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煜儿。”独孤柔推开门道。

  “娘,我好想你啊。”林辰煜看见独孤柔马上飞奔过去抱着她。

  “煜儿,乖了,娘也好想你啊。”独孤柔抱住飞奔过来的儿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亲。

  “煜儿,你就不想爹了。”林耀从后面进来道。

  “爹。”林辰煜从独孤柔的怀里转到林耀的怀里。”我也好想爹啊。”

  “煜儿,这段时间乖不乖啊。”林耀把他抱起来。

  “我当然很乖了,不然你可以问舅舅。”林辰煜道。

  “姐,姐夫。”独孤浊听到声间从屋内走了走来。”你们回来了啊。”

  “是啊,接到你的飞鸽传书我们就马上赶过来了,出了什么事情了,这么急着让我们赶回来。”

  “是啊,我的朋友出一点小事,我怕自己不能好好地照顾煜儿,所以想让你们早点回来照顾他。”

  “朋友,他出什么事情了,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林耀道。

  “不用了,我能搞定。”独孤浊道。

  “那就好,如果需要姐夫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知道了,姐夫。”

  “浊,你的什么朋友啊,需要你这么紧张。”独孤浊从未看过他这么紧张过谁。

  “是漫舞姐姐。”林辰煜从他爹的怀里下来走到独孤柔的身边。

  “漫舞,谁是漫舞啊。”

  “哦。她是我们府里的一个客人,她是……”独孤浊把如何救漫舞到漫舞如何被捉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给他们听。

  * * * * * *

  “兄弟,你说老大他们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了吗?”

  “应该没有吧,不然还关着她啊。”

  “这倒也是,我还想早好好地休息几天呢?没想到却派来守人,无聊死了。”

  “唉!不要这么说啦,谁叫我们没有本事呢,只能为别人办事啊。”

  他们俩你一搭我一搭地聊着。浑然不知道有一个黑影闪进了屋里。

  “姑娘,姑娘。”来人拍拍她的脸。

  漫舞又被他们用迷药迷晕了,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有人在叫她。可是当她想努力睁开眼的时候却不敌药的效力。

  来人把漫舞背在身上从窗外里逃了出去。

  “什么,真是一群废物,连一个用药迷晕的人都被逃走了。真不知道留你们有何用。”被何英的回报气地差点拍烂了一张桌子。

  “属下知罪,我们一定会把人抓回来的。”何英道。

  “抓人有什么用,我要是紫水晶,不是人。”

  “请帮主放心,我们一定会把紫水晶找到的。”

  “这次如果再有什么差错,你们都不用给我回来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何英领着手下走了出去。

  “难道真的要我亲自出吗,连一点小事也办不成。

  “姑娘,姑娘。”救漫舞的人喂漫舞吃了一颗自冶的药丸。

  漫舞听到声音睁开眼,又是陌生人。”你是……!”

  “你可以叫我长须道长。”

  “道长, 是你是救了我。”漫舞见自己躺在床上,而且也没有被绑着,想必就他救了自己。

  “是的。唉!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许也不用受这么多的苦了。”

  “道长,何出此言啊。”漫舞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这么说。

  “要不是当初我拿出紫水晶,想利用它的能量来修练内力,也不会误启时空之门,你就不会到这里来的。”

  “什么,是你用紫水晶把我带到这里来的,那么说,你也可以利用它让我回去了。”漫舞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地以为她可以马上回去了。

  “姑娘,老道没有办法带你回去。”

  “为什么,那我要怎么样才能回去!”

  “如果有紫水晶在手,到时配合天时地利,也许就能回去了。 “

  “这么说,能不能回去还是不一定的。”

  “是啊!姑娘,你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只要我能办得到的,我一会帮你的。”必竟是自己先对不起她的。

  “谢谢道长。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呢?”漫舞很好奇他是怎么样知道自己的来历。

  “那是因为紫水晶如何把你带到这里的影像全部显示出来了。本来我想用紫水晶看看你被带到哪里了好去找你,可是它在显像完之后我就再也打不开这个盒子,所以我把它交给那个人,希望你能有缘得到它,并能打开它,我知道你只能靠紫水晶回去。”

  “原来是这样,可是就算我拿到了紫水晶也不一定能回去啊。”唉!漫舞虽然起先打算在这里长住,可是现在知道拥有可以让她回去的紫水晶,却不能让她回去而感到失望。

  “姑娘,你也不要太过失望,最起码你还有一丝希望不是吗?”长须道长也只有安慰她,其余的他也帮不上忙。

  “那倒也是,也许哪天能回去也说一定。”有个希望总是好的。

  “我想你现在肯定很累了,那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我等一下过来看你。”

  “道长, 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

  “姑娘,请讲。”

  “为什么是我。”

  “你是指紫水晶为什么把你带到这里来。”

  “是的。”为什么是她呢?

  “不好意思,这个老道也不知道。”是啊,为什么偏偏只带她一个人来呢?

  “我叫漫舞,你以后可以叫漫舞。”既然已成定局面,也没办法了。说了这么久都还没有告诉道长自己叫什么名字。

  “好的,漫舞姑娘,你休息吧。”长须道长帮她关好门。

  “庄主,漫舞姑娘被人救走了。”独孤浊的手下在他出发之前回来报。

  “被人救走了,有没有查到是谁。”

  “还不知道。属下现在再去查探一下。”

  “下去吧。”独孤浊并没有听到漫舞提过还认识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把她给救走,难道是热心人氏。”漫舞,你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漫舞姑娘,你在想什么呢。”长须道长看见漫舞一个人呆坐在院子里。

  “道长。”漫舞听到声音打招呼道。”没什么,我在想浊大哥有没有去找我。我被他们捉走的时候,听见他们说要浊大哥三天之后拿紫水晶去交换我,现在我在这里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去。他没有紫水晶如果去的话,肯定会受伤的。”

  “我想他不会去了,因为你被人救走的消息他肯定已经知道了,那么他就没有必要去了。”

  “那就好,我不希望他为我而受伤。”

  “漫舞姑娘,你不能回去不一定就是坏事啊!”长须道长语带玄机地道。

  “道长又何出此言啊。”漫舞不知道自己留下来会是什么好事。

  “天机不可泄露,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是吗,也许吧。”漫舞并不赊望是什么好事,如果真的不能回去就好好地生活下去。

  “漫舞姑娘,我明天就送你到你的朋友那里,不然我想他会担心你的。”长须道长道。

  “那就有劳道长了。”

  “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房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知道了。”漫舞目送他回房。

  *     *     *    *    *     *

  “庄主,漫舞姑娘回来了。”店二小站在房门外道。

  “漫舞。”独孤浊马上开了门。”你总算回来了。”独孤浊见到漫舞马上上前抱住了她。

  “浊大哥。”漫舞被他这么一抱不知道如何跟他说话。”还有别人在呢?”漫舞小声地在他的耳边道。

  “ 你先下去吧。”独孤浊吩咐他,现在不要任何人打扰他们。”漫舞,进来。”等他们进去后,独孤浊忙不失地问道:”漫舞,你知道吗,知道你被人捉去你后,我担心死了,到底是谁救了你。”

  “浊大哥,不管是谁救了我,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你不用这么担心了。”漫舞知道他肯定为自己担心了很久。

  “我本来今天就要去救你的,可是听到你被人救走了,当时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担心啊。万一你又遇到另一帮坏人,我该怎么办。”

  “浊大哥,真的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你不要这么说,我知道你也不想的。”独孤浊并不是想到听她的道歉。”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现在终于把心放下来了。独孤浊在漫舞被捉后终于想通了,他要让漫舞知道他喜欢她,以后可以明正言顺的保护她。

  “浊大哥,你在想什么呢?”漫舞看着陷入沉思独孤浊。

  “没什么,漫舞,我……我”独孤浊从小到大还从未像女孩子表白过不知道如何开口。

  “浊大哥,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好了。”

  “我……我喜欢你。”独孤浊终于鼓起了勇气说出了口。

  什么,他刚才说什么,他喜欢我,这是真的吗?”我……”漫舞不知道他会突然向自己告白不知如何回答他。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会在以后的日子里让你努力地喜欢上我。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我,你一定要告诉我,好吗?”独孤浊不想为难她,道:”我知道你也累了,你早点休息吧。我等一下带你去见我姐他们。”

  “嗯。”漫舞还无法消化他的话只能应道。

  “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漫舞姐姐。”林辰煜在院子里玩看见漫舞从那边走便飞奔过去。”漫舞姐姐,你回来了,真的是太好了。”

  “煜儿。”漫舞接住飞奔过来的林辰煜道。”对不起啊,让煜儿为姐姐担心了。”

  “担心姐姐不只我一个人呢?还有舅舅他。”林辰煜想到他舅舅担心漫舞的时候的那个神情。

  “你一定是那个煜儿常常提起的姐姐吧。”独孤浊见儿子突然跑出去,便过去看了一下究竟。”你好,我是煜儿的娘。”

  “娘。”林辰煜道。

  “你好,我叫漫舞。”漫舞看见一个脸带微笑的女子站在她的眼前,真的是一个很有古典气质的女人。

  “我们煜儿常常提起你,你说如何照顾他,如何还跟他玩。我想他肯定给你带来很多的麻烦吧。”

  “没有,没有,煜儿他很乖也很聪明。不知道为什么,我跟他很投缘。”

  “你们俩个在这里罚站吗?”独孤浊站在那里听她们两个在那里说了这么久。

  “对啊,都忘了叫你进来坐了。”独孤柔领他们走进大厅。

  “漫舞,这位是我的丈夫,林耀。”独孤柔为漫舞介绍坐在那里的林耀。

  “你好,我叫漫舞。”

  “你好,漫舞姑娘。来,来,我们大家都坐吧。”林耀招呼大家坐下来:”听说你被人捉去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

  “对了,浊,你找到紫水晶了。”独孤柔道。上次听他说要找到紫水晶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更何况只有三天。

  “没有,漫舞她不是我救的。”

  “哦,那是谁啊。”

  “好了,既然现在没有事了,就不要问这么多了。”林耀对独孤柔道。

  “是啊,姐姐,现在没事了,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我们明天打算回去了。你们要跟我们走吗?”

  “不是吧,娘, 我们明天就走啊,我还没够呢?”林辰煜听到他们说要回去,急着道。他出来才几天啊,怎么就要回去啊。

  “你啊,真的是玩疯了,还没玩够。”林耀道。

  “不嘛,不嘛,我还要玩几天。”

  “煜儿,你乖了,爹和娘出来已经很久了,是时候该回去看一下了。”独孤柔安抚道。

  “是啊,煜儿,你要听你娘的话,姐姐以后再带你出来玩啊。”漫舞见他闹别扭就来个缓兵之计。

  “可是,我真的还不想回去啊。”

  “那要不这样吧,姐姐等一下就带你出去玩,你明天就乖乖地跟你娘回去好吗?”

  “那好吧。”林辰煜想了想,有玩总比没玩的好。

  “你这孩子,真是的。”独孤柔笑道。”那漫舞姑娘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我当然是去继续游玩了,我还有好多地方都没去呢。”

  “那浊呢?”

  “我陪漫舞好了,现在这个时期,我放心她一个人去。”独孤浊道。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有空带漫舞到我家来玩好了。”

  “我会的,我想她肯定也会去的。”

  “漫舞姐姐,我们出去玩吧。”林辰煜悄悄地来到漫舞的身边。

  “好吧,为了给你多争取一点时间,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漫舞跟他们道:”那你们就慢慢聊吧,我先陪他出去玩一会儿。”

  “那就麻烦你了。”独孤柔还真不好意思,老是让她帮他们带孩子。

  “没关系,你们现在走了,我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们了。”

  “姐姐,我们走吧。”林辰煜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好了,好了,那我们就先这么说吧。”漫舞对他们道就带着林辰煜出去玩了。

  “姐,那我也跟着他们去了,不然我不放心。”独孤浊跟在他们后面去。

  “好的,那你们小心点。”独孤柔道着已经冲出门口的独孤浊道。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