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雪夜追击

    当雷诺坎山谷上空响起了胜利者雷鸣般的欢呼声的时候,夜幕早已悄悄的降临了。如墨的天空里只有几颗时不时眨一下眼睛的星星还在顽强地放射着自己微弱的光芒。但让人遗憾的是,它们的光芒实在是太有限了,这并不能给予地面上的人们太多的帮助。渐渐的,含羞的月亮终于露出了它那已经残缺了半边的脸庞,用它那并不算慷慨的光芒来回报着大地上的万物。

  此时,离雷诺坎山谷东边隘口二十多里路的隆加平原上,疾速奔驰着一前一后两队人马。闷雷般的马蹄声让刚刚入睡的大地不禁的微微颤抖起来。地上的积雪也因为众多战马的疾驰飞奔而四处迸溅、散落。

  在前边奔驰的那队骑士约有二百多人,他们头戴着鸡冠状的头盔,身穿着白色的铠甲,背上的红色斗篷因为跨下战马的急速奔驰而随风起伏。他们脸上的神情充满了疲惫、惊慌和恐惧。

  一辆外表装饰豪华的马车紧紧跟随在这队骑士的后边,车上的驭者用手中的长杆马鞭疯狂的抽打着车前早已大汗淋漓、口冒白沫的四匹纯种阿拉伯马,口中不断的大喝着:“驾!驾!驾!……”

  可能是由于地表上积雪过多的缘故;也可能是驾车的这四匹马体力消耗殆尽的缘故,不论车上的驭者如何疯狂的抽打和吆喝,马车的速度并没有加快多少。相反,马车的速度在渐渐的变慢。

  马车速度的变慢立刻使周围其他的骑士也不得不放慢自己的速度,以竭力保证能与这辆马车的速度同步。车上的驭者此时早已急的满头大汗,他一边继续疯狂的抽打着驾车的马匹,一边神色恐慌、不断的回头观望。就在与他的马车相距不到二百米的后面,另一队骑士正在快马加鞭、杀气腾腾的急追上来。

  后面的这队骑士约有七百多人。与前面那队骑士不同的是,在这些骑士每人的右臂上全都系着一块白布。他们既没有头盔也没有斗篷,身上的护具只是一件黑色铠甲。他们身背着刚刚装备不久的新式弓弩,腰间悬着一把锋利的短刀,一面圆木盾牌斜挂在自己坐骑的马鞍旁边,手中则攥着一杆两米多长、在头与身的连接处装饰着一蓬红缨的长枪。借助着天上那半明半暗的月光,他们一边大声吆喝着自己的坐骑加快速度,一边用狂傲、鄙视、满含杀气的目光死死盯着前面那队同样正在急速向前奔驰的骑士。

  因为那辆豪华马车跑的越来越慢,前后两队骑士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为了摆脱这不利的处境,前面那队骑士在疾驰当中突然分出队伍中一半的人马,挥动着短剑和长矛返身向后面这队骑士迎面猛扑过来。

  后面的这队骑士显然早有预防和准备,随着马队前那位年轻首领下达的口令声,迅速解下背上的弓弩。装填、上弦、瞄准、发射,动作娴熟、干净利落、一气呵成。顿时间,随着战马的嘶鸣声和人的惨叫声,一团团雾状的殷红血花在那队返身向后扑来的骑士中间争先绽放。在因高速奔驰而产生的巨大惯性下,中箭的人马在惨叫声中飞滚出去好远。他们至死都不敢相信,对方竟然能在急速奔驰的马上放箭射中自己。而在箭雨中幸存下来的另一些骑士见势不妙,急忙掉转马头想追赶上自己的大队人马。但是一切都太晚了,仅一眨眼的功夫,后面的那队骑士就已经追赶了上来。

  在对方箭雨中幸存下来的几十名骑士见后面的那队骑士已经冲到了自己眼前,万般无奈和绝望之中只得放弃追赶上自己大队人马的念头,他们鼓起勇气、挥动着手中的兵器,大声呐喊着纵马冲向敌阵。但可惜的是,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随着一阵短暂、急促的金铁交鸣声,这几十名骑士便全部都殒命于对方的长枪之下,成了这雪夜荒原上的孤魂野鬼。

  “朗威!你带些人原路返回去,把后面那些四散乱跑的罗马人的战马收拢一下。记住!一匹马也不能遗漏,我们现在最缺的可就是战马了。”迪杰部落军队骑兵支队长罗克。罗斯一边纵马疾驰,一边向着身边与自己并驾齐驱的副营长朗威。基诺下令道。

  “好的,支队长!我走了,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副支队长朗威。基诺说着双腿一夹马腹,又一拨马头,立刻调整了自己战马的方向,随即向着身后的骑士们大声喊道:“第一小队,跟我来!”

  第一小队的骑士们闻令后,立刻拨转了自己战马的行进方向,脱离了正在疾驰的大队,紧随着副支队长朗威。基诺向后奔去。

  “各中队加快追击速度!决不能让前面那辆豪华马车跑掉!”骑兵支队长罗克。罗斯不断的向部下们下达着这条已不知重复多少遍了的命令。如果罗克。罗斯能留神注意一下自己在队伍中的位置,他会惊讶的发现,他是跑在队伍最前面的人,而他的部下们则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不过,这不能怪罗克。罗斯和他的部下们。只能怪他们每人所骑的战马已经是在竭尽全力的疾驰了,无论如何的鞭策和吆喝,战马们的速度早已经达到了极限。不过,迪杰部落军队“军事顾问”杨云“发明”的马镫和高桥马鞍,让罗克。罗斯和他的部下们虽经十余里的极速追击,但并没有感到有多少颠簸和疲惫之苦。

  罗克。罗斯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前面那辆装饰豪华、速度越来越慢的马车。看着自己的“猎物”已近在咫尺,罗克。罗斯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冷笑。

  几天前,罗克。罗斯在奉命率领骑兵支队回到设在雷诺坎山谷里的总指挥部的当天,杨云便给他们所有的骑兵介绍了新式的武器——专门用于骑战的长枪、短刀和弩箭。

  杨云告诉了罗克。罗斯这三种武器的名字:红缨枪、环首刀和骑兵弩。

  罗克。罗斯听了杨云的介绍高兴极了,他仔细观察并试验了这些新式武器的性能。他发现,新设计的用于骑战的长枪整体长度约为二米三,枪头长不到一尺,刃部比长矛的刃部短而尖锐,刺杀时比长矛更加轻便锋利,枪头与枪身的连接处装饰着一蓬红缨,它的用处是在战斗时可以扰乱和迷惑敌人的视线,也可以防止战斗时枪头的鲜血流到枪身上,造成手滑。就长枪的整体性能而言要普遍优于长矛。

  环首刀的样式是直背直刃,刀背较厚,刀柄呈扁圆环状,长度约为一米,便于在马上抽杀劈砍,是一种实战性较强的短刀。

  骑兵弩在整体样式和性能上与普通弩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弩身变得短小了一些,但这便于在马上拿取和挂放。

  杨云告诉罗克。罗斯,迪杰部落的铁匠们已经完全打造出了这批专为骑兵所用、新设计的、用于骑战的刀枪和弓弩,而骑兵支队将首先装备这些武器。

  罗克。罗斯听杨云说到骑兵支队将首先装备这些武器时,高兴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他严令部下们在罗马大军来到雷诺坎山谷之前的几天里,必须加强训练,尽快熟悉掌握这些武器的性能和使用方式。

  在雷诺坎山谷大战之前的前一天,当士气高昂、装备精良的骑兵支队全体战士准备在雷诺坎山谷大显身手的时候,让他们意外的行动命令下达了。

  命令的内容是:一、骑兵支队将不直接参加在雷诺坎山谷的战斗;二、命令骑兵支队即刻出发,在离雷诺坎山谷东边隘口五里远的地方警戒,以防从隆加境内出现敌人的援军;三、如发现有从雷诺坎山谷里逃出的敌军残余部队,骑兵支队视实际情况而决定是否拦截和追击,但追击时不得深入敌境超过三十里。

  当罗克。罗斯和朗威。基诺接到这份命令的时候,俩人是面面相觊,大失所望。俩人头脑一热,在懊恼、沮丧、不甘的心理驱使下,气冲冲的来到总指挥部,也不容在门前警戒的卫士通告,俩人直接就闯了进去。总指挥部的营帐里只有老乌利斯、吉尔。梅内森和杨云三个人正在商议军情。

  罗克。罗斯和朗威。基诺俩个人突然间的闯进来,让正在里面商议军情的其他三个人感到很不快。

  “你们骑兵支队怎么还没有出发?难道还有什么没准备好的事情吗?”老乌利斯用很严肃的语气和态度问道。

  罗克。罗斯和朗威。基诺俩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罗克。罗斯清了一下嗓子,理直气壮地大声回答道:“报告首领!我们有一些事情还没有弄明白,为什么我们骑兵支队……”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不就是这次为什么不让你们骑兵支队直接参加战斗的事吗。好!我先问你们,你们有没有看过雷诺坎山谷里的地形?”吉尔。梅内森起身打断了罗克。罗斯的话,用手指着他道。

  “啊……这个……看……看过了……”罗克。罗斯和朗威。基诺听了吉尔。梅内森的提问,脸色立刻变的通红,说话的底气也开始变得不足起来。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吉尔。梅内森的话中意思。

  “看了还来这里干什么?真是俩个没脑子的笨蛋!你们回去以后立刻带队出发。”吉尔。梅内森的语气和态度也是很严肃。

  “是!我们立刻带队出发!”罗克。罗斯和朗威。基诺俩个人齐声应答道。

  “等等!”罗克。罗斯和朗威。基诺俩个人刚欲转身离去,杨云却把他们喊了回来。

  “别嫌我罗嗦,我再解释一下总指挥部给你们的命令,省得你们还有不明白的地方。雷诺坎山谷内地形狭窄,两边之间的宽度不过一、二百米,很不利于骑兵的机动作战。但出了雷诺坎山谷东边的隘口,便是利于你们骑兵活动的一马平川。在那里,你们所要执行的为大部队警戒、拦截漏网敌军的两个任务是很重要的。但你们不要小看了这两个任务,说不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会大有收获的。另需注意的是,追击时不要深入的太远,以免遇上麻烦。”杨云神色庄重的对俩人说道。

  碰了一鼻子灰的罗克。罗斯和朗威。基诺俩个人在离开总指挥部后,便奉命率部出发。当他们到达指定的地点的第二天午后,雷诺坎山谷大战便打响了。听着山谷里那震天的喊杀声和此起彼伏的冲锋号角声,俩人的心里是什么滋味都有,失落、焦躁、懊恼、无奈……

  当夜幕开始降临的时候,从雷诺坎山谷里便有数量不一的小股罗马溃兵陆陆续续的逃出来。对于这些小股的溃兵,罗克。罗斯只出动了一个中队的骑兵,便全部俘虏了他们。

  正当罗克。罗斯以为此战再也没有骑兵支队“戏份儿”的时候,突然从山谷里冲出来一队罗马的骑兵,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辆装饰豪华的马车。罗克。罗斯和自己部下所有人的眼睛全都亮了起来。罗克。罗斯立刻留下一小部分人看管俘虏,自己则亲率骑兵支队主力直追那队护卫着豪华马车的罗马骑兵。经过一口气十几里的猛烈追击,罗克。罗斯的骑兵与罗马骑兵的距离是越来越近。

  “那辆豪华马车里一定乘座着罗马军队的大人物。我一定要俘虏他!”这个念头和想法,在罗克。罗斯的头脑里已经出现了好多次。如果过一会儿以后,他知道那辆马车里并没有什么“罗马军队的大人物”而只有总督夫人的时候,他一定会后悔自己的这个想法,也会更加后悔自己的行为。

  因为,“罗马军队的大人物”——尼罗总督和他的副将尼禄此时正混杂在他们的骑兵护卫里面急驰。

  尼罗总督神色沮丧的坐在急驰的马上,他的现在心里是百感交集、痛苦万分。自己一万三千人的大军,几乎是全军覆灭。这仗败的是不明不白。敌人的主力部队每天不都是有许多人逃跑吗,怎么会在突然间增加这么多人?唉,更可悲可叹的是,为了掩护自己和夫人能突出敌人的重围,五百名忠诚的总督卫队士兵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拼死冲杀,终于冲破了对方事先设在山谷出口的重重障碍和拦阻,为自己和夫人能顺利逃离战场杀开了一条血路,但最终能随自己冲杀出来的卫队士兵也不过二百多人。也就是说,总督卫队中有十之八九的人都永远的留在了雷诺坎山谷里。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出虎穴便又入狼窝”。敌人竟在谷口外部署了一支骑兵部队,经过刚才这十几里的疾驰,无论己方采取什么样的方法,后面的这支骑兵部队就是死死的咬住自己不放。更令人恐惧和疑惑的是,这些敌人的骑兵竟然能在高速奔跑的马上射箭,而且每个人在颠簸的马背上都坐的稳稳当当,没有显出丝毫的疲惫之色。啊!伟大的天神朱彼特请宽恕我吧。这一切都是怎么啦……

  尼罗总督正在胡乱想着,突然从自己马队的后面传来“喀嚓”一声巨大的脆响。

  “怎么回事?”尼罗总督急忙回头观望。他回头这么一看,吓得自己差点从马上摔下去。原来是自己夫人的马车因为行驶的速度过高,车轮轧到了地面上的一块大石头,在马车自身巨大的冲力和惯性下,早已达到极限的车轴断裂了。

  一只车轮因为没有了车轴连接和束缚,猝然间脱离了车身,自顾自的向前飞驰而去。正在高速奔驰的马车在失去一只车轮后,立刻向没有车轮支撑的这一边发生横向倾翻。随着马车严重的横向倾翻,没踝的积雪立刻被车马滚轧的四处飞溅,车后的地面上则被划出了一道既深且长的印痕。而赶车的驭者早已惨叫着被甩出去了好远。

  “啊,我的女神……我的艾莲娜……我来救你来了……”尼罗总督发现自己夫人的马车翻了,有些焦急又有些神经质地大喊着,并要拨转马头回去救援。但马上被他旁边的卫队长和尼禄拦住了。尼禄紧紧的拽住总督座骑的缰绳;卫队长则紧紧拉住总督的一只胳膊。俩人的座骑一左一右紧紧夹着尼罗总督的座骑,毫不停留的继续向前奔驰。

  “你们俩个混蛋快放开我,快放开我!……我的艾莲娜……我的女神……”尼罗总督的语气里明显掺杂着哭腔。

  “对不起了,总督大人!我们不能让您返回去救夫人。”总督的卫队长无奈的道。

  “让我去救她……噢,不要拦着我……我……我求你们了……求你们了……”尼罗总督一边在马上挣扎着,一边在流着泪央求。

  “大人,大人!请冷静、冷静!我们谁也不愿意这样做。但我们必须要对您的安全负责。因为您在北方代表着伟大的罗马!决不能让敌人把你抓去,请您一定要明白这一点。”尼禄的语气里也是万般的无奈。在说话的时间里,尼罗总督等人离艾莲娜翻车的地点已是越来越远。伴随着尼罗总督那时断时续的哭喊声,他们渐渐的消失在了远方地平线的夜幕中。

  “全体注意!停止追击!”罗克。罗斯举起大臂与小臂之间略呈九十度的胳膊,向后面的部下们摆了摆手。骑兵们的座骑在各自主人们的吆喝下,逐渐停了下来。

  这些一口气在雪地上疾驰了十几里的高大的、矫健的战马此时早已是大汗淋漓,在原地不断的大口喘着粗气,打着响鼻儿。它们身上所散发出的热气一经冷风拂过,立刻就变成了一层细细的白霜附着在它们的皮毛上。

  “第一大队和第二大队负责警戒!第三大队随我包围那辆车子!”罗克。罗斯向部下们下令道,他心中现在是狂喜不已。但还没等骑兵们有所行动,那辆倾翻在地的马车车门突然“咣铛”的一声被车里面的人打开了。罗克。罗斯和部下们显然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全都瞪大了眼睛仔细观瞧。只见从外表镶满珍珠的车门里先是颤微微的探出一只洁白的手臂,接着一个人的脸庞露了出来。这是一位姑娘,一位美丽姑娘的脸庞。她的年纪大约在二十一、二岁之间,金黄色的头发被挽了一个发髻盘在脑后,肤色洁白细腻,五官的比例协调,整体而言显得清新俏丽,身上则穿着只有罗马富家小姐才穿的、质地上乘的长袍。此时,她那洁白的脸上满是殷红的血迹,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惊慌。她一边看着外边骑在高大战马上的罗克。罗斯和他的部下们,一边吃力的想从车厢内爬出来。

  罗克。罗斯和他的部下们决没有想到自己经过十几里的追击,竟会从这车内爬出来一位年轻的姑娘。在他们的脑海里始终认为这是“罗马军队大人物”的座车,要不然它怎么会装饰的那么豪华呢。希望与现实的巨大差距顿时让这些强悍的战士们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在这中间,只有他们心爱的座骑会偶尔的打上一、两个舒服的响鼻儿,仿佛是在缓和这令人尴尬的气氛。

  “噢,我的老天!事情怎么会是这个样子?”过了好一会儿,罗克。罗斯才从这“残酷的现实”当中清醒过来。他见那位姑娘非常吃力的想从车厢内爬出来,便向自己身边的一位部下道:“第一中队长塔江!你下马去扶她一下。”

  “啊!?支……支队长,长……长官,我发誓我没有听错吧!怎么会是我呢!?部落里的那些姑娘们要是知道我帮过罗马女人,恐怕我这辈子都要打光棍儿啦!”体形瘦削的塔江苦着脸向罗克。罗斯道。

  “少废话!难道让我把你的屁股踢成八瓣你才去吗?现在你立刻给我滚下马来去帮助那女人!杨曾经说过,扶危济困才是我们男儿的英雄本色!现在就是显现你塔江英雄本色的时候。去吧……快去!”罗克。罗斯的话里充满了哄骗和恫吓。说实话,他也是忌讳部落里那些姑娘们的百年传统。那就是谁若主动帮助或爱上罗马的女人,那么他将得不到部落里所有姑娘的爱慕和垂青。

  “噢,见鬼!”塔江一边磨磨蹭蹭的下马,一边满脸不情愿的抱怨着:“所有在场的弟兄们,你们以后可要为我做证啊。这可是支队长让我去帮她的,这可不是我的本意啊。天神啊!我怎么会这么倒霉哪……”

  那姑娘见一位体形瘦削的小伙子下了马,向自己这边走来,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恐慌了。本能的大喊了一声:“你不要过来!”

  骑在马上的罗克。罗斯听到了姑娘的那句喊声,眉头不禁一皱,急忙策马来到那姑娘的近前,用另一种语言问道:“你怎么会讲色雷斯(注:古代欧洲的一个国家。包括现在巴尔干半岛和小亚细亚两个突出部)的语言?”

  那姑娘听到罗克。罗斯也会讲自己的语言,心中便有了一种亲近的感觉。她抬起头来看着罗克。罗斯,回答道:“因为我是色雷斯人!也是总督夫人艾莲娜的贴身侍女。”

  “哦?那你们的总督夫人现在在哪儿?”罗克。罗斯一扫刚才的失望神情。

  “在我的身后。她被撞晕了。求求你们救救她!她是个好人!”姑娘神色急切的喊道。

第十三章 雪夜追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