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爱你

鱼的眼泪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曾经爱你

    林默转来我们班,是在小学二年级,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很讨厌他,因为在那个我们全班男生都穿桃红色或者天蓝色的整套的运动服和臭球鞋的时候,他已经穿上洁白的的确良衬衣,还有背带裤,更可气的是,还有一双亮的人晃眼的黑色皮鞋。这样的打扮让我们从小在泥堆里长大的孩子心理很不是滋味。

  “大家好,我叫林默。”他象个小大人一样彬彬有礼,还有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那是我很郁闷的一天,郁闷自己为什么没有一件这样的的确良衬衣,没有背带裤,没有黑色的皮鞋,甚至连普通话都没有,说出话来,是浓重的SX腔。

  回家的时候,妈看出我的不开心,“呦,咋了,娃,今儿怎么垂头丧气的呢?”

  “妈,你也给我买一件的确良的衬衣呗。”

  妈瞥了我一眼,“说什么呢,快去,洗手吃饭,你爸都吃上了。”

  我泱泱不快不的洗了手,坐到桌子跟前,“妈,我们班新转来个男娃,打扮的可好了,我也想要件的确良衬衣,你给我买件呗。”妈根本不理我。

  “孩子他爸,楼上搬来个女人,娃说的他们班新转来的那个,是她的娃吧,才刚来,自己不学好就算了,还把娃给带坏,小小年纪就知道吃好穿好了,以后还怎么得了。那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行了,你少说两句,没看到孩子在这里啊,什么这个女人那个女人的,人家是大学教授的女儿呢,有文化呢。”爸开始和妈争执,我不敢说话,只是默默吃我的馒头,心理惦记着那件的确良衬衣。

  “文化人了不起了?就瞧不起工人阶级了,你别看人家长的漂亮,就帮别人说话,你可给我老实点。”父母又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

  从父母的口中,我知道“那个女人”就是林默的妈妈,后来我经常去他们家,我甚至比喜欢自己家还喜欢他们家。妈说的没错,林阿姨很漂亮,收拾的也很干净,反正和妈是完全不同的。

  我就这样的讨厌上了林默,他象个小公子一样,而我们其他男生就是些小泼皮,他的的确良衬衫总是洁白,而我们运动服几乎没有干净过。

  我们男生怕是都不喜欢他的,每几个人和他玩,到是女生喜欢他的很,总是让他给她们讲什么安徒生童话。

  对林默的转变是在六年级的一个夏日傍晚,下课放学之后,本来打算去踢球的,已经占好的场地被中学部的大孩子抢了,我只想把它抢回来,我们几个虽然个头不高,可劲也不小,一场打斗开始了。几个孩子就这样打做一团,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甚至喊着加油,我知道,我们不会赢的,毕竟是比他们小的孩子,可是男人就该出这口气的,可在我被打的很疼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声音“别打了,”接着就感觉有人挡在了我身上。我扭头一看,居然是林默。那群大孩子直到打够了,才住了手,嘴里骂着娘,走了。

  我站起来,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打架不算什么,从小打到大的,打过别人,也被打过,再看看林默,他的的确良衬衣早已经面目全非了,背带裤的带子从肩膀上滑了下来,那样子和他平时小公子的样子差太多了,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心里还有一些幸灾乐祸。林默瞪了我一眼,“李明海,打架不好,我们是同学我才来帮你,你还笑我。”说着整理好了他的衣服,“以后看你打架我也不管了。”

  “哈哈,你这是帮我啊?你这明明是找打,你会武功吗?你会打架吗?你不就是会安徒生童话吗?还来帮我,笨蛋!哪里象个男人。”这下到是真的把林默气着了。连我理也不理转身就走了。

  “别这样嘛,和你开玩笑呢。以后我们就是好哥们了。别那么小家子气。”我二话没说就搭了他的肩膀。

  那一路上,我发现林默其实不错,很够意思,因为他同意让我去他家穿穿他的的确良衬衣。

  那天我第一次进他的家,他的家很安静,空气中有淡淡的香,客厅里放着一架钢琴,那是我第一次见钢琴,黑色的,那么光洁,我甚至都不敢去摸摸,我又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土孩子,林默拉了我,他在钢琴前坐下,打开琴盖,手指在那黑白相间的琴键上跳跃,然后我听到悦耳的琴声。

  “哇,你会弹啊!”

  “是啊,我四岁就开始学了,我妈教我的。她一会就回来了,她做的菜可好吃了,一会你在我家吃饭吧?”

  我看着自己一身的脏,甚至连林默也那么脏,“你妈不会生气我们打架吗?还会给你做好吃的?”

  “我妈人很好,不会说我们的,你留下来吃饭吧。”我不知道为什么林默为什么这样盛情的邀请我,但一想到回去要面对我妈的数落,也决定留下来了。

  林默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衬衣,让我换上,我突然觉得自己也很帅。林默把他所有的玩具都拿给我玩,我们就坐在床上玩的不亦乐乎。我越来越喜欢林默了。因为他给我衬衣和玩具。现在想想那时候真的很简单。

  当我们把擎天柱完全分解的时候,门响了,我第一次看到了林默的妈妈。用现在很通俗的话说,他的妈妈是美女,而我妈则是标准的恐龙,她的衣着也是普通的工人装,但是那感觉是和这里大多的女人是不一样,现在我们管这种感觉叫做气质。

  她对我们微笑,看到我们拆坏了玩具,甚至我还穿着林默的衣服,她仍然对我们微笑,“默默,是同学来了吧,也不给妈妈介绍有一下啊。”

  “妈,他叫李明海,我们班的,他踢球踢的可好了,妈,我们饿了,你给我们做好吃的吧。”

  “好,妈今天给你们做虾吃,李明海,在这里吃了再走吧。恩?”然后很亲切的摸摸我的头。

  在我记忆中,我的妈妈似乎都没有这样温柔的抚摩过我,她把她的精力似乎都放在和爸做斗争上了。

  “谢谢阿姨,我也想吃虾,呵呵。”我有点害羞的说,想想在家里,吃次鱼都很难得,更何况是虾呢。

  林阿姨笑了,笑起来和蔼。“好,阿姨这就给你们做去啊。”说着转身进了厨房。

  “林默,你真幸福,有个好妈妈,我妈总是对我又喊又骂的,烦死了,还是你家好啊。”

  “哈哈,那当然了,我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要不,你做我兄弟吧,也把我妈叫妈哈哈。”

  “好啊,那样就可以常来你家吃饭了。”

  从那天起,我和林默形影不离,我甚至教会了他踢球,而他也教会了我用钢琴弹出两只老虎,老妈对于我们的交往有些反感,每当我去林默家没多久,她就会扯着嗓子喊,“大海,大海,回来吃饭咧~~~~~~”可是当我回到家,饭还根本没好,换来的还是一顿数落:“你以后少往人家家跑,你一天脏的很什么一样,人家是大学教授的女儿,人家儿子也干干净净,你不怕丢人,我还怕呢。”数落完,还会瞄一眼父亲,而父亲总是装傻。

  以后的几年,我和林默成了最铁的哥们,哪怕我不能忍受他看《红楼梦》,他不能忍受我看*****但是我们依旧成了最好的哥们。

  小学初中高中,我们都在一起,甚至都没有交女朋友,尽管他曾收到很多的情书或者手绢,尽管我也曾收到很多幸运星,但是我们都没有选择那些可爱的女孩子。

  高三很快来临,林默向来都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而我成绩平平,他一定能考上城里最好的大学,而我也不知道会被发配到哪个犄角旮旯里的二流学校,妈这时候认识到林默的重要性,不在对他寸有敌意,甚至还会邀请他到我家来,当然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给我辅导功课。或许是林默的功劳,那年的黑色七月,对我来说,是红色,我和林默一起考上了C大,尽管我的成绩还差那么一点,但是作为体育特招生,我还是安稳的进了C大。于是妈逢人便说,她有一个多好的儿子,只字不提是在林默的帮助下。甚至对于林默又恢复的敌意。

  大学的生活自由而精彩,我的球技在这里发挥的更加耀眼,成了学校著名的“星”虽然没有小贝那么帅,但是也可以迷住一大片女生,我又开始收到女生的情书,她们或者美丽或者平凡,或者妖娆或者朴素,终于我开始了频繁的恋爱,每次约会我都会叫上林默,或和我们一个桌子,或是让他单独坐着,我是想让他帮我看看哪个女孩子才配的上我,年轻的我总是那么嚣张,认为天下只有我最帅。我频繁的约会,我对那些女孩子都很好,尽管分手的时候她们会骂我,但是分手之后,总是会记起我的好。林默常常骂我“你小子就不能好好去爱个女生啊,”我笑“我刚开始的时候是爱她们的,但是长久不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喝酒去。”每次这个时候林默都会无奈,然后笑笑“你小子啊。”陪我一同去喝酒了。

  我常对林默说,“你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追你的不少啊,你也是慕白诗社的社长,大才子啊,我可是看到过别人给你写的情书哦,嘿嘿。”而林默总是会白我一眼,“你以为我象你,滥情,没有喜欢的人,怎么谈?”

  “不是吧,我可是看你写过的小说啊,那里面那么的浓情蜜意的,没体会的过的人怎么写啊?说,是不是有喜欢的女人了,连我都保密啊,不够意思。”

  林默的脸倏地红了一下,然后不屑的说:“你不知道小说是编出来的呀,真是的。头脑简单!”

  林默会去看我的每一场球赛,然后看着我的某一任女朋友给我到水,为我擦汗,我会冲着林默笑。然后林默会走过来说,“小子,你有福了。我先走了。”然后离开。有时候我看着他的背影,会看出落寞来。或许他真的该交个女朋友了。

  我开始给林默频繁的介绍女朋友,有的是我的前女友的姐妹,有的是我的网友,林默见了她们就真的成了“默”,他总是微笑,不说话,然后那些女孩子感觉到无趣,纷纷离开。浪费了我出去踢比赛赚回来的不少钱。

  那天,在我给他介绍的第6个女孩子转身离开的时候,我骂了他,“你别再浪费我的钱了,行不?快找一个。你平时那么多话跑哪去了?”

  “李明海,你很想我找女朋友吗?好,不就是一个女朋友吗,我找给你看。”他气的转身离开。

  那天,是我们上大学以后第一次红了脸,几天之后,他约我见面,身边还站了一个女孩,很漂亮,很古典,长发飘飘的,有点象刘亦菲。

  “李明海,我女朋友,许美。”这次论到我在一旁喝啤酒,看着他们打情骂悄了。怎么觉得那啤酒那么苦。

  他有女朋友有的非常的彻底,在大二末尾的时候已经打算一起出去租房子了。我决定找他谈话。

  “林默,你决定了吗?住出去?和她?我在怎么花心,也没有那样伤害过人家女孩子啊,你想好了吗你?”我抽着白沙。

  “你不是希望我有女朋友吗?你现在还不满意?”他的语气很冷,听不到一丝温度。

  “你什么话啊,我是为你好。”原来发现抽烟也是一样的痛苦。

  “我决定了,我要和她同居。”他斩钉截铁。一定也不象曾经温文尔雅的他。

  “好吧,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掐了烟,一个人走出那家我们一起喝酒的小酒馆。

  那段日子,我不想再结交任何女友,我一个人上网打游戏,一个人喝酒,一个人弹吉他,常常想起我们小时候的日子,我们一起勾肩搭背的日子,一个人的时候想起,心理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样下去了一段时间,我似乎看开,他又不是我的,他有她了,我该高兴,于是装做开心的样子再去找他,承认以前是我的不对,尽管我并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我开始频繁的出入林默的“家”,我们还象以前一样喝酒,打游戏,而许美一点也不介意我破坏了他们的二人世界,许美甚至会给我们买下酒菜,也会给我夹菜,有时候林默不在的时候,许美会让我弹吉他给她听,我笑她:“你老公不是也会弹,让他给你弹嘛,那多有感情,还让我这个半吊子弹啊。”她也会对我撒娇:“他才不给我弹呢,他整天就知道写小说,要不就是社团的活动,你以为我给你做的饭是白做啊。”有时候我会恍惚,这里到底是林默的“家”还是我的。

  林默现在常常带着许美一起来看我踢球,许美会取代我曾经身边的所有女生,给我擦汗,给我递水,林默就在一边看着,不微笑。我常被他的表情吓住,冷冷的却又很关切的样子,我形容不清。

  日子就这样过着,校园里常是我们三个人一起,许美会挽着我和林默的胳膊,要我们陪她逛街,陪她吃饭。而林默现在越发的沉默了,三个人的时候,他不怎么说话,有时候只是看着我和许美,偶尔说一句,李明海,你的话真多。我以为他是吃醋了,便会紧紧的闭了嘴。每当这时,许美会不高兴,“你自己不说,还不让别人说,太霸道了吧。”林默也不理她,自顾自的喝着啤酒。

  日子不缓不急的过着,我还是时常去蹭林默家的饭,有时候会带几个女孩子过去,可林默和许美看起来都不怎么好客,以后又是我一个人去。

  大四上学期的时候,我为以后的生计找了份不错的差事,要去实习,前一天,我和林默两个人又去了我们最常去的小酒馆。

  他说哥们,还是你小子有出息,找了个这么好的工作。

  我说哥们,还是你小子厉害,找了许美这么个好女人。

  他说哥们,以后赚了大钱记得兄弟我。

  我说哥们,以后成了作家别把兄弟忘了。

  他说哥们,找了好女人要记得第一个通知我。

  我说哥们,以后和许美生了娃要叫我声干爹。

  我们就这样不停的说,最后我们抱在一起,痛哭,隐约之中,他咬了我肩膀。说了句,别忘记兄弟。

  我就这样走了,实习的日子很充实,只是我常会想起林默,我会给他发信息,他总是淡淡的回答,我的心理象被针扎一样,难道他从来不曾想起我吗?

  到是许美,总是打电话给我,说想我了,我就会哈哈的笑,“你不怕你老公吃醋啊。”许美在那头笑的咯咯的,“他最不爱吃醋了。”

  再见林默和许美,是在我永远没有想到过的情况下,那天已是五月中旬了,听说林默已经考上B大的研究生,而我也可以和公司签约了,我终于回到C大,我知道我最想见到的是林默,至于想对他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想见到他。

  一下了公交车,我直奔林默的家,开门的是许美,她穿着睡衣,身体的曲线若隐若现,竟然没有一丝的害羞,反而是兴奋的很,拿过我包,把我迎了进来,似乎完全忘记了,她自己穿的是件睡衣。“许美,你去换件衣服吧。”我指指她,她才恍然大悟,脸顿时就红了,急忙说,你先坐,去卫生间里换件衣服去。“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穿好了T恤和牛仔裤。头发似乎也整理过,好象还化了妆。坐到了我身边。

  我不禁想笑,“许美,你还化了妆啊。你老公又不在,化给谁看啊?”当我听到她的回答时,我就后悔我说了这样的话。

  “化给你看,我喜欢你。”我差点没被自己听到的话噎到。

  “李明海,我喜欢你。”我第一次面对女孩的表白手足无措。

  在我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唇,很甜,唇膏很甜,门就在候意想不到的开了,然后我听到林默熟悉而愤怒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做了一件多大的错事,我怎么可以接受许美的吻,我猛的推开许美,想冲出去找林默,却被许美紧紧的拉住。

  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我恨恨的推开许美,骂了句,你她妈的混蛋。

  “李明海,你别去。”

  可我已经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我只想找到林默对他说清楚,尽管我不知道从何解释。

  终于在那个小酒馆找到林默,他的眼睛是红的,象只受伤的兽。他见了我,没有发火,似乎是在压着怒火,说“李明海,跟我出来。”说着掂了几瓶啤酒。

  我竟然怕他了,从小到他,他都不曾这样过,我跟着他,走到学校人最少的小树林里,他依旧沉默,然后用牙咬开了啤酒瓶,递给我,“兄弟,你为什么不放过我。”

  “对不起,我没有,我不喜欢许美,这你该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和林默解释。

  林默的眼睛突然好象要冒出火来,狠狠的骂,你他妈的混蛋,象只受伤的小兽,我的心里想被揪起一样的疼,于是我做出了一件让自己都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吻了他。

  他挣扎了几下,然后任由我吻着,我感觉到他在流眼泪,我只想把他紧紧的抱着,不想看到他受伤的样子。终于他狠狠的推开我,转身跑了,我没有在追他,我还在思考我,为什么会吻他,为什么会那么心疼他,甚至对以前任何一个女朋友都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心理一个大大的问号,盘亘不去。

  于是我没有再去林默的“家”,我不知道如何面对林默,也不知道如何面对许美,我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去网吧,不能让自己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吻林默。因为我怕。怕面对一份这样的感情。如果我爱林默……我不敢想下去,能做的只是逃避。

  一个月之后,我听到一个消息,我父母要离婚。因为我的父亲爱上了林默的母亲,爱上那个举止幽雅的女人。母亲知道后,犹如泼妇一样,天天去父亲的单位闹腾,其实父亲单位的人早知道母亲和父亲是多么的不相配,甚至人人都同情我的父亲。于是我回家了,母亲苍老了好多,这个为父亲献出了一切的女人,只是她激烈的方式,让父亲不愿再回头了。

  那几天我没有在家里的这座小城见过林默,问了父亲,父亲说他去B大复试了。我只能平静的哦一声,爸和林阿姨打算离开这个有母亲的城市的,父亲走的时候对我说,好好照顾你妈吧,我是欠她的。那一刻,我不恨爸,我理解爸,在妈一次次的猜疑之下,他对于母亲已经毫无爱情可言。我答应了爸,我会好好照顾妈。

  临近毕业的日子,不大的校园,我也没有见到林默,领毕业证的那天,我见到许美站在我的宿舍门口。

  “李明海,我是真的喜欢你。”她的目光坚定而认真。

  “那又怎么样。”看着眼前她,我已经没有了厌恶,但也毫无好感可言。

  “我想和你在一起。”此时的她,象一名斗士,那么勇敢。

  “对不起,你知道那不可能,你是我兄弟的女人。”我只能用这样的借口搪塞过去。尽管是那么牵强。

  她竟然笑了,“你明明知道,我和他从来没有相爱过,他不过是借我来气你,我不过是借他来接近你。”

  我的脑袋一阵眩晕,原来他们竟然……

  我看着她那美丽的脸,渐渐被扭曲,让我恐惧。

  “对不起,我们不可能。我不爱你。”我夺路而逃,想从这一切混乱里逃开。

  我换了手机号,割断了和许美的一切联系,我母亲曾经告诉我有个叫许美的女孩子整日的给你打电话,于是我索性也给家里换了电话,我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

  我开始想念林默,想念我们之间的一切,我只能从父亲那里打听到不多的关于林默的消息。但是我没有去找过他,也许我天生就是个懦夫。不久之后,我听父亲说,林默离开了中国,去了澳洲。我想我的思念该结束了。

  于是我一心放在工作上,无力在谈论什么爱情,我的工作很顺利,工作三年后我买了房子,四年后母亲安排我相亲,谈了半年之后,我和现在的妻子结婚。

  在结婚的前一天,我收到一封来自新西兰的信,信的内容很简单,兄弟新婚快乐,别忘记我,我曾经爱你。

  看着看着,我的眼泪就那么轻易的流了出来,滴落在那个轻浅的“爱”字上,悄悄的把那个字迹融化了。

  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的未婚妻,在那边说,“老公,我明天就要嫁给你了,好幸福。”

(完)

我曾经爱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