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哇,好大的房子啊。”小秋站在独孤山庄的大门前发出感叹。

  “是挺大的,我当初来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没说出来罢了。”漫舞道。

  “庄主,你回来啦。”郧忠听守门人说庄主回来,马上出来迎接他。

  “是啊,庄里近来可好。”

  “是的,庄主。咦,漫舞姑娘,你也回来了啊。”郧忠高兴地道。

  “是啊,见到我高兴吗?”漫舞道。

  “当然高兴了,我们还以为要很久才能见到漫舞姑娘呢?”

  “好了,我们进去再说吧。”独孤浊道。

  “庄主,漫舞姑娘请。”

  “小姐,你回来啊!”小洁听说漫舞又回来了,跑到她的房间,看见漫舞真的坐在房里,高兴地道。”小姐,我好想你啊。”

  “我也好想你啊。”漫舞站起来抱住她,在那里高兴地跳来跳去。

  “小姐,你最近过得好吗?有没有受苦啊,让我看看。”小洁从上到下地把漫舞看了个遍。

  “没有,没有,我很好。你呢?最近在庄里好吗?”

  “小姐,我很好,就是有时候会想你。”小洁惨兮兮地道。

  “我也想你们了。但是我最想你的糕点,你泡的茶。”

  “是吗?那我马上去做给你吃。”小洁听她这么说,马上就去帮她弄吃的,难得自己做的东西小姐喜欢吃。

  “小洁,不用了。我才刚吃过饭,现在不饿。”

  “小姐,那等你饿了,我再给你吃吧。”

  “好的。”

  “小姐,你出去了这么久,都到哪里去玩了。”小洁很好奇外面的世界。

  “我去了江南。 “

  “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当然有了,那里有很多很多……”漫舞把她一路游玩的好地方,好风景都告诉小洁,让她听了不知有多羡慕。

  “小姐,你可好了,去了这么多好玩地方,都不带我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回到这里来的,如果知道,当初我一定会带你去的。”

  “真的吗?那小姐下次去,一定带我去好不好。”

  “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带你去的。”

  “小姐,你走了一天的路,也该休息了,我帮你铺床。”

  “嗯,好的,那麻烦你了。”今天走了一整天的路真的有点累了。

  “小姐,你不要这么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小洁铺好床道:”小姐,好了,你快点睡吧,我先下去了。”

  “好的,你也早点睡吧。”漫舞伸了一个懒腰往床走去,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院长,院长,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夜心,夜心。”漫舞不断地呓语道。

  “漫舞,漫舞。”独孤浊听到漫舞的叫声,便马上进了她的房间叫想叫醒她。

  “不要丢下我。”漫舞的呓喃变成了慌乱叫声。

  “漫舞,没事的,我不会丢下你的。”独孤浊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漫舞,没事的,没事的。”

  独孤浊见她慢慢地平复下来就把她平躺在床上,看着她这样却帮不上什么忙,好心痛。不知道她做什么梦了,她这么害怕,这么地无助。

  “漫舞,你知道吗?看着你这样,我的心好痛,我知道你想回去,可是我真的不敢想像没有你的日子我能不能继续活下去。上次你掉进池塘,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我的心好像被人撕裂了一样。可是当我知道了你不是我们这里的人,我好害怕你真的就这么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那天,我问你会不会回来,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你要说的话,可是我却不想让你说出口,宁愿自己骗自己。”独孤浊坐在她的床前,看着她慢慢地说道。他帮漫舞盖好了被子,再看了看,就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漫舞睁开了眼,独孤浊说地话,她都听到了。听得她的心也好痛。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的,他痛,你比他更痛,他开心,你比他更开心。”浊大哥,浊大哥。”漫舞轻轻地唤着,泪水也跟着流了下来。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独孤浊已经悄悄地走进了她的心里。

  “小洁,小秋,你看我这身衣服漂不漂亮。”漫舞今天起了一个大早,把自己打份了一下。她决定让自己毫无顾及地爱一次,哪怕只有一天的时间也好。再说了,现在自己能不能回去还是个问题。

  “小姐,你穿什么衣服都漂亮。”小洁开口道。

  “是啊,小姐,小洁说地对。”小秋道。

  “那就好。那么我先出去了。”漫舞对她们道。

  “小姐,你要去哪里啊。”小洁、小秋道。

  “我去找浊大哥。”

  “那我们就不跟你去了,免得打扰你们。”她们识相地道。

  “你们这俩个小滑头。”漫舞打算都不要让她们服侍的,可独孤浊一定要让她留下一个,可是她们两个,选这个,那个不肯,先那个,这个又不肯,没办法,只好两个都留下了。

  “那小姐,你慢走。”

  “知道了。”才说完人都已经不见了。

  “ 浊大哥。”漫舞来到春风阁的门外道。

  “漫舞,你怎么来了。”独孤浊很奇怪会在这里看到她,而且今天好像还特意地打扮过。

  “我来找你啊。”漫舞紧张地动着衣袖,”我今天有点事情想告诉你。”

  “什么事,进来再说吧。”独孤浊把漫舞领到春风阁里。

  “来,坐吧。”独孤浊帮她倒一杯茶。”有什么事,说吧。”

  “浊大哥,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漫舞终于一口气把话说完。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独孤浊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啊,好痛。”独孤浊叫漫舞扭他一下。”会痛,这么说是真的,是真的。太好了,太好了。”独孤浊一把把她搂在怀里。

  “浊大哥。”

  “漫舞,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我以为我这辈子再也等不到了。”

  “浊大哥,我终于知道自己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你。”漫舞见他这么高兴,知道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漫舞,我真的好高兴,好高兴能听到你这么说。”

  “浊大哥。”漫舞突然感到有一种无比幸福的感觉。

  “你穿得这么漂亮,打算出去吗?”

  “是啊,我打算和你一起去玩。”

  “是吗?你还是第一次主动约我啊。”

  “那是因为我现在已经下决定了。”

  “决定,什么决定啊。”

  “决定让自己毫无顾及地爱一次,哪怕只有一天的时间也好。”漫舞不想浪费了这么好的天气道:”浊大哥,我们赶快走吧,不然太阳就要下山了。”

  “好吧,那我们走吧。”独孤浊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

  一人鬼鬼祟祟走到后园,她向四周看了一遍,见没有人,便拿出带来的鸽子。”咕,咕。”鸽子不停地发出声音。

  “去吧,把信带给主人。”那人把手松开让鸽子飞走。

  “小秋,你在干什么呢?”小洁收完衣服经过后园见小秋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

  “没,没什么。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都没有看见啊。”该不会让她看见什么了吧。

  “我刚经过这里,看见你站在那里发呆,就过来问一下。”

  “哦,我没事,小姐她出去玩了,我一个挺无聊的,就到后园来看看,其他的活我都插不上手。”

  “庄主没有交待下来让你去哪里干活吗?也许刚回来庄里的事太多了,等过段时间庄主会交待下来了,那时你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是啊,像我这种人,过不惯这种不干活的日子,这样好像全身不自在。”

  “我们这种叫做劳碌命。”小洁开玩笑地道。

  “是啊。小姐她一不在,我就特不舒服。”

  “也许你对这里还不熟吧,那不这样,我带你去逛逛。让你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好啊,可是这样,会不会耽误你做事了。”

  “不会,今天的活也干得差不多了。”

  “那就谢谢你了”

  “没什么,那我们走吧。”

  “好的。”

  “* * * * * *

  “咦,小姐,你回来了啊!”小秋和小洁逛一半,小洁就被一个小童叫去帮忙了,所以只好一个人回来了,没想到漫舞已经回来了。

  “是啊,我都回来好一会儿了。你呢,去哪里了。”

  “小姐你不在,我有点无聊,小洁就带我去逛了一下山庄,让我熟悉一下环境。”

  “对不起啊,我忘了你对这里不熟,还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出去也没带你去。”漫舞对自己的照顾不周而感到过意不去。

  “小姐,我没有关系啦,只是你不在这里,我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他们都不让我做,说什么没有庄主的吩咐,他们不敢让我做事情。小姐,你能不能跟庄主说一声,随便让我干一份活吧。”

  “对啊,人应该在要自食其力,不能老是靠别人养啊,那我是不是也该为自己找一份工作呢?”漫舞突然被她一语惊醒,现在紫水晶的事情还没解决,想出去游玩也不成了,那么呆在庄主,总要为自己找份工作吧。

   ”好吧,我等一下就跟庄主去说。”

   ”谢谢小姐,那我先你做点吃的吧。”

   ”好的,反正也有点饿了。小秋,你多准备一点。”

   ”是的,小姐。”

   我可以做什么呢,漫舞坐在桌子前,想着自己在古代到底能做些什么,想来想去,在庄里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做饭,洗衣,庄里的下人这么多,浊大哥肯定不会让自己做的,还有想什么呢,总不能老是在这里白吃白住啊。

  “小姐,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小洁端着茶走进来,看见漫舞一动也不动在坐在那里。

  “没什么,小洁,你说我在庄里能做些什么事情呢?”

  “小姐,你怎么了,无缘无故怎么说这个啊。”

  “没有无缘无故啊,现在打算在庄里呆一段时间,总不能又像以前一样白吃白住吧。”

  “小姐,我看还是算了吧,庄主肯定不肯的。”小洁想了不想地道。

  “为什么?”

  “小姐你还问我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庄主喜欢小姐,怎么可能会让你做事呢?”

  “做事跟喜不喜欢不是一回事,好不好。”

  “可是我觉得庄主肯定不肯的。”在小洁看来,就是那么一回事,庄里有这么多的人,小姐哪还用得着做什么事情啊。

  “那你等着看好了,我一定会让他给我一份工的。”

  “小姐,其实你真的不用工作的,只要你嫁给庄主,那时你就是庄主夫人了,那样不是可以名正言顺的住下来了吗?”

  “嫁给他?”漫舞的心悸动一下,虽然决定要好好地爱一次,可是要嫁给他,她却从未想过。真的可以嫁给他吗?

  “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小洁见漫舞不说话,以为自己说错了。

  “不是,我先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漫舞起身往外走去。

  “小姐,小姐……”小洁话还没说完漫舞已经不见人影了。

  “小秋,给我吧!”漫舞刚要进厨房,就看见小秋端着糕点出来。

  “小姐,你怎么来了,你很饿了吗?”

  “不是,给我吧,我现在可是靠它给我们找一份好的工作。”

  “它?”小秋的眼里写满了问号?、

  “先不跟你说了,就这样,我走了。”漫舞又飞似的走了。

  “庄主,这里是你出门后,发生的账目,请你过目一下。”郧忠把账目交给独孤浊。

  “放着吧,独孤浊头也不抬地道。”

  “是的,庄主。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那我先下去了。”

  “嗯。”

  郧忠刚关好门出来就看见漫舞大老远的端着盘子往这边走过来。”漫舞小姐,你这是?”

  “哦,给浊大哥的。”漫舞见他看着自己的端着的盘子,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你要不要来一块。”、

  “不用了,谢谢。”庄主都还没都到,他要不是先吃了,被庄主知道了那还了得,这可不是一般的糕点。

  “这样啊,那我进去了。”漫舞道。

  “可是庄主他现在正忙呢?”郧忠没忘独孤浊刚吩咐下来,不要人打扰他。

  “可是我,那好吧。我先走了。”漫舞正打算回去的时候,独孤浊却听到声音了。

  “让她进来吧。”独孤浊道。

  “是的,庄主。”郧忠赶紧让路。

  “你先下去吧。”独孤浊对郧忠道。

  “漫舞,你怎么来了,这么快就想我了。”独孤浊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来找他了。

  “哪有,我是拿东西给你吃的。”漫舞拿起手上的盘子。

  “是吗,,你先坐一下,等我处理完手里的事情。”

  “浊大哥,你现在是不是很忙啊。”漫舞看见桌子上摊着许多账目,旁边还堆着一叠。

  “你来了,再怎么忙,我也会抽空出来的。”

  “可是那样会不会耽误你做事啊。”

  “不会的,我会处理好的。”

  “那我能不能随便看一下。”

  “当然可以。”

  漫舞走到他身后的书柜翻看一些书,随意看了几眼,没有兴趣,漫舞转身想看看他做好了没有,却看到他手上的账目好像有点问题。

  “浊大哥,你看这里是不是有点问题。”

  “你懂账目。”独孤浊看着她指着的地方。”是啊,如果你不说,还真的很难发现啊。”

  “我可是靠它吃饭的。”

  “靠它吃饭。”

  “是啊,在我们那里这个可是一个很吃香的工作啊。”

  “是吗?那你有没有兴趣为我做这份工作啊。”这样一来可以让自己和她有更多的时间相处,二来她既然有这方面的本事,那样也可以帮他减轻一些负担。

  “可以吗?我怕自己会胜任不了。”虽然想为自己找一份工作,但是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份工。

  “当然可以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那好吧。反正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你找我,就是要我给你安排工作啊。”

  “是啊,不过还有一个人。”

  “谁啊!”

  “小秋啊,她说自己在这里不做事,不舒服,所以让我跟你说一声,替她安排一份工作。”

  “这好办,我明天就给她安排一下。”

  “谢谢浊大哥,吃糕点吧。”漫舞把糕点端到他的面前。终于完成任务了。

  “好啊!”独孤浊拿了一块放在手里咬了一口道:”好吃,好吃。是你做的吗?”

  “当然不是,如果我有那么好的手艺就好了。”漫舞也拿了一块放在嘴里。”真的蛮好吃的。”漫舞看看还是不要打扰他了就道:”那我先走了,把我们有工作了事情告诉小秋,让她高兴一下。甚于我呢,就明天开始上班吧。没问题吧。”

  “上班?”

  “就是工作啦。”漫舞一时嘴快说漏嘴了。

  “哦,当然可以。”

  “那我走了,你慢慢看吧。”漫舞临走时还不忘再拿一块糕点放在嘴里。

  * * * * * *

  “小姐,小姐,你说得怎么样了。”小秋一见漫舞兴高采烈地回来想必她肯定是有好消息了。

  “我出马,当然一定行啦。”

  “那小姐我明天要做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反正你明天去有人会给你安排的。”

  “好哎,明天可以不用这么无聊了。”

  “不过我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就是我明天也要工作了。”

  “什么, 小姐你也要工作,你去做什么啊!”

  “我去做账。”

  “做账,小姐,你好厉害啊,连这个都懂。”

  “这好有什么好厉害的,在我们那里,这可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工作。”

  “这还不了不起啊,像我们连个大字都不识,更何况做账了。”

  “哎,不谈这些了,你早点睡吧。明天我们要开始工作了。”

  “好的,小姐,那我先出走了。”

  “嗯。”

  “你说什么,漫舞小姐,她去帮庄主做账。”小洁好不惊讶,昨天才说庄主不可能让小姐做事,没想到,没想到,还真让小姐给说准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漫舞小姐有这方面的才能啊。”小秋道。

  “也对,漫舞小姐,真的挺好本事的,像以前她跟小少爷聊天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道的。”

  “小少爷?是谁啊。”

  “是庄主姐姐的儿子,有时候也会在庄里住上一段时间的。漫舞小姐刚来的时候,小少爷也刚好在这里。”

  “哦,这样啊。”

  “我不跟你说了,我也要去做事了。”小洁看看时间也不早了。

  “好的,那我也去打扫房间了。”今天早上就来人吩咐她做事了。

  “那里的有没有消息了。”宫步云道。

  “帮主,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那就好,不过知道她快点,我有点等不迟了。”近日他占了一卦,发现再过半个月就会出现难得的机会,如果能在那时找到一个清静的地方,利用紫水晶修练武功,就能聚集天地的灵气,帮他完成最后一关。

  “知道了,庄主。”

  “怎么会没有呢?”小秋在秋月阁里几乎找遍了都没有找到。”时间不多了,我得抓紧才行啊。难道不在她那里?”

  “小秋,你发什么呆啊?”小洁收好衣服,刚好她在那里发呆。

  “没有啊,我在想,我今天都打扫了哪些房间,我现在还有些搞不清,哪里是哪里的。”

  “哦,也对,我刚来的时候,也适应了好一段时间呢?”

  “是啊,这庄里啊,实在是太大了,我见过最大的房子也不过是庄里的四分之一不知道还有没有呢?”

  “是吗?这里也是我见过最大的房子。”

  “你知道,小姐现在在哪里啊。”

  “怎么,你有事情找她啊。”

  “没事,随便问一下。”

  “好像跟庄主一起出去了。”

  “是吗?那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倒没有,庄主的事哪是我们这些人管的。”

  “也是啊,我怕小姐回来饿了,想早点弄好点心等她回来就可以吃了。”

  “你对小姐还真细心啊。”

  “如果不是小姐和庄主救了我,我想我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是啊,小姐的确是一个好人。”

  “不说了, 我先去弄点吃的好了,好让小姐回来就有得吃。”

  “那我们一起走吧, 我刚好也要去厨房。”

  “好啊!”

  “漫舞,做了一天了,先休息一下。”独孤浊端着茶走到她的身边。

  “哦,好的,我先把这些看完。”漫舞头也不抬地道。

  “漫舞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所以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留开我可以吗?”

  “浊大哥, 我好了,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你吃饭了吗?”还是不要讲这么敏感的话题了,搞不好还会把气氛弄僵。

  “对喔,我忘吃了。”漫舞只要工作一忙,就会忘了吃饭。

  “你啊,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他请她过来帮忙,可不是让她这样不爱惜自己。

  “我就是这样啊,只要工作一忙,就会忘了吃饭。”

  “如果再这样,那么我想还是请别人好了。”

  “为什么,你请了一个这么拼命工作的人还不好吗?”真想通他是怎么想的,以前在台湾那些老板,连上个厕所都要看时间。

  “我可不想让人说闲话说我是一个苛刻的老板,连饭都不让工人吃。”

  “我还以为你是关心我呢,没想到你只为自己的名声而担心。”漫舞假装很伤心地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是真的关心你的。”独孤浊以为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

  “好啦,跟你开玩笑的,我们去吃饭吧。我真的饿了。”漫舞拉着他的手道。

  “你真的没事。”独孤浊担心地确认一下。

  “真的。我们去吃什么呢?”漫舞歪着头道。

  “要不,我带你去吃你喜欢的那家酒楼吃好不好。”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们赶快走吧。”

  * * * * * *

  “你怎么在这里。”郧忠推开书房的门,看见小秋在里面。

  “郧总管,我……我……是来打扫的。”小秋被突来的声音而吓了一跳。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书房不是每个人都能进来的。”

  “对不起,郧总管,我……我不……知道。”

  “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要来这里了。”

  “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就出去。”

  “嗯。”

  连书房都找过了,也没有,天啊,到底会在哪里呢?该不会是在庄主的房里吧。想来也只有那里最安全了,看来得找机会进去看一下了。

  “小姐,你回来了啊!”小秋走到漫舞的房间,看见她坐在那里手里还拿着帐本。

  “嗯。”漫舞应道。

  “小姐,你饿了吗?我去弄点吃的给你吧。”

  “不用了,我刚吃过回来。”

  “哦,那我去倒茶杯给你吧。”

  “好啊。”

  “小姐,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啊。”小秋把茶端到她的前面道。

  “好啊,你说。”

  “你会不会嫁给庄主啊!”

  “咳,咳,你说什么?”漫舞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题,而被她的话给呛到了。

  “小姐,你没事吧?”小秋赶紧过去帮她顺了顺气。

  “嫁给他,我不知道。”漫舞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嫁给她,万一嫁给他之后,自己又突然离开了,那到时该怎么办呢?

  “为什么啊,难倒你不喜欢庄主吗?可是如果你不喜欢那又为什么会想留在这里呢?”

  “我是喜欢庄主,那不代表我一定要嫁给他啊。”

  “既然你喜欢庄主就应该嫁给他啊,难倒你不想跟自己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吗?”

  “你有很多事不知道,所以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嫁给他。”如果要是在现代,她肯定会嫁给他,跟他一起白头到老。

  “哦,那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都会告诉庄主啊!”

  “今天怎么了,这么尽问一些奇怪的问题。哦,是不是你喜欢谁了。”漫舞以为她为自己有些拿不定主意而来问她呢?

  “哪有,我才没有呢?”小秋没想到她会这么想,如果她这么想能问出什么来也是可以的。

  “我才不信,不然你哪会问这些问题啊。”

  “小姐,你就告诉我吧,你会不会跟他说啊!”

  “是啊!我的秘密,他都知道。”

  “那你会不会把你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他保管啊。”

  “会的。小秋,只要你认为那个人真的对你好,值得你托付一生,那么,如果你没有能力保护交给他是最安全的。”

  “真的吗?”

  “是的,因为他已经是你最为信任,最为放心地对象。”

  “小姐,谢谢。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

  “是啊,做了一天好累啊!你也去休息吧。不要想太多了。有些事情也该顺其自然。”

  “知道了,小姐。”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