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今天天气好好啊。”漫舞起身伸了个懒腰。“早啊!小秋。”

  “小姐,你起床了啊。”小秋端着脸盘进来让她洗漱。

  “是啊,今天天气这么好,就早点起来了。”

  “小姐,你先洗脸,我马上去帮你弄早餐。”

  “不用了,我们出去吃。”独孤浊快一步道。

  “浊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陪我去吃早餐啊。”

  “是吗?那好吧,你先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好的。漫舞,我们吃完饭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哦,什么地方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

  “这么神秘。好了,我们走吧。”

  “庄主,小姐慢走。”小秋看着他们出了门,看来这可是一个好时机啊。

  “浊大哥,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漫舞跟他走了好一段路。

  “快到了,有点耐性吗?”独孤浊笑笑地道。

  “快到了,快到了,你已经说了好几遍了。”

  “真的快到了,你看,就是那里了。”独孤浊指着前面一家古玉店。

  “我们要去那里做什么啊。”他们边走边说。

  “进来就知道了。”

  “庄主,你来了。”店家看见他们进来忙招呼道。

  “把东西拿出来吧。”

  “是的,庄主。”

  店家进到里堂端出一个盒子。放在他们面前。

  “打开看看,喜欢吗?”独孤浊让漫舞打开盒子。

  “是什么啊!”漫舞打开盒子,发现里面装着一个玉佩,她拿起来看了看,玉呈弯月状,上面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浊大哥,这个是哪里来的。”漫舞突然抓住他的手道。

  “这可是独孤山庄的传家玉啊。”店家道。

  “浊大哥,这是真的吗?”怎么会这么巧啊。

  “是的,这是我爹留给我的,他说如果我遇到喜欢的女子就交给她。可是之前是因为这个玉没还有链子,所以我才想把链子配好之后,再交给你,方便带。”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啊!”

  “漫舞,你怎么了。”独孤浊见她神色有异。

  “我。”漫舞叹了口气。把自己从小带到大的玉佩拿了出来,“你看。”

  “你怎么会有这玉的另一半的。”独孤浊很是惊讶地道。他曾听他爹说,这玉还有另一块,上面雕刻着一条凤,如果把玉放在一起,它会自动合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在我懂事以来,这块玉就带在我的身上了。我问过收养我的人,她说,在捡到我的时候,这玉就已经在我的身上了。”

  “能不能让我看看。”店家道。

  “当然可以。”漫舞把玉交给他。

  “这才是完整的一块玉啊。”店家把两块玉放在一起,紫光一闪,玉完全合并了,看不出任何的裂缝。合并了的玉呈圆形,上面刻着龙凤戏珠。

  “这也太神奇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那块玉。

  “传说,什么样的传说啊。”漫舞,独孤浊异口同声地道。

  “相传,这块玉是属于一对恋人的订情之物,他们非常的相爱,他们在经历了很多的磨难之后,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但是红颜薄命,过了没多久,那个女的就死了,这个男的为了来生可以跟她再续前缘,就用他们两个人的血滴在玉上,血渗进了玉里。然后他把玉分开各自一半,希望来生可以凭玉找到她。可是后来玉被人盗走了,几经辗转这两块玉到了一对男女手上,也许他们真的是因为这块玉的关系,他们相爱了,而玉也现在这样合在了一起。后来听说他们死后,玉它自然地分开了。所以他们的后人就给这块玉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姻缘玉。”

  “姻缘玉?”漫舞道。

  “是的,因为玉他们开始了这段姻缘。”

  “也许玉的主人希望拥有玉的人都能像他们一样能够相爱,替他们完成他们没有走完的人生旅程吧。”独孤浊道。

  “这位姑娘,看来你跟庄主真是注定的姻缘啊。”

  “这只不过是传说而已,不可却信的。”漫舞现在的心情也不知该怎么表达好,难道真的是这块玉的关系让她来到这里的吗?“浊大哥,我们回去吧。”

  “谢谢,店家。”独孤浊付了钱之后,就带着漫舞回去了。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小秋在趁他们出去之际溜进独孤浊的房间, 终于在独孤浊房间的密洞里找到了紫水晶。

  “漫舞你怎么了。”独孤浊见漫舞从店里出来一直都没有说过话。

  “没有啊。”

  “还说没有,你从那家店里出来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浊大哥,自从那块玉合在一起之后,我突然感到很害怕。”

  “害怕,你怕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好像马上就要离开你了。”

  “怎么会呢,你看这块玉都合在一起了,说明我们会在一起的。”

  “可是,我真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事的,不要想太多了,你相信我,只要有我在,我一定不会放开你的。”

  “浊大哥。我怕我会辜付你的好意。”

  “漫舞。那你希望离开这里,回去你自己的地方吗?”

  “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好矛盾,一方想回去,另一方面又不想。”

  “漫舞。你看着我,听我说。”独孤浊停下来道。“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会爱你一辈子,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也不会改变,如果哪一天你真的走了,我也会继续爱着你。”

  “浊大哥,你这样说,我会更难过你知道吗?我宁愿你把我忘了。”

  “漫舞,你知道吗?爱一个人是一辈子的事情,不可能说忘就忘的。”

  “浊大哥,对不起。”说完漫舞就跑开了。他的话让她好难受,好想让自己去静静地。

  “漫舞,你要去哪里啊,漫舞。”独孤浊看着她,也许是该让她静一静。

  “帮主,你要的东西,小秋已经找到了,她要我们尽快去接应她。”

  “拿到了,那真的是太好了,我们马上出发,明天傍晚在独孤山庄后的山上碰面。”

  “是的,帮主。”

  “太好了,只要拿到紫水晶,我就可以称霸武林了,哈哈哈。”

  “小姐,你怎么了眼睛红红的。”小秋看着漫舞从外面走进来。

  “没事,刚才在外面有沙子吹进了眼睛,我弄了很久才把沙子给弄出来,所以眼睛就变成这样了。”

  “这样啊,那你以后要小心点,不能这么揉的。”

  “知道了。”

  “你先去休息吧, 我今天很累,不想吃晚饭了。”

  “小姐,那怎么行呢?那样你身体会吃不消的。”

  “没事的,一两顿饿不死的。”

  “小姐,你怎么这么说呢?你心情不好吗?”小秋感得她今天有点怪怪地。

  “没事,我真的没事,只想休息一下。”

  “那好吧,如果你饿了,记得跟我说一下,我马上就去给你做。”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好的。”

  “小姐呢?”小洁问道。

  “她今天还没有起床呢?”小秋道。

  “小姐她怎么了,平时她不会这个样子的。”

  “我也不知道,昨天就觉得她怪怪地,可是又说不出哪里怪。”

  “这样啊,那我进去看看吧。”

  “我看还是不要了,也许是小姐这两天太累了,让小姐再休息一下吧,迟点如果还不起来,我们就进去看看。”

  “这样也好。那我先去干活,如果小姐醒了,告诉我一下。”

  “好的。”

  “小姐,小姐。”小秋在漫舞的房门外道。小秋见半天也没有应,就推开门,“咦,小姐哪去了。”小秋见床上没人,就马上出去找。

  “小洁,你有看到小姐吗?”小秋来到厨房见到小洁问道。

  “哦,小姐她去后山了。”

  “后山?”她怎么会去那里啊。“小姐去那里做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太累了,想去那里散散心。”

  “这样啊,那我去找她吧。”小秋道。

  “那也好, 小姐今天是一个人去的,万一在山上遇到什么危险就不好了。”

  “那我先走了。”小秋道。

  “你也小心点。”

  “知道了。”

  “帮主,秋丫头怎么还没有来啊。”

  “有点耐性,我们约的时间都还没有到呢?太阳都还没有下山?”宫步云等了这么久也不怕再多等这一会儿功夫。

  “知道了,帮主。”

  漫舞来到山上,看见前面的那棵树,正是上次她和林辰煜在那里放风筝的时候,风筝掉在树上,她爬上去拿的时候,风筝是被她拿来了,可是自己也掉了下来,刚好被独孤浊接住了,也许就是那一次,自己就已经喜欢上他了,而自己不知道吧。漫舞一路走来了,看着这里的每个地方,都有她的足迹。

  “郧忠,有谁到过我的房间。”独孤浊本来想拿紫水晶跟漫舞商量把它给毁掉,那样她就可以永远的留在这里了。没想到他打开密洞的时候发现紫水晶不见了。庄里守卫森严,不可能人外人进来偷而不被发现的,那最有可能的就是庄里的人了。

  “没有啊,我吩咐过谁也不许进你的房间。”

  “那为什么东西会不见。”

  “这……庄主,我……”郧忠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庄里发生这种事,就属他的责任太大了。“庄主,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有什么事就尽管说吧。”

  “上次我看到小秋去过你的书房,那天我问她话的时候,就觉得好很紧张,我以为是她刚来,所以有些地方比较怕生。可是现在想想,她怎么可能会去书房打扫呢?”

  “她到过的我书房。”

  “是的,那天我问她为什么会在那里,她说是去打扫的。”

  “算了,你先下去吧。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是的,庄主。”

  现在还是先找到漫舞,跟她说一下。让她小心地好。万一小秋又有什么不良企图那可怎么办。

  “小洁,漫舞呢?”独孤浊来到漫舞的房间,没有看到漫舞,却看见小洁在整理衣服。

  “小姐,她出去了。”

  “那她有没有说去哪里啊。”

  “她好像去后山了。”

  “后山。”

  “是的,庄主找小姐有什么事吗?我已经让小秋去找她了。”

  “什么,你让小秋去找她。”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独孤浊说完就转身后山上赶去。希望不会出什么事情。

  “小姐,小姐,你在哪里啊。”小秋边走边叫。希望能在交紫水晶之前的找到她,让她回去。

  “帮主,好像有人来了。”宫步云的手下,听到她的叫声。

  “去看看。”

  “是的。”

  “帮主,好像是秋丫头来了。”

  “哦,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叫她过来。”

  “是的,帮主。”

  “何总管,你怎么会在这里。”小秋被突然从旁边走出来的人吓了一下。

  “帮主,叫你过去。”

  “可是,我现在有点事情。”

  “有什么事情,会比帮主的事更重要吗?”

  “可是,可是,如果不先找到小姐,我怕等一下,万一被他们发现了,那怎么办啊。”

  “既然你已经完成任务了,那么就没有必要再回去了。我想现在庄里肯定对你起了疑心,你现在回去也没有意思了。”

  “可是话虽如此,但是我担心小姐她会出什么事情。”

  “你先去帮主那里吧,到时如果可以再去找吧。”

  “那好吧。”小秋跟着他来到约定的地点。

  “帮主。”何英带着小秋来到来到宫步云那里。

  “嗯,东西带来了。”

  “是的。”小秋把藏在怀里的紫水晶拿了出来。

  “紫水晶,我终于得到了。”宫步云高兴地伸手拿紫水晶。

  “啊!”小秋的手吃痛而叫出声,手里有紫水晶也掉了下来。

  一个身影快速地闪过,接住紫水晶。

  “庄主。”小秋有点害怕地看着他。

  来人正是独孤浊。他看着小秋道:“你为什么要如此做。”

  “这本来就不是你的东西,我只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物归原主。说的还真好听,那只不过是你为自己找的借口吧,亏漫舞对你如亲人。”独孤浊道。

  “难倒不是吗?这紫水晶本来就是我们帮主的。”小秋看着宫步云。

  “少说废话,把紫水晶拿过来。”宫步云因为快要到手的东西被人抢走而心火中烧地道。

  “有本事就过来拿吧。”独孤浊才甩他这套。

  只见宫步云伸手一掌,被独孤浊轻松地避开,宫步云收掌紧接一掌。两人就这样为了紫水晶而大战着。

  漫舞因想事情太累了,而靠上树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间好像有打斗的声音,她站起来,朝声音的来源走去。

  “是浊大哥,他怎么跟人打起来了。”漫舞站在不远处很是吃惊,他现在这个时候会在这里而且还跟人打起来了。“咦,那不是小秋吗?跟他在一起的人是谁啊。”漫舞满是疑问。

  “浊大哥。”漫舞走过去叫道。

  “小姐她怎来了。”小秋看见漫舞从下面走了上来。

  “小姐。”何英听到小秋的话,马上就上前把漫舞给抓住。

  独孤浊听到漫舞的叫声,回头一看,“漫舞不要过来。”不想让她过来免得让她陷入危险。

  “浊大哥。”在漫舞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落在了何英的手里。

  “你们是谁,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漫舞莫明其妙地地被人扣住。

  “想干什么,那就要看他怎么做了。”何英对着独孤浊道。

  “漫舞。”独孤浊没想到何英会对她下手。

  “你快放开我啊。”漫舞想要争脱何英的掐制。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

  “哈哈哈,独孤浊,我看还是乖乖地把紫水晶交出来吧,不然你的女人可就这么没了,不是很可惜吗?”宫步云见自己的手下把漫舞捉住以为手里有一张王牌而肆无忌惮地道。

  “是你?你为什么要捉我。”漫舞不明白他为何要捉自己。

  “为什么,当然是这了紫水晶了,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啊。”宫步云见她问了一个这么可笑的问题而在讪笑着。

  “什么,紫水晶,原来是你们要拿紫水晶。那么说上次捉我的人也是你了。”漫舞马上联想到上次她被人捉住的事情。

  “不错。不过你的命还真大,下了药能被你逃掉,掉进池塘也淹不死你。”宫步云恨恨地道。

  “你别做梦了,我们是不会把紫水晶给你的。”漫舞想到他三番两次地害自己,就偏不把紫水晶给他,再说了,如果把紫水晶交给他,那么自己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

  “这可由不得你了。独孤浊,你给还是不给啊。”宫步云看着独孤浊让他做最后的选择。

  “浊大哥,千万不要把紫水晶给他。”

  “独孤浊,你不想她没命的话,就快点把紫水晶交出来。”宫步云近一点逼他。

  “不要啊!”漫舞焦急地道。

  “闭嘴。”何英把手收紧了一点。

  “何总管,你不要伤着小姐啊。”小秋让在旁边担心他会弄伤漫舞。

  “没你的事。”何英喝道。

  独孤浊为了不让他们伤着漫舞,目前只能听他们得了。他慢慢地走过去。“一手交人,一手交紫水晶。”

  “看你也耍不了什么花样。”宫步云把漫舞拉到自己的手里,他们对面站着一米远时停了下来。“我喊一二三,你把紫水晶扔过来。”

  “好。”独孤浊应道,希望在交换之际能把漫舞和紫水晶都能要过来。

  “一、二。”宫步云紧紧盯着紫水晶。“三”等他喊完之后就用力把漫舞推开。

  “漫舞,你没事吧!”独孤浊接住她关心地问。

  “我没事,浊大哥。”漫舞稳住脚步道。

  在宫步云以为能接住紫水晶的时候,突然出来了一个程咬金,把紫水晶快一步抢走了。

  “是你,快把紫不晶还给我。”宫步云看着来人道。

  “这个好像不是你的吧。”段子誉扬起手上的紫水晶道。

  “段子誉,你最好不要多关闲事。”

  “这闲事我管定了。”他听庄里的人说独孤浊到山上找漫舞了,可是在庄里等了半天也没见他们回来,就山上来看看,没想到却看到刚才的那一幕。

  “你。”宫步云见他冥顽不灵,就出手抢道。

  他们在你争我夺,谁也占不了上风。宫步云把段子誉手上的紫水晶给踢掉,他知道这是自己一个抢紫水晶的机会。他马上把朝紫水晶扔出去的方向地过去。可是想要紫水晶不止他一个,漫舞也看准了这个机会,朝紫水晶过去。

  “啊!”小秋身后中了一掌而应声倒地。原来她看见宫步云运功向漫舞打出了一掌,而她却替漫舞挡了一掌。

  “小秋。”漫舞听到她的声音而回头,“小秋,怎么样了。”漫舞把她抱在怀里。

  “小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弄成这样的。”小秋她只不过想为自己的家人过好一点的生活,没有想到她却把别人给害了。

  “小秋,这不关你的事。”漫舞伤必地器泣道。

  “小姐,真的对不起,我差点害死你了。如果那样,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小秋,你不要说这么多了,我马上带你去看大夫。”漫舞擦着血流不止的嘴边。

  “小姐,没用了。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你说,你说。”漫舞希望能帮她完成任何她要她完成的事情。

  “小姐,其实紫水晶是我偷出来的,不过我不知道它对你来说这么重要,而且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想害死你。”小秋刚才才知道他们捉了漫舞想置她于死地。“小姐,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

  “好,好,小秋你说什么都好。”

  “小姐,那我就安心了,如果有来生,我还愿意做你的丫头,侍候你。”小秋真心地道,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漫舞对她这么好过。除了他爹娘,可是,那是不一样的。

  “小秋,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小姐。”小秋看着漫舞,想把她记住,好让自己下辈子容易找到她。

  “小秋、小秋。”漫舞发现她动也不动,拼命地摇着她。

  “漫舞,不要太伤心了。”独孤浊从她的后面抱着她。

  “浊大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漫舞伤心地靠在他的怀里。

  “漫舞,这不关你的事,不关你的事。”独孤浊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只能抱着她。

  “浊大哥,都是这个,都是这个。”漫舞用沾满鲜血的手拿起来了紫水晶。“都是它害死了小秋,也害得我要留在这里,我不要这个害人的东西了。”漫舞拿起紫水晶想要把它给扔掉。

  夕阳的余光照射在漫舞举起紫水晶上,她突然觉得手中的紫水晶慢慢地变烫起来,越来越烫,她几乎要拿不住了“浊大哥,好烫。”

  “漫舞,你怎么了。”独孤浊没注意到紫水晶发生的变化。

  “浊大哥,紫水晶突然变成很烫。”漫舞想把紫水晶交给他,可是在她放手的那一刻,紫水晶它突然自动地飞向了空中,发射出强烈的紫光,把空中的云朵都染成了紫色。

  “娘,你看,天空又出现紫色的云彩了。”林辰煜站在院子里抬着看见天空又出现了紫色。

  “紫色,煜儿,不是你骗娘吧,哪有什么紫色的云彩啊。”独孤柔宠爱地道。

  “当然不是了,你快看吗?”林辰煜指着天空道。

  “真的耶,这是怎么回事。”独孤柔从未见过如此鬼异的事情。

  “上次,我和舅舅也看到过了。”

  “是吗?那后来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独孤柔直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是的。

  “没有啊。”林辰煜哪里会想到漫舞的出现会跟这个有关系呢?

  “那就好。”

  “日落紫现,女欲归。”段子誉和他们在那里打斗时看见紫水晶发射出强烈的紫光,而停下来。“浊,是不是那位大师说的话要灵验了。”

  “不。”独孤浊看着那道紫光冲向太阳而折射到漫舞身上,“漫舞,不要,不要走。”独孤浊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道。

  “浊大哥,我……”漫舞想告诉他,自己想留在这里,可是她又放心不下现代的人。如果这次不回去,也许就永远都不能回去了,但是回去了,又怕不能回来,到时怎么办才好呢?

  “漫舞,不要走。有没有想我,如果你走了,我该怎么活下去。”独孤浊知道这是最后一个机会了,如果他不把握,他将会永远失去她。

  “浊大哥。”紫光越来越强烈了,快要睁不开眼了。

  “漫舞,你要想清楚,如果你回去,那么有可能是永远也回来了,你有没有想过,你离开浊, 他会怎么样,你又会怎么样呢?”段子誉站在那里大声地道。

  “啊!”随着漫舞的一声大叫,所有的人都看不清前面的景象。

  “漫舞,漫舞。”独孤浊以为自己失去了漫舞而呆坐在心痛地道。

  “浊大哥,我在这里。”漫舞慢慢地向他。

  独孤浊适应了光线,终于看到漫舞就站在他的前面:“漫舞,漫舞,你没走。”独孤浊高兴地抱住她。

  “是啊,浊大哥,我舍不得你,所以我决定留在这里陪你一生。”漫舞听到段子誉对她说的话,所以在紫光消失之前,她确定自己是想留在这里的,院长他们肯定也会支持她的。因为她找到了自己所爱的人。

  “漫舞。”独孤浊紧紧抱着她,希望他能这样一直抱着她到老。

  办完了小秋的丧事,漫舞把小秋的家人接到了堡里生活,原来小秋当初就是为了能让她的家人生活的好一点,所以才会帮宫步云去偷紫水晶,没想到却害死了自己。现在漫舞能为她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而宫步云在那次夺紫水晶被独孤浊子誉联手打伤后,就逃走了,而独孤浊就运用的他的势力把扬州第一帮铲除了,并封杀了他的全部生意。现在宫步云不知去向,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出家了。不过到底怎样,谁都没有一个底。

  “漫舞,你可得想清楚了,你真的要把她给带走。”独孤浊坐在漫舞的前面道。

  “是啊,我就偏不信干哥哥,他会不紧张。”漫舞很有把握地道。

  “可是,你要把她带到哪里去啊。”

  “一个秘密的地方,不告诉你,免得你不小心说漏了嘴。”

  “哎,这下惨了,我也帮不了他了。”

  “你还是专心地去你的办事吧!这件事就交给我去处理好了。”

  “子誉,对不起了,谁叫你得罪了我的夫人,现在连我也帮不了你了,你还是好自为之吧。”独孤浊的不大不小地音量刚好让躲在门口的段子誉一字不漏地听到。

  三个月前,段夫人收了漫舞为干女儿。没办法,谁叫她的儿子不争气,而自己又那么喜欢漫舞,只好收她为干女儿了。漫舞也可乐意有一个像段夫人那样的一个娘,也算圆了她想要有一个妈妈的心愿吧。

  在她出嫁之前,段子誉把一个姑娘带回府中,漫舞跟她可算是一见如故,很快成了好朋友,为了帮她完成她的心愿。在漫舞结婚的那天,漫舞把她也带走了。

  这不,段子誉嘴上虽然没说,可是明眼人一看,这个傻小子准是中招了,他还不自知呢?

  全书完!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