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浊大哥,你姐他们是回去了,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啊。”

  “带你去一个你也认识的人的家里。”

  “我也认识。”漫舞想了想道:”该不会是子誉大哥家吧。”

  “正是。”

  “是喔,我听子誉大哥提过,他家就在扬州。”

  “那我们赶快走吧。”

  “少爷,夫人让人去一下大厅。”管家来到书房通报。

  “我知道了,你去告诉夫人,我马上就来。”子誉道。

  “干爹,干娘, 你们近来可好啊。”独孤浊向两位老人问好。

  “不好,一点也不好。”段夫人向他抱怨道。

  “为什么。”独孤浊知道他在开玩笑。

  “还都不是因为你啊,这么久都不来看干娘,害得干娘每天都想你。”

  “干娘,真是对不起,我最近真的是太忙了。”

  “好了,你就不要再对浊儿撒娇了。”段老爷实在看不下去了。

  “干爹,没关系,我知道干娘是太想我了,其实我也是很想你们的。”

  段夫人眼尖地看见站在独孤浊背后漫舞。”浊,这位姑娘是谁。”

  “她可是我最心爱的漫舞啊。”不知什么时候段子誉已经进来了。

  “什么,你心爱的漫舞,那就是说她有可能是我心爱的未来儿媳妇喽。”段夫人就如好像漫舞真的成了她儿媳一样高兴。

  “干娘,你不要听子誉乱说啦 。”独孤浊可不希望让她误会。

  “子誉大哥,你不要乱说话啊。”漫舞低声地跟子誉道。虽然不介意在私底下开玩笑,但是现在有两位长辈在,总不能让他们两位老人家误会。

  “嘿,好啦,不开玩笑了。娘,我现在为你们介绍。”段子誉清了清喉咙道:”这位姑娘叫漫舞,是我在浊家里认识的。漫舞,这位是我娘,那位是我爹”子誉为漫舞介绍道。

  “你们好,我叫漫舞。”漫舞向他们点头问好。

  “漫舞,漫天飞舞,好名字 “段夫人的脑海里已经出现了满天的雪花在那里飞舞着。”来,来,让我看看。”段夫人走到漫舞前面。”好漂亮的女孩子,你真的不能成为我的儿媳妇吗?”好可惜啊!

  “夫人,你不要开我玩笑了。”漫舞被段夫人这么一说,还真的不好意思了。

  “干娘,你最近真的是越来越幽默了。怎么老是喜欢开人家小姑娘的玩笑。”独孤浊替漫舞解围道。

  “是啊,你干娘最近是太无聊了。我看,你们赶了这么久的路,也累了,先去休息休息吧。晚上再为你们接风。”

  “对,对,对。你们快去休息吧。”段夫人道。

  “那好吧,我们先去休息了。我们晚上再聊。”独孤浊领着漫舞下去。

  “浊,怎么今天才到啊。”段子誉跟独孤浊在书房里聊着天。

  “我们在路上出了一点状况。”

  “哦,出什么事了。”

  “在路上有人对漫舞下手。”

  “什么,对她下手,她哪里惹到他们了。”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们想要紫水晶。”

  “紫水晶,就是武林中人人相传的那个紫水晶。”

  “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重出江湖了。相传在五十年前,紫水晶被一个道长拿去以后,就没有了消息。可是现在怎么会出现在漫舞的身上呢。”

  “这还真是一件麻烦的啊,你确定紫水晶在漫舞身上吗?”

  “我想应该是吧,可是上次他们捉了漫舞却要我交出紫水晶,这又让我想不明白,紫水晶到底有没有在她身上呢?

  “你们在聊什么啊。”漫舞的声音在门外想起。

  “没什么, 就聊一下家常而已。”独孤浊替她开了门道。

  “管家过来要我们去吃饭了。”

  “好的,还要麻烦你过来通知啊。”段子誉道。

  “不是的,是我自己要来的。我在房里已经呆了很久了,也休息够了。”

  “好了,我们去吃饭吧,想必你一定是饿了。”独孤浊道。

  “还是浊大哥了解我。”漫舞高兴地道。

  “来,我们再喝一杯。”段老爷又举起酒杯道。

  “干爹,我们不要喝了,我快不行了。”

  “怎么可以这样啊, 干爹很久都没有和你们喝酒了。”段老爷醉意地道。

  “那好吧,我们喝了这杯就不要喝了。 “

  “好好。”段老爷喝完了这杯就倒在了桌子上。

  “来,我们一起把干爹扶回房间吧。”独孤浊把他手里的酒杯放好道。

  “漫舞,你觉得我们子誉怎么样啊。”段夫人吃完饭就拉着漫舞到她的房间里聊天。

  “子誉大哥,他人好,性格好,都挺好的。就是有时候喜欢开人家玩笑。”漫舞想不出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真的吗?你真觉得他有这么好吗?”段夫人开心地道。

  “是啊,我是这么觉得的。”

  “既然你觉得他不错,那你们是不是可以试着发展一下。”

  “夫人,你不要开玩笑了我和子誉大哥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啊。”段夫人失望地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和他肯定不可能的,我们之间没有那种感觉。

  “我……”段夫人的话还没说完,被突然撞进的人给打段了。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段夫人看见自己的老公被他们扶着走进来。

  “没什么,爹他只是喝醉了。”

  “快扶他上床休息一下。”段夫人道。”好了,我来照顾他好了。你们也快点休息吧。”

  “好了,那我们走吧。”他们一起走了出来。

  “对了,漫舞,我们以后再聊。”段夫人对着走出门外的漫舞道。

  “好的,夫人。”

  “你们在聊什么呢?连走的时候我娘对你还是恋恋不舍的。

  “没有, 我们只是聊一些家常。”

  “看来,我娘还真的蛮喜欢你的。”

  “我也很喜欢夫人,我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好像母女那样坐在那里聊天。

  “你们是不是喝了很多酒啊。怎么你爹都喝醉了。”

  “没有,还好啦。”他们不知不觉已到了漫舞的门口。

  “老大,没人在。我们赶快进去吧。”两个穿着黑衣的人站在漫舞的门口道。

  “等一下进去小心点,不要惊动他人。”

  “知道了。”他们推门而进。

  “你去那边看一下。”那个头发令道。

  “是的。老大。”

  “有没有找到。”

  “没有。”

  “我这里也没有,会不会不在这里啊。”

  “怎么可能,明明得知在那个女的身上啊。”

  “可是我们找了这么久,怎么也没有找到啊,到底藏在哪里了。”

  “小心,有人来了。”他们听到漫舞他们从远而近的脚步和说话声。

  “咚。”他们在躲的时候不小心把东西给撞倒了。

  “我房里有声音。”漫舞听到房中有声音。

  “你站在这里,我进去看一下。”独孤浊推门而进的时候看到两个人影从窗户中逃了出去。

  “漫舞,你留在这里,小心点。誉,你从那边包抄。”

  他们两个人都追人去了,把漫舞留在那里,”这该怎么办呢?”漫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对了,找救兵。”“来人啊,快捉小偷。”

  “小偷,在哪里。”护院被漫舞的声音引了过来。

  “他们往那边逃走了,你们跟我来。”漫舞也跟着他们刚走的那个方向走去。

  “快帮忙啊。”漫舞看到现在不只两个人了,他们两个都有好几个人在围攻他们。

  “大家快帮忙。”他们都加进了打斗。

  漫舞站在那里紧张地看着,可是她总觉得有人在偷看。她看了看周围,终于在墙上看到有个人正要放冷箭。

  “浊大哥,子誉大哥,你们小心。”漫舞的话声刚落,那两支弦上的箭已经射了出来。

  他们俩个听到漫舞的叫声,来了侧反翻身,躲过了那支冷箭,可是却也被他们的对手给逃掉了。

  “你们没事吧。”漫舞见那些人都已经逃走了,便来到他们的身边道。

  “我们没事,你呢?”独浊孤关心地道。

  “对不起。”漫舞伤心地道。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又不是你的错。”

  “对不起,如果我不在这里,他们不会到这里来了。”

  “不许你说这种话。”独孤浊不喜欢她把责任都往自己的身上背。

  “浊大哥。”漫舞想到独孤浊这么为自己着想,自己却瞒着他这么多的事情,连最基本的紫水晶在自己的身上也没有像他透露过,心里感到好痛苦,不知要说什么好。看来得找时间向他说清楚一些事情。

  “好了, 你们现在不要在讨论这个了。我想你也累了,快回房休息吧。”段子誉不想他们为此在僵下去。

  “好了,我送你回房吧。”独孤浊对着漫舞道。

  “这么巧。”子誉喃喃道。

  “你说什么少爷。”管家听不清他到底在那里说什么。

  “没什么!”难道真的被他一言既中。昨天在来庄里的路上遇到一个怪人,硬要给他算一卦。还坦言说他今天会在庄里遇到一个他命中的救星。 “难道这个救星是漫舞。如果刚才没有她提醒的话,他们真的有可能中招了。看来,他们也许可能以去问一下他,关于漫舞,关心紫水晶的事情。”

  “睡了吗?浊”子誉来到他的房间。

  “还没。”独孤浊开门道。”这么晚了还什么事啊。”

  “今天这帮人又是冲着漫舞身上的紫水晶来的吧。”

  “我想应该是的吧!想来他们这次又没有找到。”

  “那紫水晶到底有没有在漫舞身上,你有没有问她啊。”

  “我没问,如果她想说,我想她肯定会主动告诉我的,如果她不想说,我再怎么逼也没用啊。”其实独孤浊倒是希望她能什么都告诉他。

  “这倒也是,有些事实逼出来也不一定是真的。”

  ”哎,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能真心相待。”

  “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子誉把昨天遇到那个人的情况给独孤浊说了一遍。”我想去见一个人,不如我们就一道去吧。顺便也让你见见他,

  “去见谁。”

  “一个别人都想见,却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得到的人。”子誉语带玄机地说。

  “哦,那我真的去瞧瞧,也许啊,还真的能让我给碰到。”独孤浊被他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想去看看。

  “那好吧。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既然跟他同行,总得征询他的意见。

  “我去安排一下,大概明天午时能出发。你去跟漫舞交待一下。”

  “那就这么说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好的,晚安。”

  “晚安。”

  *    *     *     *     *     *

  “哎,你到底会不会走啊。”独孤浊被他带着在这个山头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了。

  “我怎么知道这里会这么难找啊。当时他说的时候还说很好找的。早知这样,我就不来了。”

  “好了,既然都到了这里了,还是先找找再说吧。”

  “那这次我们往这边走吧。如要这次不行,我们就回去吧。”

  “好吧,就这么办。”

  “浊终于找到了。”段子誉终于看到了一间竹屋。”快,我们走吧。”

  “有人在吗?”独孤浊他们站在竹屋外叫道。

  “你们找谁。”屋里出来一位十七六岁的小童道。

  “请问,你们家主人在吗?”

  “算你们运气好,我师父刚出关。你们先等一下,我们通报一下。”小童转身往屋里走去。

  “我师父请你们进去。你们跟我来吧。”

  “谢谢。”

  “你好,你们终于来了。”

  “你知道我们要来。”段子誉好不惊讶,居然知道他们两个人要来。

  “我知道你们这次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一位姑娘是吗?”

  “你好准啊,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们,那位姑娘的身上真的有紫水晶吗?还有那位姑娘和紫水晶到底有什么关系啊。”

  “虽然我是知道一些事情,可是必竟是那位姑娘个人的事情,有些事情我是不方便告诉你们的。”

  “可是我们专程过来问你的。”他要不是说,他们不是白跑一趟吗?

  “你们为什么不直接问那位姑娘,反而过来问我呢。”

  “我们不想逼她说,希望她能自己告诉我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到现在也没有告诉我们。”

  是啊,其实这些事情的确很难说出口,也很难让人相信的,除非亲眼看见。

  “你们再耐心等等,我想她有了心理准备会告诉你们的。”

  “那当然是最好的啊。”独孤浊道。

  “既然这样,我们就告辞了。”既然他不方便说,他们就要勉强了。

  “在你们走之前,我送你们一句话。”

  “日出紫现,女欲归来。日落紫现,女欲归去。”

  “这是什么意思啊。”他们俩人一口同声地道。

  “这其中的玄机就要你们自己去猜透了。”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就先告辞了。”独孤浊道。

  “走好,小常送客。”

  “浊,你说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你说,那个紫代表紫水晶,而那个女就是指漫舞啊。”

  “有可能,这样才能解释地清楚。”

  “日出的时候,紫水晶出现了,漫舞也出现。日落的时候,紫水晶再次出现,漫舞就消失。”

  “不对啊,如果这么解释。那就不对了,为什么日落紫水晶出现漫舞就会消失呢?”

  “你说会不会有两块紫水晶,而另一块紫水晶在另一个人手里。那样就能说通了。第一块紫水晶在日出的时候出现,漫舞也出现了。漫舞会在日落的时候等待第二块紫水晶出现,到时漫舞就会跟那个人回去。”

  “像你这么说也不无道理啊。”

  “还是回去再讨论吧,也许我们回去就能听到真像也说不定啊。”

  “也对,现在讨论这些也无济无事。走啦。”段子誉走独孤浊的前面。

  *     *     *    *     *     *

  “浊大哥,怎么还没有回来啊。”漫舞坐在花园里观鲤池旁等着他们,他们出去好几天了。她现在终于想通了,要把自己的来历告诉他。

  “你在哎什么呀。”段子誉从老远就看见她坐在那里刹有心事的。

  “子誉大哥,浊大哥,你们回来了啊。”

  “是啊,这几天闷坏你了吧。”独孤浊知道她最怕一个人呆在那里了,肯定会想出去玩的。

  “闷倒是没有啦,夫人这几天陪我差不多把扬州都给逛遍了。”漫舞就是这几天看不到他,有点想他罢了,当初她还以为自己不会想他,没想到他才出去几天就开始有点想他了。

  “那就好,我啊,最怕把你给闷坏了。”

  “才不会呢?就算你不在,我自己也会找节目的。”

  “是啊,就你行。”

  “咳。”段子誉提醒他们不要只顾着自己说话。

  “子誉大哥,你怎么了,感冒了吗?”

  “没有,你们不要一在一起就马上没完没了的好不好。”

  “我哪有。”漫舞被他说的太不好意思了。

  “子誉,少说废话。”独孤浊警告他道。

  “知道了,我马上就走。”段子誉道。”我先去看我娘了,到时候我们再聊吧。”

  “漫舞,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独孤浊看着漫舞欲言又止地道。

  “浊大哥,我是有话要跟你说,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好。”

  “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我听着。”

  “我…....”当漫舞终于鼓起勇气要说出口时却被管家打断了。

  “子誉少爷,漫舞小姐。夫人她请你们去一下大厅。”

  “好的,我们马上来。”独孤浊要管家先下去。

  “漫舞,有什么话你说吧。”

  “可是夫人要我们去大厅。”

  “没关系,你先说吧。我们等一下再去。”

  “这样不好吧,让主人等。我们还是先去大厅吧。”

  “可是你的话都还没告诉我呢?”

  “我下次再跟你说好了。”

  “真的,不要骗我。”

  “真的,如要不信我们可以拉勾勾。”

  “好了,信你啦。那我们走吧。”独孤浊带着漫舞来到大厅。

  “你们来啦。”段夫人看到独孤浊他们进来。

  “夫人好。”漫舞向段夫人打招呼道。

  “好,来,漫舞,你到这里来坐。”

  “ 是的,夫人。”漫舞走到她的身边坐着。

  “我来为你们介绍。”段夫人指向坐他对面的那个人道:”这位是我们扬州第一帮的帮主。坐在我身边的叫漫舞,是我的客人。坐在她旁边的是我的干儿子,独孤浊。”

  “你们好,我叫宫步云。”

  “你好,我叫独孤浊。”

  “你就是天一第一庄的庄主,独孤浊。”宫步云道。

  “正是在下。”

  “以后要请庄主在生意上好好的照顾一下。”

  “好说,好说。”独孤浊皮笑肉不笑地道。这种人他见多了,以为只要跟他沾上点什么关系,以后就能得到什么好处。

  “这位就是漫舞姑娘啊,真是漂亮。”宫步云看着漫舞。

  “谢谢。”漫舞觉得他的眼神很奇怪,让她浑身感觉很不舒服。

  “今天叫你们来主要是让你们认识你一下,因为宫帮主跟老爷有生意的交往,为了方便生意上的来往,他这几天会住在这里了,以后如果在府里遇到也不会出现什么差错。”

  “对,对。还是娘想得周到。”段子誉道。

  “好了,现在没事了,宫帮主,我让下人带你去休息一下。”

  “好的,谢谢。”

  “你们都去忙自己的事吧,等一下老爷回来我们马上就开饭。”

  “好了,那我们就走了。”段子誉道。

  * * * * * * *

  “浊大哥,你不用送我了,自己可以回房间。” 在跟他们吃完饭回房间的路上道。在吃饭的时候,宫步云看她的眼神,让她心里很不安。

  “还是看你进去吧。”

  “好吧。”在漫舞到达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道:”浊大哥,我想明天就离开。”

  “为什么突然想走啊。”

  “没有啊,我们在这里已经有好几天了。我知道你和你干娘相聚的时间不多,现在马上就走的话,她有可能不同意,如果你还不想走的话,你可以留下来的。”

  “我当然会陪你一起上路,你不要想太多了。”独孤浊道。

  “哦,好的,我不会胡思乱想了。那你也回去休息吧。”

  “好的,晚安。”

  这一切都让躲在树上的人听进了耳里。”想走,在我没找到我要的东西的时,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

  天色刚亮,漫舞就起床收拾行李了。”终于收拴好了。”漫舞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还挺早的,出去逛一下,等一下和浊大哥一起去告别。”

  漫舞来到了水上走廊的凉亭里。”真舒服,清早的空气就是好。”漫舞坐在凉亭里看着水池里的鱼儿,悠闲地游来游去。

  “漫舞姑娘,你这么早就起床了。”宫步云看见漫舞坐在那里便过去打招呼道。

  “是啊,宫帮主,你也这么早啊。”

  “我有晨练的习惯。刚跑完步回来,本来打算回房地,看见漫舞姑娘在这里便过来打声打呼。

  “晨练啊, 好啊,对身体啊。”

  “是啊,所以我已经坚持很长时间了。”

  “我可就没有宫帮主那样的耐力。”

  “什么耐力啊, 我们是人老了,如果在不加强练习,身体吃不消啊。对了,漫舞姑娘,既然你不晨练,怎么也起得这么早啊。”

  “哦,今天打算离开这里了,早点起来再到处去看看。”

  “既然这么舍不得这里,怎么不再住几天啊。”

  “再怎么住也是别人家啊,早晚都要走的。晚走不如早走,免得到时候更舍不得。”

  “那也是,那我就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宫帮主,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去找浊大哥,看他起来了没有。”漫舞每次见到他,心里总会不舒服。

  “哦,好的。那我们一起进去吧。”

  “好的。”漫舞跟他边走边聊走到了水上走廊。

  “漫舞姑娘,你看那边。”宫步云指着池塘远处让她看。

  “什么,我没有看到啊。”

  “ 你再走近点看,就在那里。”

  “哦。”漫舞顺着他手指向的地方看去,越走越近却不知栏杆早已让人破坏”啊。”漫舞掉进了池塘。”救命啊。”漫舞浮了上来,又沉了下去。看见走廊上人来来往往地奔走。

  宫步云见漫舞浮了上来又沉了下去,才开口叫:”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家丁听到马上纷纷叫人来。独孤浊刚好要去找漫舞的时候听到有人落水了便马上跑过来救人。可是在他刚到水里的人是漫舞的时候他的心突然停了一下,天啊,是漫舞。他赶紧跳下水,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把她救上来了。

  “漫舞,你醒醒啊!漫舞。”独孤浊拍打着她的脸,希望她醒过来。”漫舞。”独孤浊见她没醒,马上对她急救。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管家冲进人群。”浊少爷,赶快把漫舞姑娘抱回房间让大夫看一下。”

  独孤浊抱起漫舞飞快地跑回房间。

  “大夫,怎么样了。”大伙见大夫诊断完围了上来。

  “幸好急救得当,不过只要晚上她不发烧,明天就没事了。”

  “谢谢大夫,小莹去跟大夫拿药。我留下来照顾漫舞吧。”

  “不,我留下来。”独孤浊道。

  “那怎么行,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照顾她呢。”

  “娘,算了,你就依了浊吧,我想漫舞也想让他留下来的。”现在在不让他在这里,他肯定不肯的。

  “可是,这……”段夫人总觉得这样不太好。

  “干娘,我现在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段夫人看他如此坚持,只好随他了。

  “那好吧,我们就先出去了,你留在这里好好地照顾她。”

  “我会的,干娘。”

  * * * * * * *

  “奇怪,怎么会没有呢。”在漫舞收拾完行李后出去,他就马上进了她的房间找,没到找,现在他又趁大伙救漫舞之际,去了其它房间找也没找到。”到底会藏在哪里呢?难道不在段府里。”看来得跟着她见机行事了。

  “漫舞,你快点醒过来啊,漫舞。” 独孤浊看着漫舞,轻声地唤着,心里难受好像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浊大哥,浊大哥”漫舞似有若无地唤着。

  “漫舞,你醒了吗?漫舞。”独孤浊手里的手指动了几下。

  “浊大哥。”漫舞努力地睁开眼,看着独孤浊坐在自己的床前。”浊大哥,我以为我在做梦呢,原来真的是你啊。”

  “漫舞,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独孤浊高兴把她抱在怀里。

  “浊大哥。”漫舞虽然被他这样抱着有点透不气,可是她还是没有推开他。”浊大哥。”漫舞此时觉得在他的怀里有一股暖流正渐渐把她的心给贯满。

  “浊大哥,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死了,你会想我吗?”漫舞想到今天如果真的淹死了,不知他会怎么样。

  “不许你说这种话。”

  “浊大哥,我是说如果, 你会想我吗?”

  “不会。”可是我会跟着你一起走,不过独孤浊并没有把这句话告诉她,”但是我会在你活着的每一天都想着你。所以,如果你想要我想你的话,你就要好好地活在我的身边,知道吗?”

  “我想我应该是会想让你想我的吧!”漫舞现正还不能确定他在自己的心目到底有多重要。

  “只有这样啊,不过比起没有要好吧。”独孤浊有点处自嘲地道。

  “浊大哥,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听了一定要相信我。虽然这一切的一切都真的很难让人相信。”

  “什么事啊,我看还是明天再说吧,你刚醒来现在说了这么久也累了,还是先休息吧。”

  “可是,我怕如果错过这次机会,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勇气说。”

  “什么事需要这么大的勇气啊!”

  “我……我其实”漫舞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敲门声给打断了。

  “漫舞。”段夫人听到下人说她醒了,马上就过来看她。

  “夫人,你怎么来了。”漫舞看见段夫人进来道。

  “你让我担心死了,你怎么样了。”

  “夫人,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

  “漫舞,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浊儿,现在漫舞已经醒了,没事了,我看你也照顾她一晚上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我不累。”

  “浊大哥,你还是先去休息吧。”

  “是啊,快去休息吧,就算你不累,漫舞她也该累了。”

  “那好吧。 我先出去了。漫舞你好好休息吧。”

  “嗯。浊大哥你也好好休息吧。”

  “那我也和浊儿一起走了,你好好休息吧。”段夫人见已无大碍就和独孤浊一起出去了。

  “好的,晚安。”

  “浊,我去看了一下漫舞出事的地方,发现栏杆已被人动过。”段子誉隔天去的独孤浊的房间。

  “什么,这么说府里有人想让漫舞死。”

  “有可能,可是现在还不能确定。”

  “难倒漫舞已经知道有人要害她,所以才这么急着离开。”

  “不太可能,如果她已经知道了,应该会告诉我们才对啊。”

  “难倒她昨天要告诉我的就是这件事啊。”

  “要不,你等一下去证实一下。”

  “到时候再说吧。”

  “漫舞姑娘。”宫步云来到漫舞的房门外。

  “谁啊,进来吧。”

  “漫舞姑娘, 是我。”宫步云推门而进。

  “宫帮主,坐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他会有什么事情呢?心里不安又上来了。

  “哦,我今天特意来向你道歉的。”

  “道歉,道什么歉啊。”

  “那天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落水了。”

  “那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而已。”

  “漫舞姑娘这么说我更不好意思了。”

  “宫帮主,你不要这么说,这次真的不关你的事。”

  “漫舞姑娘,看来你真是一个好姑娘。”

  “好姑娘,好像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我。”

  “那是那些人太没有眼光了,这么好的一个姑娘站在眼前也看不见。”

  “宫帮主,你这么说,我会不好思的。”

  “好了,那我们就不谈这些了。说说你跟独孤庄主吧。”

  “我和浊大哥,我们没有可以说的。”

  “怎么会呢?我可听说独孤庄主身边从来不带女人的,可是你却在他的身边这么久,能不能说一下你们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我们只是朋友啊。”

  “漫舞姑娘,你和独孤庄主认识很久了吗?”

  “我们大概认识有四个月了吧。”

  “哦,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是浊大哥救了我,如果当初没有他,我想我今天也不会在这里了。”

  “是吗?那么说独孤庄主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是啊!不过浊大哥人很好,从来不会因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而要我报答什么的。”

  “是啊,独孤庄主,的确是一个好人。如果拿一天独孤庄主有什么困难,你也一定会帮他喽。”

  “那是当然啦,不过我想浊大哥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少之少,几乎没有。”

  “是啊,独孤庄主,这么有本事,应该不会有什么困难的。”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们在聊什么呢?”独孤浊进门就看见他们俩人相谈甚欢。

  “浊大哥,你来啦!”

  “没什么,我们随便聊聊,并且顺便向她道歉。”宫步云道。

  “哦,漫舞,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了。”

  “谢谢浊大哥关心,我已经没事了。”漫舞道。

  “现在有独孤庄主陪你,那我就先告辞了。”宫步云道。

  “那我就不送了。”独孤浊道。

  “你走好。”漫舞道。

  “浊大哥,我现在没事了,我想我们还是早点走吧。”

  “为什么,你才刚好一点。”

  “我真的已经没事了。浊大哥,我们明天就走好不好。”

  “漫舞你到底怎么了,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事似的。”

  “浊大哥,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只要一看见宫帮主他,我心里就很不安。”

  “不会是他长得太面目可憎了吧!”

  “当然不是了,这种感觉很奇怪,我也说不上来,总之,只要一看到他,我就会这样。”

  “是吗?那好吧,为了让你安心点,我们明天就出发吧。”

  “谢谢浊大哥,那你有没有打算去哪里啊。”

  “我当然是跟着你走了。我知道你已经计划好了是不是。”

  “我是有一些打算,不过如果浊大哥也有打算的话,那么我可以迁就你的。”

  “我没事,一切听你的安排。”

  “那我们先回去城皇庙好不好。”

  “城皇庙,为什么要去那里啊。”

  “去了就知道了。”

  “那好吧,你先休息,我去打点一下我明天上路的事。”

  “谢谢浊大哥。”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