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不眠之夜

    意大利是一个南欧国家,国土大部分在欧洲伸入地中海的亚平宁半岛上,呈西北─东南走向,形状狭长。西部是撒丁王国的旧地撒丁岛,南部的西西里岛是意大利另一个较大的岛屿,把这个岛和意大利本土一块看,恰象一个脚在踢球,不知道意大利人热衷于足球是否与此有关。

  意大利最北部横亘着阿尔卑斯山脉的一部分,它把意大利和法国、瑞士、前南斯拉夫分隔开来,法、意边境上有欧洲的最高峰——勃朗峰。接着下来的是波河平原,这个平原介于北部的阿尔卑斯山脉和亚平宁山脉之间。发源于阿尔卑斯山脉的波河自西北向东南流入地中海,把两岸的泥沙冲积成了呈窄三角状、西北高东南低的波河平原。再下来就是亚平宁山脉,南北纵贯于意大利,它把意大利导向地中海。由于处于欧亚大陆、非洲大陆板块挤压带上,使意大利多山、多丘陵,约占其境的百分之八十。就整体而言,意大利半岛气候温和,雨水充沛,境内河流纵横,土地肥沃,对发展农业生产甚为有利,山区草地也适于畜牧。

  迪杰河与波河一样,也是发源于阿尔卑斯山脉,由北向东南流入意大利半岛东面的威尼斯湾,全长三百多公里。迪杰人就生活在河上游广袤的森林里。

  公元前七十五年十二月十日夜,是决定迪杰人命运乃至今后整个高卢民族命运的一夜。它改变了欧洲和世界的历史进程,被后世无数的专家和学者赞誉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会议”。这一夜,在杨云的建议和策划下,迪杰人开始准备主动迎击入侵的罗马军队。骑兵部队最主要的装备马镫和高桥马鞍也在这一夜诞生了。同样,这一夜对杨云等人来说也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杨云一边思索和猜测着罗马人此举的意图,一边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自己从未见过,因为长途急驰而风尘仆仆的青年骑士。他约有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皮肤黝黑,没戴帽子的头发乱蓬蓬的,但五官端正,身材与自己差不多,一件肮脏破旧的皮甲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宽大,外面罩着一件几乎每个迪杰人都穿的兽皮袄,腿上打着结实而又规则美观的绑腿,身背一张长弓,腰悬一柄短剑,整体而言显得朴实沉稳,但从他的眼睛里能隐约感觉到他还有精明强干的另一面。

  杨云站起身从桌子上的水壶里倒了一杯水,递到还在原地喘息的青年骑士面前,道:“快喝了吧,解解渴!”

  那青年骑士伸手接过水杯,用惊疑的目光看了看杨云,又看了看老乌利斯和吉尔。梅内森,虽然自己常年不在部落里,不过眼前这人的身份来历,他还是有所耳闻的,只不过俩人未曾见面罢了。

  吉尔。梅内森见青年骑士接过水杯即没喝又没有说话,让杨云尴尬的站在那里,连忙走上前去,用手指着骑士向杨云道:“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刚才在会议上提到的骑兵支队的队长——罗克。罗斯。他常年不在部落里。别看他年轻,他可是我们部落里最优秀的猎人和战士。”吉尔。梅内森转过身又用手指着杨云,向罗克。罗斯道:“这位是我们的朋友杨云,是我们此次作战的军事顾问。”

  听完吉尔。梅内森的介绍,杨云和罗克。罗斯相互间热情的握了握手,问候了几句。然后屋内的几个人陆续坐在座位上。罗克。罗斯将未喝的水杯放下,有些茫然的向老乌利斯和吉尔。梅内森问道:“尊敬的吉尔。梅内森首领,您刚才说的”军事顾问“是怎么回事啊?它是干什么用的?”坐在对面的杨云听了罗克。罗斯的问话,气得差点儿从椅子上翻过去。没办法,解释一下吧!

  杨云便详细解答了罗克。罗斯的问题。接着,老乌利斯和吉尔。梅内森又讲了此次战役的战略方针和部署。罗克。罗斯仿佛就象干燥的海绵遇到了水,如饥似渴地听着,偶尔中间还插上两句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在不知不觉中他几乎把满满一壶水都喝光了。然后,罗克。罗斯又详细汇报了现在三路敌军最新的位置和情况。

  “东路敌军六个军团两万五千人,于昨天早上停止了前进,现停留在我们东边的梅拉诺山谷,离我们约有十来天的路程,他们来自罗马北方行省隆加;中路敌军两个军团共一万两千人,三天前的早上与西路敌军几乎同时离开原驻地,沿着迪杰河西岸朔流而上,到今天下午为止,离我们约有三百五十里的路程,这路敌军是罗马元老院直接派遣的,是真正的精锐部队;西路敌军一万,十一月初从罗马北方行省布雷西亚出发,经巴伐力诺地区进入迪杰森林,此路敌军现距我们约有三百七十里的路程。每路敌军中间相隔的空隙有一百五十至二百里。”

  罗克。罗斯说到这儿喝了一口水,接着道:“因为我们迪杰这里大部分是山地林区而且天气还不好,所以这三路敌军的行军速度并不快,每天也就三十里左右。”

  杨云从罗克。罗斯带回来的这些情报中,已基本上猜测到了罗马人此战的战略部署。他思考了一会儿,抬起头对老乌利斯等人道:“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罗马人这次采取的战略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齐头并进、围尔歼之“,看来这次罗马人吸取了以往对迪杰作战失利的教训,不再是只集中兵力一路进攻,而是分路进击合围。哼!这招真他妈老套,也他妈真够损的了。不过,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尤其是东路的敌军,不知是什么原因,现在竟是孤军深入,与主力脱离了二百多里的路程。我看我们还是应该按照既定的方针来办,先消灭它。”

  “是啊,这东路的敌军离我们实在是太近了,对我们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十来天的路眨眼间就到了。罗马人先前扬言要过冬后再进攻,现在看来这完全是个谎言,目的就是要让我们放松警惕,尔后突然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若不是罗克。罗斯他们监视的紧,恐怕我们要吃大亏了。我们应该按照原计划行事。”吉尔。梅内森听完杨云的分析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老乌利斯在旁边点点头,道:“你们俩位分析的很对。罗马人想通过这样的战略部署来包围消灭我们,但可惜的很,我们已洞悉了他们的意图。这也证明了我们事先制定的战略方针是正确的。”

  “这三路敌军各自的主将都是谁,知道吗?”杨云问罗克。罗斯。

  “这个还不清楚。罗马人的防守很严密,而且他们的侦察人员也很厉害,加上壕沟、栅栏、塔楼,我们根本无法靠近,只能在远处观察。即使我们靠近了,也不认识罗马人的主将是谁。”

  “那么,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敌军数量的呢?”杨云想再次核实罗马军的兵力。

  “这个容易查清。一是看旗帜,罗马人的每个军团都有一面大旗幡(罗马军团旗幡:罗马军队的旗幡大部分为”十“字形,上书部队的番号和编制)和鹰帜(罗马军团鹰帜:一个”T“字形的木架或铁架,上面树立着一只展翅的铁鹰。是罗马军团战斗精神的支柱和象征。通常由军团中的第一联队护卫。)它下面所属联队的旗幡比军团旗幡要略小一些,而中队的旗幡则比联队的旗幡再小一些;二是靠估计,罗马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求部队保持队形,不得乱站、混站,在行军的时候更是如此,前后队之间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人员列队要保持整齐一致;三是在罗马人宿营时查他们的营区数量有多少。罗马人宿营时都集中在一个大营垒里,每个军团以旗幡为标识,驻扎在事先划分好的区域里;所以,以上三点一综合,敌人的大致数量也就出来了,差也不会差多少。”

  杨云听完罗克。罗斯的话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随后的谈话中,杨云还了解到罗克。罗斯等人所采用的侦察方法。它类似于接力比赛,根据路程的远近划分出一、二、三、四……等几个线,第一道线的侦察员将情报传送给第二道线的侦察员;第二道线的侦察员又将情报传给第三道线的侦察员,以此类推,最终将情报以最快的速度传回部落。虽然耗费人力,但是侦察工作的效率比较高,情报的更新周期短。

  这些侦察骑兵都是迪杰人当中最优秀的勇士和猎人,野外生存能力极强,对迪杰森林里的情况和地形地貌简直是了如指掌,用他们话来说是“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家”。虽然他们是侦察骑兵,但为了在侦察的时候不暴露自己,只能将马匹藏在附近的山谷或树林里。最危险的事,莫过于与敌方的侦察人员遭遇,若是己方的人多还好说;若是人少则连跑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进行最残酷的生死搏杀。

  在谈话期间,卫士们已经进屋好几次往炭盆里添加木炭了,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众人。突然,罗克。罗斯一拍大腿叫道:“坏了!我的几个手下还在门外冻着呢!”说罢,撒腿就冲出了门外。

  须臾的工夫,罗克。罗斯又回来了:“这些家伙,真是鬼精得很!外面除了警卫,我的人一个儿都没有了,我还暗自纳闷呐!结果一看,这些家伙全都跑到警卫的屋里睡觉去了,现在这里就剩我一个光杆儿队长了。”罗克。罗斯的这几句话,再加上他的滑稽表情和动作,惹得杨云几个人一阵大笑。

  “感谢战神海苏斯!今晚与大家谈话真让人高兴。尤其是听顾问谈这仗怎么打,听着让人心里真兴奋。可再过两、三个小时天就要亮了,所以我要立刻返回前边去,有新的情况我们会迅速传回来的。好了,各位还有什么事吗?”罗克。罗斯站起身向老乌利斯等人告辞道。

  老乌利斯道:“当然有事。”罗克。罗斯见老乌利斯的表情很严肃,眨了一下因缺乏睡眠而布满血丝的双眼,忙道:“尊敬的首领!您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去效劳?”

  “你们骑兵支队现在有三个任务;一、继续加强对敌军的侦察活动,尤其是西、南两路的敌人;二、骑兵支队要由副支队长朗威。基诺带领,抽出五百人跟随大部队行动。你回去后,要让他尽快返回部落随军出战;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大部队东进后,你带领骑兵支队其余的人员,一定要切断东路敌军与其他两路敌人的人员联系。这几点你都记住了吗?”

  “是,我发誓我记住了!”罗克。罗斯挺着胸脯大声答道,“不过,这次可真是便宜了朗威那家伙,让我跟着去不就得了嘛……”罗克。罗斯撅着嘴,嘟囔着。

  杨云见罗克。罗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笑着对他说:“你是骑兵队长,是指挥员,不是普通的战士。心中要有大局的观念。如果你去冲锋陷阵,那谁来指挥全体骑兵的行动?谁去安排部署一线的侦察工作?”

  罗克。罗斯默默地点点头:“你说的对,朋友。不过我就是想多杀几个罗马人,为战死的父亲和哥哥们报仇。别的倒没有多想。”

  杨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你放心兄弟,有你的仗打,而且是大仗。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再忍忍吧。”

  “啊,真的吗!?嘿,那可太好了。喂,你有没有老婆?要是没有,我向至高无上的天神起誓,我罗克。罗斯一定抓几个漂亮的罗马娘们送给你做老婆。老首领这俩老头儿也有份儿……”

  “嗬,你个臭小子,跟谁都胡闹,看我不打……”吉尔。梅内森说着伸手就打,罗克。罗斯闪身躲过,“哈哈”一乐,撒腿就跑到屋外去了。老乌利斯、吉尔。梅内森和杨云三人被罗克。罗斯调侃的话弄的哭笑不得,只好跟着来到屋外。

  早已风停雪住的夜幕中,西斜的冷月高悬。在银色的月光下,罗克。罗斯的几名手下牵着马,早已等候在屋外。见他们的营长罗克。罗斯出来了,便纷纷扳鞍上马。杨云不禁暗自称赞罗克。罗斯带兵有道。

  罗克。罗斯飞身上马,向杨云道:“朋友,你说话可得算话啊。打大仗的时候可得让我去。不然,我就没有办法弄到漂亮的罗马女人给你做”老婆“了。”杨云笑道:“你放心吧!就怕你到时候不去。”

  罗克。罗斯一笑,道:“好!咱们一言为定!”勒马转身便走。突然,杨云象发现了什么东西,在他身后大叫道:“等等!罗克。罗斯,你先下马。”

  “嗯?还有什么事吗?”罗克。罗斯跳下马。

  “现在,你再上马给我看看。对,你再上去。”杨云慢条斯里地说着。

  罗克。罗斯惊异地看着他,只好又跳上马。

  “再下来。动作要慢。好,慢点儿……慢点儿……”

  再次下马的罗克。罗斯很不满意杨云的举动,道:“我说朋友,我上下马的姿势是不是很难看啊?你觉得这样做儿很有意思吗?”众人也全都莫名其妙地看着杨云。

  杨云倒是“哈哈……”的大笑了几声,环顾众人道:“我说怎么看着这么别扭呢,原来是没有马镫和高桥马鞍。

  “马镫和高桥马鞍?没听说过。”

  “什么是马镫和高桥马鞍?”

  “不清楚!”

  “马镫和高桥马鞍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众人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杨云也不向众人解释,叫警卫拿来一张羊皮纸和几块木炭。用木炭在羊皮纸背面画出马镫、高桥马鞍的模样和尺寸,然后吩咐人送到铁匠炉,让铁匠们尽快按样打制出一千副。

  这时卡洛斯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来到杨云面前,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道:“伙计,你不会是有病了吧?可摸着也不发烧啊!神明啊,宽恕我面前的这个人吧!一张嘴就要打造什么一千副”马镫和高桥马鞍“,好大的口气啊,你以为我们的矿石和材料都是大风刮来的?不过,你小子刚才画的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去去去,你才有病了呢。”杨云看着卡洛斯夸张的表情和动作,真想大笑特笑一番,但他忍住了。“我刚才画的是马镫和高桥马鞍的图样,是骑具之一。那可是两件好东西,它能让你在马上坐得很舒服,少受路途颠簸之苦;能让你更加随意的驾驭马匹;更重要的是能大大增加骑兵在马上的战斗力。我想现在罗马人的骑兵准没有这两样东西。等到打仗的时候,你们就能知道这马镫和高桥马鞍的好处了。”

  杨云眉飞色舞地讲着马镫和高桥马鞍的好处,见大家还是半信半疑的样子,接着道:“我怎么说你们也不会相信。这样吧,等第一副马镫和高桥马鞍做好了,各位都可以试验一下。”

  老乌利斯等人见杨云这么说,也只好各回各的住处休息。唯独罗克。罗斯要返回前方的侦察一线,此次不能亲自去体验马镫和高桥马鞍的妙处,不禁有些遗憾。但又有些暗自高兴:朋友说了,这马镫和高桥马鞍是专供我们骑兵用的,别的人想用都用不上。如果马镫和高桥马鞍真象朋友说的有那么多好处,那我们骑兵可是如虎添翼啊!朗威。基诺那家伙若是知道了这消息,不定会乐成什么样呢。不行,我要快点儿赶回去告诉他。想到这,兴奋地大喝几声“驾——驾——”,纵马扬鞭而去。

  天边刚刚露出鱼肚白,杨云便已起来了。匆匆洗了几把脸,穿上蒂娜事先为他缝制的兽皮袄,推门向铁匠炉的方向走去。他想看看马镫做好了没有,又做成了几副。

  没走出多远,看见老乌利斯等人迎面走了过来,后面跟随的警卫牵着几匹马。“各位,早上好!”杨云向众人打着招呼。

  “喂,伙计!你要的东西先做好了三十副。不过这两样东西怎么用啊?”卡洛斯手里拎着两副马镫和高桥马鞍问杨云。

  杨云一笑道:“看着,伙计!”说着拿过马镫和高桥马鞍,三下五除二就配备在马的身上。这都要得益于少年时与爷爷在一起牧马的经历。

  “好了,卡洛斯。你先试验一下吧。记住,从左边先上。”杨云笑盈盈地道。卡洛斯看了杨云一眼,向手心啐了口唾沫,扳鞍踩镫,飞身上马。一扬马缰,纵马跑了几圈。不禁对马镫和高桥马鞍大加赞赏。

  “不错,真不错。太好啦!你们快都来体验一下。”众人见卡洛斯这么说,不禁心痒,纷纷上马体验。过后,都是赞不绝口。

  杨云是最后骑上马的。心里特别高兴,暗想自己七、八年没骑马了,这回可得好好过把瘾。骑在奔驰的马背上竟用汉语高唱起《骏马奔驰保边疆》的军歌来:“骏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上……军刀亮闪闪……祖国的山山水水……”

第七章 不眠之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