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决命阻击

    距离布雷西亚城以南三十里的铺石大道上,四百名全副武装的高卢红军骑兵正在执行日常的侦察巡逻任务。带队的是一名年轻的、体态瘦削的军官,从他肩上镌刻的两道横杠一颗红星的标志来看,他的军衔应该是少校。骑兵战士们排成三路纵队,沿着大道缓步向前行进。两边田野里忙着耕种的农夫们热情的与这些和气的红军骑兵打着招呼,甚至有的人会特意跑回家取来水和食物送给红军战士。

  “喂——!红军的小伙子们!快下马来歇一歇,喝一口苹果酒解解渴!”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农夫站在麦田里、怀抱着一个大泥瓦罐子高声向红军骑兵们喊道。

  “谢谢啦——,卡瓦尔大叔!我们还要执行任务呢,下次吧——!替我们向卡瓦尔大婶问个好!”红军战士们纷纷向老农夫挥着手,然后打马继续向前走去。

  “唉,这帮孩子,怎么这么着急……”老农夫失望地嘟囔着。

  布雷西亚地区的所有农夫们是极为拥护高卢红军的,因为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都是被红军从奴隶主手中解救释放的奴隶。他们原先过着终生都暗无天日、当牛做马、猪狗不如的凄惨生活。自从高卢红军攻占了布雷西亚以后,他们全都被红军解救了出来,砸碎了禁锢自己多年的镣铐和枷锁,恢复了自由之身。并且还无偿分到了以前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土地、房屋、牲畜等等。他们对红军感激不尽,许多年老的、几乎这一生都在当牛做马的奴隶甚至跪在解救他们的红军面前痛哭流涕、不断高呼红军万岁!一些年轻的奴隶则纷纷要求加入红军的队伍,发誓要以鲜血和生命来保卫自己的自由和新的家园,但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并没有实现这个愿望,因为红军自身的负担是有限的。这次当他们得知红军要修筑新的城池而缺少劳力时,纷纷自发的组织起来赶往迪杰地区,义务为红军出工筑城。

  红军考虑到现在是春季农忙时节,田地里若是无人照顾,恐怕要影响收成。所以为了弥补大家的损失,每人每月将得到三枚银币的补偿津贴。(古罗马当时的金银比率为:1比12)

  今天的天气很好,蓝天白云、村庄田野、森林小溪等等美好的景物尽收眼底。红军骑兵队列前的那面红旗在阵阵春风的吹拂下随风飘扬,发出猎猎作响的声音。

  “大队长,这次回去以后你可以让我们去看马戏团的表演了吧?”一名骑兵战士向那带队的军官说道。

  带队的骑兵军官是高卢红军骑兵一中队的队长塔江,因为部队不断扩编,需要他们这些老兵发挥骨干作用,所以他现在的职务是骑兵第一大队长。他扭头看了一眼刚才向自己问话的那名战士,道:“看马戏团的表演有什么意思?就他们那几个节目,难道你三番五次的看还嫌不过瘾吗?我告诉你,要看就看咱们高卢红军话剧队的表演,那才叫有意思呢!”

  “嘿嘿,大队长,这回你可说错了!安卓这小子根本就不是想看马戏团的表演,他每次去都是想看那训兽姑娘的漂亮模样。”一名体态要胖一些的战士在旁插嘴道。

  “哦,可恶的布洛托!你最好闭上你那乌鸦嘴。我可是一个好人!”名叫安卓的战士很不满的瞪视了自己同伴一眼。

  “我向吉图昂(高卢人的天神)发誓!我难道说错什么了吗?你这家伙就是想亲近那训兽姑娘嘛……”胖子布洛托不甘的道。

  “噢,天哪!如果你这胖子再敢多说一句关于那姑娘的话,我就把你从马上掀下去……”被布洛托揭了老底的安卓说道。

  “好了,好了!你们俩个现在都给我闭嘴。……嗯?前面的那几个孩子是怎么回事?跑的那么快干嘛?”制止了部下争吵的塔江突然发现远处大道上迎面跑过来几名少年。

  远处那几名少年跑的很快,径直向红军骑兵们奔过来。渐渐的他们来到了红军骑兵们的面前。

  “嗨——!小家伙们,干嘛跑的那么快?小心跌倒了。”安卓催马向几名少年迎了过去。

  “前……前……”几名十二、三岁的少年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满头的大汗。几次想开口说话,但都被自己急促大口的喘息打断了。

  “不要着急,孩子们!你们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么惊慌?”随后率队赶上来的塔江向几名少年问道。

  过了足有六、七分钟的时间,几名少年的急促喘息才渐渐的平稳了下来,神色也不象刚才那么惊慌了。一名年龄稍大一点的孩子稳定了一下心神,开口道:“我们十几个人在前面的山上玩,无意中发现在树林里有好多好多穿着红衣服、拿着武器的人在里面休息。我们只看到他们的旗子上画着一只鹰,而那些人在看到我们以后便来抓我们,幸亏我们几个跑的快一些才没有被他们抓住,但其他的伙伴就没有我们这么幸运了,都被那些人给抓住了。求求你们了,快去救救我们那些伙伴们吧,要不然他们就会被那些人卖为奴隶啦。呜呜……”这名少年说到这不禁着急的哭了起来,也许是受到了情绪上的感染,另几名少年也都跟着哭了起来。

  “旗子上画着鹰?……是罗马人!(古罗马军队以鹰的图案做为自己的军徽和标志)”塔江闻言马上做出了正确判断,他举目向两里外的那座山望去,隐约的看到数不清的罗马人正在集结列队。很显然,罗马人现在也知道自己的行踪暴露了。

  “他妈的!这些该死的罗马人,他们不是已经退回波河南边去了吗?这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是想偷袭我们吗?”骑兵一中队长鲁卡怒骂道。

  “现在不是研究这些问题的时候。现在我命令……”塔江扫视了一遍战士们,他要把他们的容貌牢牢的记在脑海里,因为残酷的遭遇战即将开始,他们中的一些人将再也不会返回布雷西亚了。

  “三中队的一小队马上返回城里报告,就说敌人要偷袭布雷西亚,具体人数还不清楚,但决不会少于一万人,让大家马上做好战斗准备!二小队、三小队带上这几个孩子,通知所有农夫们马上向布雷西亚城撤离。其余剩下的人与我留在这里监视牵制敌人。实话告诉大家,其实我们现在完全可以离开这里,但为了能给城里的部队和撤离的人们争取到宝贵的反应时间,我们必须要象楔子一样死死铆在这里!”

  “是!象楔子一样死死铆在这里!”红军骑兵们齐声领命。

  两里外的一座山坡上。罗马第三、第四军团指挥官法肯透过浓密的灌木丛和树林,举目凝视着远处大路上的那支打着红旗的敌人骑兵。他没想到自己近乎完美、目标已近在咫尺的隐秘突袭计划竟会被几名上山玩耍的孩童破坏掉。他现在实在是有些恼火,既然己方的行踪已经暴露,那么就不如干脆直接的向布雷西亚挺进,这里的道路状况良好,三十里的路程只需两个多小时就可以走完。

  “狄克里!命令部队集结完毕后,迅速向布雷西亚挺进,不要理会路上敌人的小股部队。我们不能留给敌人太多的准备时间,那样对我们是很不利的。”

  “是!”狄克里领命快速地向山坡下奔去。

  半个小时以后,看着自己威武雄壮的部队已经陆续走上了平坦的大道,法肯也走下山坡骑上战马跟在后面。

  除了前期在迪杰森林里伤病、阵亡和失踪的一千人以外,法肯现在所统率的两个罗马军团共有一万一千人,其中包括六百名军团骑兵和四百名弓箭手。他们是一支很有战斗力、作风顽强、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部队,而且集体荣誉感特别强,要比在雷诺坎山谷被消灭的那两个军团强出很多。如果雷诺坎战役里有他们的存在,交战双方谁胜谁负还真的是很难料。

  随着各级指挥官此起彼伏的口令声、士兵们铿锵有力的步伐声、战马的嘶鸣声、武器与盔甲的摩擦声等等,这些嘈杂的声音都汇聚在了一起,两个罗马军团就在这些由自己制造的声音当中快速地向前推进,远远的望去极为壮观和让人震撼。

  塔江望着越来越近、黑压压一片、高举着军团鹰帜和红色旗幡的罗马军队,感受到了对方那强大的无形杀气。他急忙定了定心神,暗自告诫自己要冷静沉着,尽力拖延敌人到达布雷西亚的时间,争取打乱敌人的行动计划。

  “愿伟大的海苏斯(高卢人的战神)与我们同在!今天您的战士将为永恒的自由而战!”塔江在心中默默祷告了一下,转首向部下们慷慨激昂的高声鼓舞道:“弟兄们,我们是高卢红军的英勇战士!是高卢人民的优秀儿子!为了布雷西亚的大地不受侵略者的蹂躏,为了高卢民族的解放和自由,更为了无数被奴役压迫的人们!前进——!”

  “为民族解放而战——!为被奴役压迫的人们而战——!”士气被鼓舞到极点的红军战士们齐声高呼着口号,紧随在大队长塔江的后边,纵马向敌人冲去。此时双方的距离约有一里。

  当塔江率领着二百多名部下与敌人接近到己方骑兵弩射程的时候,便下令发射箭矢。

  走在最前面的罗马士兵早已看到了这队打着红旗的敌人骑兵,他们见对方纵马向自己冲来,便纷纷举起盾牌和标枪,准备在敌人到来的时候给予对方狠狠的打击。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带着风声冲过来的并不是敌人的骑兵,而是一阵阵密集强劲的箭雨。队列当中马上就在这箭雨下出现了伤亡,一时间鲜血飞溅、惨呼声四起。

  后面的罗马军团长法肯对于前面这一幕看得很清楚,他对敌人强劲密集的箭雨感到很吃惊。这些野蛮人怎么跟原先不一样呢?看他们现在那身黑色的盔甲、手中闪着寒光的红缨长枪、腰间的短刀和结实坚固的盾牌、头盔正中的那颗奇怪的红色五角星、敢以区区二百余骑对抗自己万人大军的无比勇气,这些都在证明他们已是今非昔比的一支强大武装力量。法肯隐隐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但现在自己已是骑虎难下。

  “快看,大人!那些敌人骑兵手里拿的是什么?样子好奇怪的弓啊!”一旁的副官狄克里用手指点着前面。

  法肯顺着狄克里手指的方向望去,不禁惊道:“是那些发射奇怪无羽箭支的武器!对,一定是这种武器!是在迪杰森林里偷袭尤里斯他们的那种强大武器!”

  看着前面列成“龟形阵”的罗马士兵在对方箭雨中苦苦支撑,法肯又大声道:“快,快,狄克里!命令军团骑兵出击,把这些敌人都赶跑!另外一定要想办法缴获一些这样的武器,这对我们罗马军队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轰隆隆……”一阵沉闷的、震颤着大地的马蹄声在罗马军队的背后响起,六百名罗马军团骑兵在接到出击的命令后,绕过前边的步兵弟兄,从本阵的左翼方向杀气腾腾的冲了出来。

  “大队长!我们的箭射光了……”二中队长报告道。

  “我们的也差不多了……”一中队长也报告道。

  “大队长!敌人的骑兵向我们冲过来了……”一名骑兵喊道。

  “别急,听我的命令!现在执行战斗条令,分解丢弃我们手中所有的骑兵弩!决不能让罗马人得到它们!”塔江一边估计着敌人骑兵到达自己这里所需要的时间,一边自信沉稳地下达了命令。

  高卢红军的骑兵战士们坚决彻底的执行了大队长的命令。然后大家望着塔江,等待着他下一步的命令。

  塔江并没有再下达任何命令,他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些快速接近自己的敌人骑兵,默默地左手一提长枪,右手从腰间缓缓地抽出闪着寒光的骑兵短刀。此时他的部下们也都默默地抽出了短刀,紧握着长枪,双眼凝神注视着敌人的骑兵。一股强大的无形杀气顿时从他们身上弥散开来。

  须臾间,双方骑兵的距离已经接近到了二百米。

  “我们为了民族而战!杀——!”塔江大吼了一声,率先纵马冲了出去。

  “杀——!”英勇的高卢红军战士们面对三倍于己的敌人骑兵毫无惧色,旋风般的冲了上去。

  罗马军团的骑兵也是高喊着杀声,气势汹汹的怒目迎了上来。

  两军骑兵刚一交锋,罗马人就吃了没有马镫和高桥马鞍的亏。马镫可以保持人在马背上的稳定性和驾控性,而高桥马鞍可以让人在马背上进行平稳的纵向运动,提高身体的平衡性。许多红军骑兵战士就充分利用了这一优势,借着纵马冲锋时的巨大冲击力,把许多罗马骑兵硬生生的从马背上撞了下来,而后随手就给落马的对方补上一刀或一枪。

  塔江杀入敌阵后,枪挑刀劈、所向披靡,专门寻找敌人的指挥官进行厮杀。几个回合下来,他的全身已被鲜血染得通红,其中既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十几名罗马骑兵发现他是敌人的带队军官,便把他团团围住,轮番发动猛烈的攻击。塔江面无惧色,怒吼着极力反击。

  一名罗马骑兵的小队长瞅准时机,趁着塔江正在分神抵挡其他人攻击的时候,挥剑向他的背后猛刺过去。“噗嗤”的一声,一支闪着寒光的锋利长枪刺入了这名罗马骑兵小队长的背心,这家伙惨叫了一声,立刻软绵绵的栽倒在马下。塔江回头望了一下,见是胖子布洛托救了自己一命。在你死我活的残酷战场上,战友之间是没有太多时间进行交流的。塔江只能用眼神来表达自己对胖子布洛托的谢意。

  法肯很佩服这队敌人骑兵的勇气,尤其是他们那面绣有一颗黄星的红旗,在杀声震天的混乱战场上始终随风飘扬、屹立不倒。

  “狄克里!命令骑兵继续缠住敌人。步兵迅速向布雷西亚前进。那里才是我们的真正目标!”法肯有些不耐烦了,他不希望因为敌人小股部队的骚扰而耽搁宝贵的时间。

  法肯下完命令后,又扭头看了看继续在厮杀的双方骑兵。现在他对己方骑兵的表现很不满意。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六百人的罗马骑兵竟然消灭不了只有二百多人的敌人骑兵,这真是怪事!

  “大人,敌人的这些骑兵挺强悍啊!要不要派人支援一下骑兵们的作战?”刚传达完命令回来的狄克里根本就不知道法肯现在对己方骑兵的想法。这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哼……!”法肯听了狄克里的建议并没有言语,他打马跟上已经开始前进了的部队,只留下还在原地纳闷的副官狄克里。

  其实法肯是冤枉了自己的军团骑兵。他的部下们已经是拼尽全力在战斗了,但敌人的战斗意志极为顽强,死战不退。再加上他们精良的装备、娴熟的战斗技巧,这些都成了罗马骑兵的噩梦和障碍。

  现在,双方的骑兵都已经杀红了眼,一方是为了自己的荣誉而战;一方是为了本民族的解放而战,战场上呈现出胶着状态。

  红军骑兵手中的锋利长枪在战斗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上面那蓬红缨,极大的扰乱和迷惑了对方的视线,许多罗马骑兵就是因为没有看清对方长枪的攻击方向而命丧黄泉。

  就在双方相持不下的时候,“嘀嘀哒哒……嘀嘀……嘀嘀哒哒……嘀嘀……”一阵嘹亮清脆的号声在陷入苦战的塔江身后响了起来。

  “大队长!是支队长他们来了……”苦战的红军骑兵们欢呼起来。

  霎时间,远方的地平线上涌出了大批的高卢红军骑兵。

  “骑兵支队!进攻——!”罗克。罗斯高声向部队吼到。

第二十二章 决命阻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