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权谋之术

    春天的早晨阳光明媚,尤其是雨后的早晨,空气里弥漫着大自然特有的芳香。城墙、房屋、沃野、森林、河流、蓝天、白云等等这些景物都好似被人用油彩描绘过,就犹如画作名家在自己创作的作品里一样优美,让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高卢红军的最高领导人杨云站在布雷西亚的城墙上,眼望着城外那些优美的景物,还有远处那些在田野里忙着进行春耕的人们,不禁感叹和平宁静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多么的让人陶醉。他想活动一下自己的胳膊,但是手刚抬起来,后背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便钻心的疼痛起来。

  根据罗克。罗斯不久前费尽心血带回来的情报,失踪许久的另外两个罗马军团已经被搞清楚了下落,他们已从迪杰森林中撤出,兼程向意大利半岛的南方撤退,估计现在已经渡过了波河。杨云等人知道这个消息后很高兴,这回就没有什么再担心的事情了,便命令准备修筑新城的部队马上出发。

  但就在“高卢红军成立大会”的第二天,连绵不断的小雨就开始下个不停,这场雨时断时续的下了五、六天才停下来。俗话说“春雨贵如油”,春天的雨水越充沛,当年粮食大丰收的希望也就越大。虽然这充沛的雨水让布雷西亚的农夫们很高兴,但却让准备前往迪杰森林修筑新城的高卢红军很头疼,因为这浪费了现在对他们来说极为宝贵的时间。

  在这下雨的几天里,杨云遇到了几件麻烦事儿。他的好友卡洛斯的未婚妻莫妮娅,在得知爱人被那个罗马贵夫人——艾莲娜刺伤以后,立刻带着一个大队的女兵来抓她,声称要把她“撕成碎片”,为卡洛斯报仇。幸亏杨云和吉尔。梅内森等人事先知道了消息,带人强行制止了她的鲁莽行为,连哄带骗、软硬兼施的才把莫妮娅的怒火勉强平息了下去。

  但没想到这边刚“按下葫芦”那边就“起了瓢”。仅仅过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杨云自己的爱人蒂娜就气势汹汹的来找他,怒目质问他为何要制止莫妮娅为卡洛斯报仇,问他是不是因为喜欢上了那个“罗马**”才袒护她的。杨云知道蒂娜是非常痛恨罗马人的,部落里拥护将五千罗马战俘作为终身奴隶的人当中,蒂娜是态度最坚决的一个。但在此时这种情况下,杨云不能用首领的权威来逼迫蒂娜让步,弄的他当时是又气又急、无可奈何。结果逼得他又是拍着胸膛赌咒发誓又是低声下气软话说尽,又是大讲先前制定的不准虐待俘虏的法令,并苦口婆心、反复解释其中的道理。但蒂娜就是不理这一套,始终认为是杨云喜欢上了那个“罗马**”才出面袒护她的。

  杨云最后被她弄的实在是没办法了,气得部落首领也准备不当了,开始整理行装要离开布雷西亚,而且要把长者吉尔。梅内森等人找来开始交接权利。这一招果然见效,蒂娜顿时傻眼了。(作者题外话:凡是有过恋爱经历的哥们儿都知道,姑娘大多喜欢恋人时刻都在自己的身边,目的就是希望陪着她、赞美她、欣赏她、留意她、关心她、爱着她……古今中外莫不如此。)这回轮到蒂娜向杨云低声下气软话说尽了……这是俩人相识以来第一次闹别扭,但这并不影响相互间的真挚感情,反而更进一步加深了对对方的了解和信任。

  杨云送走了蒂娜后不久,刚刚坐下缓口气,就有人来报告说,第二军团一支队三大队的大队长泰亚布酒后闹事,强行闯入战俘营,并违反法令在战俘营里大肆殴打战俘。杨云当时气得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心中不禁骂道:今天这他妈是碰到鬼了!全他妈的开锅了!对女人我不能来硬的,难道男人还不行吗!借着泰亚布这件事要好好树立自己的权威,杀一儆百,严惩肇事者!

  杨云怒气冲冲的率人火速赶到战俘营,果然看见泰亚布醉醺醺的在拿几个战俘大练“拳脚功夫”,那几个可怜的家伙此刻被捆住手脚绑在木桩上,被泰亚布打的鼻青脸肿、喊爹叫娘、血流满面。虽然天还在下着毛毛雨,但在泰亚布的周围则围着许多闻讯赶来看热闹,并高声为泰亚布叫好鼓劲的高卢红军战士。杨云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甚至有的人头也不回的对挤到自己身边的首领说:别挤,别挤,都能看到。

  就在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很火暴的打人场面的时候,突然有人暴喝一声道:“住手!”。随着话音刚落,部落首领杨云带着几名卫兵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刚才还是很火暴的打人场面顿时冷清了下来。许多人见首领来了,想悄悄的转身溜走,但都被此时恼火不已的杨云给“叫了”回来。

  “三大队长泰亚布,你为什么打这些战俘?他们犯了什么错误?”杨云冷着面孔来到酒气熏天的泰亚布的面前。

  泰亚布是一位年龄约有二十六、七岁的壮汉。有着一头浅灰色的垂肩长发;线条分明的脸上蓄着浓密的络腮胡子;大而扁平的虎鼻;两道浓重的髫扫眉;一双令宵小之辈不敢正视的豹子眼;大嘴巴、宽下颌。他的个子要比杨云高出几公分,体格结实健壮,身上那些蓄含着无穷力量的肌肉块将短袖布衣绷得紧紧的;一条宽大的兽皮腰带紧束在他的腰间,将他那上宽下窄的健壮体魄勾勒的更加完美。如果用我们中国的话来评价泰亚布的相貌和体态,那么他就是一位虎背熊腰、力大无穷,类似猛将张飞、许楮,敢入万军丛中取敌上将首级的威猛勇士。

  “呃”,泰亚布打了一个很惬意的酒嗝,然后转过身来眯着眼睛看了看来到面前的杨云,他并没有回答这位部落新首领的问题,反而又回身给了旁边一名战俘重重的一击。“啊!”的一声惨叫,这名被泰亚布重拳击中的战俘立刻昏厥了过去。若不是他被牢牢的绑在木桩上,恐怕此刻早已跌倒在地了。一股刺目的鲜血顺着这名战俘的口、鼻慢慢的流了出来,滴滴哒哒的溅落在地上。

  泰亚布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按了按手指上的各个关节,然后再次转过身来看着杨云。

  天上的小雨此时越下越大,渐渐的在地面上汇聚成了许多的小水坑。杨云虽然平时并没有太多接触过泰亚布,但他其实是很喜欢、器重泰亚布的,不仅仅是喜欢他的勇猛和豪爽,更喜欢他现在这种敢作敢当、桀骜不逊的性格。杨云知道泰亚布这是在向自己挑衅,而且是那种名目张胆的挑衅。他也知道自己当上首领以后并没有完全树立起威信,也更没有让部落里的一部分人信服。

  杨云与泰亚布四目相交,冷冷的对峙着。双方在用犀利的眼神进行着无形的交锋。杨云可不愿意放弃现在这种树立自己威信的好机会,他一边与泰亚布进行无声的对峙,一边在心中暗自盘算如何折服对方。

  他们这种紧张的对峙迅速波及了围观的人们,人们在无形当中感到了一种无比压抑和窒闷的气氛。但大家谁都没有动一动,任凭雨水慢慢浸透全身,因为他们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很紧张,既希望俩人火拼一下看看双方的实力,又怕火拼之后究及自己不制止的责任。

  “泰亚布!你是一个无能的家伙,更是一个胆小的战士!”已经在心中盘算好对策的杨云打出了自己的“第一张牌”。

  “嗯!?”始终在提防杨云暗自出手的泰亚布被杨云的话说的一楞,他最不喜欢别人当面说他胆小了,不禁气势一顿,怒道:“我向战神发誓!我决不是象你说的那种人。你不要诽谤我作为勇士的荣誉!你当着大家的面说清楚,我怎么无能和胆小了?”

  杨云真得很佩服泰亚布的酒量,看他现在醉醺醺的样子竟然吐字清晰、意识清醒。杨云现在越看泰亚布的威猛样子越喜欢,心中不禁发誓要让这员猛将彻底的臣服自己。他深知对付这样的人不能硬来,要以用智为主。他见泰亚布已经开始上钩了,连忙不动声色的打出“第二张牌”,道:“大家都说你是”迪杰第一勇士“,但我看这纯属是谣传。我怀疑你在雷诺坎战役里是不是冒领了别人的功绩才得到”一级勇士勋章“的?”

  “什么!?你说我冒领了别人的功绩才得到”一级勇士勋章“的?你胡说!……你这是诽谤!是在侮辱我作为伟大战士的人格!是在污辱一个英勇战死的伟大勇士的儿子!”泰亚布的火气上来了,他被杨云的话刺激的暴跳如雷。

  “噢,我亲爱的泰亚布!别这么激动好吗?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你让大家看看,人称”迪杰第一勇士“的泰亚布竟然对几名没有武器的战俘进行殴打,最让人不能容忍的是,我们的”第一勇士“还要把这几名战俘捆起手脚来才敢打。”杨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向泰亚布笑道。

  “喔!?”此时已经渐觉理亏的泰亚布挠了挠脑袋,看了看四周围观的人们,他觉得大家现在对他已经开始产生鄙视了,心中不禁的有些发虚。低头想了一下辩驳道:“你说的不对!如果我不把他们绑起来,他们不就跑了嘛。那我还怎么教训这些该死的家伙?不狠狠的教训他们又怎么能让他们记住我?”

  杨云一边听着泰亚布可笑的话,一边背着手开始慢慢的在大家面前踱起步来,他见泰亚布此时已清醒许多,而且气势上也不象刚才那么骄狂了,便转头对泰亚布发出了自己的“第三张牌”,道:“所以说你是一个胆小无能的家伙,泰亚布!如果我是你,我就发给这些人武器和护甲,光明正大、亮亮堂堂的和他们打一场,刀剑底下见输赢嘛。那样做才叫真正的勇士、真正的英雄!而不是象你现在这样还要把人绑上,怕人跑掉,你这那里是一个勇士的行为,简直就是怯懦、可耻的表现。亏你还说自己是伟大勇士的儿子,真是有辱你这”迪杰第一勇士“的名声!”

  “!?”泰亚布被杨云说得一时间没了言语,他觉得大家已经对他先前所得的荣誉和名声开始指指点点了,这下心里更觉得发虚了。不禁脸红红的又低头想了一下,有些气馁地道:“你说得有些道理。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嘿嘿”,杨云早已料到很看重荣誉的泰亚布会这么说,这也是自己利用人的心理弱点事先为他设好的“圈套”。

  “唉,你做事真是不加考虑。你刚才的行为已经严重玷污了你视为生命的荣誉和名声,而且你还公然违反了不准虐待打骂战俘的法令,影响了高卢红军的声誉。按照法令,你是必须要受到严厉惩罚的。我猜你现在一定非常想挽回自己的宝贵荣誉和高卢红军的声誉,也更想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真英雄。这样吧,我为你出个主意,包准你这两样都能做到……”杨云说到这看了看泰亚布的神情。

  泰亚布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向杨云道:“好!你说吧,让我怎么做才能挽回我和高卢红军的宝贵声誉?”

  “你不怕我骗你吗?”杨云欲擒故纵,大声的问泰亚布。

  “无所谓!即使先受到严厉的惩罚,只要能挽回我视为生命的荣誉和名声,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泰亚布神情坚定的说道。

  “好,勇士泰亚布!我喜欢你的这种性格。想要挽回你的荣誉和名声,那么你就要对先前的行为负责,接受对你的严厉惩罚!”杨云向泰亚布一挑大拇指,转身大喝一声:“军法官!”

  “到!”一名跟随杨云前来的、年轻的军官麻利的跃出人群,跑步来到杨云的面前立定后,报告道:“高卢红军军法官亚纳克斯向您报道!”杨云很满意亚纳克斯规范利落的队列动作,看来自己对部队的训练指导还是有明显效果的。

  “脱掉三营长泰亚布的上衣,将他绑在木桩上,按照法令规定,打他二十军鞭!”杨云向军法官亚纳克斯下达了命令。

  “不用他们!我自己脱!”泰亚布几下就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让所有男人都会羡慕的健壮体魄。然后自己大步走到了木桩前,任由军法队的士兵绑缚自己。

  亚纳克斯与泰亚布是自小到大的亲密朋友,俩人一个性格沉稳,另一个性格豪爽,始终保持着胜似亲兄弟的友谊。

  亚纳克斯来到被绑在木桩上的泰亚布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节圆木棒递到好友的嘴边,轻声道:“咬住它吧,感觉会好些。”

  被绑在木桩上裸背朝向大家的泰亚布摇了摇头道:“不用!”

  亚纳克斯了解泰亚布的脾气,便收起木棒向后走去。临走时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好友一眼。

  “啪……”的一声,围观众人的心都被这声脆响揪了起来。用晒干的蚂蝗(学名水蛭)作成的皮鞭鞭梢猛然的抽在泰亚布的后背上,一道三寸多长的血淋淋的大伤口立刻显现了出来,血水和着雨水顺着泰亚布的后背流淌下来。几名在场的泰亚布部下不忍目睹上司受到严厉的惩罚,把头都深深的埋在自己的胸前,暗自为他祈祷能捱住这要人性命的二十军鞭。(大家都知道新加坡到现在还有鞭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三鞭子”。常人若是能挺住“三鞭子”,那么这个人也可以算是铮铮硬汉了。)

  早已悄悄来到现场的吉尔。梅内森等人也都为泰亚布捏着一把汗,性急的阿凯见自己的部下受到极为严厉的刑罚,心疼的不得了。上前想为泰亚布求情,但被吉尔。梅内森拦住了,并告诉他道:“现在首领和泰亚布都在接受考验,你最好不要插手。”

  泰亚布果然是条硬汉子,连续八、九鞭子抽下去他连哼都没哼一声。此时他的后背上早已是血肉模糊、狼籍一片。就连行刑的士兵都不禁的有些手发软,挥鞭的动作开始迟缓起来。

  “你……你这他妈的混蛋究竟在干什么?难……道他妈的没有吃饭吗?用……点力气!”泰亚布自己倒是有些不耐烦了,大声斥骂着行刑的士兵。泰亚布虽然在大声的骂人,但人们还是从他的声音和脸色中看出,他的意志已到达了极限。也许是他的斥骂起了作用;也许是雨水将泰亚布后背的血迹渐渐的冲刷没了,不象刚才那么狼籍,行刑的士兵又加大了挥鞭力道。

  那些因为天气不好而没有外出劳动的战俘们,此时全都屏住呼吸趴在监房的门口和窗户上,用满是惊讶、钦佩的眼神看着院中所发生的一切。罗马人也是非常尚武的,也是非常尊崇勇士的。他们会对战争中第一个登上敌人城墙的士兵授予金冠。战俘们不禁暗自为泰亚布加油喝彩。

  当泰亚布捱到第十五鞭子的时候,他实在是挺不住了,头突然向外一歪昏了过去。泰亚布的几名部下大声嘶喊着抢先奔了过去,七手八脚的将泰亚布从木桩上放下来,又是掐人中又是喊名字。隔了一会儿,泰亚布渐渐的苏醒过来。

  杨云来到伏在部下怀中、浑身血污、脸色苍白、已不能连续说话的泰亚布面前。他其实也不想这么“忽悠”泰亚布,但是为了高卢红军今后的发展和生存,为了能锻造出一支纪律严明、训练有素、令行禁止的部队,也为了要维护自己的权威,他必须要违心的这样做。

  “首……首领,对不起。我现在才……才明白打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是多么的……可耻!我错了。希望……对我的惩罚能挽回我的……声誉,能……挽回我们高卢红军……的声誉!”泰亚布每吃力地说出一个字,他脸上的肌肉就不由自主的抽动一下。人们可以看出他正在遭受后背那些伤口所带来的巨大痛苦。

  杨云蹲下身来握着这位硬汉的手道:“人不怕犯错误,就怕他不改正自己的错误。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错误,那么就说明你有决心去改正它。好样的,泰亚布!你是我们真正的勇士。你已经用你的行为证明了这一点。你那比生命还要可贵的声誉已经被你挽回了。但是,法令必须要得到尊重和执行!鞭刑还要继续。因为还有五鞭子没有打完。”

  大家一听还要继续对泰亚布用刑,纷纷向杨云乞求道:泰亚布已经知错了,不要再打了,再打就把这位勇士给打死了。

  杨云看了看大家,知道收买人心的时机已经到了,便高声说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是你们的首领,部属犯了这种大错误与我平时没有严格要求有关,我也有重大责任。所以,这剩下的五鞭子由我来自罚!也算是挽回我的声誉,挽回高卢红军的声誉!”

  杨云不顾众人的苦苦阻拦和劝告,脱掉上衣来到木桩前,并且明确警告行刑的士兵,如果打自己的鞭子达不到打泰亚布的标准,那么他将会被关一个月的禁闭。

  行刑的士兵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自己的首领,最终他选择了听从首领的命令,无奈的举起了手中的皮鞭……

  大家被杨云的义举感动的唏嘘不已,不禁大发感慨道:这是一位伟大的首领,一位能够领导大家走向胜利的伟大首领!

  如果他们若是知道了杨云真正的动机,也许就不会这么想了。

  “首领,修筑新城的部队就要出发了!”

  “好了,我这就下来了!”杨云急忙收拢了自己的思绪,一边答应着通讯兵的话,一边向城下跑去。

第二十章 权谋之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