。”店主高兴地说。”终于找到它的新主人了。”

  漫舞看见盒子里装着一颗紫色的透明球。”这是什么?”漫舞问道。

  店主把球拿过去,看了看:”好像是一个水晶球。传说水晶球它蕴含了无解的能量,如果能加以利用便能预知未来和过去。不过并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真的吗?”漫舞并不怎么相信,这也太不科学了。

  “都是这么传的。”

  “姑娘,既然你能打开这个盒子,这个水晶球就是你的了。”店主把它还给漫舞。

  “这怎么好意思,我又不认识那个人。”怎么可以无缘无故地收别人的东西呢。

  “你忘了我跟你说过吗,只要能打这个盒子的人就是它现在的主人。”

  “可是,也许还会有人能打开呢?那不是错过它真正的主人吗?”

  “姑娘,这个盒子放在我这里已经快三个月了。从来没有人能打开它,你今天一试就能打开。说明啊它是就是属于你的。如果说以后有人真能打开,那也是他错过了啊。你相信我,你就收下吧。”

  “那好吧,既然这样,那就谢谢你了。”

  “不客气。”

  自从漫舞走出玉器店就被人跟踪。”看紧点,这次可不能再跟丢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一个看起来贼眉鼠眼的人道。还好今天出来溜达了一下,不然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找到。这三个月以来,他差不多每天都会在这里等候那个人的出现,可是每天都让他失望,害得他以为没有希望了。

  “老大,你放心, 这次一定不会的。你看我们两个大男人还怕打不过一个小女子吗?”一个个子矮小的人道。

  “你哪次不是这么说,上次还不是载了。”

  “我哪里会知道那臭娘们会武功啊。如果有机会让我捉到她,嘿嘿,我一定会让她尝尝什么叫痛苦的滋味。”想起上次被她打得痛苦,就让他恨得牙痒痒。

  “好啦,这次我们可不能轻举妄动,万一有什么闪失,我们吃不完兜着走。”

  “知道了,老大。”

  他们跟着漫舞逛了一整天,”老大,好累了,这娘们怎么这么能走啊。什么时候才知道休息一下啊。”

  “别发唠骚了,跟紧点。”

  “进去,进去。”那个男人见漫舞往一家客栈走去。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太好了。我们也可以休息一下了。”小个子说道。

  “休息,你还想休息。还不快去禀报主顾,说我们找到要找的东西了。”那个老大发话。

  “哦,我这就去。”小个子转身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盯着。

  * * * * * *

  “主人,我们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小个子来到和顾主约见的地方。

  “消息确切吗?我可不想再失望一次。”那个人传出浑厚的声音。

  “主人,这次你放心好了。我们一定有把握。”只要准备好银子就可以了。

  “好,希望如此。那你们什么时候动手。”

  “今天子时。”

  “好,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终于可以得到梦寐以求的水晶球了。当初师傅不把它交给自己,说他的心术未定,将来一定会祸乱人间。就把它交给师弟,难倒师弟就可以,他不信,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他。他的脸上露出阴笑.

  “那我们的银子。”

  “你放心,只要你们能拿到东西,十万两一分也不少。”

  “谢谢主人,我这就去办。”白花花的银子,我来了。

  “舅舅,我们去哪里啊!”林辰煜坐在马上走了快一个小时了,终于忍不住地问道。

  “我们也出去玩啊。”

  “去玩,那什么不跟姐姐一块走啊。姐姐她不是说也出去玩吗?”出去玩不是人多热闹点吗?

  “那是舅舅还没有把庄里的事情处理好啊!”

  “那你可以叫姐姐等我们啊。那样我们不是可以一起上路了吗?”

  “可是我们去的地方和姐姐不一样啊。”

  “那我们可以叫姐姐和我们去同一个地方玩啊,人多不是热闹点嘛。”

  “也许姐姐不想和我们一起去呢?说不定她有她自己的计划安排啊。”

  “那也是,那我们要去哪里玩啊。”

  “我们去江南玩。”

  “江南,爹和娘不也在那里嘛,那我们可以去找他们了。”好棒啊,终于可以见到他们了,好几月没有见到他们,真的好想他们啊。

  “当然可以啦。”

  “舅舅,我们今天晚上去哪里睡觉啊。”林辰煜看天色已晚,自己又有点想睡了。

  “怎么想睡觉了。”独孤浊见他昏昏欲睡的样子,知道他赶了这么久的路有点累了。

  “嗯。”林辰煜靠在独孤浊的身上,已经见到周公了。

  “煜儿,先别睡,不然这样很容易着凉的。”独孤浊对怀里的他说道。

  林辰煜嘟喃一声,他现在正跟周公玩得高兴,怎么舍得离开啊。

  独孤浊见叫不醒他,只好为他披件衣服,加紧赶路,希望能快点到达漫舞住的客栈。

  在漫舞打算离开独孤庄时,他就传话下去,只要她到过他所经营的茶楼、客栈等都必须跟他通报。

  “庄主。”店二小见外来来人了,出来招呼,一看是独孤浊便马上叫道。

  “嗯,把马拉下去,给我准备好房间。”他下马交待道。

  “是的,庄主。”

  “煜儿,到了,煜儿。”独孤浊轻声地唤着,见他没有反应,只好把他抱下来。

  “庄主,这边请。”掌柜的听到外面的谈话,便马上迎出来。

  “她住哪间房?”独浊孤问道。

  “庄主说的可是你交待的那位姑娘。”

  “不然还有谁。”

  “也对。她在地字一号”

  “地字二号有人住吗?”

  “早上刚退房。”

  “那我就住那间好了。”

  “好的,小的马上去准备。”

  独孤浊把林辰煜抱回房间,让他舒服地睡在床上。他让掌柜拿来账目,看了一下,不知不觉已近子时。她大概睡了吧。独孤浊打开窗户看了一下对面,房里的灯已经熄灭了。

  “独孤浊正想关门之际,突然两个黑影窜到漫舞的房门口,”他们想干什么”独孤浊惊觉地道。

  独孤浊从门缝里看着他们把漫舞的房门给撬开。在他们进去之前他马上潜进漫舞的房间等着他们,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老大,你说那丫头会把东西藏在哪里啊。”那个身材矮小的男人跟在他老大的后面。

  “我怎么知道,知道的话还要找吗?”

  “是喔。”那个男的摸了摸头。

  “那在这边找,你去那边。”那个矮小的男人被叫去找柜子。

  “好的,老大。”他应了一声。

  “笨蛋,小声点,你想把她吵醒吗?”那个男子重重地拍了他的头一下。

  “知道了。”那个矮小的男人压低声音道。

  他们到底要找什么东西,漫舞身上并没有什么值钱的,她只拿了一些基本的生活费而已,还说日后有机会会还给他们呢。

  “找到了吗?”

  “没有,老大,你呢。”

  “去那边找找。”他指向漫舞的床。

  那个男人转身来到漫舞的床边,伸手在他的床头摸索了一下,并没有找到,想伸手往里面找,就在这个时候,漫舞感到有气呼到她的脸上,睁开眼一个特大的脸出现在的好的眼里,”啊!”漫舞反射地尖叫道。

  那个男人没想到她会醒来,也被她吓了一跳。他马上伸手把漫舞的嘴捂住。”闭嘴,不然我就杀了你。”那个男人出声恐吓她。

  “唔…….”漫舞挣扎地发出声。完了,这下真的死定了。

  “放开她。”独孤浊本来想不在打扰漫舞的情况下,解决那两个人的,可是现在,只好先救她再说了。

  “你是谁。”那个两人被突来声音也吓了一跳,明明刚进来的时候没人,怎么一下子跑出个大男人来了。

  “我说放开她。”独孤浊放慢声音,语气凝重地道。

  “凭什么听你的。有本事过来啊!”他拿出一把刀架在漫舞的脖子上。

  独孤浊把桌上的扫过去,打中他的手,顿时那男人的手一吃痛,刀被他甩开,笔直往下掉,差一点漫舞就成了刀下魂,独孤浊运用内力把刀打到地上。

  那两个男人见自己没有了人质,便冲上前,围攻独孤浊。他们三脚猫的功夫哪里是独孤浊的对手,三两下就被独孤浊打在地上哀嚎。

  “还不快走。是不是要帮你们收尸啊。”独孤浊见漫舞害怕地缩在床上,便不想再让她看到血腥的画面,就此放过他们一马。

  “我们走。”领着的男人不甘心地道。

  独孤浊点亮房间的灯,”漫舞,你有没有怎样。”独孤浊关心地站在床前问道。

  漫舞睁开眼,见到是独孤浊,眼泪便花花地流了下来,”庄主。”漫舞像看到了浮木一般,拼命的抱住他。

  “漫舞,不要怕了,现在没事了。”独孤浊见怀里她的在瑟瑟发抖,安慰地道。

  “我以为我这 次死定了,再也没有机会回去了。”漫舞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也许是惊吓过后人也比较脆弱,有些话不经意的说出来。

  “怎么会呢,你福大命大,上次不是也没有事吗?”

  “上次?”漫舞抬起头泪眼汪汪地看着独孤浊。

  “就是你在山上那次啊。”

  “也对。”老天爷一定不会让她就这么死在古代的,漫舞想。

  “好了。现在没有事了,你也早点休息吧。”独孤浊伸手把她的眼泪擦干。

  漫舞被他的亲昵的动作给愣了一下,好奇怪的感觉,好像她对他的亲昵动作觉得自然,没有一点不自在。

  “怎么了。”独孤浊见漫舞不说话。

  “你能不能留在这里陪我说说话。”漫舞不想马上又一个人面对黑暗的房间。好像又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

  “可以啊。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

  “你说吧。”

  “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庄主,那样觉得好陌生。”

  “那我叫你什么呢?”

  “叫我浊就可以了,我的朋友都是这么叫的。”

  “那好吧。”他都这么说了,难道自己不答应吗,不然等一下说自己不把他当朋友。”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漫舞一下子想起来自己已经不在庄里了,那他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和煜儿去江南玩。”独孤浊现在可不敢说自己是追她而来的。

  “煜儿也来了,现在呢?”

  “他在对面房间睡觉呢?”

  “对喔,现在本来就应该在睡觉的。你看,我都被吓傻了。”

  “你不知道财不可露白吗?一个女孩子单独上路已经很危险了,居然还这么不小心。”独孤浊见她能开玩笑了,想必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我没有啊, 我根本就没有什么钱。”从庄里出来她根本就没拿独孤浊给他的钱,她怕自己以后突然回去了,那样她欠他的会更多。

  “那他们要找什么东西啊。”

  “我也不知道啊,难道他们不是一般的小偷吗?”

  “如果是一般的小偷,那桌子上的首饰他们肯定会拿的。可是他们连看都懒得看。我想他们肯定是有目的而来的。”

  “有目的,那会是什么呢?我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漫舞根本想不通自己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喔,那你今天了出去,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说不定有人在她身上藏了什么东西,而漫舞并不知道。

  “没有啊,就跟平常一样。”

  “既然这样,有可能他们找错人了,不过你以后要小心点。”既然他们没有得到他们想到的东西,肯定还会再来的。不过独孤浊并不想让她知道,免得让她担心。

  “知道了。天都快亮了,你也回去睡吧,我好多了,谢谢你。”

  “没关系,主要是你没事。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独孤浊起身帮她盖好被子。

  * * * * * *

  “去查一下这两个到底是什么人。”独孤浊把昨天那两个的画像拿给他的手下,他可想再让漫舞陷于险境。

  “是的,庄主。”

  “舅舅,你在吗?”林辰煜醒来没有看到独孤浊便叫道。

  “在。煜儿,你醒啦,快起床起早餐了,舅舅有个惊喜给你。”独孤浊听到叫声便走到屋里道。

  “真的吗?是什么东西啊!”

  “舅舅先不告诉你,你赶快起来了。不然就没有了。”独孤浊打着关子。

  “好,我马上起床。”林辰煜马上从床上爬起来。

  “叩——”外面响起敲门声。

  “进来!”独孤浊应道。

  “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啊。”林辰煜看见漫舞走进来高兴地道。

  “我来看你啊!”

  “真的吗?那太好了,那姐姐是不是也和我们一起上路啊。”

  “那当然了。”独孤浊没有给她说话机会就直接说道。

  “我…….”漫舞本来想拒绝的,可是听独孤浊的语气,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你不要拒绝了,你一个女孩子上路太危险了。昨天万一没有我刚巧路过住在这里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他想想就觉得后怕。

  “那好吧。”这几天还是有人陪着比较安全点。她想了想,觉得昨天太伙人有可能还会再来,不过她也说不上为什么。

  “太好了,姐姐可以陪我玩喽。”林辰煜高兴地叫道。

  “好了,既然这个惊喜已经收到了,敢快吃饭吧。”

  “好的。”林辰煜低头津津有味地吃着饭。

  “你原先本来要到哪里去玩的。”独孤浊问道。

  “我没有目的地,只要好玩的都可以。”

  “这样也好,你跟我们一起去江南吧。听说江南现在是山清水秀,可是游玩的好季节。”

  “好啊, 江南风景如诗如画。”在现代她就去过大陆,那里的风景真的是山清水秀。

  “那我们就这么说吧,等一下你收拾一下,我们就出发。”

  “好的。”

  “你说什么。”他们的主顾扶袖转身狠狠地说道。

  “主人,你要的东西我们没有拿到。”

  “你们不是说这次一定行吗?”

  “我们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一个男的,而且那个男的武功特别高,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那个矮个子摸着嘴角道。

  “一个男的,他是什么来历。”居然有人跟他作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我们也不知道。”

  “真是废物,什么事情都办不成,留你们何用。”那个男人眼露凶光,一招就把他们命给结束了。

  本来打算让他们把他想要的东西给拿回来的,可是现在必须要自己亲自出马了。

  “何英。”

  “在,帮主。”从帘后走出一位身穿劲服的男子。

  “你去查探一下这件事。”

  “是的,帮主。”何英领命而去。

  “啊,好漂亮。”林辰煜现在可是高兴地不得了。眼前一个个似模似样的面人,看得他爱不释手。

  “小朋友,你喜欢哪一个啊。”捏面人的人对着林辰煜道。

  “我都喜欢。”

  “都喜欢啊,那你要以后再过来买,因为你今天只能买一个。”

  “为什么啊。”林辰煜不明白。

  “你看,你旁边还有这么多小朋友在排队买呢?如果你都买了,那其他小朋友不就没有了吗?”

  “对啊,煜儿,漂亮的东西是要跟其人他分享的。”漫舞对着林辰煜说道。

  “那好吧。”林辰煜也很高兴能和其他小朋友分享这份快乐。

  “那你选一个你最最喜欢的好了。”

  “嗯,我要这个。”林辰煜指着孙悟空造型的面人。

  “好。来,小朋友,你拿着。”捏面人的人拿着面人给他。

  “谢谢叔叔。”林辰煜高兴地接过面人。

  “那我们走吧。”漫舞付钱后牵着他的手往客栈里走。

  “煜儿,出去逛了一圈,有什么东西买回来吗?”独孤浊坐在客栈里等他们回来。

  “当然有啊,你看,好看吗?”他伸手让独孤浊看他手中的面人。

  “好看,走了这么久也累了,快坐下来吃点东西呢?我们等一下还要起程呢。”

  “好的。”他坐在椅子上。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刚刚好像有人找你。”

  “不是,是一个老朋友,他刚好在这里看到我,就叫下人来找我碰一下面而已。

  “那他人呢?怎么没有见到他啊。”漫舞看了看。

  “他已经走了,说是有事要赶着回去。”

  “哦,那我们是不是快到扬州了。”漫舞看到的风景有点像江南特色了。

  “是啊!我姐说和我姐夫最近也会去,也许我们还能遇上呢。”独孤浊昨天收到他们的飞鸽传书。

  “真的吗?那我就可以见到爹和娘了。很久没有见他们了,好想他们啊。”

  “好啦,舅舅知道你想他们了,所以才带你来啊。”

  “那我们快吃吧。好让你早就见到他们。”漫舞道。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