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三个朋友

    现在已是三月份天气转暖的初春时节了。夜幕再一次的降临了布雷西亚,无尽的黑暗笼罩着这座地处北意大利半岛内陆的富庶的小城。城内现在早已是灯火阑珊,平和安静。人们在此时吃过晚饭后,便开始了各自丰富多彩的夜生活。他们或去酒馆聚会闲聊;或去城中的朋友家做客;或是三五成群的在玩儿一种叫做“扑克牌”的新玩意。

  杨云站在自己的书房内,手中擎着一盏让人新做的、可以同时插上三支蜡烛的欧式蜡台,借着那三支蜡烛不断跳动着的烛光,向坐在屋内的吉尔。梅内森、卡洛斯、比洛、阿凯、维克思等人详细讲解挂在墙上的一张地图。这是一张绘画和测量技术都很原始粗陋的意大利半岛及周边一些地区的地图。虽然这地图上的地理标注文字杨云并不认识,但地图上画的地理情况和地理位置他还是熟悉的。什么罗马城、亚平宁山脉、亚得里亚海、西西里岛、科西嘉岛等等,这地图上也包括他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布雷西亚城。

  这张地图是总指挥部一位士兵在清理总督官邸的储物间时无意中发现的,当时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只好马上派人送给“聪明的人”进行研究。当杨云刚得到这张地图的时候,高兴的简直是如获至宝、大喜过望。他立刻派人把吉尔。梅内森、卡洛斯等人请到自己的住处。现在,杨云指着地图在对众人讲解刚获悉不久的罗马的内外情况。

  “各位,请你们仔细看!这里就是紧邻西地中海的西班牙地区。根据我们刚刚获取的情报,自与罗马国内独裁的苏拉进行党争失败后,原罗马执政官马略的派系内有一个名叫塞尔托里乌斯(塞多留)的将领,自六年前(公元前80年)开始率领着两个反叛的罗马军团,在西班牙,喏,就是在这里,与罗马另两位将领庞培和梅特路斯进行着长期的作战。现在,庞培和梅特路斯的手下共有七个罗马军团的兵力。以上,便是现今西地中海西班牙地区的情况。”

  杨云说到这儿停顿了下来,他走到书桌旁边,把手中的蜡台放到上面,然后又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现在,再让我们把目光投向意大利半岛的东方。这里是巴尔干半岛,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希腊各城邦国家的所在地。罗马人现在在这里与本都国王米特利达特六世在进行着另一场长期的战争,他们的统军将领名叫卢古鲁斯,他的手中约有五个罗马军团的兵力。这场战争对罗马人来说是很艰苦的,也是很重要的。但可惜的是,罗马人这次遇到了极为强悍难缠的米特利达特六世。这场战争恐怕在一时之间还不能结束。”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南边的西西里岛。现在,在这个岛上爆发了大规模的奴隶起义,岛上的所有城市都被卷入其中,因此,罗马人向这个岛上增派了六万人约十个军团的兵力。综合以上这三场战争来看,罗马人对他们的”粮仓“——西西里岛是极为重视的,竟然增派了十个军团上岛。罗马这三场同时进行的战争可以说在半岛上是路人皆知!但如果我们没有攻占布雷西亚,我们还真不知道这些情况。所以,我现在想请问各位一个问题,以上的这些情况说明了什么问题,它对我们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好处?……。”杨云环视着众人启发道。杨云知道自己的历史知识有限,尤其是欧洲的历史,自己几乎就没有什么太多的印象。他希望大家都来动脑分析现在的战略形势和情况,以弥补自己这部份历史知识的缺失和不足。

  “啊噢!”头脑反应比较快的卡洛斯不待其他人有什么反应,顽皮地发出一声滑稽的怪叫,道:“伙计!这很容易回答,我们现在有三个可以联合的朋友了。”

  “朋友!?三个朋友!?谁是我们的朋友?”一时间没有领悟到卡洛斯话中含义的阿凯茫然的问道。

  “卡洛斯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可以和这三个罗马的敌人进行联盟。毕竟我们现在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坐在阿凯旁边的比洛向他解释道。

  “我看塞尔托里乌斯与我们结盟的可能性不大。无论是从那个方面来说,他毕竟是罗马人。为了保持荣誉和脸面,他有极大的可能性要拒绝我们。”一直在沉默的维克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维克思说的很对!塞尔托里乌斯虽然在西班牙长期与罗马人为敌,但他自己毕竟也是罗马人。在他的眼里,我们是未开化的野蛮人,而他自己则是高贵的罗马人。如果他与我们联盟的话,就要背上罗马叛徒的骂名。先不说他的敌人会怎么拿这件事做文章,单是他手下的部队会不会同意都很难讲。向他这么个聪明人,不会不考虑这些。”长者吉尔。梅内森补充着道。

  “你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个塞尔托里乌斯不会与我们结盟喽?那么东边的那个什么……什么国王,他会怎么看待我们和他结盟的事情?”才反应过来的阿凯看了看吉尔。梅内森,又看了看杨云。

  “啊噢!”卡洛斯再次发出滑稽的怪叫,道:“对于东边的本都国王米特利达特六世来说,我们绝对是牵制罗马人的重要力量。我想,他一定不会放弃这个我们与他联盟的机会。而我们也非常需要本都国王在东方牵制罗马人的力量,最起码会有五个军团的罗马兵继续留在他那边。至于我们周围的那些部族,我看目前还指望不上他们能做什么。但让人遗憾的是,本都国王与我们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这中间不仅有遥远的陆路路程,而且还有辽阔的亚得里亚海相隔。在路上还要面对罗马人、其他部族的人、土匪、海盗的拦截。神啊!这是非常需要有勇气的一件事情。去执行这个任务的人可是极有生命危险的。说不定人还没有到达本都国王那里,命就没有了。”

  “我发誓!该死的、胆小的卡洛斯!如果你再发出那种令人浑身发痒、起疙瘩的声音,我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丢到灼热的地狱之河里去,让你彻底成为一只人人讨厌的黑乌鸦!”阿凯很是不满卡洛斯最后的那几句话,不禁出言咒骂道。

  卡洛斯听了阿凯的咒骂并没有生气,他向阿凯吐了一下舌头又耸了耸自己的肩膀,而后将身子靠在椅背上,脸上充满了“一切无所谓”的样子。

  比洛拍了拍还欲骂人的阿凯,制止了他的粗鲁行为,转首向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的杨云道:“卡洛斯这小子说有道理,杨!如果我们要派人去联络本都国王,那么执行这个任务的人不仅需要无畏的勇气和过人的胆量,而且还需要精湛的武艺和冷静的头脑,其中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还要会说巴尔干半岛上的语言。否则我们去了也是白去。”

  “是啊,杨!我们与东方的本都国王联盟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但现在我们的部落里有谁能符合以上的这些条件的人呢?”维克思皱着眉头问道。

  维克思说的话顿时让众人变的沉默不语。但杨云还是的笑眯眯地看着大家。因为他的心里早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罗克。罗斯!对,只有罗克。罗斯能完成这个艰巨的外交任务!”沉默了片刻,一直在沉思的长者吉尔。梅内森突然说出了令维克思、比洛、卡洛斯、阿凯等四人大吃一惊的名字。

  “您说的与我想的一样,吉尔叔叔!这个任务只有罗克。罗斯能完成。不过现在罗克。罗斯不在城内,看起来这件事只有等他回来再说了。”杨云微笑着向吉尔。梅内森投去赞佩的目光。

  “天呐!你们不会是在开玩笑吧!罗克。罗斯那个家伙怎么能适合完成这个任务呢?他怎么会讲巴尔干半岛上的那些语言呢?”卡洛斯代表比洛和阿凯俩人率先发出了疑问。

  “嘿嘿,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罗克。罗斯的婶婶是色雷斯人,家乡被罗马人占领了以后,就被带到罗马卖为了奴隶。几经辗转,又被奴隶贩子卖到了布雷西亚。因为忍受不了主人的虐待和凌辱,便找了一个机会,和其他几名女奴一起逃了出来。她们在半路上遭到了主人的追杀。最后就剩罗克。罗斯的婶婶一个人了,而她的主人并没有放过她,正准备杀死她的时候,罗克。罗斯的叔叔出现了,并把她救了下来。最后俩人成为了夫妻。整个事情大致就是这个样子。”杨云向众人叙述道。

  “杨,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另外,这跟罗克。罗斯完成任务有什么关系?”阿凯的傻问题差点儿没把大家气晕过去。

  “噢,老兄!看来今天晚上你的酸葡萄酒并没有少喝。”卡洛斯趁机挖苦了阿凯一句,以报复刚才阿凯对自己的咒骂。

  “罗克。罗斯的婶婶嫁给他叔叔的时候,你们还是一帮光着屁股的孩子,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了。罗克。罗斯的色雷斯语言就是跟他婶婶学的,没想到这回竟能派上用场了。而他又把这些事情告诉了杨。所以杨才知道这些事情。”吉尔。梅内森耐着性子对阿凯解释着。

  “好了,我们先把与本都国王联盟的事放一放。再来看看南边的西西里岛。目前,我们对岛上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只有一些零散片面的民间传闻。但从罗马元老院一口气向岛上增派了十个军团的大行动来看,西西里岛上的事情肯定让罗马人感到很棘手。所以,我们有必要派人去一趟西西里岛,把那里所有的情况都摸清楚。以便为我们计划下一步的战略打基础。”

  杨云稍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各位!从目前罗马国内外的形势来看,现在在整体的战略环境上来说对我们实在是太有利了,可以说是百年不遇的良机!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来看……”

  杨云又走到地图旁,指点着图上的一些地理位置道:“罗马人现有的二十多个军团,除了我们现在没有搞清下落的那两个军团,几乎全都离开了罗马本土被部署到海外作战。也就是说罗马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腾不出手来全力对付我们。我们要抓紧这段宝贵的时机来发展壮大自己。一是要加强部队的扩编和训练工作,决不能向以前一样”临阵磨枪“,事到临头了才匆忙准备;二是要加快布雷西亚境内政权的巩固和建设工作;三是继续加强对周围部族的团结工作……”

  *************************************************

  迪杰部落的老首领乌利斯病倒了,而且病的非常严重。在这段时间内,老首领乌利斯先是咳嗽不止,接着便持续不断的高烧。自几天前开始,老首领的病情进一步加重了,饱受病痛折磨的他始终昏睡在床上,水米不进。

  他是在开完表彰大会后的第二天感觉到不舒服的,但他自己并没有听从部下和城内最好的医生——苏布奥的劝告,带病坚持布雷西亚的扩建工作。因为他极为高兴自己能在有生之年率领全族重返祖先的家园。其中更重要的是迪杰人将告别在森林中几十年的半耕半猎的生活,开始向温饱的农耕生活过渡。也就是说迪杰人今后将有一个稳定的家了。

  但就在那天晚上,老首领乌利斯便开始时断时续的痛苦的咳嗽起来。无论苏布奥采取什么方法和措施,就是不见好转,而且他的病情是越来越严重,伴随着那可怕的高烧,老首领已经开始出现神经系统和呼吸系统衰竭的症状。

  老首领乌利斯的住处就在布雷西亚城的总督官邸内,他和吉尔。梅内森及指挥部的人员住在一起。他的房间在二楼回廊的最里边。此时透过房间内那昏黄的烛光可以看到,这位老首领躺在他那表面粗糙但很结实宽大的木床上,盖着一床厚实的鹅绒被,紧闭着双眼。他的脸颊因为高烧的缘故而有些变得发红,呼吸粗重而灼热,有时身体会在被子下面微微的颤动几下。

  蒂娜自从老乌利斯有病以后便一直没有离开过这里,她非常精心地昼夜守护在自己父亲的身边。每当杨云等人提出要替换她的时候,她都会微笑着婉言谢绝。因为她太爱自己的父亲了,她不想让父亲在偶尔醒来的时候看不到自己。

  不过,这一段时间以来蒂娜实在是太疲劳了,当杨云他们轻手轻脚地走进来的时候,她还爬在父亲的床沿上沉睡。直到阿凯不小心碰倒了房中的一把椅子,蒂娜才猛的醒转过来。杨云他们是在未开完会的时候被苏布奥医生派人叫过来的。苏布奥郑重地告诉他们,老首领的情况很不好,随时都有病逝的危险,让他们提前做好善后的事情。

  随着椅子倒在地板上的巨大声响,昏睡了好久的老乌利斯竟也微微的睁开了双眼。当这位年近花甲的老首领费了好大劲儿才看清屋内众人面貌的时候,他那已经因病痛折磨而变的浑浊的眼睛里竟放射出无比兴奋、满足、激动的光彩。尤其当他看到来自异国的小伙子杨云也在这里的时候,他眼睛里的这种光彩便变得更加的明显和夺目。

  “蒂……蒂娜,快……把我扶起来!咳……”老乌利斯吃力的说完话,紧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不,乌利斯兄长!你还是躺下的好。你太累了,需要休息。”吉尔。梅内森急忙抢上前去,用手扶住挣扎欲起的老乌利斯。“这些天来实在是太忙了,我们都没有抽出时间来看你。实在是对不起了,我亲爱的兄长。”吉尔。梅内森满面的愧疚之情,紧紧握住老乌利斯的双手。他没有想到在这几天不见的时间里,自己誓死追随一生的老首领、老兄长竟会病的如此严重。用自己以往的经验来判断,老兄长乌利斯的生命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

  “吉……吉尔,我的……我的好兄弟!你……你怎么能…流泪呢。几……几十年了……我这是……第一次看到你流泪……”病床上的老乌利斯想用手为跟随自己几十年的好兄弟擦去眼角的泪水,但他的努力失败了。

  “不,兄长,你看错了。我没有流泪!只不过是有灰尘落到了眼睛里。祖先们说过,我们迪杰的人只会流血,根本就不会流泪。你安心休养,城里的事情有我们呢……”吉尔。梅内森实在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他不敢相信,平日里乐观豁达、体格健壮、从未有过病的首领此时竟会病入膏肓、弥留人间。他掩着面,急忙转身大步地向房间外走去……

  “杨,你……你过来一下。”老乌利斯见吉尔。梅内森流了生平第一次泪水,也就明白了自己的病情是什么样了。他吃力地向一旁的杨云招了招手道。

  杨云默默地来到病床前,俯身握住老乌利斯向自己伸出的那只手。老乌利斯望着眼前的小伙子,眼睛里的光芒更盛了。

  “唉”,老乌利斯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道:“真是遗憾!……我……我不能……参加……你和我女儿蒂娜的……的婚礼了……”说到蒂娜的的婚礼,老乌利斯的精神状态忽然好了起来,他的呼吸也渐渐的平稳下来,说话也能连贯起来了。他让杨云把自己扶了起来,倚在身后床头的躺枕上。

  “蒂娜平时有些娇惯任性,但她的本质是好的。蒂娜的妈妈去世的早,而我现在又病得厉害。所以,年轻人!我希望你能替我好好的照顾她。我……咳……”老乌利斯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杨云急忙轻敲着他的后背,希望通过敲打能减轻老首领的痛苦。

  “唉,我那时在梦里梦到了蒂娜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妻子。她说我跟她团聚的时间到了,要我必须跟她走。我当时很是犹豫,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啊。就在这时侯,我妻子又突然问我,你走了,我们的蒂娜怎么办?我回答说,咱们的蒂娜喜欢上了一个叫杨的东方小伙子,这个小伙子很聪明能干,在战争中救了我们迪杰全族的命,而这个小伙子也非常喜欢蒂娜,与蒂娜是天生的一对儿,你就放心好了。我妻子说,我还是有些担心,你再回去好好安排一下,等过两天我再来找你。唉,女人啊,就是事情多,麻烦!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的就是不能等到抱外孙的那一天了。答应我,年轻人!等你和蒂娜有了孩子的那一天,一定要把他抱到他外公和外婆的墓前,好让我们仔细的看看。咳……”老首领的表情很平静坦然,嗓音低沉安稳,犹如讲故事一般向屋内的众人娓娓道来。

  屋内的众人此时早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不要哭,不要哭,孩子们!祖先们说过,我们迪杰的人只会流血,根本就不会流泪,迪杰的将来就靠你们了。我走了以后,你们还是要按照祖先们的传统选举新的首领,不能让首领的位置空的太久,那样对全族来说都不是件好的事情。你们之间一定要团结,不要闹矛盾。时刻记住我们的敌人就在我们的附近,他们是非常喜欢我们内部有矛盾的。好了,孩子们!我想说的都说完了。这些年来,我实在是太累了,我现在想要好好的睡一觉了……”随着越来越弱的声音,老乌利斯又昏睡了过去。

  当东方的太阳刚刚跃出云端的时候,布雷西亚城的上空响起了低沉悲哀的首领逝世的号角声……

第十六章 三个朋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