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雷诺坎大捷

    冬季里一般夜晚的时间都很长,而且都很寒冷。这一天也不例外,直至临近早上七点种的时候,太阳才极不情愿的起床。用它那依然惺忪朦胧的眼神来召唤还在沉睡的大地。

  迪杰森林与罗马北方行省隆加交界的边界地区。

  雷诺坎山谷深处。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河,至密林深处中流出,而后在下游的密林中拐了几个弯,便消失在了茫茫的林海中。它早已冰冻了的细弱身躯将险峻的雷诺坎山谷一分为二。

  此时,迪杰军队总指挥部的将士们正三五成群的聚集在河边洗漱。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沉稳自信,没有丝毫的惊慌和胆怯。洗的也都很认真、仔细。因为根据情报,在今天的中午时分,罗马军队主力部队将到达这里,迪杰部落军队的每一名成员都将参加这场事关部族命运的伏击作战。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明白,这也许是自己生前最后一次洗漱了。

  “早上好!杨。喔,看来今天的天气应该不错。”卡洛斯一边抻着懒腰,一边向蹲在河面冰窟窿旁洗漱的杨云打招呼。

  “早上好!卡洛斯。过来一起洗吧!这河水冷的可真够劲儿。我保证它能让你这懒鬼精神百倍!”杨云向站在岸边小山坡上的卡洛斯喊道。

  “噢,不、不……”卡洛斯连忙摆着手,道:“你是知道我的,杨!我一遇到冷水,手脚就会抽筋的。那可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隔了一会儿,卡洛斯又道:“嘿!杨。敌人差不多要到了,我现在就要返回部队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那就请你向蒂娜转告一声!告诉她别担心我,让她好好指挥作战!我会没有事的。”杨云望着卡洛斯道。

  “没问题,伙计!我会把你的话转告给她的。”卡洛斯笑着回应道。

  “嘿!卡洛斯!……”杨云看着正欲转身离去的好友,大声喊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伙计!”卡洛斯转过身来看着依旧蹲在河面上的杨云。杨云也同样在看着他。俩人就这么互相望着。

  良久,杨云才道:“保重!”

  卡洛斯点了点头,用手紧了紧束着铠甲的腰带,又笑了笑,大声回应道:“保重!”说完,领着几名卫兵大踏步的向前方的森林中走去。

  杨云看着卡洛斯渐渐消失在远方森林中的身影,低头又猛撩了几把冰冷的河水。卡洛斯这家伙不管做什么事都是好样的,惟独就不能碰冷水这一点让人费解。据他自己说,是小时候不慎掉入了迪杰河一个冰窟窿里被冻坏了,从此就落下了在冬天里不能碰冷水的毛病。

  杨云抬头看了看东方正在逐渐升起的、依然被层层薄雾包裹着的太阳。卡洛斯说的没错,今天的天气应该不错。他张大嘴巴深深的猛吸了一口清新鲜冷的空气,顿时觉得胸腔中一段时间以来积压的郁闷之气一扫而空。

  按照原先的战略部署,迪杰部落军队是要利用整体战场上的时间差,在运动中找机会先消灭东路的敌人。可狡猾的罗马人在战术部署上没有漏出丝毫的破绽,也并没有被敌人牵着鼻子走。虽然被对方不断的袭扰、破坏、突袭,并有了一些损失,但就是没有被激怒的丧失理智,盘踞在坚固的营垒里始终不再前进一步。也就是相差这一步,让杨云在梅拉诺山谷对罗马军队进行连环伏击的军事计划不能得以实施。即使罗马人有时被刺激的实在按捺不住了出营进行索敌求战,但那也是在他们出动了雄厚的兵力、并且在离营不远的情况下进行的。这让实力薄弱的迪杰部落军队实在是无法下口。

  时间对迪杰部落军队来说是宝贵的,每与东路的敌军多相持一天,全面失败的危险就多增加一分。而罗马军队的指挥官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无论迪杰部落军队用什么方法、方式进行挑衅,就是拒不出战。在那一段时间里,迪杰部落军队所有的人,也包括杨云在内,全都焦躁忧虑不安。甚至有的人开始暗中怀疑杨云的计划是否可行。

  但是就在半个月以前,偶然的情况发生了。身处西、南侦察前线的骑兵支队队长罗克。罗斯和他的部下们抓住了几名罗马军队的信使。在轮番的严刑拷打下,其中的一个人实在是挺不住了,向迪杰部落军队透漏了一个让人既吃惊又兴奋的消息:二十多天以前,罗马共和国所属的西西里岛突然爆发了历史上第三次奴隶起义(注1)。这次起义规模浩大、参加的人数众多,几乎席卷了整个西西里岛上所有的城市。现在,岛上的罗马驻军已被起义军打的所剩无几,急需增援。罗马元老院对这次突发的情况毫无准备,加之国内现有的兵力又不足。在抓紧招募编制新的军团的同时,只好急令在迪杰地区作战的西、南两路大军共两万多人立刻停止目前的军事行动,火速向地处意大利半岛中南部、临近西西里岛的加普亚城集结。并从那里乘船渡海直接登陆到西西里岛,以便尽快镇压、平息奴隶们的反抗。

  罗马元老院给予东路军统帅尼罗总督的命令是,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自行决定是否防御和进攻,待西西里岛的战事平息后,其他两路大军将会卷土重来,以彻底征服南高卢地区最后一个强硬的对手——迪杰人。

  罗马元老院的寓意很明显。第一点:东路两万多大军虽然不参加在西西里岛的平叛行动,即使他们撤回自己的行省,但也可以有力震慑北部边界的其他已臣服的蛮族部落不敢轻举妄动、趁火打劫,以确保自己北方的安全。第二点:向北部高卢地区扩张是罗马重要的国家战略。东路两万多大军在迪杰地区的存在,可以为今后实施这一战略做好铺垫和准备。

  罗克。罗斯怕此情报有假,亲自率队进行了反复慎密的侦察。当他亲眼看到西、南两路敌军拔营回撤并跟踪了他们一段路程以后,才证实了这条情报是准确的。他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命人火速返回通告指挥部。而他自己则没有放松丝毫的警惕,继续严密监视西、南两路敌人的撤军行动,生怕这是敌人的阴谋。

  杨云等人得知这一经过罗克。罗斯反复核实的消息后高兴极了。立刻进行了新的部署和安排,根据东路敌军龟缩不动的实际情况,杨云等人作出了“跳到外线作战,攻其必救,引诱敌人出击,然后伺机歼敌”的计划。现在的战场态势已经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先前两倍于我的敌军骤然减至目前的两万五千人,由先前的三路大军合围变为目前的一路进行就地防御。杨云等人深知,与东路敌人的决战就要开始了。

  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共同对抗罗马的力量,迪杰人向迪杰森林周边同为高卢人的其他部族派出大批的使者,劝说他们派军共同为自由和独立而战!但遗憾的是,绝大部份部族害怕与强大的罗马抗衡会遭到血腥的报复,全都拒绝了这一要求;少部份部族则采取观望的态度,不相信迪杰人会战胜罗马军队;还有几个部族并没有传回自己的消息。

  杨云知道,高卢人相互之间的不团结、不信任和重重的矛盾是导致他们后来被罗马人征服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杨云相信,这种局面将会在不久的未来而发生彻底的改变。还有令人欣慰的是,迪杰森林内外许多人数仅有几百人的弱小部落和无主的奴隶,为了躲避罗马军队的奴役和压迫,纷纷投奔迪杰部落军队。现在,由这些人组成的一个轻装步兵支队经过短暂的训练已经可以执行一些简单的战斗任务了。而他们的指挥官就是由卡洛斯来担任的。

  在联络其他部族的同时,迪杰人新的部署和安排也马上开始了实施。第一步,迪杰部落军队主力一万五千余人,沿着森林中的秘密小路,经过十余天昼伏夜出、严密伪装的急行军,悄悄蛰伏在这地形险峻、地处迪杰森林与罗马北方行省隆加交界处的雷诺坎山谷。同时在夜间用突袭的方式消灭了驻守在勒比亚山谷隘口的一个罗马人联队。这里是隆加进出迪杰森林的咽喉要道。只要从这里再向前走五天的路程,就可以直达隆加行省的首府——布雷西亚。

  第二步,派出小股部队不断的对隆加行省境内的城镇、村庄进行劫掠和骚扰。留守隆加行省的罗马军队大部份是临时招募组织起来的农民、商贩和平民,并没有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他们有一个统称——叫“城镇监视兵”。主要负责地方的治安和留守工作。武器装备一般,战斗力也并不高。这些人那里是迪杰人的对手,被打的丢盔弃甲、报头鼠窜。

  而伪装成迪杰部落军队主力的第三军团在旅长比洛的统率下,则拉开相互间的间隔、大张旗鼓、浩浩荡荡的沿着迪杰森林里通向隆加的大道前进。但到了夜晚,第三军团就又秘密的绕回白天时的出发地。等到天一亮,他们就另换一套行头和旗鼓故计重施,毫不掩饰的在罗马人面前继续“演戏”。不过,这样的“演戏”是很考验人的意志和耐力的。但第三军团的将士们硬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罗马东路军统帅尼罗总督一开始的时候还挺纳闷,这段时间怎么这么平静?敌人怎么不继续袭扰我们了呢?他们在干什么?如果法肯在就好了,我可以问问他的意见。

  直到他接到了来自自己行省的告急书信。信中告知尼罗总督,敌人的小股部队正在隆加的境内烧杀劫掠,各地的驻军无能为力、屡战屡败,要求总督大人火速率军回援!与接到告急书信的同时,尼罗总督又接到侦察人员的报告,发现敌人的主力部队沿着大道正在向隆加的首府方向——布雷西亚——开进。此时的尼罗总督这才“恍然大悟”,我说这段时间怎么这么平静,原来这些可恶的野蛮人竟然杀到自己的老巢去了,这还了得!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些野蛮人的“主力部队”进入隆加。

  恼羞成怒的尼罗总督此时已被气昏了头脑,一边下令全军拔营尾随追击野蛮人的“主力部队”,一边派人向罗马元老院通告目前的前线形势,并在通告信中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全歼那些可恶的野蛮人,请元老们放心!尼罗总督还派人通知法肯,命令他和他的两个军团继续执行现在的“特殊任务”,不必参加回援隆加行省的行动。他的想法是先消灭敌人的主力部队,尔后再回师隆加,以清剿先前窜入隆加行省境内的敌人小股部队。

  伪装成迪杰部落军队主力的第三军团把“戏”演的极为逼真。他们根据指挥部的要求,一边大张旗鼓的“领着”罗马军队在森林中大兜圈子;一边为罗马军队不断的留下“路标”,在沿途丢弃大量的粮食辎重和金银细软。并且他们还精心实施了“增兵减灶”这一麻痹迷惑敌军的计谋。就是在头几天宿营的时候,全体的将士每人要造四个以上的锅灶,而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就逐渐减少至三个到两个锅灶,造成部队逃亡士兵日益增多的假象。

  尼罗总督和他的大军果然中计了!他们认为,野蛮人的“主力部队”在罗马大军连续七、八天的狂追猛赶之下已是惊慌失措、溃不成军。尼罗总督志得意满,严令早已疲惫不堪的部下们继续追击,不得再让敌方的一兵一卒进入隆加。

  就这样,第三军团始终保持着与罗马大军相差一天的路程,牵着敌军的鼻子东走西转,渐渐的就来到了这雷诺坎山谷地区。

  当敌军就快来到的消息传遍整个迪杰军队时,大家高兴极了。在昨夜最后召开了一次军事会议后,部队马上进入了各自在雷诺坎山谷里的伏击阵地。尤其是第二军团的军团长阿凯,一边在指挥部里“霍霍”磨着自己的佩剑,一边兴奋的嘟囔着:“天神啊!我这么多天来一直呆在这破山谷里什么都不干,都快要憋出毛病来了。这下可好了!那些该死的罗马人总算是要来了。”

  当战争开始后,杨云卫队的每名成员并没有因为自己已是自由之身而离开,这是他们唯一一次违背了主人的命令。他们纷纷向杨云发下重誓,愿意誓死追随主人一生。因为他们并没有家可回,也没有任何亲人还可以找的到。与卫队里的战士一样,杨云原先的两千名男女奴隶有三分之二的人选择了继续追随他。这让杨云感到很欣慰,也很无奈。他实在是不想背负太多人的身家性命了。经过一番苦劝,杨云只是把自己卫队带出来参加战斗,剩下人则与那些迪杰民众向北撤退。

  迪杰军队设伏的雷诺坎山谷全长三十多里,两边峭立的石崖高予百米。两边山谷的间隔距离仅一、二百米,与其说是山谷,倒不如说它是山中的间道来的贴切。山谷两边的石崖上林木茂密、易守难攻,便于埋兵设伏,是一处理想的天然的伏击场所。

  为了便于指挥,老乌利斯、吉尔。梅内森和杨云将总指挥部设在一处视野开阔、可纵观战场全局的一座小山上。

  太阳仿佛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挂在天空上竟一动也不动了,时间也象被这寒冷的冬天冻结一般,毫无向前流逝的迹象。杨云不时的看着身边不远处的那个计算时间的沙漏,希望它的流沙速度能再快一些。

  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有名战士突然叫道:“快看!敌人来啦!”老乌利斯、吉尔。梅内森和杨云顺着那名战士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西边山谷的入口处,隐约出现了一群黑点。这群黑点好似一片紧贴地面运动的乌云,慢慢的、缓缓的在人们的视野里渐渐扩大。

  尼罗总督全副武装,骑着一匹全身雪白、高大的战马,行进在大军的中军位置。在他的身边是他的夫人——“罗马第一美人儿”的艾莲娜的座车。艾莲娜的豪华座车由四匹纯种的阿拉伯马拖拽,不过这几匹马好象并不怎么适应现在的寒冷冬季。座车外部装饰着大量的黄金与白银,在冬日正午阳光的照射下,不时的发出耀眼的光芒。这更使得这部大车在这逶迤而行的大军里,显得更加的刺眼和不协调。而在总督夫妇的周围,则围绕着大批负责警卫工作的卫队。

  “嗯?前边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不走啦?”尼罗总督对大军突然停止了前进感到不满。这时,从前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名骑兵纵马急驰来到尼罗总督面前,向尼罗总督报告道:“报告总督大人!希尔尼斯军团长说马上就要进入险峻的雷诺坎山谷了,请示是否派出侦察部队对两边的峭壁和密林进行搜索。以防敌人有埋伏。”

  “怕敌人会有埋伏!?这真是在开玩笑!哈哈……”尼罗总督听了骑兵的请示报告大笑了一阵,而后有些不满的道:“这个希尔尼斯平时不是挺大胆的嘛,这次怎么变得缩手缩脚的?对两边的峭壁和密林进行搜索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敌人早已闻风而逃了!告诉希尔尼斯,加快速度,继续前进!”

  “是!总督大人!”那名骑兵领命掉头而去。

  片刻后,长蛇般的队伍又开始向前行进了。

  “尼罗!我看你还是应该派人对两边的峭壁和密林进行搜索一下比较合适。我想这样我们都能放心一些。”艾莲娜从车中探出头来对丈夫建议道。

  “噢,亲爱的,我的女神!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这些天以来,那些可恶、肮脏的野蛮人已经被我们强大的军队追赶的就象丧家之犬一样,惶惶不可终日,逃命还来不及呢,那里还会有什么埋伏?即使那些野蛮人有埋伏,我们这支一万二千人的大军将会象碾死臭虫一样,把他们全部碾碎。你就尽管放心好了。我的女神!”尼罗总督笑容满面的看着自己的夫人。

  “但愿你是对的,尼罗!”艾莲娜看了丈夫一眼,就又把头缩回了车厢内。

  一个小时以后,罗马的大军已经全部进入了雷诺坎山谷。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罗马大军已深入雷诺坎山谷腹地十余里。希尔尼斯率领着自己的卫队走在整支罗马大军的最前面,他麾下的两个军团则紧随其后。

  希尔尼斯率军沿着谷中那条冰冻的小河刚拐过了一道弯儿,迎面便看到了一块镶嵌在峭壁半腰上的巨大的石板,只见石板上用罗马的拉丁文写了一句令人震惊不已的话:罗马军覆灭于此!

  希尔尼斯见状惊恐的大声吼道:“不好!有埋伏!”

  随着希尔尼斯的这声大吼,被后世倍加赞誉的“雷诺坎山谷伏击战”徐徐拉开了帷幕。但也有许多人更喜欢称其为“雷诺坎大捷”。

  “呜——”

  “呜——”

  一阵阵沉闷悠长的牛角号声在狭窄险峻的雷诺坎山谷里几乎同时响起。这是迪杰部落军队开始向进入伏击圈的敌人同时发起进攻的号角声。

  霎时间,雷诺坎山谷两边的峭壁上涌现出无数的迪杰战士。每人或挽弓搭箭或手擎巨石,随着指挥官们的口令,把阵阵如蝗的箭雨和石雨洒向谷底的罗马士兵。

  罗马大军的先锋事先毫无准备,在对方突然的打击下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自相拥挤践踏、死伤惨重。

  尼罗总督的中军和殿后的副将尼禄也遭到了同样的攻击。罗马军队的基层指挥官们竭尽全力想稳定住自己部下们的情绪,但在对方如雨的利箭和巨石的攻击下,他们的努力毫无成效。

  一万三千人的罗马大军犹如被困在水井里的公牛,完全施展不开手脚,只能是眼睁睁看着任人宰割。什么方阵队形、龟形阵形(注3)、投枪、弩炮、投石机等等在这狭窄的山谷里根本就发挥不出作用来,相反倒是成了一种累赘。

  尼罗总督急令全军后退撤出山谷,但他们马上发现退路早已被对方用巨石和树木堵死了。而且封锁己方退路的敌方箭雨绵密不绝,想从这里冲出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只能是徒受伤亡而已。尼罗总督只得下令全军向前突围,但结果也不理想。万般无奈的尼罗总督望着这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山谷,不禁泪流满面、仰天长叹:完了,全完了!

  一些勇敢的罗马军官并没有丧失信心,他们高举着盾牌冒着箭雨开始带领着部下们向峭壁上攀登,企图以强攻的方式突出重围。虽然这么做体力消耗大、风险高,但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的罗马士兵加入到这一行列当中。

  有一段峭壁的坡度比较小,一队队的罗马士兵在经过刚开始时的混乱后,开始集中在这段峭壁下,向上面防守的迪杰战士发起了猛烈的反击。

  罗马士兵的标准装备是青铜或铁制头盔,只有躯干部分著铁甲或革胄,以保证活动自如;武器包括一面长方形木制盾牌,表面蒙一层牛皮,高一米二,宽七十公分;三支标枪,其中一支是重型标枪;最后是一支长六十公分的短剑。罗马军队通常是一个联队组成一个方阵,有八行纵深,行列之间保持一米的距离,行与行之间错开站位。实战的时候,罗马士兵组成方阵逼近敌阵,到二十米的距离上开始投掷标枪。罗马人的重型标枪虽然射程只有十几米,但威力巨大,能够穿透任何盾牌和盔甲。标枪投出去后,罗马士兵就拔出短剑冲向敌阵,和敌人近身格斗。罗马士兵的格斗动作简练有效,通常是左手挽盾抵住敌人,然后右手持短剑从盾牌下面猛刺敌人的腹部,这比挥剑砍杀要致命得多。

  罗马士兵在这狭隘的地形内无法组织起方阵,但他们依仗人多势众,拼死向峭壁上冲锋。而冲在后边的人则向迪杰战士投掷出密集的标枪。顿时,这段峭壁上杀声震天,死伤枕籍,成为整个战场上攻守双方争夺最激烈的焦点。

  正当两军在这段峭壁上相持不下的时候,从罗马军队身后另一面的峭壁上突然冲下来一队人马。一位精壮的长发大汉怒吼着、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冲在整支队伍的最前面,他的身后则紧随着十几名迪杰勇士。他们大砍大杀,横冲直撞,挡者披靡,犹如虎入羊群一般。立刻打乱了罗马军队的阵脚。

  杨云在指挥部的小山上看的真切,暗中不断的佩服那大汉的勇猛。

  “这个泰亚布真是胡闹!还没到总攻击的时候,他自己竟然率队冲下去了。唉……”吉尔。梅内森的话里既有不满又有担心。

  老乌利斯注视着正在勇猛杀敌的泰亚布,赞道:“不错!象他父亲当年的样子。不愧是我们迪杰的”第一勇士“!

  “命令,总攻击开始!”老乌利斯向身边的号手们道。

  又是一阵沉闷悠长的号角声,迪杰军队向被围困在山谷内的剩余罗马军队发起了全线总攻击。

  疲惫不堪、群龙无首、被分割包围的罗马军队虽然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在迪杰军队凶猛的攻势下很快便丧失了斗志,全线崩溃!

  当最后一名罗马士兵倒下的时候,雷诺坎山谷的上空响起了迪杰将士们雷鸣般的欢呼声。

  注1:古代罗马共和后期在西西里岛爆发的两次大规模奴隶起义。当时是罗马行省的西西里,奴隶占有制大庄园盛行,奴隶主对奴隶进行残酷的剥削和虐待,不断激起奴隶的反抗。

  第一次起义爆发于公元前137年(一说公元前138)。不堪奴隶主虐待的奴隶在恩那城首举义旗,叙利亚籍奴隶攸努斯被起义者推举为王。不久,与克里昂领导的阿格里琴托的奴隶起义队伍联合起来。奴隶们捣毁庄园,但不侵犯小农,因而得到贫苦农民的同情和支持。据罗马历史学家狄奥多罗斯记叙,起义者曾达20万人。起义军屡败罗马军队,占领了西西里东部和中部许多城市,建新叙利亚王国,设民众会和议事会。至公元前132年,起义被罗马执政官鲁皮留镇压下去,克里昂阵亡,攸努斯被俘后死于狱中。

  第二次起义爆发于公元前104年,因西西里总督受贿中止释放奴隶而触发。赫拉克利亚城奴隶首先发难,拥立萨维阿斯为王,号称特里丰。后来,起义军与雅典尼昂领导的另一支起义队伍在特里奥卡拉城汇合,达3万众,并定都于此,设立了议事会和民众大会。起义军转战西西里各地,屡败罗马军。特里丰死后,雅典尼昂统率全军。公元前101年(一说公元前99),雅典尼昂在决战中阵亡;余部坚持战斗,但终归失败。西西里两次奴隶起义沉重地打击了罗马奴隶主阶级的统治,并对当时小亚细亚、黑海北岸等地的奴隶起义产生一定的影响。

  注2:罗马建城(公元前753年)那一年开始的纪元。根据史实,这纪元由公元前一世纪罗马历史家瓦尔洛首先采用,以后就变成了传统的纪元。

  注3:当罗马军队遇到大量弓箭的袭击时,会收拢队形,首排士兵以蹲踞姿势将盾牌拄地,第二排士兵将他们的盾牌置于前排盾牌之上,第三排以后的士兵将盾牌举过头顶,如同瓦片一样相迭,这样就组成一个密不透风的盾牌阵。大概因为盾牌片片相迭,远远望去酷似鱼鳞,中国的汉书称之为“夹门鱼鳞阵”。罗马士兵训练有素,能够迅速组成任何规模的龟阵。

第十二章 雷诺坎大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