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你怎么了,还在感伤啊。”独孤浊看着眼眶红红地漫舞。

  “是啊,夫人她对我真的是太好了,真的让我有点舍不得离开。”

  “呵呵,我也觉得干娘和你特别投缘。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她对谁有这么好。”

  “浊大哥,我真的很高兴我在这里能遇到你还有夫人他们。”

  “我也很高兴能遇到你,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是太长,可是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但是我觉得我还是不够了解你。”

  “浊大哥,对不起。我是有很多的事情瞒着你,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起先,我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怕你们会不相信,后来等我想告诉你的事情又遇到了别的事情,就是找不到什么好的机会。”

  “漫舞,你真的打算把你的那么秘密告诉我吗?”

  “这次我要你跟我去那里,我就是要把那一切都告诉你。”

  “漫舞,对不起,是我太不相信你了。”

  “浊大哥,你不要这么说嘛,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好了,我们不要再讲这些少兴的话了,你看,这边的风景多好啊。”

  “是啊!那我们就好好地痛快地玩到那里吧。独孤浊也不想再继续让她难过的话题了。

  “浊大哥,就在那里了。我们快点走吧。”漫舞指着远处道。

  “好的,”

  “浊大哥,你把手往水里摸一下。”。

  “水里?水里有什么东西吗?”独孤浊看着城皇庙后面的那条河。

  “是的,你快点把手伸进去嘛。

  “好啦!”独孤浊把手伸进手里摸索了下,好像没有摸到什么东西,”这里真的有你要的东西吗?什么都没有吧。”

  “不会吧,那不就糟了。”漫舞着急地冲到水边想自己伸手去找。”啊!”漫舞被独孤浊突然伸到眼前的手吓了一下。

  “啊,骗你的啦。”独孤浊捉着绳子伸到了眼前。

  “浊大哥,你什么时候也这么爱开玩笑了。”漫舞擦了擦脸上的水渍。”快点把绳子拉上来吧。”

  “好的。”独孤浊拉了很久才把绳子拉了上来,”你到底放了什么东西在水里啊,放了这么长的线。”

  “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了。”漫舞笑笑地道。

  “那我就打开了。”独孤浊看着手中的东西。

  “你打开吧,不过你不要太大惊小怪就可以了。”

  “我才不会。”独孤浊边打开边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紫水晶。”独孤浊拿着手中的紫水晶端详一下,

  “是啊,浊大哥,不敢相信吧,传说中的紫水晶居然这么不起眼。”

  “我可没这么意思,不过是比我想像中的要那么不起眼一点点。”

  “浊大哥,你知道紫水晶的来历吗?”

  “不太清楚,只知道听别人说,在五十年前落在了一个道长手上。”

  “就这么简单啊!”漫舞失望地道。

  “你以为还有多复杂啊。”独孤浊好笑地看着她。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我只是说你知道的只有这么多吗?”

  “其实我知道的只是一些传说而已,又不是真的,有必要这么认真吗?”

  “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有关它的一切。”

  “为什么,它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是啊,它对我真的很重要。”

  “可是我知道的仅有传说中的那样。”

  “是吗?就是什么可以增强功力,预知未来是吧。”

  “预知未来,这我可没听过,前面的倒是听过。”

  “你知道的比我还少啊。”漫舞有点失望地道。她还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些事情的,没有想他知道的比自己的还少。

  “怎么了,这个对你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是的,浊大哥,我能不能回去就看它了。”

  “看它,为什么?”

  “因为是它带我来的。当初我并不知道是紫水晶,后来一个道长告诉我的,就是那次我被人捉了,后来又被人救了。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那次害得他担心了好久。

  “那次道长救了我以后,还跟我道歉,说是如果当初不是他在练功之时误启时空之门,也不会把我带到这里来。”

  “时空之门?”

  “是的,其实你们这里是一个时空,我们那里也是一个时空,不过是比你们这里要晚了好几千年,也可以说我是你们的后人。”

  “后人?”独孤浊不敢相信地着着她。”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好,反正就是从你们这里的人,一代传一代,传到我们那个时候,已经经过了无数代。”

  “天啊,这是真的吗?”

  “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起先我自己也不能确定自己来到了古代。可是眼前的一切没有办法让我不得不相信。”漫舞非常无奈地说。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真没有想到,一个如此之小的东西居然有这么神奇的力量。”

  “是啊。”

  “那你是不是在等一个人啊。”独孤浊突然想起他跟段子誉谈过的话,”你要等的那个人就是道长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等人。”

  “我猜的,我想你一定为了某种原因直到现在还没有走,如果不是,你拿到紫水晶之后就大可离开了,为什么还把紫水晶藏在这里,打听这么多关于紫水晶的事?”

  “是的,因为当初是道长误起时空之门把我带到这里来的,我想也只有他才能让我回去,可是在上次他告诉我是他把我带来的,我以为只要他拿到紫水晶就有办法把我送回去,没想到,道长他说虽然拥有紫水晶也要配合天时地利。”

  “天时地利?什么意思?”

  “这个我也弄不明白,我只知道只要有紫水晶在手,我还是有一丝希望可以回去的。”

  “所以你现在在等道长告诉你怎么利用紫水晶回去是不是?”

  “可以这么说吧,可是道长他也不一定能找到什么方法。”

  “如果你能回去,那你还会回来吗?”独孤浊听到她要回去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像她回去之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现在我能不能回去还是个问题呢?”漫舞不想让他为自己会不会回来而担心着。

  “我是说如果你能回去,还会不会回来。”

  “如果啊,那要看这里有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人或事物啊 。”漫舞也不知道自己回去以后还会不会想回来。

  “现在对你来说没有人值得你留恋吗?”难道她真的没有一点点动心吗?如果到时候她回去了,自己该怎么办呢?

  “我。我不告诉你。”漫舞不想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告诉他,不想看到他为了自己而感到不高光。

  “漫舞,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独浊孤拉住正在往前走的漫舞。

  “你捉到我,我就告诉你啊。”漫舞突然转身就往前面跑去。

  “你不要跑,我一定会把你捉住的。”独孤浊被她突来的举动而愣了一下,随及赶了过去。

  “我要捉住你了。”独孤浊在她的后面追着,始终没有真正地把她捉住,也许现在还不想听到他不想要的答案吧。

  “暂停,暂停。浊大哥,我跑不动了,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漫舞气喘吁吁地靠在树上喘着气。

  “你停下来我就捉住你了。”独孤浊站在那里对着她道。

  “不要,那可不行。”漫舞又往前跑。

  “我来了。”独孤浊又追了上去。

  “来追我吧,来追我吧。”漫舞调皮地向他做鬼脸。

  “你怎么了。”独孤浊撞上突然停下来漫舞。

  “浊大哥,你看!”漫舞指向远处。

  “那里怎么了。”独孤浊从她的后面侧头看向她指得地方。

  “浊大哥,我们快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漫舞拉着他就往前面走去。

  “还不跟我走。”一个粗壮男子拉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

  “大爷,我求求你了,你放了我吧,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钱回给你的。”小女孩跪在地上,不断地哀求道。

  “还,现在太迟了。如果三天前,你拿钱来还,我还可以就这么算了。可是现在我们家老爷看上了你,要你做的第七房。”那个粗壮的男子对着她道。

  “不要啊,我不要,你们家老爷都七十岁了都可以做我爷爷了。”小女孩一想到要她嫁给一个一支脚已经踏进棺材的人,死也不从地道。

  “要不要可由不得你了,要不现在马上还钱,要不就给我乖乖地跟我回去。”

  “可是我真的没钱啊,你就再宽限我几天吧,我一定想办法把钱还给你。”

  “想办法,就你那点破布,能卖几个钱啊。不要废话了,你给我马上跟我回去。”说着那个粗壮的男子拉着她硬是往前走。

  “不要啊,不要,我求求你啊。”小女孩争扎着不让他把自己往前拉,可是她那点力气哪能抵得过那个粗壮的男子呢?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漫舞他们来到这里就听见那个小女孩不断地哀求。

  “小姐,你救救我吧?”那个小女孩见到有人来,拼命地向她求救。

  “我看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那个粗壮的男子见有人来捣乱,很不高兴地道。

  “既然让本小姐看到了,你让我不要管,那还真的是有点困难啊。”漫舞道。

  “哦,这么说你是要管到底了。”粗壮的男子恶狠狠地道。

  “你不要我管也可以啊,你乖乖地把她放了不就行了。”

  “臭丫头,口气倒是不小,要管,连你也一并带回去了。”他说完上前想拉漫舞。

  “唔。”独孤浊快他一步把他的手给捉住,眼神凛冽地看着他。

  “你……你想干什么。”那个粗壮地男子从未见有人光是用眼神就能把人给吓住。

  “你说呢?”独孤浊冷冰冰地道。

  “放了她也可以,那也要把钱还了。”总不能捉不到人,连钱也没了,那回去可怎么交待啊。

  “钱,是吧,多少两。”漫舞开口道。

  “利息加上本钱,总共一百五十两。”他狮子大开口道。

  “我们哪欠你这么多钱啊。我爹才向你借了十两而已。”

  “十两,不用利息啊。”

  “可是就算加利息也没有一百五十两啊。”小女孩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那你还不还啊,还是你想跟我回去。”

  “一百五十两是吧。拿去,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独孤浊拿出银票交给他。

  “我们走。”他收了钱带着手下离开了。

  “谢谢,小姐,谢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小女孩拼命地给他们磕头。

  “好了,好了,小姑娘,你快起来吧。”漫舞蹲下来把她扶起来。

  “谢谢小姐,我以后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小姑娘,没有这么严重,再说了,我帮你也不是你要报答我的。”

  “小姐,谢谢你,你真的是一个大好人。”

  “好了,小姑娘。现在没事了,那我们就走了。”

  “小姐,等等。”

  “怎么还有事吗?”漫舞看着她。

  “我……你们能不能带上我啊。”小女孩不安地扭着衣角。

  “这,不太好吧。”

  “小姐,我求求你们了,你们就带上我吧。”小女孩见他们不愿意,有点着急地拉住漫舞地手。”我现在一个人,无依无靠地,留下来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

  “一个人,你的家人呢?”

  “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而我爹也在前几天丢下我走了。如果我爹在的话,他们就不会这样了。那十两银子本来借来给我爹治命的,可是还没医好,我爹就这样丢下我了。”说完那小女孩掩面哭了起来。

  “浊大哥。”漫舞听她这么说,心里感到好难过,她转身看着独孤浊希望他能收留她。

  “那好吧,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吧。”独孤浊知道漫舞想收留她。

  “谢谢公子,谢谢小姐。”小女孩听他这么说,高兴地糊乱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漫舞刚才忘了问她的名字。

  “我叫小秋。”

  “小秋,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嗯。”

  “小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小秋一直跟在她们后面。

  “我们要去独孤山庄。”漫舞头也不回地道。

  “独孤山庄。”独孤浊和小秋异口同声地道。

  “你们还挺有默契的嘛!”漫舞开玩笑道。

  “小姐,你说的那个独孤山庄是…..是天一第一庄的那个独孤山庄吗?”小秋难以置信地道。

  “除了那个山庄,还有另一个独孤山庄吗?”

  “你不是说要去游江湖吗?怎么想到要回山庄啊。”独孤浊想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么。

  “我突然觉得有点累,想回山庄休息一段时间。”

  “这样也好。”那些人肯定还会打紫水晶的主意,回到庄里会比较安全。

  “小姐,你跟独孤山庄有什么关系吗?”小秋对她的恩人还是一无所知。

  “他就是独孤山庄的庄主。”漫舞指着独孤浊道。

  “公子是独孤山庄的庄主。”小秋惊讶地道。没想到她居然能见到这么一个伟大的人物。

  “是啊,他不像吗?”漫舞道。

  “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小秋怕他们误会自己的意思。

  “好啦,你不用这么紧张,我玩笑地啦。”

  “还好,还好。”小秋拍拍自己的胸口。

  “看你吓得。”漫舞走过去拉着她的手。”就算你不信,也不用吓成这个样子啊。”

  “小姐,我胆子很小的,你还是不要再吓我了。”小秋无辜道。

  “我们快走吧,我想天黑之前可以赶到我上次住得那间客栈的。”漫舞道。

  * * * * * *

  “庄主。”店小二看见独孤浊来到,便马上上前招呼道。

  “嗯,替我们安排三个房间。”独孤浊道。

  “ 是的,庄主。”店小二随及去安排房间。

  “我们先吃点饭,然后再各自回房休息吧,明天我们还要敢一天的路呢?”独孤浊让他们坐下来。

  “好的,我已经快饿死了。”漫舞摸摸自己的肚子。

  “你啊,饿了刚才怎么不说啊。”

  “我想反正我们就要到了,忍一忍就可以了。”

  “那万一饿坏了怎么办。”独孤浊关心地道。

  “我没有那么娇弱。”想自己以前刚从孤儿院里出来的时候,有时候吃了上顿,下一顿在哪里都还不知道呢?还好,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两个人相互扶持,相互鼓励,现在也算能够过上安稳的日子,没有想到,却来到了古代。

  “那快吃吧。” 独孤浊见菜已经上来。

  “好的,你们也吃吧。”漫舞拿起筷子道。”小秋,你怎么不吃啊!”漫舞见她拿着筷子却不吃。

  “我……我。”小秋看着满桌子的菜,眼泪唰唰地掉下来。”我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地菜了。”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来,快吃饭吧。”漫舞挟了一块肉放在她的碗里。

  “谢谢小姐。”小秋抽泣了几下。

  “好了,小秋,你也去睡吧。”漫舞见她还在她的房间里帮她铺被。

  “小姐,没关系,我还不累。”小秋停下来对漫舞道。

  “我自己来弄就可以了。”漫舞走过去拿掉她手里的被子。

  “小姐,你还是让我来弄吧,你什么都不让我做,我会过意不去的。”自从跟了小姐他们以后,小姐她从来不会主动让她做什么事情,有时候她自己拿上手的事情,还会被她抢过去自己做。

  “小秋,我跟你说过好多次了。不要叫我小姐,叫我漫舞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呢?小姐可是我的大恩人,怎么可以叫你名字呢?”

  “名字取来就是让人叫的嘛。”

  “小姐,你还是依了我吧,你已经什么事情都不让我做了,现在还要我叫你的名字,你这不是让我难受吗?”小秋快要哭了。

  “唉,算我怕了你啦。你快去睡吧,我也要睡了。”漫舞走了一天也有点累了。

  “那小姐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小秋说完帮她带上了门。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