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罗马美人

    森林中连续三天的大雪,让通向迪杰部落的道路更加难行。不过,这对于罗马北方行省——隆加的总督尼罗。齐萨里和他的几万名手下来说是件好事情。在连乌鸦都不会出来觅食的坏天气里,他们不必进行操练;不必再时常的去检修营垒的防御工事;也不必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侦察;更不必担心那些“野蛮人”会来袭击。除非他们都疯了,冒着在森林中被冻死、饿死的危险来进攻防守严密的罗马营地。现在所有罗马士兵唯一的想法就是呆在温暖的营帐里享受着美食而什么都不去做。

  罗马人的营垒建造的很标准,整体呈长方形。营垒的外墙是木质的,高四米至六米,外面环绕着大大小小的防御工事。在防御工事的外面,罗马人顶着寒冷挖掘了又宽又深的壕沟。而壕沟对外的一侧,密布着罗马人布设的鹿砦(一种防御性的障碍物)。营垒内林立着便于了望与警戒的塔楼。

  此时,几名站在塔楼上放哨值勤的罗马士兵趁着带班军官不在这里,围着火盆正在闲聊着。他们的主要话题是昨天刚刚到达这里的美貌的总督夫人。

  “啊,昨天我在总督营帐的门口亲眼看到了哪个美人儿。天哪,当时我觉得我自己快要死了,就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哦,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迷人、那么的让人难忘。她拥有着天使般的容貌与魔鬼般的身材,总是给人一种想要犯罪的冲动。我发誓,她是我所见过的女人中最美丽的。我想就是希腊女神雅典娜的美貌也不会超过她。只要让我与她呆上一夜,就一夜,我就是死也值得。”说这番话的罗马士兵说到此处使劲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你这个傻瓜,说话的声音小一点。我想若是总督大人与他手下的军官们知道你对总督夫人有非分之想,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他们会把你垛碎了,扔到猪食槽子里去喂猪,然后你会被丢到田里去做肥料。”他身边的一个年轻同伴小声的提醒着他。

  “见鬼了!如果我要是害怕哪个矮胖子和他手下的军官们,我就不会与你们这些胆小鬼谈这些。”第一个士兵有些不在乎的道。

  “不过这位总督夫人的美貌确实让人难忘。更让所有的男人为她疯狂。尼罗。齐萨里总督真是好运气啊!美貌的妻子;巨大的财富;显赫的地位,全让他一个人占了,我真他妈的是妒忌极了。喔,但愿众神之神朱庇特(古罗马神话中的万神之王)能原谅我这龌鹾的想法,希望在我死后不会被他打入地狱。”这是另一个士兵的声音。

  第四个士兵听了同伴的话也有同感说道:“说来也奇怪,夫人的前几任丈夫都是成婚不到几天就都死了。唯独到了咱们尼罗。齐萨里总督这儿,过了五、六年了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难道真的有神灵在保佑那个矮子吗?真他妈的邪门。”

  “天哪,我求你们了,你们这群该死的傻瓜。说话的声音就不能小一点儿吗?难道你们想要营垒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在谈论总督夫人的美貌吗?”第二个士兵的语气里含着一丝惶惧。

  “哦,快来看呐,伙伴们。我们的小鸽子乌卡有些害怕了。呵呵……”第一个士兵一边嘲笑着乌卡胆小,一边用嗲声嗲气的女人腔调学着他刚才的话。“天哪,我求你们了,你们这群该死的傻瓜。说话的声音就不能小一点儿吗?难道你们想要营垒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在谈论总督夫人的美貌吗?”

  “哈哈……”其他的士兵一阵哄笑。同伴们的嘲笑让第二个士兵乌卡非常恼火,他涨红了脸回骂道:“一群到了发情期的需要马上配种的蠢猪。我会在战场上证明我们中间到底谁是胆小鬼,等着瞧吧!”

  “啊,伙伴们,我们的小鸽子乌卡他生气了。他现在的模样真可爱,活象一只长着红眼睛的小兔子。哈哈……”第一个士兵比索继续嘲笑着乌卡,并再次引起了其他士兵一阵放肆的哄笑。

  “嘿!你们几个在上面干什么呢?难道不知道站岗时不许闲聊的军规吗?你们又为什么笑?”一个严厉的声音从塔楼下面由远及近的传来。

  塔楼上正在嘲笑同伴的几名士兵闻言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不用看都知道这是以治军为名,实为对士兵进行严酷体罚而著称的隆加行省副将兼第一、二军团长尼禄的声音。士兵们的心中大叫不妙,看来今天要倒霉。乌卡咬牙切齿地狠狠瞪视着身边的几个同伴,心中在不断的“问候”着他们的女性长辈。

  “谁是你们的带班军官?他现在在哪儿?”已爬上塔楼的尼禄军团长大声质问到。严厉的目光来回扫视着自己面前的几名麾下士兵。

  “该死的,怎么都不说话了?你们刚才聊的不是挺欢的嘛,笑的也非常开心,从很远的地方我就听到了。我现在再问一次,你们为什么在站岗的时候大笑与闲聊?谁又是你们的带班军官?他现在在哪儿?”尼禄军团长的语气里充满了严厉。

  他对自己部下在战争期间如此放哨站岗充满了恼火与不满,尤其对带班军官不见踪影的渎职行为更是怒不可遏。

  乌卡看着军团长气的铁青的脸,感觉自己的两腿在不由自主的颤抖。心想,看来这次不说实话是是谁也过不了关了,谁知道眼前的这个军团长在想什么。他那些折磨人的手段可千万别落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可是无辜的。

  想到这儿,他鼓足了勇气,大声说道:“报告军团长!我们是第五军团第五联队第九中队第二百人队的士兵,我叫乌卡。刚才是我的同伴比索他们三个人在取笑我,说我是小鸽子、小兔子。”乌卡停顿了一下,用眼角瞟了瞟噤若寒蝉的比索他们三个人。那三个可怜的家伙听了乌卡的话吓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很好,士兵乌卡!请继续说下去,他们为什么取笑你?”尼禄军团长略扬着下巴问道。此时比索他们三个人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暗中大骂乌卡不够意思,关键时刻竟要出卖朋友。

  “哦,是这样的尊敬的军团长阁下。比索他们三个人说我是新兵,在战场上若是遇到那些野蛮人一定会象小鸽子、小兔子一样飞快的跑掉。所以我不服气,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与荣誉就与他们争辩起来。没想到我越争辩话柄越多,结果就越被他们嘲笑。更没有想到的是,由于我们的无知与放肆竟会惊动您的大驾。做为光荣的罗马军队中的一员,我为自己玷污了罗马军队的荣誉而感到深深的羞愧与耻辱!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恳求军团长阁下对我及我的战友们做出应有的惩罚。”

  “好!”挺立在旁边的比索他们三个人几乎同时在心中大叫到。没想到乌卡这小子竟会这么说,够意思!

  他们那里知道乌卡此时也紧张的很,后背已完全被汗水打湿了。只要军团长大人那些折磨人的手段不落在自己的身上,让他撒谎说什么都行。

  “你们的带班军官是谁,他干什么去了?”尼禄军团长不动声色,依然紧绷着脸。这让比索他们三个人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报告军团长!我们的带班军官就是我们的百夫长尤里斯。他说要到其他的塔楼去巡查岗哨,离开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比索抢在乌卡之前急忙向军团长报告到。

  “非常好,士兵们!你们先继续站岗,这件事我会在你们下岗以后解决。听明白了吗?”

  “是!听明白了军团长阁下。”乌卡和比索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到。目送着军团长转身下了塔楼,每个人的心中都象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踏实多了。

  尼罗。齐萨里总督四十一、二岁的年龄,是个矮个子。用现代的度量标准来衡量,他的身高大概只有一百六十公分;相貌可能连一般都谈不上,四肢短小;胖墩墩的身体和过早就“聪明绝顶”的圆脑袋;整体从远处看去就象一只未发育成熟的“小蜜蜂”,可有的人认为他更象一块刚出炉的、还在散发着热气的“圆面包”。

  即使自身形体差一些,但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喋喋不休的向人夸耀自己的巨大财富和那年轻貌美而又迷人的妻子——艾莲娜。

  当然还有他的胞兄维达里尔。齐萨里,也是尼罗。齐萨里总督向人夸耀的资本。他是在整个罗马城里都赫赫有名的共和派首脑人物,是元老院里少数具有决策权的成员之一。

  艾莲娜是罗马公认的风情万种的天生尤物,人称“罗马第一美人”。她开朗大方,性喜游玩交际,爱在公众场合露面,干什么事情都喜欢我行我素,结果常常让人惊诧不已。

  罗马社会对妇女所制订、采取的各种不平等的约规在她的身上不起丝毫作用。她艳丽无比而不失端庄;风流多情而不失轻浮;活泼而不失严谨;妖娆迷人而不失浪荡。

  总之,她的美貌实在是无法用语言与词汇来形容描绘的。她是罗马所有男人心中的偶像、天使和梦中情人;是无数女人妒忌怨恨的对象;是许多桃色绯闻与流言中的女主角;更是许多花花公子魂牵梦绕时刻垂涎的“猎物”;还有许多激进极端的人,暗中计划要杀了艾莲娜的丈夫——“走了狗屎好运”的尼罗。齐萨里总督,好让艾莲娜成为寡妇,然后再向她求爱;甚至有些人扬言要找机会劫持她,以强硬的手段来满足自己占有她的欲望。

  但艾莲娜根本就不惧怕这些,不顾世俗的约束,顶着舆论的压力,依然名目张胆的招摇过市、抛头露面,去参加各种场合的公众集会和宴会,整天与形形色色的人混在一起。

  那时的罗马虽名为共和国,但妇女的地位并不高,如:一个女人的丈夫死了,丈夫的亲属和族人会决定她是否陪葬;大多数的父母会包办女儿的婚姻;女人不得参政、议政等歧视性的规矩。

  为了弟媳艾莲娜这倾城倾国般的美貌和行为,维达里尔很是烦恼苦闷。曾多次暗中告诫过自己的兄弟,要他严加管束自己的妻子。毕竟兄弟俩人身居高位,要在公众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但甘愿头顶“惧内”帽子的尼罗总督对兄长的话却模棱两可敷衍了事。不是他不想管,而是舍不得管、不敢管。

  说起这艾莲娜,话就有些长了。各位兄弟姐妹可千万不要嫌我絮烦,因为这位罗马美人儿可是本故事中最主要的人物之一,不得不祥叙她的身世。

  艾莲娜的全名叫艾莲娜。黛尔。卡克鲁,出身于富豪之家,祖上最初以贩卖奴隶起家,后来渐渐的涉足其它领域而富足起来。家族现今的营销网络遍及全国;家中的奴隶仆役、土地庄园、店铺豪宅多如天上的繁星。可以说是家资无数,富可敌国。

  卡克鲁家族的社会关系极为复杂,势力庞大而又盘根错节。上至元老院的成员下至普通的平民百姓,几乎都得到过卡克鲁家族的恩惠。正因为如此,他们跟卡克鲁家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就是俗话所说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

  所以,在罗马社会各阶层中卡克鲁家族有着极好的口碑和巨大的影响力。卡克鲁家族在完成了最初的原始资本积累后,开始拿出大笔的金钱资助国家的对外战争,条件是在被征服的国家(地区)实行长达十年的贸易垄断和奴隶买卖。

  凭着这一特权,百十年后卡克鲁家族竟累积了无数的财富,一跃而成为罗马共和国的首富。就连以阴险狡诈、冷酷残忍而著称的“军事大独裁者”苏拉(公元前138年——公元前78年)对卡克鲁家族也是面带七分笑容,和颜悦色的说话。

  卡克鲁家族有一条铁定的祖训:“卡克鲁家的子孙后代要远离险恶的政治,不得涉入其中。若有违者,死后不许葬入家族的墓地。”虽然有如此严厉的祖训,但卡克鲁家族在政治上并不是不闻不问的。他们用商人特有的眼光进行“平衡的政治投资”,即在和平时期内,对国内各方面、各阶层的势力谁也不得罪,用金钱去说话。当然,在送去金钱的时候是有附加条件的。如果政局混乱不稳,他们就会蛰伏不动、静观其变。同时进行多方面的详细研究和评判,抓住时机全力资助他们认为占优的一方,以帮其取胜,这一招既实用又有效,回报也是丰厚的。“军事大独裁者”苏拉就是在卡克鲁家族的帮助下才战胜政敌马略取得政权的。

  当传到艾莲娜的父亲卡克。卡克鲁的时候,家族的事业更是如日中天,蒸蒸日上。卡克。卡克鲁育有三男五女。长子维加里。卡克鲁,性情圆滑世故,处处透着精明,为人处事更是滴水不露,颇象其父的作风,是家族事业的继承者;次子梅特罗。卡克鲁从小就对一切都不感兴趣,整天的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读书或写作,他的理想是想成为波利比奥斯(约公元前200年——约前公元118年,古代希腊历史学家。著述甚丰,但流传至今的只有《通史》一书。全书40卷,现仅存前5卷及其他各卷片断。)那样受人敬仰的著名学者和作家。

  他对父兄事事以利益为先的处世原则十分讨厌和鄙夷,并时常用直白的语言讥讽父兄,说他们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铜臭”味儿,还说卡克鲁家族的祖训是一块**的“遮羞布”,这些话气得他父兄直翻白眼;卡克。卡克鲁的第三子幼年早夭;其余的五个女儿个个貌若天仙,都是天生的美女,皆嫁与罗马的名门望族,生活过的幸福美满。

  卡克。卡克鲁在四十八岁时爱妻得了重病。他妻子在临终前已不能说话,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挣扎着用手指了指站在床前的幼女,便溘然逝去。卡克。卡克鲁哀痛不已,他明白妻子的意思——善待幼女。

  此后年仅三岁,聪明伶俐的、惹人喜爱的艾莲娜是由家中的保姆一手带大的。父亲怕委屈了她,一直未再娶,为了弥补缺失的母爱,对她是万般娇惯,无一不从;哥哥姐姐们对她也是精心呵护,照料有加,生怕有一丝疏漏。这就养成了艾莲娜说一不二、我行我素的娇惯性格。

  有一天,一位四处云游的老占卜师路过卡克。卡克鲁的家门口,正巧看见在门外被大群女仆看护着玩耍的艾莲娜,凝神注视了这个小女孩好久,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一副让人难以琢磨的样子。恰巧这情景被外出回来的卡克。卡克鲁看见了,便虔诚热情地将老占卜师请到府内为自己和儿女们占卜。

  占卜的结果是一家人的命运统统大吉大利。惟独算到艾莲娜这儿,情况有些岔头。看着眼前这个七、八岁小女孩,老占卜师的神色还是阴晴不定的样子,脸涨的通红就是不说艾莲娜的今后命运会怎样。这把旁边的卡克。卡克鲁急的直搓手,命人在原先丰厚酬金的基础上又拿出巨额的金钱来,央求老占卜师无论如何要说出艾莲娜的命运会怎样。他真的是太喜爱小女儿艾莲娜了,生怕自己百年之后这个宝贝女儿会受到丝毫的委屈。

  老占卜师急忙发誓说自己并不是为了钱少才不说的,而是很不好说。说罢,躬身告辞,连酬金也不要了。但还未跨过门槛便被不死心的卡克。卡克鲁苦苦拦住了。最后老占卜师被缠的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让他屏退室内所有的人,单独与他密谈。

  “我以自己一生的荣誉和性命向伟大的神明朱庇特起誓,若是在王政时代,您的这位女儿长大后定会成为名垂青史的尊贵王后,受无数人的景仰和尊崇。她的家人也会在她的荫蔽下风光无限,享尽王族的荣华富贵。这是命中注定的事,谁也无法更改的了。但现在罗马实行的是共和制度,不容许有王制的出现。所以您的女儿生不逢时,不能不算是一种遗憾。但她是受众神青睐和眷顾的人,肩负着重大的使命与责任。所以令爱今后的命运中将是福祸参半,结果难料,甚至会给家人带来巨大的灾难。就是她的婚姻大事,也是非王者不能与之相配。若是凡人违反了神的旨意而玷污了她的身体,必将受到神明的严厉惩罚。不出二十年,罗马人恐怕要遭到自汉尼拔以来最大的一次失败和一次最沉重的内部打击,到时您的女儿……唉——,”老占卜师忽然发现自己说走了嘴,连忙打住下面的话。皱了皱眉头,神情凝重的长叹了一口气。

  “一切天注定,伟大的神明朱庇特已经不允许我这个老头子说的太多了。但我最后只想提醒您最重要的一点,切记,今后无论如何不能让您的女儿踏出罗马的国境半步,尽量不要让她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也许这样情况会好些。”

  老占卜师说完站起身来,仿佛是在自言自语的道:“唉——,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神的旨意。罗马的人儿啊,好自为之吧!”说罢,毫不理会被他的话震惊不已的、已过天命之年的卡克。卡克鲁,拂然而去。

  光阴荏苒,时光飞逝。转眼间,女神般美丽的艾莲娜已是二十岁的大姑娘了。此时的卡克。卡克鲁也已是六十五岁的老人了。其间的十几年来,卡克。卡克鲁对老占卜师的预言始终坚信不疑、牢记不忘。见女儿已到了出嫁的年龄,便张罗着为她择婿。他认为只要女儿出了嫁有了夫家,她那说一不二、我行我素的娇纵性格就会慢慢改变,老占卜师的话就不会成真。自己在去天堂的时候可以放心的走。

  说干就办,卡克鲁和长子维加花费数月的时间,耗尽无数心血,最终在全罗马的上层贵族中挑选出最合适的人选来与艾莲娜成婚。当然,在卡克鲁家为女儿择婿的过程中,罗马城内发生了许多起年轻贵族子弟间互相殴斗、火拼的流血事件,原因就是为了争当卡克鲁家的女婿候选人。

  万事具备后,艾莲娜的婚礼如期举行,场面既浩大体面又奢侈豪华。婚礼举行的当天,罗马城是万人空巷,蜂拥而至。男女老幼争相目睹这“罗马第一美人”的芳容。然而最让老卡克鲁意想不到和惊心的是,自己的掌上明珠成婚仅仅三个月,女婿竟得暴病身亡。

  老卡克鲁摇头哀叹,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让女儿改嫁。但没过几天,艾莲娜的的第二个丈夫却在一次意外中丧生,这让她再次成为寡妇。不久以后,艾莲娜再嫁。她的第三任丈夫对她照顾的是无微不至,奉若女神。俩人的感情也很融洽、恩爱。但幸福的日子仅仅过了半年,她的这任丈夫在深夜回家的途中竟死于拦路抢劫者的刀下。

  三任女婿在很短的时间内相继暴逝,让老卡克鲁更是惊心不已,难道老占卜师的话是真的吗?尤其是对艾莲娜婚姻的那句预言——“非王者不能与之相配。若是凡人违反了神的旨意而玷污了她的身体,必将受到神明的严厉惩罚。”老卡克鲁面对这实际情况是仰天长叹,唏嘘不已。难道爱女——艾莲娜的命运真的是早已注定的吗?如果是这样,自己死后有何面目再见早逝的妻子。焦急忧虑之下,体内一股急火攻心,他病倒了。

  老卡克鲁知道自己此次病的不轻,已是时日无多,便将儿女们全都叫回来。让他(她)们当着自己的面对天发誓,一生都要精心照顾和呵护艾莲娜,包括她的婚姻大事。老卡克鲁过世后,他的长子维加里。卡克鲁紧记父亲的遗嘱,再一次为妹妹择婿。

  他对父亲临终前告诉他的关于艾莲娜命运的预言半信半疑,不置可否。而现在的罗马城全城都在流传着艾莲娜是“克夫灾星”的谣言。有许多贵族青年听信了这些传言,面对艾莲娜的再次婚嫁只能望尔却步。

  维加里对此是一筹莫展,寝食不安,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来到了府上为艾莲娜提亲,这让维加里喜出望外、兴奋不已。提亲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时任罗马城副财政官的尼罗。齐萨里总督的胞兄维达里尔。齐萨里。

  齐萨里兄弟俩身居高位,地位显赫,也是罗马国内驰名的人物。若是这两个家族联姻,岂不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嘛。

  当时的尼罗。齐萨里总督丧妻已久,意欲续弦,可苦于自身的形象不佳,造成高不成低不就的局面。无奈之中便委托兄长帮忙物色。他的兄长风闻卡克鲁家正在为艾莲娜的再婚之事烦恼,便登门拜访。

  让罗马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艾莲娜本人竟然爽快地同意了这门婚事。当时尼罗。齐萨里总督三十六岁,艾莲娜二十二岁。更让人吃惊的是,婚后的几年时间里尼罗。齐萨里总督竟安然无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反而步步高升直至迁任北方行省隆加的总督职位。

  不过尼罗。齐萨里总督的日子并不好过,他被骄横的美女老婆修理的就象一只温驯的小猫儿,就连夫妻生活也要由老婆规定时间的长短,个中滋味也只有他本人体会的到。

  罗马北方行省隆加位于与其接壤的迪杰地区的东北方。两地道路相连,河流贯穿。在接到元老院出征的命令后,尼罗。齐萨里总督尽起隆加行省的精锐军团两万五千人,浩浩荡荡杀向迪杰。

  由于地理上的优势,尼罗。齐萨里总督的军队与其他两路友军拉开了很大的距离,这也是他率军时走时停的原因之一。他始终认为迪杰人经过与罗马的几次大战,力量已经所剩无几,在强大的罗马军队面前将不堪一击。

  若不是元老院一再严令他保持战略合围、稳扎稳打的态势,他早就先杀到迪杰发起进攻了。他的兄长也屡屡来信告诫他不要贪功心切,一定要与其他两路友军配合好,争取一战成功,彻底消灭罗马军队北进高卢的巨大绊脚石——迪杰人。这也为他日后能升入元老院做好铺路的准备。尼罗。齐萨里总督率军抵达迪杰地区的梅拉诺山谷后,正赶上连续几天的大雪。无奈之中只好就地扎营,一是休整部队恢复体力;二是等等其他的两路友军。

  就在这驻扎期间,尼罗。齐萨里总督的夫人艾莲娜在没有事先告知丈夫的情况下,竟私自带着大批的卫队、奴隶和仆人翻山越岭的来到了罗马军队的营地。这让尼罗。齐萨里总督又惊又喜。惊的是妻子竟然冒着被“野蛮人”袭击的风险来到前线;喜的是自己在今后的日子里将不再孤独。

  然而就在总督夫人来的第二天晚上,情况有了变化。午夜时分,罗马营地周围的山岭上突然涌现出了无数的人影与火把,霎时间喊杀声四起。负责营地警戒的各个哨位的罗马士兵纷纷吹起了战斗警报的号角。

  “呜——”“呜——”罗马人报警的号角声在深沉的冬夜里显得极为凄厉悠长,这更显现出马上开战的紧张气氛。

  “敌袭——!敌袭——!”塔楼上的哨兵们声嘶力竭地向着营帐中依然在酣睡的同伴们喊着。

  敌人竟然会在夜间发动进攻,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第九章 罗马美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